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始末

中国人大都以为,中国共产党在1921年7月在上海石库门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宣示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这期间遇到了点儿小麻烦,而又转移到嘉兴南湖的船上继续开会,完成了党的第一代表大会的全部议程。

其实,1921年6月,正当上海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莫斯科的共产党人张太雷、俞秀松、陈为人、杨明斋却正在为中国共产党得到共产国际的承认,加入共产国际,进行了一场生死攸关的斗争和较量。

原来这次会议已经是共产国际召开的第三次大会了,前两次开会的时候,因为中国共产党筹备尚不成熟,根本没有前去赴会。但是,当时正值中国大动荡、大变革的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特别是五四运动之后,中国无数仁人志士为了拯救中华民族,出现了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状态。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上,出现了100多个政党和团体,他们经常经由哈尔滨往来于中苏之间。当时的共产国际就是要把中国的这些同情支持十月革命的团体联合起来,借以打破十月革命以后的外交困局。

图片来源:红艳读历史

1921年的春天,正在筹建中的中国共产党突然接到共产国际的赴会通知。赴会的4个人有早期的党员俞秀松、张太雷、陈为人和正在中国积极参与中共建党的杨明斋。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共产国际还邀请了自称为“共产党”“民主党”的组织有五、六家之多。而且其中一个姚作宾的“中国共产党“和另一个江亢虎的“社会党”,已经得到了共产国际三大代表证。

当时的形势非常严重,姚作宾曾经参加过“五四”运动,还担任过全国学生联合会的负责人。江亢虎原是无政府主义者,作为北大著名教授,当时的社会影响不亚于李大钊和陈独秀。而自称党员数已经达到52万之多,建立有490个支部。眼下,他以“中国社会党”和“东方无产者代表”的双重身份,取得了出席共产国际三大的代表证,并获得了表决权。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危险万分。危险的不仅是是中国共产党能否被承认加入共产国际的问题,而是,如果这三个党都被共产国际承认了,那么,中国社会今后将同时存在三个“正统”的共产主义政党,那么,中国革命将会面临极其复杂的局面。

在万分紧急的时刻,党的四位代表对姚作宾和江亢虎的两个党作了分析和比较。杨明斋是布尔什维克,十月革命前就已经加入布尔什维克,所以他对苏俄党的情况了如指掌。对江亢虎不利的是他的党不叫共产党,叫民主党,而布尔什维克以前就叫社会民主工党,党内的派系斗争给布尔什维克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他们听到社会党就不痛快,列宁所以成立第三国际就是要与各国社会党组成的第二国际分道扬镳。而姚作宾的“中国共产党”,是他们自己在国内筹建的,没有苏共的参与和指导,对于他们的实际情况一无所知。而与他们所不同的是,苏共自始至终一直参与了中共的建党的筹备工作。并且获俄共(布)远东局的支持与承诺,直接参与建党,这种情况其他两党所没有。杨明斋陪着维金斯基从苏俄到中国,从找李大钊到接触陈独秀,全程都竭尽全力煞费苦心。而且,他与维金斯基的个人关系也非常要好,其实这对于俄国人来说也是一个优势。于是,俞秀松在杨明斋的配合下,十万火急地向共产国际提交了《中共代表俞秀松为姚作宾问题致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声明书》,指姚作宾是北京学生运动的叛徒,不能代表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要求撤销对姚作宾所谓的“共产党”的承认,取消姚作宾的参会资格。接着,俞秀松、张太雷又直接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季诺维也夫写信,发布了《俞秀松、张太雷给季诺维也夫的信》,揭露江亢虎是十足的资产阶级政客及其反马克思主义的真面目,强烈抗议大会资格审查委员会给予江亢虎的参会资格。共产国际十分重视俞秀松的信件,进行了研究,立即收回了江亢虎、姚作宾的代表证。而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唯一合法组织,正式参加了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

7月12日,是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天。按原计划,张太雷将在这一天的大会上代表中国共产党作演讲。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表第一次走上国际讲台,第一次向全世界发布宣言。为此,张太雷、俞秀松、杨明斋、陈为人在会前做了充分准备,撰写了中国共产党《致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的报告》,长约一万五千字的报告。可在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大会突然作出决定:每位代表发言不得超过五分钟。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中共代表,毫无思想准备。就在张太雷迅速镇静下来、调整思路的时候,大会执行主席已经宣布:“现在请中国共产党代表张太雷同志发言。”张太雷从容不迫地走向讲台,以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在全场代表们热情、新奇的注视下,亮相在共产国际的舞台之上。

张太雷毕业于北洋大学,在上海当律师,雄辩多才。1920年3月,张太雷参加了李大钊在北京大学组织的中国第一个马克思学说研究会。10月,张太雷参加了李大钊创建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协助李大钊为建立中国共产党做了大量工作,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1921年1月,俄共(布)中央和共产国际先后作出决定,在伊尔库茨克成立共产国际驻远东代表机构——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负责处理共产国际对远东各国的工作。张太雷担任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中国支部的书记。正是在他参加共产国际大会时,又遇到瞿秋白在苏俄考察,张太雷还介绍瞿秋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共产国际的大会整整进行的三个星期的时间,直到大会最后的一天,才给张太雷各五分钟的发言时间。张太雷指出:“中国共产党面临的问题不仅是中国革命的问题,而且是世界革命的问题。日本帝国主义已成为世界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他对于远东地区的野心必将阻碍世界革命。

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具有最好的劳动力市场,如果中国革命尤其是中国无产阶级不能取得胜利,那么就必将让资产阶级甚至是帝国主义就有可能利用中国的巨大的资源与劳动力优势来对抗世界革命的崭新成果。那时必将引发更深更大的世界革命危机。”到五分钟演说的最后,张太雷说:“在未来的世界革命中,中国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巨大的人力,是用来反对无产阶级呢?还是由无产阶级用来反对资产阶级,这将取决于中国共产党。但是不应忘记,中国共产党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共产国际对中国运动重视的程度。”他预言未来的世界革命将取决于中国共产党。

张太雷的“五分钟演说”,震动了共产国际的讲坛,震动了全体与会人员。张太雷的“五分钟演说”,为中国共产党的革命争,获得了共产国际以及世界革命力量的支持与援助。全场纷纷起立致敬,就连主席台上列宁等领导人也都含笑地站了起来,热烈鼓掌。

总而言之,共产国际第一次正式确认中国共产党是代表中国无产阶级的唯一合法政党,从此,其正统性再也没有受到过挑战。能得到共产国际在财力、物力、外交方面全方位的支持,对于即将建党或者是刚刚建党的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其重大的意义是不可言喻的。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