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义相与析]官办的黄色工会——三十六棚工业维持会

三十六棚工业维持会,是中东铁路时期哈尔滨车辆厂的前身——临时机械总工厂中国人成立的工会组织。

1918年,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就在中东铁路建立了工会组织,叫做俄国职工联合会,当时有一部分中国工人也加入了这个组织。这个组织,在领导中俄工人反对沙俄残余势力、保卫苏维埃红色政权、维护工人切身利益的斗争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然而,现在有一些人总是把这两个工会组织混为一谈,甚至把工业维持会当做中国工人的进步组织,放到展览馆、写进书里大肆宣传。其实,这个三十六棚当年成立的工业维持会,是地地道道的黄色工会。

当时中东条路的中国工人,从俄国职工联合会的成立受到启发,产生了成立中国工人自己工会的强烈愿望。所以,许多中国工人就不断地向铁路当局和督办公所提出了这个要求。

铁路当局和督办公所一直以来就感觉到,三十六棚工厂的工人受到布尔什维克的影响,动则罢工,并且不时地向铁路当局发难,非常不好管理。由哈尔滨车辆工厂和哈尔滨师范学院历史系编写的,车辆厂厂史《三十六棚》书中123页写到:“如果不答应中国工人成立工会,听任中国工人加入俄国工会,更难以控制。因此,他们采取了一个策略,即同意三十六棚工人成立工会,三十六棚工人成立工会,同时把工会竭力控制到自己手里,把它变成一个官办的御用工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派人帮助成立工会,由官方拟定工会章程,亲临主持选举会长事宜,还为工会起了个名字叫工业维持会。”

黑龙江省档案局档案,东省特区长官公署,第0033号记载:会章第六条,关于会长及评议员的产生规定为:“职员除评议长及评议员、秘书、会计由公署支派外,其他职员由全体会员投票选举,其会长、副会长之被选由职员互选呈请公署核准后充用。”显而易见,工会组织的会长和副会长均有官方核准决定。

《三十六棚》书中第123页写道“工业维持会成立后,处处按照铁路当局和督办公所的旨意办事,确实成了地地道道官厅下属的的办事机构。官厅帮助建立的工会,不是维持工人的根本利益,而是替官厅办事的御用工具。”

书中第126页:“1929年,郭隆祯同志在哈尔滨领导中东铁路工人运动期间,深入到工人中间了解到工业维持会的许多罪行,认为工业维持会是长在工人身上的一个毒瘤,必须马上摘除。从此,党领导中东东铁路工人,为推翻工业维持会展开了尖锐的斗争。”

工人维持会在成立之初,似乎好像也为会员做过好事,譬如组织会员集资做生意。说是挣点儿钱辅助家用。但是最后会员不仅没挣到钱,连本钱都落入维持会头头的手里。根本不像有些人所说,工业维持会一开始也是好的,“配合俄国职工联合会组织中国工人参加罢工斗争”等等。这种说法不知从何说起,本来吗,一个官方、铁路当局帮助筹办的工会,会领导工人罢他们自己的工吗?不仅不可能有这样滑稽的事儿发生,而且由于工业维持会的一个会长多次向东省特别区警察管理处通风报信,致使地包党支部在1926年冬遭到破坏,张有仁等一些党员被捕,党支部书记姜文洲也被捕,后来死于狱中。”

1929年,中东路事件爆发。苏联政府宣布与中国的军阀政府断绝了外交关系。随后,中苏发生武装冲突,结果东北军惨败。东北当局被迫求和,与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伯力会议草约》,恢复了苏联在中东铁路原有的一切权利。

中东路事件之后,中共中央便发表宣言,指出这是一起以收回中东铁路主权为名,挑起的反苏反共事件。同时,委派刘少奇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并且发出《关于中东路事件给满洲省委的指示信》,要求满洲省委“必须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对付这一事件。”

刘少奇派郭隆真等同志到哈尔滨,领导中东铁路工人斗争。并且亲自到哈尔滨指导工作,领导中东铁路的工人运动。他对如何贯彻中共中央关于中东路事件的指示,怎样开展中东铁路工人运动,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研究。

对于铁路当局大量裁减工人,刘少奇指示:要求立即组织失业工人复工团,打倒工业维持会,组织工人自己的工会。因为在这次复工运动中,中东铁路工业维持会不但不支持失业工人的斗争,反而助纣为虐,充分暴露了工贼的本质。

刘少奇在领导复工运动一开始就指出:“工人斗争发生后,工会问题是一切问题的中心。”“我们应当完全站在工人群众利益上独树一帜,建立自己的工会,即工厂委员会。”

在失业团成立的第二天,他又指出:要向工人揭露工业维持会的罪恶,讲清楚“三十六棚”总会和南岗分会都是一路货色,都是工人的死敌。说明工人要成立自己的工会,以及建立工会的办法,然后组织筹建。于是,在取得复工运动的胜利后,一场打倒工业维持会、成立工人自己工会的斗争开始了。

在刘少奇和哈尔滨市委的领导下,郭隆真向工人群众宣传各地成立工会的经验,同工人群众共同研究成立工会的办法,然后把党团员派到各分厂做宣传发动工作。中东铁路总工厂内外很快贴满“打倒工业维持会”“成立工人自己的工会”等标语。工人们还收到了“不信天,不靠地,要想解放靠自己,推倒工维会,建立新工会”的传单。

郭隆真

郭隆真

1930年春节,郭隆真以拜年为名,在“偏脸子”八道街(今安康街)29号她家里,召开了有各分厂工人代表10余人参加的筹备会议,酝酿工厂委员会的组织方案,并选出了3名筹备委员。随后,铁路总工厂9个分厂工人召开代表大会,选举机器分厂工人张明德当选为工会主席,并且宣布中东铁路总工厂工厂委员会正式成立。

铁路当局和中国官方对新成立的工厂委员会不予承认。对此,刘少奇指示,工厂委员会要扩大组织,广泛发动群众斗争,要在工人群众中造成除工厂委员会之外,任何人的命令也不服从、任何人也不能维持工厂秩序的局面,最后,迫使厂长承认了工厂委员会。刘少奇还以全国总工会的名义,来到铁路总工厂和地包,听了工人代表的汇报,要求成立护工团,担任保护工会、保护工人利益和打击工贼的任务;组织工人互济会,负责对疾病、死亡、被捕、失业工友的救济工作;开办工人补习学校;出版小报,开展宣传鼓动工作。

郭隆真和张明德等工厂委员会的骨干,按照刘少奇关于坚持发动群众的指示,决定排除反对派的干扰,以工厂委员会名义召开一次群众大会。通知刚发出一小时,就集合起1000多名工人。大会上,工人们高呼“打倒工业维持会”“打倒工贼”的口号,通过了工厂委员会委员名单,中东铁路总工厂工厂委员会成立的消息传出后,哈尔滨地包的一些工人组织,要求加入工厂委员会,消防队也有数十人要求加入,沿线工人也都表示和工厂委员会一起行动。

其实,当时的地包和三十六棚工厂都隶属于中东铁路局的机务处,归一个苏联处长领导。而工厂还设有架修、洗修车间维修机车,厂史《三十六棚》书中没有介绍这个情况。建国初期,车辆厂有一阶段还叫过机车车辆厂呢。党的早期领导人、中国工人运动的领袖王荷波,早年曾经奔赴海参崴去俄国打工,途径哈尔滨时,就在三十六棚的架修车间工作过。郭隆真被党派到哈尔滨,领导中东铁路的工人运动,地包和三十六棚也都归她负责。但是有人说“郭隆真打入三十六棚工厂”那就不对了,因为中东铁路不招收女,所以她不可能进入工厂。当年,郭隆真在三十六棚工厂一号门儿门外,摆了一台缝纫机,以给工人缝补衣服和洗工作服为掩护,领导三十六棚的工人运动。

为了开展宣传鼓动工作,按照刘少奇的指示,《火车头》报创刊了,大大加强了赤色工会的宣传工作,有力地促进了哈尔滨工人运动的发展。随后,哈尔滨的皮鞋工人、服装工人、火磨工人、油坊工人、印刷工人,以及老巴夺、秋林、平民女子工厂、电车公司等都先后成立了17个赤色工会,有工会会员1000余人。

图片来源:https://www.imharbin.com/post/18659

5月27日,在中共北满特委、哈尔滨市委的领导下,哈尔滨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秘密召开。会议讨论通过了《哈尔滨工会章程》,选举出执行委员,决议创办总工会机关报《工人事情》。号召工人们团结起来,打倒黄色工会。6月7日发表了《哈尔滨总工会成立宣言》。

哈尔滨市总工会的成立,标志着哈尔滨的工人运动在党的领导下,开始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 李忠义即日

李忠义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