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与书

文/王树元

11

我的母亲1921年出生于哈尔滨市道外区。听母亲讲,那时姥爷是给人开汽车的,家在道外有些房产,生活很富足,母亲小时读过几年私塾。她个子不高,相貌俊俏,为人正直善良,勤俭持家。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小的时候经常看到母亲看书到深夜,那时她看的书是线装黄色竖版书,有时她一边看书一边流泪,孩提时的我不知她是被书中的情节所感染,看到母亲流泪我心里也十分惶恐。她经常教育我们;“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虽说当时我听不懂这句话,却也牢牢地记在心里,长大以后我才深深地领悟了这一中华古训。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家里很多老书都被销毁了,此后再也看不到母亲投入地看书了。

到了上世纪70年代,哥姐们相继结婚成家,母亲又开始看书了,这时看的书基本都是大哥参军复员带回来的书刊,有《红岩》、《烈红金刚》、《野火春风斗古城》等。特别是看《红岩.》时,母亲被江姐的英雄气概所感染她又流泪了,给我讲江姐手被敌人钉了竹签子,从她的手指尖钉进去,碰在指骨上,裂成了无数根竹丝,从手背、手心穿出来……钉进一根,江姐就昏过去一次,接着就泼凉水醒过来,再钉……她仍不屈服。江姐的故事也深深地感染了我,让我懂得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烈士用生命换来的。

时间到了80年代,母亲步入了老年,在邻居的引领下她开始学佛,每天都带着花镜盘腿坐在床上读《地藏经》、《觉海慈航》等佛书,还用佛教思想来教育我们,“认真工作,多做善事,不要杀生,世上的所有生物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你把它杀了食它的肉,不是把它的痛苦建立在你的幸福之上吗。”我听后觉得有道理,所以照此行之永不杀生。
母亲不但自己爱看书,她还教育我们说:“少时读书不用心,不知书内有黄金。早知书内黄金贵,为啥少时不用心?”在母亲的熏陶下,我也渐渐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在读书中获得了知识,并提高了我的写作能力。每当我有作品发表时,我就想起了母亲。

1988年11月13日,母亲得了脑出血,一病不起于21日病逝。 母亲是一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母亲,她同世界上大多数母亲一样,一生中没有轰轰烈烈的伟大业绩,也没有能催人泪下的感人事迹;但是母亲又是一位伟大得不能再伟大的母亲,她文化不高,但她知道用文化来教育她的子女们,我们永远怀念她!

附图为1988年10月作者与母亲合影

本文写在母亲节到来之际,献给所有关爱子女的母亲们。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相关推荐

一张老照片的回忆

本文原载于东北网论坛,原文地址,经原作者吴戟同意后发布。 最近翻拍老照片,这张拍于1990年夏的照片,勾起了许 …

2 条评论

  1. 我不是沙发,是文章!

  2. 母亲的伟大,无法形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母亲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