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下)

二、东线反击战

在东线,敌人于1月31日以南朝鲜军为主,集中8个师由原州、武陵里地段分别向砥平里、横城、春川方向发起进攻。中朝人民军队的前沿部队随即进行阻击,战斗十分激烈。其中,第198师在五音山上与敌浴血奋战,反复冲杀。在2月6日至11日的5昼夜里,打退南朝鲜第8师多次进攻,歼敌1500余人,为主力实施反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2月7日,敌人呼叫飞机对五音山前的330高地实施猛烈轰炸,甚至投下了燃烧弹,多名战士被烧伤、阵亡。该师第594团2连班长王荣在330高地失守时,他带领两个战斗小组在8日夜偷袭敌人将阵地夺了回来。直到10日,王荣和战友们打退了敌人一个营十几次冲锋。此时,阵地上只剩下了他和战士姚全喜和张廷珍3人,弹药为数可数,但他们互相鼓励: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这时敌人又冲了上来,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姚全喜和张廷珍先后阵亡,王荣也被敌人团团围住,此时他一条腿受了重伤,敌人要活捉他,于是他拉燃了身上最后一枚手榴弹。

王荣战斗组,在3昼夜里击退敌人多次进攻,毙伤敌人150余名。在330高地再次失守,该团5连排长李海带领5名战士再次夺回阵地,并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后巩固了阵地,被称为“英雄的阵地钢铁的山”。

9日,南朝鲜军两个师和美军一个师进至横城以北地区,侧翼暴露,邓华抓住战机集中四个军,在33公里的地段上,采取正面突破,两翼迂回的战法,歼灭进至横城之敌。

11日17时,东线志愿军和人民军按预定计划开始了战役反击。第42军突破后,第124师迅速攻占了上物安里和531高地,继向福祚洞、广田攻进;第117师向横城西北方向攻进,一夜前进30余公里,将横城西北之南朝鲜第8师的退路切断,造成了歼灭该敌之有利态势;第125师于12日8时进到横城西南之回岩峰,截歼了来自横城方向的逃敌一部。第40军由正面向敌发起突击。该军第118师突破后,以勇猛动作迅速割裂了南朝鲜第8师的部署,于12日9时前出至广田、碧鹤山、下草院里地区;第120师突破后,攻占了圣智峰等地,牵制了当面之敌,支援了第118师向纵深发展;第66军第198师由五音山突破后,歼敌一部;第196、第197师突破后在红桃山、国土峰受阻。此时,南朝鲜第8师在我军猛烈攻击下,战斗队形全被打乱,被迫向横城方向逃窜。

在这一天里,我第117师和118师将南朝鲜第8师大部包围于加云北山、鹤谷里地区,第120师与124师也于广田地区将该敌包围。经一天激战,将南朝鲜第8师3个团全部歼灭。

志愿军在横城以北构筑工事

人民军金集团,由横城东北之荃村里、下琴台里向釜洞里、花田里、铜山地区之敌发起攻击,于13日进至横城东南之鹤谷里、下安兴里地区,歼灭南朝鲜军第3、第5师各一部,有力地配合了邓集团的反击作战。

在横城反击前,118师师长邓岳,在地图上发现,在他们主攻方向的正面有一条公路汇合的“丫”字形路口,确定为南朝鲜军溃逃的必经之路,邓岳特派主力整编352团,从两个主攻团之间直插敌纵深广田和台峰,卡住敌人退路。

黄昏时分,穿插部队艰难地行进在冰雪光滑的山道上,又翻过一座700多米高的大山,3营为前卫,他们避重歼轻,经过6次战斗,先是歼灭敌人一个排,在打掉敌人一个车队后,被敌军数辆坦克压制在一个小高地下,战士们的轻武器顿时失去了威力,在敌坦克越冲越近时,战士于水林迅速冲上去。他绕到坦克后,用反坦克手榴弹连续炸毁两辆后,在追击逃敌时,右臂被打断,他左手拿着手榴弹冲上去,俘获8名美军。

凌晨时分,352团穿插6小时行军25公里,攻占了广田、台峰的三岔路口,将敌人的后路牢牢堵死。战斗打响之后,向后逃窜的南朝鲜军,正好钻进了352团的口袋,遭到118师三个团的前后夹击。

可是,此时李奇微还不愿意就此放弃横城,他迅速派美第15炮兵营与英军第5步兵师赶到横城北构筑阵地,昼夜向我军轰击,企图掩护前面的南朝鲜军撤逃。

12日零时,我军将这个炮兵营和南逃的敌人实施合围,敌人被吓得魂飞天外,他们匆忙集中到通往横城的公路上,企图南逃。枪声、炮声、汽车马达声、士兵的嚎叫声乱作一团,南逃的美军,走了不到2里路,就被抛下的大量重武器、卡车堵住了去路,敌人慌忙爬向公路两边的山上。此时,埋伏在山上的我军战士们,犹如神兵天降,对敌军形成围歼。下午15时,战斗结束。118师歼敌2798人,俘美军267人,缴获大量火炮、汽车以及武器、弹药、装备。

横城反击战经过一天两夜的激烈战斗,志愿军第117师和118师将南朝鲜第8师大部包围于加云北山、鹤谷里地区,120师与124师也于广田地区将该敌包围。于13日晨全线战斗结束,歼灭南朝鲜第8师3个团,美第2师1个营,美军和南朝鲜4个炮兵营及南朝鲜第3、第5师各一部,共歼敌1.2万余人,共俘虏南朝鲜军7500人;美军500人。

人民军金集团在横城反击作战之后,即向东南方向发展进攻,收复了平昌,通近旌善,有力地配合了正面作战。砥平里战斗停止后,金集团也逐步向北转移。19日,敌人首先在东线发动进攻,中朝人民军队节节抗击,迟滯进攻。敌人进展缓慢,至3月6日始推进到杨平、横城、下松滨至东海岸之江陵一线,将东部战线与汉江南的西部战线拉平。此时,敌人在西线已完成了渡江作战的准备。

坚守五音山五昼夜的8连

3月7日,美第25师分两路在南北汉江汇流处附近牛川里及八堂里强渡汉江。我第50、第38军随即在陶谷里、礼峰山、云吉山、美蓉山一线阻敌前进。与此同时,位于战线中位的美第9军、第10军一部也向中元山至横城东北之国士峰一线我第42、第66军阵地猛攻。画彩峰、中元山战斗最为激烈。

在这一阶段作战中,我担任防御的38军打得非常英勇顽强,有的连队至最后一人也不撤离阵地。

从2月17日转入运动防御后,志愿军和人民军借助于多山的地形和春暖多雨的天气,机动灵活地节节阻击,以空间换得了时间,从被动中夺取主动。敌人虽然占领了一些地方,但付出了重大伤亡。

3月16日以后,敌人继续采取”主力靠拢”、“等齐发展”和“磁性战术”逐步推进,企图依靠其机械化装备和优势的火力同志愿军进行消耗战。我军则在宽大正面上,采取重点设防、梯次配置、扼守要点,以点制面的部署,实行“兵力前轻后重、火器前重后轻”的原则,以阻击结合反击、伏击、袭击等各种手段,依托每一阵地节节阻击敌人,大量地杀伤消耗敌人。

23日,敌进占高阳、议政府、加平、春川、瓦野里、注文津一线,并以飞机百余架次,将美空降第187团及少量坦克、火炮空降于汶山区地区,企图切断正在向后转移的人民军第1军团之退路。同时,以南朝鲜第1师向波山攻进,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此时已撤至临津江以北,尚在江南之部队当即组织抗击,敌企图未逞。28日,敌进攻旺方山时第一次使用直升机,载步兵30余人,于我阵地侧后实施机降,攻占我两个班的阵地。是日,第26军扼守七峰山、海龙山的部队与敌人反复争夺11次,毙伤敌人1000余名,并创造了1个班以反坦克手榴弹击毁敌坦克9辆的模范战例。

到3月底4月初,中朝人民军逐步转移至“三八线”以北附近地区,继续阻击迟滯敌人进攻。4月初,敌人越过“三八线”,于4月10日前后,进到其所谓的“堪萨斯线”,即西起汉江口,沿临津江,再经“三八线”以北附近地区至襄阳一线。这个期间,志愿军第40军在春川以北、金化以南抗击美军、英军和南朝鲜军的进攻,共进行大小战斗190余次,歼敌5000余人。

第40军在战斗时,有的阵地指战员战至最后一人,表现了与阵地共存亡的英雄气概。360团1连副班长曹庆功在3次身负重伤、阵地只剩他一人时,又打退敌人1个排的3次进攻,最后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358团3连班长王学风在打光子弹、身负重伤后,把最后1颗手榴弹投向敌人,跳下悬崖壮烈牺牺牲;副班长刘维汉在仅有1颗手榴弹时,拉燃导火索毅然冲向敌群……!

4月15日,我志愿军的战略预备队已经入朝,并在伊川、铁原、平康地区完成集结,在元山地区休整的第9兵团也在平康、洗浦、淮阳地区完成集结。我军的动向已被敌人察觉,因此,敌军除在铁原、金化地区继续进攻行动外,在其它地区基本上停止了行动。

中朝人民军为了引敌至预定战场,一面积极调整部署,一面诱敌继续前进。至4 月21日,敌军被扼制在开城、长湍、高浪浦里、文惠里、华川、杨口、元通里、杆城一线,中朝人民军队准备发动的战役反击即将开始,第四次战役遂告结束。

这次战役,历时87天,共歼敌7.8万余人,使敌人平均每天要付出90人伤亡的代价,才前进1.3公里。

38军坚守汉江南岸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

自1950年10月25日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作战,在人民军的配合下,仅两个月的时间,把以美国为首的42万“联军”从鸭 …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题记——2020年10月19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在亚洲,在三面临海一面隔江的朝鲜半岛上,18 …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

一、运筹帷幄 在第一次战役后期,追击逃敌正酣的志愿军,却接到彭德怀停止追击并且后撤20里的命令,并且造成逃跑的假象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