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题记——2020年10月19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在亚洲,在三面临海一面隔江的朝鲜半岛上,18个国家同时卷入了一场战争。中国在百年屈辱的历史长河中,第一次成为这场战争中的真正主角。他使上百万中华儿女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对手,生死搏杀,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1950年6月25日凌晨,朝鲜内战爆发。第二天美国驻远东陆、海、空军迅速参战。6月27日,美国海军第7舰队,擅自进入中国台湾海峡。6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发表了:全世界各国的事情应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的声明。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在苏联代表缺席的情况下,通过干涉朝鲜战争并组成联合国军,美国任命正在日本东京的驻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

可战争爆发仅一个月,北朝鲜军队便把联合国军打得一路后退,最终只能在釜山一带防御。9月15日,麦克阿瑟下达了仁川登陆的命令。

那天,联合国军,从6艘航空母舰上起飞了500架舰载机,飞临朝鲜半岛上空。同时,由7艘巡洋舰,32艘驱逐舰和86艘其它舰艇,组成的庞大舰队,突然抵临朝鲜西海岸。从清晨5时开始,美军的4艘巡洋舰和驱逐舰将2880发炮弹,以排山倒海之势倾泻到仁川港。6时30分,7万美军开始强行登陆。12小时后,攻克仁川,切断了正在朝鲜半岛南端围攻釜山防御圈的朝鲜人民军退路,战场形势瞬间逆转。10月7日美军越过“三八线”,19日北朝鲜首都平壤沦陷,麦克阿瑟狂妄的喊出了那句;饮马鸭绿江,感恩节结束战斗。

1950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日,在首都北京的街头巷尾,到处呈现出欢乐和平的气氛。

然而,就在这天毛泽东,却收到了一封由朝鲜人民军次帅朴一禹,亲自送来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的亲笔信,信中写道:

敬爱的毛泽东同志:

……自9月中旬美军在仁川登陆以来,对我们已造成了很不利的情况。敌人利用约千架的各种飞机,不分昼夜地轰炸我们的前方与后方,我们兵力和物资方面的损失是非常严重的。敌人登陆部队与南线部队己经连接在一起,切断了我们的南北部队,如果敌人继续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难以克服危机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于我们以特别的援助,及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的情况下,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

北京的国庆焰火尚未熄灭,中南海颐年堂的会议厅,毛泽东主席在紧张严肃的气氛中开始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朝鲜面临的严重局势。现在朝鲜的战争,不单纯是朝鲜的问题,事实上美国是在走日本帝国主义的老路,打到我们头上来了,唇亡齿寒,我们不能置之不理,美军一旦越过三八线攻下了北朝鲜,那么整个朝鲜半岛都将沦为跳板,美国随时可以打过鸭绿江,对中国发动战争。

战火已经烧到家门口,毛泽东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在10月8日出兵朝鲜的决定,由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彭德怀挂帅。

但是中国出兵,面对的是世界上最为强大的美国,从当时的情况看,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中国都无法与之抗衡,当时志愿军所使用的武器,基本都是从战场上缴获而来的,日式或国民党军的美式装备,这些武器类型繁多,所需的弹药更是五花八门。一个营所需的武器弹药补给,就可以把军需官弄得晕头转向。

另外,美军一个师装备各种火炮432门,坦克140辆,汽车三千多辆。而志愿军一个师仅有各种口径的火炮36门,汽车40辆。美军作战飞机多达1100架,但是志愿军飞机、坦克为零。

彭德怀率先进入朝鲜与金日成商谈作战问题 (资料图)

彭德怀率先进入朝鲜与金日成商谈作战问题 (资料图)

鉴于志愿军秘密入朝,所有志愿军身上的一切中国标记都不准携带,而后更换成朝鲜人民军的服装。

当时中朝两国在鸭绿江上有安东、长甸河口、辑安三座铁路桥,而这三座铁路桥边一到晚上便会出现大批的士兵,趁着夜色,开始在河面上悄悄地架设浮桥,他们动作迅速且无声无息,架设好的浮桥在天亮前又被迅速拆除,并将材料隐蔽在江边的树林中,这样的行动连续多日,并且每一天的架设和拆除时间都在缩短。很显然,这是志愿军的后勤部队在做架设和拆除浮桥的训练,以便部队在晚上入朝。

1950年10月19日晚,鸭绿江边乌云密布,细雨绵绵,彭德怀命令所有的部队、民工等二十五万余人,分别从安东、长甸河口、辑安一起出动,趁着夜色,向着江对岸的朝鲜龟城、泰川、球场、德川、五老里一线开进。

10月下旬,朝鲜下雪了,气温骤降,但志愿军没人敢去路边残存的房屋,因为那里都是美军飞机袭击的目标,徒步赶往作战地域的志愿军部队,只能在山林中昼宿夜行,战士们就是睡觉身上都得盖上蒿草和树叶。

当时朝鲜天空,被美军飞机独霸,志愿军只有被动地防空躲避,由于担心暴露目标,规定了严格的战场纪律,严禁向飞机射击,不许大声说话,戴眼镜的要摘下来,怕反光,甚至,镶金牙的也不许张嘴,夜间行军,开手电筒都被禁止。汽车司机摸黑走盘山公路,相撞、翻车屡见不鲜。

早于大部队6小时前,彭德怀带着一部电台,一个秘书、两个警卫员,由朝鲜外交部长朴宪永带路,在北部山区四处寻找踪迹不明的金日成。最后在边界地区大洞东北方向,桧木洞一个山间的破草房子里终于见到了金日成,时间是21日。

在这一天,美空降187团在平壤以北的顺川一线,实施了空降作战。又一次切断包围了北朝鲜回撤中仅存的部队。在临时“首都”的山洞里,金日成悄声告诉彭德怀,他手上已经基本没有部队了!而天上大批敌机从他们头顶掠空而过,耳边不时传来隆隆的炮声,由远渐进,这时彭德怀才开始担心起金日成和自己的安危,此时两个人上不通中共中央,下不联部队,急得彭德怀在茅屋内,踱来踱去。等到下午他索性跑到房后小山头上去瞭望,希望能发现志愿军的先头部队,但他看见的却是沿着山路向北逃难的人群。

此时,美军距这一地带最近的只有50至70公里。而志愿军按夜行军的速度至少还有三天的路程。这时,北京及入朝的13兵团都与彭德怀失联了。毛泽东,在这一天的凌晨,每隔一小时给13兵团发电一次,接连三次指示,现在是争取战机的问题,是在几天之内完成战役部署,以便在几天之内开始作战的问题,而不是先有一个时期部署防御,然后再说进攻的问题。这时的美军,其第8集团军和第10军分头冒进,已犯了兵家大忌。北京的毛泽东和彭德怀,同时看到了这一点。

志愿军与敌作战的场面(资料图片)

志愿军与敌作战的场面(资料图片)

22日上午,电台和北京恢复了联络,彭德怀立即给毛泽东派发了急电,拟调整原定部署运动歼敌。待他去等回电时,秘书向他报告说:40军的118师强行军抵达这里,就在沟口。彭德怀为之一震,当即召见118师师长邓岳和政委张玉华,他先讲了敌情的变化,又拿出刚刚拍发给军委的请示电报,让他两过目,然后指着地图命令118师,让他们立即抢占温井以北的有利地形,预测阵地,掩护主力部队在这一带展开。

这一天的中午,13兵团邓华和洪学智在一个叫大榆洞的林子里找到了彭德怀。这时,彭德怀才知道,毛泽东电报中对军事形势的分析与他的判断一样,两人不谋而合。

10月24日,彭德怀率13兵团机关进驻,紧靠前沿的大榆洞。在作战会议上,彭德怀说:“我已向毛主席请示,把13兵团部改为志愿军领导机关。同时,原兵团指挥员也升任志愿军领导成员。”就这样,当天晚上,彭德怀打给毛泽东一份急电。

10月25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军委的名义批复了彭德怀,批准成立志愿军总部及相应的人事命令。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委,任命邓华为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委;任命洪学智、韩先楚为副司令员;任命解方为参谋长,任命杜平为政治部主任。

25日凌晨2点,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值班室的电话忽然响了,118师指挥部报告,我们的正面发现了敌人。由于同敌人突然遭遇,以至于接电话的参谋长解方都不相信,他大声问,你们是不是报错了?电话里说没错,确实是敌人,说外国话听不懂。那你们的位置在哪里?在北镇至温井的公路上。

25日上午10时20分,战斗打响了。当南朝鲜第6师2团,一个先头加强步兵营,进至118师354团设在峰中洞与雨水洞的埋伏圈时,志愿军当即以拦头、斩腰、截尾的战法向敌人发起了突然而猛烈的攻击。

118师所包围敌人的位置,正是彭德怀三天前指示地图命令他们抢先到达的温井。10月28日晚,志愿军第40军主力开始向温井以东龟头洞之敌发起进攻,激战至29日晨,将美军第6、第8师各两个营大部歼灭。118师乘敌动摇之际,于29日晚,向伪第7团发起进攻,经一夜战斗,将其大部歼灭。志愿军首长遂令第38军迅速攻占熙川,而后向津心洞、球场、军隅里方向出击。向敌侧后,实施迂回。第38军,由于把熙川之伪军误认为美军未及时展开攻击。以至于时至29日黄昏发起攻击时,敌已南逃,失去了歼敌良机,伪第二军团遭到打击后,敌人虽已发现中国军队入朝参战,但对兵力估计不足。

10月31日,美军第24师继续向朔州前进,美第1军预备队骑兵第1师,从平壤调至云山、龙山洞地区增援美第1师。敌军虽然调整了部署,但其兵力仍处于分散状态,而且不明我军的情况。对此,志愿军首长决心采取,向敌侧后实施战役迂回。联合正面伏击的战法,集中兵力各个歼灭云山、泰川、球场地区之敌。毛泽东电告同意了这一决定。并示;此战只要我第38军全部及第42军一个师能确实切断敌人清川江后路,其他各军、师能够勇敢穿插至各部分敌人的侧后,实施分割敌人,而各个歼灭之,则胜利必能取得。

第39军,原定于11月1日19时30分,向云山之敌发起攻击,是日15时30分,发现云山的敌人有撤退迹象。遂乘机以8个步兵团,在炮兵火力支援下,提前于17时发起进攻,激战至2日凌晨,攻占云山歼灭美伪军各一部,并在云山以南堵住了由云山撤退的美骑兵1师。第8团直属队在3营的配合下,压缩包围诸仁桥地区。2日至3日昼间,该敌在飞机坦克的救援下,拼命突围均未得逞。3日夜,志愿军将被围之敌全部歼灭。与此同时,115师343团,在云山以南龙城洞、龙头洞地区,击溃了由博川方向北援云山的美骑兵第1师第5团。

两天零三夜的云山战斗,志愿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骑兵第1师第8团之大部,以及伪第1师第12团一部,共计毙伤俘敌两千余名。其中美军一千八百余名,缴获飞机4架;击落飞机3架,击毁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炮119,打击了号称王牌军的美骑兵第1师的嚣张气焰。

11月3日,我西线各军,遵照志愿军首长的命令,转入追歼逃敌的作战。11月4日拂晓,38军第112师第335团攻占飞虎山,激战5天后,且战且退,撤出飞虎山阵地。

同时,追击逃敌正酣的志愿军,却接到彭德怀停止追击的命令,并且后撤20里,在后撤的同时,还要在沿途丢掉小锹、背包等物品,造成逃跑的假象,随后25万志愿军便消失在群山中……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难忘的“将金”捕俘战

本文由张金永讲述王树元整理 中越战争的硝烟已散去近三十年,但曾参加过一次入越境侦察捕俘战斗的哈尔滨铁路工务段路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