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

自1950年10月25日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作战,在人民军的配合下,仅两个月的时间,把以美国为首的42万“联军”从鸭绿江边一直打退了整整半个朝鲜,麦克阿瑟发动的“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彻底破产,变成了圣诞节向“三八线”以南的大溃逃。

美国政府在这种极为难堪的情况下,连忙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内阁会议,以及国务卿、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并立即派遣要员同前线统帅磋商,以寻求摆脱危机、挽回败局的出路。其具体措施是,一方面在政治上操纵联合国大会通过成立所谓“朝鲜停战三人委员会”的决议,打出“先停火,后谈判”的幌子,企图争取喘息的时间,准备再战:另一方面在军事上加紧扩军备战,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要求美国人民为侵朝战争做出“任何必要的牺牲”。设立国防动员局,扩大征兵计划,要把美国军队由250万人增加到350万人,要在一年之内把飞机、坦克的生产量分别提高4至5倍以上。接着,于1950年12月23日,命令刚接任美第8集团军司的马修・李奇微组织“联合国军”和南朝鮮军13个师另3个旅,约20余万人的兵力,加筑“三八线”上原有阵地,建立纵深防线和整顿军队,准备抗击志愿军新的进攻。

李奇微上任后,看到他接管的竟是一支张惶失措的军队,便“放弃了立即转入进攻的打算”,不得不把“联军”和南朝鲜军的防线从纵深加大到北纬37度线,把南朝鲜军8个师放在第一线,美英军放到第二线以后,同时部署部队,如果一旦被迫放弃阵地时,就有秩序地按照调整线实施后撤。

毛泽东洞察美国当局玩弄“先停火、后谈判”的缓兵之策时,致电彭德怀,要求志愿军必须克服和忍受一切困难,协同朝鲜人民军打过“三八线”。他指出,目前美、英等国正要求志愿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志愿军必须越过“三八线”。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彭德怀决定发起第三次战役,集中志愿军6个军,并建议人民军新到前线的3个军团同时实施进攻,粉碎敌人在“三八线”的防御,如发展顺利,即相机占领汉城、洪川、江陵一线,而后转入休整,准备春季攻势。

根据敌人的防御是把南朝鲜军作为第一梯队,把美英军作为第二梯队的梯次部署,以及“三八线”附近东部为山区、西部多为冲积平原和丘陵地形的特点,志愿军做了具体作战部署:第38、39、40、50军并加强6个炮兵团组成右纵队,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指挥,于高浪浦里至永川地段正面实施多路突破,并分别从两翼向七峰山、仙岩里迂回,断敌退路,首先集中兵力歼灭涟川以南的南朝鲜第6师,再歼汶山地区的南朝鲜第1师,得手后向议政府方向发展;志愿军第42军、第6军并加强1个炮兵团组成纵队,由42军军长吴瑞林、政治委员周彪指挥在水平至马坪里地段上突破,首先集中主力于水平至龙沼洞地段歼灭南朝鲜第2师1至2个团,得手后向加平、清平里方向扩大战果,切断汉城、春川间交通,另以1个师由华川渡北汉江向春川以北的南朝鲜第5师积极佯攻,策应人民军第2、第5军团南进。建议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于东场里以东地区向汶山方向佯攻,配合志愿军右纵队歼灭南朝鲜第1师;人民军第2、第5军团由杨口突破,向洪川方向攻进,配合志愿军左纵队截歼南朝鲜第7师。

第39军116师,担负着突破临津江的主攻任务,突破口选在临津江凹向敌人的江弯处,师长汪洋亲临前线阵地,探水深、冰层厚度以及地雷场、铁丝网、地堡群的准确位置。

经过一周的准备,各级指挥员对临津江对面守敌的兵力部署,地堡、工事、纵深、前沿都摸得一清二楚。战士们每天晚上都去前沿雷区排地雷,特别是四个突破口,都是经过反复的侦查。第346团侦察兵张国汉,在临津江突破口的冰面上,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边爬行边测量冰层的厚度,敌人射出的子弹在他头上“嗖!嗖!!”飞过,直到完成侦察任务。

12月30日,在临津江北岸的雪夜里,第116师的7500多名官兵,身披着白布隐蔽在已被冰块和积雪伪装的交通壕中,155门火炮和500匹骡马全部转入地下,在他们周围,还有十几万志愿军官兵,同样卷曲在雪地的战壕中。这时,离发起总攻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志愿军距离敌人不足500米,指战员们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一动不动。

图1为潜伏在雪地中的志愿军

31日17时30分,信号弹划过新年前夜的上空,志愿军的炮兵,拉开了第三次战役的序幕,炮火准备只有20分钟,但这是朝鲜战争开始以来,志愿军规模最大,火力最强的一次炮击。敌人为了阻止我军过江,用飞机、大炮将江面炸开。

炮击一结束,志愿军各级指战员,便跳入冰冷刺骨的江水中,机枪手把枪架在冰块上,向对岸的敌人开火,无数名突击队员,蹚着齐腰深的冰水如潮涌般冲向对岸,上岸后掩护大部队过江,可是他们的棉裤冻似“铁桶”,鞋也冻了,腿不能弯曲,行动受到了极大限制,有很多战士的枪也冻住了,打不响!敌人用猛烈的火力,射向我军,战士们一个个地倒了下去,江水红了,洁白的冰雪也红了,可是他们仍前赴后继的冲上来,敌人被惊呆了,被志愿军无畏牺牲的精神震撼了。仅用50分钟,116师就渡过了临津江,担任穿插任务的官兵,迅速插向敌人纵深,116师把突破口选在临津江最难上的悬崖上,一举成功。

在200多公里宽的战线上,30万中朝官兵,趟过雷场,涉渡冰河,一批批志愿军战士,在枪林弹雨和严寒中倒下,更多的战士仍鼓足士气,向前猛冲。在志愿军右翼集团向南猛攻的同时,左翼集团以第66军为主力,第42军373团和372团4连配合作战,也一举拿下天险——道城岘,战士们打了一夜,不顾疲倦,天一亮便冲下山。突然,遇到南朝鲜军一个营,4连向老虎一样,机枪一响,部队一扑上去,敌军一个营基本被歼,其余全部被俘。

在随后自道城岘至济宁里的进攻中,第124师第372团4连,18小时急行军75公里,毙伤南朝鲜军第2师共计2700余人。5班年仅19岁的班长冷树国,光着双脚一路追杀美军,在肉搏中俘虏一名该师的美军上校顾问,被授予“追击英雄”荣誉称号,而他所在连队,也被志愿军总部命名为“三八线尖刀英雄连”。

整整一夜,美第8集团军指挥部里电话不断,电报像雪片一样飞来,从东到西的200多公里防线上,中朝军队很快就完成了全线突破。第一线的南朝鲜师,全部处于危机之中,精心布置的第一线守军就此土崩瓦解。

1951年1月1日拂晓前占领了汶山东北的大村、武建里,前进了10公里,并策应了第50军渡过临津江。39军第117师向敌纵深猛插,于1日拂晓到达指定位置东豆川里以南的仙岩里,前进15公里,并歼灭南朝鲜第6师600余人。从南朝鲜军右翼突击的第39军越过汉滩川后,军主力向抱川方向攻进,1日晨占领抱川及其西侧的新邑里。该军担任穿插迁回任务的第115师,于1日中午进到指定位置七峰山后,发现七峰山西侧风阳里有南朝鲜第6师1000余人正在南逃,立即展开阻击,歼敌400余人。从南朝鲜第6师正面突击的第40军突过临津江和汉滩川后,其前峰第119师占领了东豆川里东山。当晚,志愿军右纵队继续发展进攻,人民军第1军团也渡过了临津江向坡川里前进。到2日晚,志愿军右纵队和人民军第1军团进到坡川里、议政府东北至抱川南一线,已突入南朝鲜军防御纵深15至20公里。

图2为志愿军突破临津江

志愿军左纵队第42军涉过水平川,一举突破南朝鲜军第2师道城岘、峨洋岩阵地。该军第124师不顾山高雪深,不畏敌机轰炸,维续猛攻,沿途打破敌人10次阻击,于1日12时前,攻进济宁里以南的石长里,切断了南朝鲜第2师的退路,2日协同第66军主力将上南淙、下南淙地区之敌歼灭,圆满完成了断敌退路、全歼敌人的任务;该军主力在突击中,于加平以北花岘里、中板里、赤木里地区歼灭南朝鲜第2师一个多营,然后向加平方向发展进攻,2日10时占领加平。

第66军主力踏着两尺多深的积雪,克服突破敌人设置的雷区和铁丝网、鹿砦等障碍,于进攻发起3小时,攻破敌人坚守的国望峰、华岳山、高秀岭等阵地。随后向敌防御纵深猛突,在第42军第124师协同下于上红碛里、下红碛里、上南淙、下南淙等地歼灭了该地区的南朝鲜第20、第31、第32团和第5师的第36团以及炮兵第24营,缴获加农炮、榴弹炮等30余门,毙伤敌军3200余人,俘虏700余人,缴获各种枪1500余支(挺),胜利地完成了预定的任务。为此,志愿军领导机关致电祝贺第66军取得的重大胜利,并给予通报表扬。该军第196师第587团班长张续计,独自连续炸毁敌人5个地堡,为部队开辟了通路,荣立特等功。

第586团第4连担任突破华岳山的尖刀连,经5小时激战,攻占华岳山主峰,获“首破三八线英雄连”锦旗一面。人民军第2、第5军团各师突破南朝鲜军阵地后,分別向洪川、横城、原州方向前进。迫使南朝鲜第3师仓惶南逃,他们乘着一辆辆卡车,慌不择路地向南涌去,尽管李奇微把吉普车横在路上,甚至鸣枪示警,也无济于事,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至此,敌人的防线荡然无存。

李奇微看到大势已去,被迫于3日15时,开始自汉城撤退,担心志愿军会实施深远包围,使其聚集在汉城附近的十多万部队和全部重装备处于绝境,即令除以一部兵力在汉城以北高阳、道峰山、水落山线进行掩护外,其余部队向北纬37度线迅速南撤。美第8集团军在撤退时,实施“焦土”政策,来不及带走的燃料、辎重等,从三八线向南整个地区焚烧一空,烟雾敝天,中日无光。

为了保证其第8集团军迅速撤退,李奇微亲临汉江大桥头指挥下令,如果南朝鲜难民争夺汉江大桥,影响其部队撤退行动,就开枪射击。4日志愿军第50军、第39军各一个师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一部攻占汉城。

彭德怀鉴于敌人已无意组织抵抗,逃跑很快,有可能放弃汉城,退守汉江南岸滩头库地,即决定展开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命令志愿军右纵队协同人民军第2,第5军团乘势占领洪川、横城、襄阳、江陵,同时命令各部队在占领上述各点之后,即停止前进,准备休整补充。

1月2日午夜,39军第347团,兵分两路向釜谷里南山隐蔽接近,釜谷里位于议政府以西约20公里处。

3日黎明,347团占领此地,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时釜谷里的守军已经不是南朝鲜军队,而是二战中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英军精锐,第29旅的皇家来复枪团把守。当时347团把敌人联队误认为是一个连。团长说:“敌人1个连,咱们上3个连。”可是战斗打响了,敌人越打越多。

激战中我军伤亡巨大,7连长身体几处中弹仍坚持战斗,其他连、排干部相继阵亡,英军的士兵又一次扑向7连阵地,连长胸部中弹,在撤下阵地时与共产党员司号员郑起说:“我们从来没打过败仗,你们一定要守住山头!”郑起说:“连长你放心吧,把枪交给我,我代你指挥。”连长很吃力地把手枪掏给郑起,他站在山头上高喊:“同志们都听我指挥!”他当即将19人分成4个战斗小组,组织所有的轻重火器有序向敌人开火,打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敌人虽然退了,便开始向山上炮击,大约打了5000发炮弹,山上的树都炸断了,山上白皑皑的雪变成了黑土,山上到处是弹坑,战士们想吃一口雪都找不到了!团长打来电话说:“你们要像钉子一样,把山头守住,这是通往汉城的公路,守住了这个山头,敌人就跑不了。”

激战至16时,一个营的敌军在6辆坦克的掩护下,再次向7连阵地发起猛攻,在距离阵地仅40米时,7连仅有的7名战士将一根爆破筒和几颗手榴弹投向敌群,郑起连续扔出两颗手榴弹,当他要扔第三颗时,敌人一颗手榴弹,在他身后爆炸,将他左侧腰部炸伤,鲜血涌出,他咬紧牙关都把手榴弹扔了出去,同时端起冲锋枪向敌人扫射,当时形势十分严峻,他一看后面仍没有援兵,干脆吹起了冲锋号,嘹亮的号声在山谷中回荡,敌人被惊呆了,吓得落荒而逃。郑起一遍一遍吹着军号,一直将敌人吹到公路上,随后敌人这个营被赶来增援的347团主力全歼。

图3为志愿军俘获的敌兵

当晚,志愿军和人民军转入追击作战,志愿军第38军一部,在连指导员徐惠滋带领下,在高阳以北碧蹄里击退美第25师约1个营的抵抗之后,进至高阳地区,于拂晓前截断了英第29旅的退路,经一夜激战,全歼该旅的皇家奥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及第8骑兵(坦克)团直属中队。缴获和击毁坦克31辆,装甲车和汽车24辆。第39军先头部队于回龙寺与美第24师第21团遭遇,歼其一部,之后又在议政府以西釜谷里歼灭英第29旅两个连。第38、第40军追击至议政府东南水落山地区击溃美第24师1个团。志愿军左纵队由加平、春川渡过北汉江,向洪川方向发展。人民军第2、第5军团继续向洪川、横城方向进攻,全歼南逃之敌。

4日中午至22时,志愿军第39、第50军各1个师及人民军第1军团先后进入汉城。

5日,为了不使敌人据守汉城江南,控制金浦机场和仁川港口,对汉城构成威胁和妨碍下一步作战,志愿军右纵队第38、第39、第40军在汉城东北和议政府东西地区待命,第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留1个师守卫汉城)继续向南追击。第50军在果川、军浦场歼敌一部,7日进占原州、金良场里。人民军第1军团5日占领金浦,8日占领仁川港。志愿军右纵队也继续向南追击,6日占龙头里、砥平里;到8日,又先后占领杨平、梨浦里、骊州、利川。人民军第2、第5军团于6日占领横城。

至此,志愿军和人民军已将敌人驱到北纬37度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至此,第三次战役结束。

这次战役,志愿军和人民军,经过7昼夜的艰苦奋战,以每小时前进1公里的进攻速度,前进了80到110公里,歼敌1.9万余人,占领了汉城,粉碎了“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据守“三八线”,整顿军队,准备再犯的企图。大涨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联合国军的威风,进一步扩大了新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加深了美国及仆从国内部的矛盾。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题记——2020年10月19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在亚洲,在三面临海一面隔江的朝鲜半岛上,18 …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

一、运筹帷幄 在第一次战役后期,追击逃敌正酣的志愿军,却接到彭德怀停止追击并且后撤20里的命令,并且造成逃跑的假象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