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上)

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的配合下连续发动了三次战役,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驱赶到北纬37度线以南。由于连续作战部队减员甚多又十分疲劳,武器装备又处于劣势。同时,随着战线南移,后勤运输线已延长到500至700公里,敌机每天又疯狂轰炸,我军兵员、粮弹等都得不到及时补充。据此,中朝人民军队决定暂时休整,准备春季发动攻势。

可是,敌人已发现我军后勤补给困难,每次战役只能持续七至十天。因此,称志愿军“为礼拜攻势”。同时,还分析志愿军第一线兵力不足,短时间内不可能发动进攻。为了挽回丢失汉城的影响,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集中大量兵力从1月25日开始自西至东,向中朝人民军队发起新的攻势。

敌人这次集中了美第1、第9、第10军和南朝鲜第1、第3军团共5个军16个师又3个旅、1个空降团及在朝鲜的全部炮兵、坦克和航空兵,地面部队共23万余人,由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马修·李奇微统一指挥,采取稳扎稳打齐头并进的战法,以其主力置于西线(南汉江以东),向汉城方向实施辅助突击。

根据敌情,1月29日,中朝高级干部会议,立即改成第四次战役的动员会议,彭德怀司令决定采取“西顶东反”战役部署;西线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指挥38、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简称“韩集团”,坚守防御牵制敌人的进攻。东线由邓华副司令员指挥第39、40、42、66军简称“邓集团”与汉城以东地区集结,准备实施反击。人民军第2、3、5军团,掩护邓集团集结。为便于指挥,彭德怀将“前指”移到金化。

一、西线阻击战

1951年1月25日,以美军为主,由水原至骊州地段首先发起进攻,与坚守白云山前沿阵地的志愿军第50军447团形成对峙,白云山与主峰修理山只有一山之隔,可以控制从水原通往汉城的铁路及两条公路,是双方争夺的重要战略要地,为查明敌情,打乱敌人的部署,第447团主动出击,夜袭水原城。

3营副营长戴汝吉领受任务后,组成一支200多人的侦察分队前往。目的是插入敌人心脏,抓个俘虏,了解美军下步意图。部队到达水原城外,戴汝吉挑选了17名精干,顺利地摸进了水原城北门外,刚一接近,就听见“哈喽”一声,敌人岗哨发现了他们,机枪手正要开枪,被戴汝吉按住,他说:“别管他,抓紧时间往里插。”雪夜视线不良,敌哨兵以为是自己人,突击队很快来到城墙下,城墙上的哨兵,向突击队喊口令答不上,于是,敌人轻重机枪一起开火,十多道火舌把突击队拦腰斩断,紧要关头戴汝吉果断下令,由偷袭转入强攻。便迅速冲进北门,突击队主力则被敌人猛烈的火力死死压在城外。戴汝吉带人一口气冲到城中心的十字路口,他们在街边发现了一座大洋楼,整栋楼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四周围着铁丝网,楼下的院子里还停放着1辆坦克和7辆吉普车,显然,这是美军的一个指挥机关,戴汝吉这时候清点了一下人数,算上他正好18人。战士们问:“怎么办?”戴汝吉回答:“跟着我往里冲。”十八勇士犹如锋利的尖刀狠狠插进大洋楼,把敌人的五脏六腑搅了七零八落,就连那两坦克也逃得无影无踪。

攻占大洋楼后,戴汝吉随即下令,将不能带走的汽车和军用物资全部烧毁,押上俘虏,从东门迅速撤离。

这一仗,十八勇士毙伤美军60余名,击毁、烧毁敌汽车10余辆,缴获迫击炮2门、电台1部、轻机枪1挺,俘获美军宪兵1人。

通过审问俘虏得知敌人的战术企图,这对50军组织第四次战役,组织汉江两岸50昼夜阻击起了很大作用。同时,也为50军坚守白云山11昼夜拉开了序幕。

白云山至东远里地区正面约9公里的阵地由447团坚守,他们与美军一个师整整激战了11昼夜。该团连续几天没有吃过饱饭,有些连队仅剩下的武器是石头、铁锹、战备镐,由于敌我兵力过于悬殊,447团坚守的白云山,各阵地数度易手。白云寺的东面就是左翼以及光教山、兄弟峰,光教山阵地由于我军伤亡过大,在激战中丢失,白云寺再丢,白云山就成了一个孤岛,在白云寺失守时,战士们又奋力将其夺回,最后再度失守!到了2月3日已经坚守一周的战士们,连一把炒面一把雪都没有了。但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该团3营7连一个班,坚守东远里的一个无名高地,7个人的阵地整整阻敌3天,战后这个班被授予“东远里阻击战英雄第二班”的光荣称号。
反击白云寺的战斗异常惨烈,7连指导员宋时运胸部、腹部同时中弹牺牲。“东远里阻击战英雄二班”唯一幸存的战士高喜友也壮烈牺牲!

团长向师长报告了,师长金振钟当时只说一句话“夺回来,夺回来!”在战斗最激烈的1月31日,彭德怀特通令表扬50军:“你们数日鏖战,坚守阵地,反复争夺,表现了高度的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精神,你们的英勇鼓舞了全军,特别是第148师的全体指战员和打得最好的443团、444团和447团。”听到了志愿军司令员通令嘉奖,指战员们精神振奋。在接下来的5天里,第447团组织仅有的兵力,始终保持火力不断,一次次打退了美军的进攻,白云山各阵地上昼失夜夺,有的山头反复争夺一二十次。

2月5日晚,第447团主动撤出白云山阵地,在白云山地区阻击战中,第447团与美军第25师激战11昼夜,以344人伤亡的代价,换取美军1200余条性命,达到了阻击目的。战后,第447团被授予“白云山团”荣誉称号。

后来,由作家刘白羽作词,“高高的白云山,矗立在朝鲜汉江南,麦克阿瑟要从这儿进犯,我们的英雄叫他停止在山前,英雄昂立在山巅,英雄的事迹光辉灿烂,中朝人民齐歌唱,中朝人民记心间,汉江的流水,永远流呀流不尽,白云山,白云山,高高的白云山……!”音乐家郑律成作曲的《歌唱白云山》在志愿军中广为流传。

148师,鏖战数日,与敌反复争夺,英勇顽强戍守阵地。第443团7连于29日在谷沙里阵地,8连在速达里阵地,打退美军1个营的兵力在5辆坦克、10余架飞机、10余门火炮配合下的4次进攻。该连在弹药耗尽时,同敌人展开白刃战,毙伤敌167人,守住了阵地。西线每个作战单位都已顽强的毅力与敌人拼尽了最后一粒子弹、一颗手榴弹,也没让敌人夺去一寸阵地!涌现出舍身炸敌群的特等功臣王英等一批英雄群体和个人。

29日,第444团1营2连接替8连坚守速达里,王英所在的一班处于阵地的最前沿。30日9时,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向2连阵地进攻。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机枪手牺牲了,王英接过机枪向着敌群猛射。敌人一片片地倒下去,又成群的冲上来。战斗一直打到12时,敌人连续三次冲锋都被打退。此时,弹药手、排长和许多战友都阵亡了。阵地上仅剩十余名战士,弹药所剩不多,增援部队尚未赶到。就在这时,敌人又集聚300余人,从四面向2连阵地疯狂扑来。阵地上却只剩王英一个人,他抱起机枪一阵扫射,敌人接连的倒了下去,最后子弹耗尽,他把机枪摔碎,敌人看阵地上只有王英,便大喊大叫活捉他,王英把捆在一起的几颗手榴弹,拉燃导火索冲进敌群……!

坚守七宝山阵地的442团4连,毙敌200余人,全连大部阵亡和负伤,阵地被毁,弹药告罄,战士们搬起山石砸向敌人,仅剩十余人突出重围。这时候团长接到蔡正国副军长来了的电话,你们帽落山打得很激烈,师里也报告了情况,你那怎么样?你能不能守住??团长说:“我把通讯员、警卫员、炊事员、马夫都动员上去了,请首长放心。”

第443团在帽落山阵地上与十倍于我的美军,打了8昼夜,打退敌人1个连至1个营的兵力在8辆坦克、8架飞机、10余门火炮掩护下的8次进攻,毙伤敌200余人。阵地上只有田文富一人时,他脱下帽子和大衣,分别扣在显眼的石块和土坎上,以此吸引敌人的火力,靠收拢烈士们的子弹变换射击位置,胜利完成了坚守任务。战后,田文富被评为“英雄机枪射手”。

图1为志愿军第443团战斗英雄田文富

2月5日,敌人为逼近汉江夺取汉城,在其3个师的正面使用了100多架飞机、200多辆坦克和大量火炮,猛烈攻击。志愿军各个阵地上的指战员,以更英勇顽强的精神与敌拼杀,激战至7日,我军将敌人阻止于汉江以南的内飞山、文衡山、武甲山、杨子山一帯,使其14昼夜只前进了18公里,并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

经过此役,志愿军第50军,在汉江北防御战中,与阵地共存亡的有7个整连,31个整排;138个整班。

2月7日,美军突破了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和50军第2道防御阵地。彭德怀命令,第50军主力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这时,汉江已经开始解冻,汉江以南作战地区狭小,韩集团为避免背水作战,于7日夜晚,将汉江西段志愿军第50军的主力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留一部兵力坚守南岸桥头阵地,将在汉江东段接任防御的第38军仍留于汉江以南坚守原阵地,继续钳制敌人的主要进攻集团,以保障东线反击作战的顺利进行,同时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也撤到汉江北岸继续防御。次日,美军向汉江逼近,于10日占领仁川。

与此同时,敌人在大量炮兵、坦克、飞机的支援下,向继续坚守的38军阵地猛烈进攻。这时,该军各部队经过10多天的战斗,食物更加短缺,“一把炒面一把雪”的条件也难以为继;弹药缺乏,不得不节省使用和收拾敌人遗弃的枪弹,或者以铁锹、石块为武器同敌人厮杀,赶修了一夜的工事,几十分钟就被摧毁,伤亡越来越大,但是,第38军指战员仍然以“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前仆后继英勇奋战,每一阵地都要与敌人反复争夺,有的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多达五、六次。

第113师337团3连在守西官厅的战斗中,3天之内击退美军几个连至3个营兵力的多次进攻,毙敌260余人。战士姜士福双腿负伤仍坚持战斗,最后拉响手榴弹与企图活捉他的几个敌人同归于尽!第114师342团1营坚守京安里以北350.3高地,连续战斗7昼夜,营长曹玉海、教导员方新,哪里战斗激烈就到哪里,他们的模范行动,激励了全营指战员。曹玉海在重新组织防御时中弹牺牲,方新在敌人攻上阵地时,抱着一颗迫击炮弹冲进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阵地上“为营长、教导员报仇”的怒吼声喊成一片,战士申德恩左眼负伤,他说右眼还能瞄准,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坚持到底。他的右臂和左腿又被打断后,仍不下火线……班长涂金头部负伤,血流满面,仍端着冲锋枪东冲西杀,最后用冲锋枪顶在胸前射击,直到牺牲,该营第3连阵地上只剩4个人时,又打退敌人7次冲锋。

图2为西线志愿军阻击敌人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

自1950年10月25日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作战,在人民军的配合下,仅两个月的时间,把以美国为首的42万“联军”从鸭 …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题记——2020年10月19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在亚洲,在三面临海一面隔江的朝鲜半岛上,18 …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

一、运筹帷幄 在第一次战役后期,追击逃敌正酣的志愿军,却接到彭德怀停止追击并且后撤20里的命令,并且造成逃跑的假象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