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老照片的回忆

老照片

本文原载于东北网论坛,原文地址,经原作者吴戟同意后发布。

最近翻拍老照片,这张拍于1990年夏的照片,勾起了许多对当时的回忆。那时,刚刚在哈尔滨有了自己的一个24平方小屋。

儿子

那年六岁,才从桃山的爷爷奶奶家接到哈尔滨。几年前,妻儿随工作调动的我迁到哈尔滨,但因没房子,就一直在办公室住。办公室有一可放下当双人床的长沙发,还有三张凑在一起的办公桌。白天有三人办公,晚上妻儿睡沙发,我则睡办公桌。每天一早,要早早把儿子弄起来,上附近小摊买点吃的,然后送幼儿园。我则开窗放味抹桌子擦地打开水。那时,最害怕的就是儿子感冒。因为孩子一病,幼儿园就不收了,而办公室又不能呆,不知道该去哪里。所以,这样对付几个月后,只好把孩子送回了桃山父母家,在山野里放养了。

房子

这是一个五十代建的老房子,分到后,自己动手刷了一遍白灰就搬进去了。用白灰刷房子,是一种非常科学的办法,买些石灰块,泡到桶里,加水泡好,再放两袋羊蓝、大粒盐搅匀,即可动手涂抹了。羊蓝是一种封面印着放羊女图案的袋装蓝色颜料,放入石灰水中后,刷的房子会显得更亮堂,用摄影的术语来说 ,提高了墙面的色温。放盐,则是为了使石灰的附着力更强。这种刷墙方式,不仅不会有任何的污染,而且还可以消毒,非常的卫生。但现在人们刷墙,都被各种各样要比石灰水贵许多倍的形形色色的涂料所取代了,贵且不说,污染是免不了的。想用石灰刷墙,这些材料都没有地方去买了。我们在这个房子住了三年。1993年夏,因这楼动迁被拆,我们又过上了动荡不定的生活,仅1993年这一年就搬了三次家。

电视

石家庄产的环宇牌18寸彩电,买于1988年,2300元买的,几乎花去了当时的全部积蓄。搬进新家时,在装电视的纸箱塞满旧衣被,上面再放一块案板,充当了电视柜。这台电视一直看到2003年,有一天,图像在屏幕上变成了一条亮线,不再有修的价值,只好令其退役了。本来,我是想将其作为家庭文物珍藏起来的,但这一意见未被采纳,家里领导说,哪儿有地方放这破烂!五十块钱给卖了。

吸尘器

就是电视旁边那个白色的箱子。斯巴达克斯牌,青岛产,378元,也是买于1988年,比电视要稍早些。那时连房子都没有,为什么要买个吸尘器呢?说来可笑,是为了让当时积蓄的那点可怜的钱保值。那时国家要进行价格闯关,物价飞涨,人们都在抢购能买到的所有值钱的东西。我们虽然没有多少钱,但也跑去秋林公司买了这台吸尘器,再加一条卧虎牌毛毯。这吸尘器,在家放了二十多年,基本闲置,去年被儿子当废品处理了。回想一下,也不是一次也没用过。刚买来吸尘器后的一个夏夜,我们一家去松花江边游玩,走时忘了关窗,且灯开着,回来后,房顶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蚊虫。用蚊蝇拍打,够不着,也打不过来,而且怕拍死几个惊起一群满屋乱飞,我便支起吸尘器,开到最强档,在墙上扫吸,那些蚊虫基本都被其收入了囊中。随后,以此经历写了一篇生活小知识《吸尘器吸蚊虫》,在新晚报发表了,挣了十块钱的稿费。

小凳及桌子

最左侧的的那个黑色铁腿小凳和儿子画画的桌子,是刚刚买来的。桌子花了五十元,三年后房子拆迁时,为减轻负担卖给了收破烂的。小凳买了四个,共花了十二元,平均三元一个。现在,这四个小凳仍在用着,在阳台支撑着花架。

 

原文链接http://bbs.dbw.cn/thread-3234756-1-1.html

授权发布

本文为经原作者授权发布的文章或文化活动信息。其中文章的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媒体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张老照片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