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

一、运筹帷幄

在第一次战役后期,追击逃敌正酣的志愿军,却接到彭德怀停止追击并且后撤20里的命令,并且造成逃跑的假象,随后志愿军便消失在丛山峻岭中……

其实,这是毛泽东和彭德怀设计的由东西两线诱敌深入,最后在运动中围歼整个“联军”的策略,所以志愿军是隐蔽于山林,绕到敌人的后方,并且还设置了一个大陷阱,引诱敌人往里跳。

当时志愿军采取了两个办法,一个是故意示弱,且战且退,后撤时还在沿途丢掉了一些破旧的装备,给敌人造成慌忙撤退的样子。

另外,志愿军还释放了200多名受伤的俘虏…….所以,以麦克阿瑟为首的远东军司令部,还不太相信中国军队敢跟他决战,一看到这种情况,他认为中国军队是怯战而走,麦克阿瑟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还亲自坐飞机到中国阵地后方,鸭绿江边巡视了一圈,他除了看到皑皑白雪之外其余什么也没发现。

第一次战役的结果,虽然没有达到彭德怀预期的要求,但是志愿军还是完成了歼灭西线南朝鲜三个师的目标。并且把敌人从鸭绿江边打退到清川江以南,粉碎了麦克阿瑟感恩节前占领整个朝鲜的狂妄计划。

麦克阿瑟的感恩节攻势虽然彻底流产,但他很快制定了第二个计划,也就是所谓的圣诞节攻势。要在圣诞节之前“联军”会结束朝鲜战场上的所有战事。他竟然在英国的《泰晤士报》上将自己圣诞节攻势的进攻路线做了公告。

他的部署是,分成东西两个集团,主力在西面,呈钳形攻势,向鸭绿江推进的战略方针。

而毛泽东和彭德怀是将西线的敌人诱致延兴洞、上九洞、丰田里一带,将东线敌人诱致旧津里和长津湖一线实施围歼。

彭德怀还做了第二个计划:如果敌人不进来,我们只有打出去。一是围点打援,调动敌人,准备包围永兴附近美第3师一个团,让敌人来增援,从运动中歼灭敌人;二是集中38军、42军从德川打出去,直插顺川、肃川,如力量不够,再把40军调过去,集中兵力作战。东线的9兵团,首先求得歼灭美陆战1师两个团。如果联军跳进陷阱,就会呈现出兵力分散,侧翼暴露,后方空虚态势,然后当钳子的连接点,移动到德川和宁远一带时,派两支精锐之师,割裂敌人东西集团,使这个大钳子轴心散开,然后再利用志愿军数量上的优势实施围歼。

但彭德怀一直考虑,这次突袭德川和宁远的任务该交给谁来完成?美军的连接点一旦遭到攻击,敌人也很快就能明白志愿军的意图,守住这个位置的部队也一定是联军的精锐。当时彭德怀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38军军长梁兴初,虽说在第一次战役中他延误了战机,跑了南朝鲜军,受到批评后的梁兴初是个知耻后勇的人,现在委以重任,他一定会全力以赴。于是他向韩先楚副司令发布了命令,由梁兴初的38军和42军来完成攻打德川的任务。

而梁兴初面对韩先楚的命令,却说出了38军不用42军分兵配合,由我梁兴初自己单独包打德川。韩先楚听了,当即给彭德怀打电话,并故意大声重复着梁兴初的话,彭德怀这头自然知道韩先楚是什么意思,也大声说道;“这梁大牙好大的口气,告诉他,这次不能赶羊,我要的是全歼。”当时梁兴初就在电话机旁,便斩钉截铁的喊道;“军中无戏言,保证完成总部交给的作战任务。”

二、西线战场

志愿军第38军作战室,梁兴初一直围着地图转来转去,突然,拿起红笔,在德川与宁远之间的南朝鲜第7和第8师的结合部,划过一个箭头。“应该派一支先遣队,从这里穿插到敌后,到德川以南,以便在主力向德川之敌发起攻击时,切断敌人南逃的退路。你们看怎么样?”梁兴初指着地图对政委刘西元、副军长江拥辉说:“德川南边的武陵里大桥要把它炸掉,这样敌人就无处可逃了!”刘西元和江拥辉都同意梁兴初的计划。

当晚,梁兴初把军侦察科长张魁印叫到指挥部,劈头就问“敢不敢给我插到敌后去?”

“有啥不敢吗?”张魁印答道。

梁兴初说:“你们要携带电台,沿途向指挥部报告敌情、地形,要插到德川以南的武陵里,炸毁大同江上的公路桥,时间不得迟于26日早8点!就是完不成任务也得打一下,抓个舌头回来。”

张魁印说:“保证完成任务!”

11月24日22时,张魁印和113师侦察科长周文礼,带领由323人组成的先遣支队,其中有英语翻译和朝鲜同志,他们化装成南朝鲜军,冒着风雪,偷渡大同江,巧妙地通过敌军的重重关卡,查明了敌纵深的兵力部置,连续行军作战三十多小时,期间只休息了4个小时,没吃上热饭,甚至连口水都没喝上。一路上创造了数十起惊心动魄的故事,终于在26日早7时50分,一声巨响冲天而起,使南朝鲜军7师南逃的必经之路武陵桥分为两截!

11月24日,敌军数千门火炮,向着只有志愿军,个别警戒人员的前沿阵地轰击后,各路敌军开始分头沿路向北推进。这时西线美第8集团军和东线美第10军之间留下一个数十里的缺口。西线之敌右翼又是刚受过打击的南朝鲜军第2军,因此志愿军总部决定,利用这个早已选好的敌军薄弱点,向西线联军的深远后方穿插迂回。在西线以四个军正面节节防御后退,以两个军插到敌人后方。

11月25日黄昏,西线的联军已推进12公里,缺乏警戒的右翼完全暴露。志愿军发挥自身特长,趁月夜,6个军在200公里宽的战线上,同时发起反攻。在西线正面,志愿军的4个军,夜袭攻击虽然消灭了部分前沿之敌,进展却不大,主要是敌人兵力火力密集不易分割,一时形成对峙,向敌右翼迂回的第38、第42军却取得了很大成功,一直插入敌军后方。

11月27日,志愿军38军和42军,利用夜间迂回穿插,美空军虽然大量出动,但分不清地面上的两军,也没有办法进行火力支援,所以志愿军利用这个机会,猛打猛冲,白天也继续作战,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把德川一线的南朝鲜第2军全部击溃。接着志愿军总部命令,第38军进行内层迂回,插向价川、三所里,第42军进行外层迂回,插向顺川、肃川。

这天晚上,第38军113师全部轻装,只以骡马驮载少量轻型火炮出发,部队沿山间小路疾行前进,在夜间排除了少数敌人的零星抵抗后,天明已进入敌方纵深。这时天空的美军飞机往来侦察,志愿军为了迷惑敌人,索性去掉披身白布整队前进,果然敌机误以为是由德川败退下来的南朝鲜军。此时战士们情绪高涨,甩掉了一夜行军的疲劳,在24小时之内强行军72.5公里,一下插到美第9军的后方三所里,牢牢地关上了敌人南逃的大门。同时也使整个美第8集团军,处于一个三面包围的状态。

美军的侧后遭到志愿军迂回后,11月29日上午,从清川江以北开始全线撤退。为了打开美9军的退路,美2师由北向南,美骑1师则由平壤北上,南北对攻三所里、龙源里。志愿军第38军被夹在三所里、龙源里一线,南北之敌相距不足1公里,部队头顶上有上百架美军飞机轰炸,地下有美军近百辆坦克南北相对冲击。部队随身携带的弹药又多已用完,在这种情况下,指战员们利用缴获的武器与敌人搏击,其中第337团3连在龙源里,第335团在松骨峰的阻击打得十分顽强,战士们打完了子弹,就用石块、拳头、牙齿和敌人拼命,六O炮手当敌人冲上阵地时,就拿起炮弹当手榴弹猛扑过去,使美军望之丧胆!

这样勇猛的冲杀使美军一次次的败退下去,敌人猛冲了一天一夜,这1公里的距离就是打不通。

第38军成功迂回三所里,对抗美援朝西线作战的胜利,取得了决定性的作用,切断了美第9军的退路。12月1日,美第9军突围无望,被迫遗弃大量辎重装备,只能翻山转向安州与第1军会合乘汽车南逃。这时42军到达新仓里,对整个美第8集团军的后路形成了威胁,由于敌我装备悬殊,终未能完成火力突破,对敌人也没能形成全面包围。此时美军,已完全惊慌失措,为了保存实力,不惜丢掉成千辆的汽车和大批坦克及辎重,然后全员乘剩余汽车拼命逃向平壤。

图为被志愿军俘虏的“联合国军”

志愿军由于是徒步前进,很难追上机械化的美军。主要消灭了美军的担任后卫掩护的一些连排级单位,但还是俘虏了美军三千多人。

西线的联军,从清川江一线,好不容易逃到了平壤,这时敌人整个部队建制混乱,已成惊弓之鸟,很怕志愿军追来。于是在12月4日放弃了平壤,全军乘汽车向三八线以南逃窜。

12月6日上午10时,志愿军第39军116师,收复沦陷了49天的平壤,24日,志愿军已收复了北纬40度线。

志愿军占领了平壤,标志着西线作战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也使全世界为之震惊。

三、 东线战场

第二次战役一展开,面对“联军”,向朝鲜北部最后剩余的地区进攻时,中央军委,又从华东军区急调第9兵团于11月7日至19日秘密入朝。由宋时轮司令员兼政委、副司令员陶勇率领部队,克服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秘密进入朝鲜东部作战。

第9兵团,原属华东的第三野战军,下辖第20、26、27军,共12个师约15万人,原预定作为解放台湾的突击力量,朝鲜战争爆发后,改为入朝第二梯队,准备在1951年春天使用。该兵团入朝前,对于寒区作战既缺乏经验,又缺少思想和物质准备。在火车上给官兵临时发了一件棉大衣,对于朝鲜的寒冷天气,一件棉大衣不足御寒。虽说美军每天出动上千架飞机轰炸、侦察,但9兵团十多万大军,仍以连续18天,日行军30公里的速度,神秘地进入了朝鲜东线高原。

此时的朝鲜又遭到50年一遇的寒冬,而9兵团由于入朝时间紧迫,没有来得及配发生活物资,在零下四十多度的情况下,还穿着南方的薄棉衣和塑胶鞋,部队每天因冻伤而造成的非战斗减员不下百人。面临残酷现状,他们勇往直前。

当西线志愿军各部展开激战的同时,东线的志愿军第9兵团,以长津湖为中心,在高寒条件极其恶劣的环境下,与强敌展开了一场艰苦的生死拼杀。

美第8集团军,在西线准备北进时,在东线的美第10军,也沿着长津湖附近的公路向北推进,直逼设在鸭绿江边的朝鲜临时首都——江界。

指挥着4个师的美第10军,以一个美军师和一个南朝鲜师的阵容,向朝鲜东北角推进。另外,两个美军师向江界推进,这一路美军有三万多人,二百多辆坦克和四千多辆汽车,沿着长津湖湖边仅有的一条山间公路前进,队伍拉成约一百公里的长蛇阵,公路两侧的高地,从未认真控制。

美军如此大胆,一方面是因为他当时过分狂妄自大自信,没有想到志愿军能神秘地将十多万大军悄无声息进入到东线战场。另外,美第10军没接触过志愿军,所以几万人的部队一字大胆地向北推进。

11月21日上午,美第7步兵师17团,进占了鸭绿江南岸的惠山镇。17团的官兵兴奋异常,纷纷欢呼“胜利”,士兵们还模仿“二战”巴顿当年在莱茵河的行为,向鸭绿江大撒其尿,并在鸭绿江边升起了美国国旗,美第10军司令阿尔蒙德不惜驱车50公里,特意赶到鸭绿江边拍照。

图为1950年11月21日美第10军司令阿尔蒙德在鸭绿江边合影,右2为阿尔蒙德

这好消息也让华盛顿的官员和将军们大喜过望,他们好像听到了战争已经结束的钟声,开始大谈特谈战后如何与中国人在边界设中立区的问题。但是美军的得意还没来得及从嘴角消失,一记重拳就狠狠地打在他们的脸上,11月27日晚,早已隐蔽进入长津湖东西两侧的志愿军第9兵团,突然以8个师的兵力发起攻击,各作战单位在新兴里、柳潭里、下碣隅里和古土里,形成四个包围圈,经过一夜激战,将一字长蛇似的美陆战1师和美7师一部分割成五段。但由于志愿军武器装备落后于美军,而美陆战1师又是美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该师在二战太平洋战争中而闻名,遭到分割包围后,立即以二百余辆坦克在三个主要被围点构成环形防御,并通过临时机场迅速运走战伤、冻伤人员和运来弹药、御寒装备。

当时志愿军的火力严重不足,一个团只有8、9具火箭筒,打敌人坦克远远不够,所以战斗形成了一种僵持状态。志愿军只能在夜间发起进攻,冲入敌人阵地,打到天亮之前又只好撤出,不然敌机就来增援。

在冰天雪地中,志愿军包围了美军两个师,却因火力不足难以消灭敌人。于是,9兵团决定,集中力量各个击破。

11月30日,27军集中2个师的兵力和全军炮兵,攻击新兴里的美7师31团,当时27军在兵力上,形成7倍与敌人的优势,炮火也略占优势,部队利用夜间发起进攻,突破外层防御后,直插敌团指挥所和炮兵阵地,使该敌团发生混乱,团长麦克劳恩上校失踪。

12月1日天亮后,残敌在飞机、坦克掩护下突围,第27军又在途中设伏,基本歼灭了突围之敌,并且俘虏了美军三百余人,缴获了美第31团的团旗。(该团旗至今陈列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美军在长津湖被歼一个团之后,惊恐万状,其他被围的美军,从12月1日起拼命向南突围,敌人在大量飞机火力掩护和空投物资支援下,以集群坦克为先导,沿着逶迤的山间公路在白天节节向南突围。

当时完全阻止美军突围困难很大,因为刚开始投入作战的第20军和27军,经过连续血战,大部分弹药消耗殆尽,更严重的是,粮食供应不上,部队御寒的装备不足。作为预备队的第26军在途中遭到美军猛烈的空袭,装备又差,有的整连全部冻伤冻死!所以只好集中能作战的部队,在美军突围的唯一的一条长津湖边上的山间公路上进行顽强阻击,使美军每天只能前进5到6公里。
在阻击战中,志愿军也涌现出许多英雄事迹,58师172团3连连长杨根思29日早7时,带领三十几名战士登上了小高岭,可是脚下的土石冻得似坚硬的钢板,根本无法修筑掩体战壕。只能在敌人飞机投下汽油燃烧弹后,杨根思带领战士们趁机修筑工事,而爆炸产生的弹坑,正好可以当做战壕使用阻击敌人。

敌人第一次冲锋开始了,密集的炮弹像雨点般地落在小高岭上,沉重的爆炸声,尖利的弹片呼啸声响成一片,在重炮飞机的掩护下,美军一个跟一个地往上爬,企图接近小高岭阵地。杨根思沉着冷静,一直等到敌军接近到三十多米距离时,他高喊一声:“打——!”轻重机枪、冲锋枪一齐开火,成群的手榴弹像麻雀一样飞向敌群,敌人纷纷倒下,留下一片死尸逃了回去。

敌师长史密斯,发疯地催促部队,尽快拿下小高岭,敌人动用了飞机、坦克、重炮,接连又发动了7次进攻,都被杨根思他们打了下去。
硝烟弥漫的阵地上狼烟四起,烈火还在不停地燃烧着,防御工事早已被炸成了平地。在杨根思的带领下已经打退了敌人8次疯狂进攻,阵地上只剩下杨根思和重机枪排长陈德胜!他命令陈德胜迅速撤退,但陈德胜拒绝执行,杨根思很冷静地说:“要保护好重武器,留着它可以多杀敌人,给战友报仇。”陈德胜这才带着机枪撤了下去。

面对敌人即将发起的第9次进攻,满脸血迹的杨根思,默默收拢了阵地上所剩的全部武器,一包炸药、三颗手榴弹、一支驳壳枪,随后他整理了一下,破碎不堪的军装,拍了拍帽子上的灰土。

山下的敌人,又集结了起来,向杨根思阵地冲来,敌人见只有他一人,纷纷向他围了过来,企图活捉杨根思。杨根思将三颗手榴弹投向敌群,又用驳壳枪射击敌人,当他打出最后一颗子弹时,四十多个敌人向他围近。在这危急时刻,杨根思抱起炸药包,拉燃导火索冲进敌群,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杨根思和他身边的美军一起消失在了硝烟中……

当美陆战第1师好不容易撤到古土里的时候,宋时轮已三派58师172团2营炸掉唯一通向海岸上的隘口——水门桥,但是几次都被美军以现代化手段修复。就在美军即将通过水门桥时,史密斯怕中圈套,派出侦察兵四处搜索,发现一个连的志愿军保持战斗姿势已全部冻僵在阵地上。
美军在每天出动几百架次飞机和海军的掩护下,经过半个多月的突围,12月12日,被围的美陆战1师及7师一部侥幸地冲出包围和美3师会合,随后东线美10军全部撤入咸兴兴南港,在海军舰炮和航空兵火力形成的环形火网的掩护下,全部从海上逃往南朝鲜。

12月24日,跟踪追击的志愿军,随即占领了咸兴和兴南港。至此,第二次战役以志愿军推进到三八线附近而告结束。

在这次战役中,志愿军歼敌3.6万人,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中将在指挥部队撤逃途中车毁人亡。志愿军缴获击毁各种火炮1000余门、汽车3000余辆、坦克与装甲车200余辆、飞机6架。收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八线”以北领土,扭转了朝鲜战局,为朝鲜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

自1950年10月25日起,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作战,在人民军的配合下,仅两个月的时间,把以美国为首的42万“联军”从鸭 …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题记——2020年10月19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在亚洲,在三面临海一面隔江的朝鲜半岛上,18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