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火车上的故事

绿皮火车是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旅客列车最具代表性的形象,是很长一个历史时期中国铁路运输的主力军。进入90年代,又有了白色、红色、蓝色等颜色的列车。这些不同的颜色代表了列车的不同种类,折射出中国铁路运输事业突飞猛进的发展景象。然而,我却依然对绿皮火车有着特殊的情感,每当我看到不同颜色的列车飞驰而过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40多年前乘绿皮火车时的情景以及那时发生的故事。

绿皮火车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

20世纪70年代初,我在上海念大学期间,每年寒暑假都要坐30多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往返于上海和哈尔滨两地,舟车劳顿之苦就不必说了,能买到半价的学生票已经是烧高香了,因为假期是出行的高峰期。每年学校还未放假我便提前订了回哈尔滨的车票,学校通知放假后,我便可以立刻启程了。

1973年7月,上海的天气格外闷热,即使坐着不动,汗珠子也会像豆粒一样渗出皮肤。因为回家心切,就顾不得这些了。那一天上午,我把两个很大的旅行袋一前一后夸在肩上,手里拎着坐两天火车的口粮,准备赶往火车站。同学们打趣我像一个跑单帮似的。还有的同学好奇地问:“你干嘛带这么多东西?”我跟他们说:“其实这些东西都是給亲朋好友捎带的。”是啊,那个年月物质匮乏,商品紧俏,物流不畅,上海产的一些特产诸如白塑料底三紧鞋,的确良衬衣,大白兔奶糖在东北都是很受欢迎的稀罕玩意。每当临近期末,一些亲朋好友便捎信托我买这买那的。我也不好意思推托,反正倚仗我年轻力壮,倒也没在意多带点东西。

从学校所在地(嘉定区)到上海北站路途不算近,要先坐北郊汽车再换市内公交车,市区还经常堵车。所以当我赶到车站时,已经检票多时了,车站不停地广播,督促旅客赶紧检票上车。我心急火燎,三步并做两步地通过了检票口。

当我踉踉跄跄上了火车,火车就开了。谢天谢地总算没耽误上车,我不禁暗自庆幸。因为是始发站,车厢里站着的旅客不多,我很快就找到了座位,但是两边行李架上早已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看着就眼晕。我索性把两个旅行袋塞到了座位底下,然后坐下来擦了擦脸上汗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平静下来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男的瘦高个子,白静的脸上带着一副玳瑁框的眼镜,略显稚气的样子。女青年胖乎乎的,矮墩墩的,一双细长的眼睛好像没睡醒。他俩正在操着吴侬细语旁若无人的说笑着,我想他们一定很早就上车了,赶车的疲惫早已抛在了九霄云外了。

在这样单調乏味的长途旅途中,人们是比较容易沟通的。很快我就和他们聊了起来,才知道他们是上海知识青年,前年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萝北十团,现在是回家探亲后返回兵团。他们的家在嘉定区,恰好我的学校也在那里,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一些,说的话也多了起来。我不经意的说:“你们到了哈尔滨还要去三棵树转车。”

“什么?去三棵树站转车?要死了!”,那个女青年用上海话叫了起来,眼睛也一下子睁大了,好像刚睡醒了。

我赶紧说:“是真的,不信你问问列车员。”她听后,顿时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那个男青年六神无主地看着窗外。

我问他们:”你们怎么了?”

那个男青年指着行李架说:“你看这些大包都是我俩的,家里不放心,怕我们在北大荒吃苦,所以给我们带了这么多吃的用的。原以为在哈站换车去萝北,就不用出站台,怎么也能上得去火车。要是去三颗树站换车,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去啊?”原来他们在为如何转乘发愁。看到他们一愁不展的样子,我也暗暗为他们忧虑。我暗自思衬:“这么多东西是够他们受的,要不,我帮帮他们?”,“萍水相逢,干嘛要帮他们?再说你带的东西也不少啊。”另一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帮帮他们,不管怎么说,到了哈尔滨我就到家了,也就这个地面的主人了,咱们哈尔滨人都豪爽仗义,决不能看到别人有困难不出手帮忙啊!

于是,我对他们说:‘你们也别发愁了,到了哈尔滨站我帮你们去三棵树火车站吧。”听了我的话,那个女青年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许多,脸上露出来疑惑的神色,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话。

那个男青年也连忙说:“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啊!”

“没关系!谁都有碰到难处的时候”,听我这么说,那个女青年脸上也云开雾散了,只见她的眼睛又笑成了一条线。

很快夜幕降临了,火车不知疲倦的驶向前方。车厢里的人们都困乏地东倒西歪。不时传来对面开过来火车的啸叫,一道道亮光掠过人们的脸,似乎想唤醒那些昏昏欲睡的旅客。

第二天下午,火车终于停在了哈尔滨火车站。我先下了车,放下我的旅行袋后,便从列车车窗接他俩的包裹,不一会儿站台上便堆起了一个小山包。我对他俩说:“这么多的包,光我自己也不行,你俩在这等着,我去找一个家在车站附近的同学来一块帮你们。”说完我就背着自己的包离开了站台。

我马不停蹄地找到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也是我的好哥们一起来到了站台上。见我回来了,他俩赶紧迎过来。脸上露出来灿烂的笑容,我想此时他俩心中那块石头才落地了。

我们四人连背带抗,出了车站坐上公交车,很快就到了三棵树火车站,还好,没有误点。

当我俩帮他们放好包裹,火车就要开了,我们赶紧下了车。在站台上,他俩把手伸出窗口紧紧和我握手,千恩万谢溢于言表!我清楚地看到女青年那双好像睡不醒的眼睛旁挂着晶莹的泪珠。

去萝北方向的绿皮火车缓缓开动了,那伸出窗口不断挥动的手臂渐渐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这一路的奔走,我早已汗流浃背了,然而此时我却觉得哈尔滨的夏天是如此清爽明朗。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我又乘着绿皮火车回到了上海的学校。

一天下午,我的一个同学喊我,说楼下有人找我。我赶紧跑下楼去,只见一位长者站在那里,见到我连忙走过来,握着我的手忙不迭地说:“如果没有你的帮助,真不知道我女儿她们怎么能上得去火车,你是个好青年!我女儿特别嘱咐我来一定要来感谢你,谢谢你!”原来他是那个女青年的父亲。我赶忙说:”这不算什么!别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这样做的。”

我们聊了一会儿,他便告辞了。望着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想每个人都会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尽力去帮助别人,别人也会帮助自己,一个和谐社会人与人之间不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吗?

时间像流水一样,转眼间40多年过去了,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人们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现在的人们外出旅行且不说可以乘飞机,如果乘火车,高铁、动车、特快可以任意选择,速度之快,转乘之方便,乘车之舒服,都是从前难以想象到的。另外,现在物资丰富,物流畅通,出门再也不需要携带大包小裹了,更没有当年知青离家,去千里之外上山下乡的事了。

然而我以为,在那个尚不富裕的年代里,人与人之间纯真的友情却是极其珍贵的,也是不应该被忘记的。当然,不应该忘记的还有那个承载着我许多美好的青春回忆的绿皮火车。

小禾

陶广斌,笔名:小河、小禾。本人工作单位:哈尔滨晶体管厂,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现已退休。爱好文学,在哈尔滨市老年人大学文学写作高级班学习写作,曾在哈尔滨电视周报等媒体上发表过文章。联系方式:guangbintao@163.com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马家沟河

图片来源:http://www.xinhuanet.com/photo/2018-12/25/c_1123899033.htm 在黑龙江省森林植物园边上的东面和北面,有一条半 …

沟畔风景

我曾在何家沟畔的居住了十余个春秋,前几年亲历目睹了顾乡屯何家沟综合整治工程完成后沿岸发生的巨大变化。这是一场针对被 …

姥爷的修鞋铺

打我记事起,看见他修鞋的地方,是在安国街的安国商店旁,一个矮小的偏厦子里面。屋子里面有三个几乎和姥爷同样岁数的爷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