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45] 东北抗日联军进入苏联整训和88步兵旅

编者按:1921-2021,中国共产党从南湖的一叶小舟起航。百年来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如今已成长为旷世巨舰,带领中国人民乘风破浪!百年大党,青春不减,风华正茂,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屹立东方!百年前的哈尔滨,群雄汇聚,风云际会。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史上最牛创业团队”艰苦创业,为中国未来前仆后继,艰难求索的过程。百年跋涉,百年凝思。在迎来建党百年之际,大话哈尔滨(imharbin.com)开设专栏,连载李忠义老师的长篇作品《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是为党献礼,也是回顾初心,不忘使命。祝福中国共产党百岁生日快乐,我辈共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继续奋斗!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

东北抗日联军进入苏联整训和88步兵旅

1939年初冬,东北抗日联军在牡丹江举行了重要会议。到会的有抗联总指挥周保中,抗联总政治部主任李兆麟,中共满洲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兼第六军政治部主任冯仲云,中共南满省委委员、抗联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北满省委执委委员、第三军军长许亨植。这几位将领代表硕果仅存的2000多名抗联战士,就当前的形势和今后的方向进行紧急磋商。会上,周保中剖析了抗日联军面临的严酷形势,强调“必须以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战略思想,指导东北抗联的行动。”与会同志一致同意了周保中关于“保存力量,越界过江,到苏联远东地区野营整训”的意见。要求苏方从国际主义原则立场出发,考虑东北抗联转移到中苏边境苏联一侧建立野营,进行阶段性休整的要求。会议非常顺利,苏方原则同意东北抗联转移。

野营部队的后勤供应由苏军负责,军装多用苏军替换下来的棉衣、军大衣,少量的皮大衣和毡靴、棉皮鞋等旧衣物作为补充。伙食供应较好,每名战士每天1公斤面包,还有少量的菜、食用油和肉类。司务长为苏军大尉彼德罗维奇。军事训练按照苏军的条令进行,从1941年6月开始,为适应敌后游击战争需要,军训内容又特别增加了爆破技术、跳伞的训练,抗联战士每人都能从2 000多米高空跳伞10多次。几乎人人都会跳伞、滑雪、游泳、攀岩。相当一部分人还会电台收发报、照像、测绘、爆破等侦察技术。抗联部队整体军事素质有了很大提高。 1940年12月20日,周保中写信向苏方声明:“今后,游击运动的一切必须由东北党组织决定”。

 

1942年7月16日下午,周保中同苏联远东军司令员阿巴那申克大将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将留在苏联远东境内的东北抗联部队扩充为步兵教导旅。全旅编为4个步兵营,1个无线电连,1个迫击炮连,1个教导连。1944年后,增加一个自动步枪营和一个八二迫击炮连。

8月1日,东北抗日联军700多名指战员身着苏联军服佩带苏军军衔,整编成为苏联远东军区第88独立步兵旅。

1945年5月9日纳粹德国投降后,苏军开始部署对日作战,红色国际旅担任苏军先头部队。周保中几乎参加了远东军司令部召开的所有会议,制定配合苏军反攻东北的作战计划。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零时,88旅派遣的340多名先遣支队(随军翻译、向导、侦察人员)和先期潜伏东北境内的地下抗联小分队战士们从黑龙江流域到小兴安岭或在边界引领地面部队,或与苏联空军进行地空导航电讯联络。苏联空军在88旅侦察员电讯信号引导下,准确催垮了日本关东军所有的军事目标,日本关东军经营了数十年的东北防线顷刻瓦解。88旅战前派遣的两批上百名侦察英雄,绝大多数光荣牺牲,生存者寥寥无几。两批先遣人员离去后,抗联仅剩战斗人员400余人。8月11日,周保中按预定方案召集部队登舰,跨过黑龙江杀回国内。

8月14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周保中等人计划“抢在国民党之前,控制长春、沈阳、哈尔滨等57个重要城市,重建东北各地下党组织”。根据这一方案,将400多人分成57个进驻小组,每组按城市大小,多则10人,少则1人。这一方案电报莫斯科后,即获得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同意,决定方案中的57个城市的卫戍司令由苏方担任,其副司令员由88旅派人担任。

88旅的干部中有不少人成为了中国、朝鲜的党和国家、军队的领导人。这支军队事实上也成为朝鲜人民军的最初母体,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日后成为了朝鲜人民军的元帅和次帅。

东北抗日联军在严寒的东北艰苦抗战14年,从1939年越过边界复苏整训到1945年随同苏军对日宣战,从2000多人还剩下400余人!对这些英勇牺牲的民族精英我们应该刻骨铭记。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45] 东北抗日联军进入苏联整训和88步兵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