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三省总督锡良奏章中了解百年前哈尔滨大鼠疫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此番疫情使得近两年的全球秩序显得格外特别。面对突如其来的灾疫,无论你身处世界何地何处都无法独善其身。全人类历史上经历了无数次的瘟疫,损失虽惨重,但无一例外都最终战胜并消灭了瘟疫。在清末1910年至1911年哈尔滨曾爆发大规模鼠疫。积贫积弱之时的晚清政府封疆大吏锡良身为东三省总督,他又是如何妥善处置这场疫情的,危难之时用的是什么方法与思路,当年的防疫手段跟今日有何异同?以上种种都能从锡良上奏朝廷的奏章中一窥究竟、探寻端倪。通过尘封百年的锡良奏章,让我们穿越历史、走进锡良、重温那场历史上对哈尔滨产生深远影响的鼠疫。

锡良(1853—1917年),字清弼,蒙古镶蓝旗人,晚清名臣。锡良是同治十三年(1874年)进士。历经同治、光绪、宣统三朝。他为官三十七年,以正直清廉、勤政务实而著称,是晚清时代一位政绩颇佳,贡献较大的历史人物。宣统元年(1909年)2月,锡良奉命总督奉天、吉林、黑龙江东三省的事务。

以下为作者按照时间顺序整理的锡良奏章内容,奏章均来自1911年,供观者阅。

1月11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奏军机处:东北三省自满洲里冬初发生鼠疫后,逐渐蔓延至哈尔滨,而疫情不断严重,最近每日死者已至百余名之多。长春渐次被疫情传染,沈阳亦被波及。十日之内,染疫死者已十二人。若不严加防范,深恐波及关内。疫症之流行,关系到百姓生命,且备受各国所关注。当哈埠染疫之后,周树模(黑龙江巡抚)先在省城分令各地方官竭力防范,又于嫩江、瑷珲分设验疫所,查验入俄境的华人,以免其被禁阻往来。另一面由锡良遴选官员、医官派往各处。同时锡良电商直隶总督,由外务部先后调派医官赴哈防疫,长春及沈阳亦赶设医院、检疫所。陈昭常(吉林巡抚)亲赴哈埠督率料理一切事务。此次疫症传染极快,究其原因在于东清及南满铁路火车往来极为迅速之缘故。现拟从上海添置医员,并于火车经过的大站添设医院及检疫所,凡乘火车由哈赴长,由长赴沈之商民,一律送检疫所查验,隔离满七日后方准放行。只是染疫区域较广,经费实为巨大,东三省拮据,力有所逮,恳请度支部迅速在大连税关先拨银五十万两,以解燃眉之急。

1月16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告军机处:因各国医生各执意见,恐事权无法统一,陈昭常(吉林巡抚)亲赴哈埠督办理一切事务。沈阳则设置了防疫总局,由锡良委任民政司张元奇、交涉司韩国鈞,总司其事。督同警务总局妥善办理事务,订立章程。旬日以来,其所订立的搜查、检验、治疗、消毒各种方法,得到了各国领事们的赞同。现已会同日俄车站,将东清、南满铁路的二三等客票暂停出售,以杜绝疫情向南传播。1月13日,法国医生梅聂尼与沈阳派往的刘医生,均在哈尔滨染疫病故,其余役人等,亦有颇多疫死。各地皆因此寒心,伍连德上书辞职,英国医生吉陛坚持回京,军医学生全部请求撤离。经臣(锡良)往返电商,多方劝慰,目前仍坚守工作。惟要求推出抚恤政策,按照俄国定例,每名外国医生抚恤金一万卢布。如今铁路沿线,医生奇缺,如若纷纷要求辞离岗位,必当贻误抗疫时机。现今检验疫病时,虽有受过最好教育的医学专业人员,也都对疫病十分畏惧。实在也是每日时时接触病人,而疫病传播过于危险所致。有基于此,若不大力增加奖励,真的不足以振作办事者的士气。臣等几番商议,拟请在疫事结束之后,对办事官员、中外医官、巡警等,择其优秀者,大加奖励。对因公殉职者,给予优厚抚恤待遇。防疫犹如御敌,捐一己性命,以赴急难,与临战冒着枪林弹雨冲锋者无异。伏乞皇上圣鉴训示。

1月25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告军机处:目前哈尔滨一地,疫毙者已达两千六百余人,蔓延到其附近的双城、长春、新城、宾州、阿城、呼兰、绥化。各地每日疫死者百余人,或数十人。双城至哈尔滨的道路之间,死者甚多,惨不忍睹。吉林省城如被围困之城,疫病也已经被发现。黑龙江前些时候疫情刚一消灭,马上又死灰复燃。沈阳自疫情以来,已经毙亡二百二十余人。目前染病者的治疗、隔离、包括病死者的掩埋都必须依靠西医不可。派往各处的中西医生,又接连发生被感染身亡的惨剧,使后来者畏惧。目前应用的药品,本国皆无。天津、上海的市面上也都均告售罄,不得不从外国订购。隔离病舍,必须距离城市较远,同时需容纳数量较多,虽然目前正赶严寒季节,也不得不设法建筑更多医舍。外务部电示后,火车暂停,陆路已派兵设卡,禁断交通。截流人数不断增多,如果后援补给未到,这些被截留之人就算是不死于瘟疫,也将死于严寒与饥饿。(锡良)等焦虑万分,夙夜难寐,唯有不畏难,不惜钱。救一分民命,即是为国家培养一分元气。之前大连关税中拨付的十五万两,仅抵辽宁一省购药、建医舍两项支出尚不及。现拟请度支部再由大连海关,迅速再拨付银十五万两,迅速解救黑龙江省。

2月5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告军机处:东三省疫症蔓延以来,用款巨大,先前两次启奏蒙恩准,拨付银三十万两。仰见朝廷轸念民生之情。经查东北自染疫以来,死亡六、七千人,受疫情影响严重者不仅有全家毙命的情况,亦有自家房屋被经官估价后焚烧的情况,情形极为悲惨。旬月之内,中外医官毙死十几人,役员、兵警也不断病亡。但就恤款一项计算,所需费用已经捉襟见肘。此外一切用项,如药费、建设院所、置备衣食,均属刻不容缓。即使未经染疫的处所,凡是铁道附近,交通便利之处,都继续事前做好一切准备,所需花销好似无底之洞。又适逢年终,行旅苦工络绎于途,截留人数数以千计。综上所述统计东三省的总花费,即使立刻消灭疫情,也非数十万金所能济事。各属地请款纷至沓来,恐难应付。唯有仿照江皖办赈灾之法,或可集成巨款。

2月16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告军机处:现东三省染疫情形,据各属初报续报统计,前后疫毙人数已达1万5千以上。死亡之惨,不禁使人产生恻隐怜悯之心。查阅西方各国防疫先例,都是以断绝交通作为首要措施加以实施的。而我国素来不曾有过防疫之法,商民习惯原始而落后,对官府禁绝交通之法完全不能理解,认为此为苛政。每遇到实行隔离消毒,百般抵制。并有谣言四起,甚至有藏匿染疫死尸瞒而不报,以至于传染疫病蔓延的情况发生。不可假慈悲,勉强顺应民声,国家主权、人民性命更为重要。哈尔滨自从调派军队严行管制以来,疫情日轻,成效显著。其它地区也应该照此经验办理防疫事宜。此次防疫以沈阳情况较难,是因为哈尔滨华户仅有五万,而沈阳则有20万之巨,人多类杂。仅仅严厉强制执行主义,难保不会发生聚众抵抗的事端。然则两害取其轻,为了国家主权、人民性命之考虑,决不可姑息软弱从事,导致遗患无穷。另外我(锡良)也一直都告诉一线防疫人员要多体察民情、告诉维持秩序的军警要随时防范民怨,以保安定。哈尔滨目前疫情减轻,长春、呼兰亦是如此,三省省城每日疫死者大致二三十人。

3月3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奏报军机处:目前沈阳每日疫死者大致二三十人,哈尔滨每日疫死者七八十人,长春每日疫死者百余人,统计自疫情开始至今,奉天(辽宁)十二府厅州县共有疫死者总数为一千九百二十五人,吉林、黑龙江两省十三府厅州县共有疫死者一万零七百五十八人。死亡数如此之多,锡良奉职无状、寝食难安。目前医药及病院种种设备大致准备就绪,各州县地方亦一律筹办,目前暂时以阻断交通作为遏制传染的首要办法。各州县要道无论有无疫情,都一律设卡检验。无病者隔离七日,方准放行。哈尔滨附近之前由于死亡数字巨大,地冻冰坚,尸体掩埋不及,目前正全力火化。目前已会同吉林、黑龙江二巡抚多派役员对尸体进行清查。哈尔滨作为此次疫病的发病中心,近日疫情已经逐渐好转。

3月31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告军机处:经核查东三省疫症所流行的府、厅、县各地,疫情蔓延所及之处共有66处、死亡人数达到四万两千以上。腊尾春初,乃是时疫最为流行之时。仅哈尔滨一处及其附近的双城、呼兰、长春每日毙亡者一百数十人。哈埠人口不及两万,死亡人数已达六千以上,现染疫各处大半也是由哈埠之人的传播所致。自外务部派遣伍连德医官赴哈以来,而后并行陆军团守卫傅家甸一带后,采取了严厉控制交通的作法。锡良督促疫情一线在事各员一定要严厉执行疫情相关规定,通力协作以求将疫情扑灭。二月(农历)以来,疫事依次衰减,现在统计染疫各处,十日、半月无新出疫情的染疫之处占到十之八九。偶有一处发现疫情,马上将其扑灭。万国鼠疫研究会开会之时,有望将全境鼠疫肃清。外务部右丞施肇基已于3月25日到达奉天会同商议招待、筹备万国鼠疫研究会之各项事宜。

4月1日 东三省总督锡良电奏军机处:经考察各国的防疫办法,都是基于法律、卫生、行政管理层面之上,做到全国一致,无一息疏忽。一旦某地有疫情发生,只是隔绝一小部分地区的交通,便足矣控制住疫情的传播。此次疫情最早发现于中俄边界的满洲里,由黑龙江省延及哈尔滨、长春以至沈阳,三省至今合计病亡者达到三万一千四百五十余人。幸而自去年腊月以来,各处铁道及陆路交通禁止往来之后,疫情日渐减轻。目前,双城、长春每日病亡十人左右。其余各地近半个月以来偶尔有几个病例出现。见此情形,疫病最近将有消去的希望。目前唯一顾虑的是,最近有直隶来沈苦工几百人,均未按照之前所设章程隔离查验。虽然邮传部已经在火车站限制了直隶已爆发疫情的滦州站、昌黎站、北戴河站。但是有疫情爆发之地的人,绕开了这几个车站乘车来沈。山东有疫情的地方也不少,难保不会有人绕去山东,直接从天津乘车出关。锡良建议凡出关者,必在沈阳、沟帮子两处留验七日,方可放其通行。往来过路者必须手持西医开具的无病诊断书,而后许其通行。如是办理,虽暂时工作繁重难以实施,但疫情势必能早一日肃清。地方商务、小民生计以至邮传部都必少一分损失。防疫期间的各种临时规则,恳请民政部订立后颁发各省,以资遵守。

直至该年5月东三省总督锡良因病辞职,前盛京将军赵尔巽继任。锡良主营东北之时鞠躬尽瘁,力挽狂澜。在晚清风雨飘摇的残局中,锡良的种种手笔,为他赢得了晚清名臣、“一代能吏”的名声。他对战胜鼠疫疫情的杰出贡献,值得今人铭记。

张悦

工作单位:哈尔滨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联系方式:234639771@qq.com,微信号:zhangy7lc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老头湾的故事

在哈尔滨一提起松花江,人们首先会想到江北的太阳岛,其实在江南岸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天然浴场 “老头湾”。 在松花江 …

中央大街的面包石

说起家乡哈尔滨,我总是克制不了为之骄傲的情绪。每每有外地的朋友问我,来哈尔滨都应该看什么?我就告诉他们,一条江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从东三省总督锡良奏章中了解百年前哈尔滨大鼠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