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47] 民族的骄傲杨靖宇

编者按:1921-2021,中国共产党从南湖的一叶小舟起航。百年来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如今已成长为旷世巨舰,带领中国人民乘风破浪!百年大党,青春不减,风华正茂,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屹立东方!百年前的哈尔滨,群雄汇聚,风云际会。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史上最牛创业团队”艰苦创业,为中国未来前仆后继,艰难求索的过程。百年跋涉,百年凝思。在迎来建党百年之际,大话哈尔滨(imharbin.com)开设专栏,连载李忠义老师的长篇作品《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是为党献礼,也是回顾初心,不忘使命。祝福中国共产党百岁生日快乐,我辈共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继续奋斗!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

重新浏览了一遍三位民族英雄的壮烈事迹,年逾古稀的我,不由得又一次潸然泪下,激动万分。三十岁左右的瑰丽青春,毫不吝惜地奉献给民族的解放事业,致使中华民族得以生存、得以振兴,那是一种多么伟大、高尚的精神境界啊?这些民族英雄曾经战斗过的黑龙江哈尔滨振兴在即,新时代的民族精英们,你们在哪?

民族的骄傲杨靖宇

杨靖宇是我党调往东北抗日最高的军事指挥将领,著名的抗日民族英雄、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

杨靖宇,原名马尚德,字骥生。1905年生于河南省确山县。幼时在村私塾就读,191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确山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堂;1919年的“五四”运动席卷全国,年仅十四岁的杨靖宇就投身于火热的斗争中;1923年秋,他考入河南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开封织染学校);1926年在该校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7年春,被选为确山县农民协会会长,并奉党团组织的指示,在确山县领导农民运动;1927年的四月,他领导了震惊中外的豫南农民起义,即“确山暴动”。他组织了五万农民武装围攻确山县城,经过四天的激战,占领了县城。打垮了北洋军阀第八军的一个旅,活捉了县长王少渠,建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县级人民政权——确山县临时维持治安委员会,杨靖宇被选为常务委员;6月1日在确山县城关镇老虎笼(地名)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员。7月15日,国民党叛变革命,新生的革命政权遭到了遭到残酷的破坏和镇压。杨靖宇和张家铎、张耀昶、李鸣岐等同志率部转移到县东刘店一带继续坚持斗争,开辟了新的根据地。9月30日他和李鸣岐、张家铎、张耀昶等又领导了刘店秋收起义,重新组织中国共产党确山县委员会,并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豫南游击队,杨靖宇任总指挥。这一时期,杨靖宇曾与数倍于我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打退了国民党反动武装的进攻和地方顽固势力的骚扰。这支部队当时控制了东至马乡、南至明港、西至县城、北至水屯一百多里的大片地区,并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在党中央的指示下,为了开展长期的游击战争,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把胜利引向全国,后来,这支部队离开平原,奔赴山区,开辟了四望山革命根据地。1927年秋末冬初,杨靖宇调往河南省委工作,1928年前后,他曾经在河南组织确山起义,任农民革命军总指挥。

他在河南、东北等地从事秘密革命工作期间,曾经5次被捕入狱,屡受酷刑,坚贞不屈。最后均被党营救获释。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兼满洲省委军委代理书记。1932年秋被派往南满,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南满游击队第三十二军,任政治委员,创建了以磐石红石砬子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1933年9月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师长兼政治委员。1934年4月联合17支抗日武装成立了抗日联合军总指挥部,任总指挥。后来又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军长兼政治委员、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

杨靖宇率部长期转战东南满大地,威震东北,配合了全国的抗日战争。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曾致电向以杨靖宇为代表的东北抗日武装表示慰问,称赞他为“冰天雪地里与敌周旋7年多的不怕困苦艰难奋斗之模范”。1936年2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军长兼政委;6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面对日伪军频繁的“讨伐”,他提出了“不击中敌人要害不打”、“对当地人民损害大不打”等原则,采用“敌合我分,敌进我退,乘敌之虚,各个击破”等战术,指挥所部与日伪军作战数百余次,沉重打击了日伪军,扩大了抗日根据地。

1936年7月,杨靖宇担任中共南满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等职。他率部长期转战于长白山麓、松花江、鸭绿江畔,活动的足迹遍及东北的30多个县。

1938年秋,日伪军在连遭打击后,悬重赏缉拿杨靖宇,同时,加紧进行军事“讨伐”。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杨靖宇率领民主联军,继续坚持战斗在被日寇奴役下的东北黑土地上。

1939年秋季以后,为了消灭东北抗日联军,敌人发动伪通化、间岛、奉天“三省联合大讨伐”,对抗联部队发起长时间的大举进攻。敌人为能早日抓到杨靖宇这个“大头目”,调集重兵对杨靖宇部实行野蛮、残酷的“包围追击”,“梳篦式”、“踩踏式”的“讨伐”。

仅从1940年初到2月中旬的50多天里,杨靖宇就率部与敌作战40多次,有时一天打几仗。他一次又一次突破敌人的围攻,但由于敌人力量过于强大,我方无粮食弹药补充,只能以草根树皮充饥,甚至吞咽身上的棉絮,饥困交加,难再力战。杨靖宇不得不决定各部队化整为零,分散突围,以保存实力,待机重新集结。且不要说要突破多于抗联几十倍日伪军的围剿有多么困难,密林中零下三、四十度的残酷环境,晚间住哪儿?饿了吃什么?

曾当过杨靖宇身边警卫战士的黄生发老人回忆说: “天气嘎嘎冷,我们的棉衣又不齐,有的同志手脚冻伤了。可是敌人的部队越集越密,‘讨伐’越来越频繁。就在杨司令他们为解决棉衣问题召集各方面军负责人开会研究时,因叛徒出卖,在那尔轰的东北岔一带被岸谷隆一郎带领的日伪军层层包围,敌兵力达4万多人。天上有飞机,地上有机枪大炮,汽车来回运送粮食、弹药。在我们的正面,敌人满山满谷。为了掩护各部队分头转移,杨司令带领我们300多人在正面吸引住敌人,由机枪连开路,生生撕开一条口子。

但是,当我们经南泊子突围到了五金顶子时,敌人已经纠集了更多的兵力,我们甩掉一股又遇上一股,很难得到个休整的机会。雪地行军,裤子总是湿的,让寒风一吹,冻成冰甲,很难打弯,也不知有多沉,迈步都吃力。鞋子也都跑烂了,只好割下几根柔软的榆树条子,从头拧到尾儿,当作绳子把鞋绑在脚上。衣服,全叫树枝扯烂了,开着花,白天黑夜都挂着厚厚的霜,浑身上下全是白的,全是凉的。

这时候,多么需要火啊!生起一堆火,好好地烤一烤,把冻成冰的衣服烤化、烤干,把冷冰冰的身子烤暖。特别是夜里,气温降到摄氏零下40多度,冻得大树喀吧喀吧直响,粗大的树干冻裂了缝儿,人又怎能受得了啊!可是一生火,火光照出老远,青烟飘上林梢,敌人就会像一群绿头苍蝇一样扑上来。我们只得不停地在雪地上蹦高,生怕坐下来再也起不来。更难的是没有吃的,不要说粮食啊,连草也埋在二三尺深的积雪里,没法找,没法挖,我们只好吃那难咽的树皮。先把老皮刮掉,把那层泛绿的嫩皮一片片削下来,放在嘴里嚼啊嚼啊,就是咽不下去。勉强吃下去了,肚子也不好受……”

1940年2月18日,杨靖宇身边的最后两名警卫战士,在向群众购买粮食和衣服时被叛徒认出,壮烈牺牲,敌人因此更加缩小了对杨靖宇的包围圈,至此,他只身一人,弹尽粮绝,在冰天雪地中孤军奋战。2月23日在吉林蒙江县保安屯西南的三道崴子山上只身与敌人周旋五昼夜, 23日下午,敌人步步逼近,他被敌人包围了,敌人高呼:”放下武器,保留生命,还能富贵。” 回答敌人的是他手中枪射出的子弹。敌人见招降无效,遂集中火力,经过数小时激战,他寡不敌众,在击毙迫近之敌20余人后,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时年35岁。

杨靖宇牺牲前五天。“讨伐队”将已无力奔跑的杨靖宇包围在一片小树林中。他们逐步逼近到50米处,喊话劝降,杨靖宇连答应的神色也没有,依然用手枪向讨伐队射击。日军见生擒困难就猛烈开火,有一弹击中胸部,他才被打倒壮烈牺牲。

当年参与“围剿”的伪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都不得不承认,“虽为敌人,睹其壮烈亦为之感叹。”他大声喊道:“大大的英雄!”日本关东军在杨靖宇烈士殉难处破例举行了一个祭奠仪式和葬礼,以杨靖宇的顽强为例训戒他的部属。

日军根据追踪估算,认为他缺粮已有半个月,完全断粮也至少在5天以上,能够在零下20摄氏度且没有房屋的山林中坚持下来简直不可思议,于是将遗体送到县医院解剖。当杨靖宇的肠胃被切开后,看到的只是草根和棉絮。连残暴的侵略者也震惊和折服了。

当年,杨靖宇的大名令日本鬼子胆战心惊,他死后也让也让他们不得安宁。杨靖宇牺牲后,围剿杨靖宇部队的总指挥岸谷隆一郎回到通化不多日子,南满讨伐司令部野副昌德司令官来电话说,自从杀害了杨靖宇,他成宿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有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在他的脸上划拉过来,划拉过去,一边划拉一边喊:“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为此,岸谷专门让人找来几个人算命。算命的说杨靖宇是天罡星下凡,割了杨靖宇的头,犯了杀星,有血光之灾,要想破,得把杨靖宇的头找回来。因为杨靖宇的头颅早已被岸谷当作邀功请赏的证据送到长春去了,他们就在当地找了两个木匠,两人找来一块楸子木,连夜赶工,刻上眼睛、鼻子、嘴,算作杨靖宇的头。

1940年3月5日,安葬了杨靖宇。第二天,伪通化省警务厅在濛江县城西山关帝庙给杨靖宇开慰灵祭大会,伪濛江县公署所有官员及当地百姓数百人参加。慰灵祭由通化来的日本道士做道场,按日本习俗隆重地祭奠过后,将杨靖宇的遗体安葬在保安村西岗上。岸谷还为杨靖宇立了个木碑,亲笔书写“杨靖宇之墓。”落款是,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据说,岸谷写完碑文后,还闭目祷告了一番。

杨靖宇生前死后都是让日本人异常敬畏的人物。当时,他牺牲后好久,西谷等人才敢向他靠近,们不敢相信死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杨靖宇。直到程斌到来,确认此人就是杨靖宇。据事后伪《协和》杂志记者报道:“听说他们真的杀了杨靖宇,西谷等人一点没有感到快乐,反而“呜呜的哭了来。”

敌人用一辆大车将将军的尸体运回蒙江县城,命令叛徒程斌的部下张奚若把杨靖宇将军的头颅 铡下,并装入木盒送往伪满州国首都新京(今长春)。同时岸谷隆一郎实在不懂杨靖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些日子靠什么活着。他满怀敬畏之心,让县民众医院院长金源相解刨了杨靖宇的尸体。敌人在英雄的胃里见到的只有不能消化的草根和棉絮,在场的中国护士禁不住流下热泪,而有资料记载岸谷隆一郎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听完报告,当时他“默默无语,一天之内,苍老了许多。”而靖宇将军的遗体,被弃于保安村荒冢间,用积雪掩埋。事过7天,伪蒙江县警务科长王士洪和伪警察大队长桑文海,突然接到省城打来的电话。岸谷隆一郎在电话里急问:杨司令的尸体在何处?接着又责成他们:快快地起出来,找人做个假头安上,隆重举行“慰灵祭”。岸谷又接着说,这7天里,满洲南地区讨伐司令官野副昌德将军夜夜做恶梦,睡不安枕,总是梦见杨司令伸只大手跟他要头,醒来总是头痛。所以要快给杨司令刻个假头,用棺椁盛殓,叫全县村长以上官吏都来参加“慰灵”仪式。日酋这一 声令下,伪官吏一齐出动,置办棺椁,搭起灵棚,叫来上等木工,一夜之间刻了个假头。请来当地知名书法家李咸阳先生写了墓牌。

岸谷一听着急了,因为铡了杨靖宇的头颅之后,又解剖了腹部,他就下令把遗体扔了。事情已过去十多天,要找到杨靖宇的遗体是个很难办的事。他下了死令,要伪濛江县警务科长王世洪一定要找到杨靖宇的遗体,全尸安葬。王世洪费了一些周折,最后找到当天参加抬尸的保安村村长刘成祥,但刘成祥不给找。后来听王世洪说是给杨靖宇安葬,才领着他们把杨靖宇的尸身挖出来。原来刘成祥也是个有心人,当初未把杨靖宇的遗体扔掉,而是埋到古见联队的后院,预备以后有机会再安葬的。

岸谷派人抬回杨靖宇将军的尸体。在一切筹办停当,在烈士殉难处破例举行了一个祭奠仪式和对躯体的葬礼,他以杨靖宇的顽强为例训诫部属,同时亲自为杨靖宇将军主祭下葬。后来这位缉捕杀害将军的元凶,伪满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于日本投降前夕,他深感剿杀中华民族英雄的罪责难逃,一种对中国人民的负疚和畏惧,使他终日不得安宁,最后,全家自杀于河北省。

抗联第一方面军是杨靖宇亲手创建的部队,当杨靖宇牺牲的消息传来,全体将士抱头恸哭。他们攥拳宣誓:头可断,血可流,坚决把抗日的大旗打下去,打到底,为杨司令复仇!为了给杨靖宇报仇,一路军各部在杨靖宇牺牲后向日军发起近乎疯狂的报复,一时间,长白山区各个据点的伪边防站,警察署,频遭袭击,但同时也暴露了目标。仅3月2日至6日,一方面军在魏拯民、曹亚范、伊俊山率领下,对敌人发起三次拼死攻击,被敌人惊呼为“打疯了”的部队。一方面军军长曹亚范深为自己未能冲破日军包围圈救出杨靖宇而自责,因此他率先率部向日伪发起报复行动。经过连绵血战,最后只剩下几十人。1940年8月,在蒙江龙泉镇附近,曹亚范被叛变分子枪杀。至此,其基干部队除少量投敌外,全部壮烈殉国。 二方面军、三方面军也在各自地区频繁出击,不断毁列车、断交通、阻击日军,使敌人屡受创伤。
哈尔滨解放初期,原来存放在长春的杨靖宇烈士头颅,当时被保护起来后,又辗转送到了哈尔滨。

当年,日伪当局将杨靖宇的头颅在通化“示众”后,送到当时的伪满洲国首都新京(长春),同1940年12月8日在宁安与日伪“讨伐队”战斗中牺牲的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指挥陈翰章的遗首,一起存放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医务课,装在两个盛满福尔马林药水的圆柱形玻璃缸内。后来,这两位烈士的遗首被送到长春医学院(白求恩医科大学前身)(现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1948年长春解放前,该医学院被国民党保安骑兵第二旅占据。为查找和保护好烈士遗首,经中共东北局社会部联络处驻长春的地下工作小组负责人李野光、李广德向上级请示,同意让掌握烈士遗首下落的亚光医院院长刘亚光,打入国民党保安骑兵二旅卫生队。刘亚光打入卫生队后,利用去医学院给国民党军官兵巡诊的机会,潜入解剖学教室,终于在教室的一个侧室柜内发现装有杨靖宇、陈翰章二位烈士遗首的两个玻璃缸。尔后,刘亚光以到医学院搬取医疗器械为名,伺机将这两个玻璃缸装上车运至二旅卫生队,藏在卫生队五官科内。

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将杨靖宇牺牲地蒙江县改为靖宇县,保安村改为靖宇镇,以示永久纪念。人民在靖宇镇杨靖宇遗体埋葬处修建了靖宇陵墓,举行了追悼大会,并在群众强烈要求下,在墓前当场枪决了汉奸王士洪、桑文海和告密者李正新、赵廷喜,为将军报仇雪恨。抗战胜利时,我地下党组织寻找到了杨靖宇的遗首,恭送到东北烈士纪念馆暂时寄存,并隆重举行了公祭大会。
1948年10月19日,长春解放。次日,刘亚光将两位烈士遗首恭迎至亚光医院。4天后,由李广德同志送到东北民主联军松江军区前线指挥部驻长春办事处。同年12月,松江军区派张羽率5名战士乘火车和步行转到吉林,经五常护送头颅至哈尔滨市,经松江军区围困长春的前指司令员陈光,请随苏联红军回国的原抗日联军领袖之一冯仲云将军等辨认,这些昔日同在东北抗日的老战友肯定地认为,是杨靖宇的头颅。于是就安放在刚刚组建的东北烈士纪念馆中。

1957年9月25日,黑龙江省暨哈尔滨市党政军民为杨靖宇隆重举行遗首恭送仪式,通化市党政军民举行隆重迎归仪式;1958年2月23日,由通化党政军民组成的公祭安葬委员会将他的遗体与遗首对接起来,覆盖国旗,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安葬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送了花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领导人金日成、金一等同志,也送了花圈、挽联。大会高度评价了优秀共产主义战士杨靖宇光辉的一生。

1929年7月,杨靖宇被党中央由上海调往东北从事党的工作。他在东北期间,先后任中共抚顺特别支部书记、反日总同盟会会长、中共哈尔滨市道外区委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中共满州省委代理军委书记。1932年11月,他开始使用杨靖宇的化名,被中共满洲省委派往南满领导抗日武装斗争,先后担任磐石游击队政治委员、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师长兼政委、第一军军长兼政委、中共南满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军长兼政委和第一路军总司令兼政委。在这里,杨靖宇领导军民对日寇坚持了长达九个年头的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使得数十万日军不能入关,创造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斗争业绩,有力配合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战争。1934年,杨靖宇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1937年12月,他又被党中央确定为中共七大筹备委员会中25个委员之一。1940年2月23日在吉林省蒙江县(即现在的靖宇县)保安村三道崴子,只身同数百名日伪军战斗到最后一息。

杨靖宇永远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解放后,杨靖宇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大街原来叫正阳大街,后来,以杨靖宇烈士的名字命名为靖宇大街。

李忠义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