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48] 抗联烈士赵尚志

编者按:1921-2021,中国共产党从南湖的一叶小舟起航。百年来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如今已成长为旷世巨舰,带领中国人民乘风破浪!百年大党,青春不减,风华正茂,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屹立东方!百年前的哈尔滨,群雄汇聚,风云际会。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史上最牛创业团队”艰苦创业,为中国未来前仆后继,艰难求索的过程。百年跋涉,百年凝思。在迎来建党百年之际,大话哈尔滨(imharbin.com)开设专栏,连载李忠义老师的长篇作品《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是为党献礼,也是回顾初心,不忘使命。祝福中国共产党百岁生日快乐,我辈共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继续奋斗!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

抗联烈士赵尚志

与哈尔滨最著名的中央大街平行毗邻的尚志大街,也是一条伴随着哈尔滨崛起而形成的历史名街。除了它是哈尔滨开埠之初就修建的新市街(南岗)通往江畔的重要通道之外,它还是以东北抗联烈士赵尚志的名字命名的。

其实,这条大街与革命烈士赵尚志在哈尔滨进行革命活动,还有过一些联系呢! 1933年初,赵尚志从巴彦回来。当他到一毛钱饭店接头,这个饭店当时在新城大街(尚志大街的旧称)与西四道街拐角处,是我党的地下交通站。当他与金伯阳接头时,被日本特务发现并逮捕,他遭受了严刑拷打,但他一口咬定自己是要饭的,敌人无奈,后来只好把他放了。另外,1925年8月我党最早创办的《东北早报》,就在尚志大街与西十四道街交口处。

赵尚志,生于1908年10月,是辽宁省朝阳县人。他曾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军长和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1942年2月12日,在一次对敌人作战中重伤被俘壮烈牺牲。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他是一位名副其实名垂中华民族史册的民族英雄。

赵尚志的父亲是清末秀才,是家乡教的私塾先生,所以幼年的赵尚志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在1917年,赵尚志11岁的时候,他的家乡有几个官兵抢掠百姓、强奸民女引起公愤。他父亲秀才造反领导乡民打死了这几个为非作歹的官兵,从而受到官府的追捕,被迫背井离乡开始了逃亡生涯。1919年,随同全家人流亡到哈尔滨。父亲的言传身教,让赵尚志自小就树立起要为中华民族做贡献的崇高信念。

赵尚志早年就投身学生爱国运动,在许公校上学期间,1925年夏,就与来哈组建党工作的吴丽石接触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东北地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同年冬季,同年冬受党组织派遣南下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学习,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青年军人联合会。1926年5月,因对蒋介石策动的反共的“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不满,毅然退出黄埔军校,按照党的要求,回到哈尔滨参加革命活动。

1926年赵尚志回东北从事革命活动之后,先后在东北最大城市哈尔滨领导组织学生运动,在双城从事建党工作,在长春市开辟党的工作。同年10月中共长春支部正式成立,赵尚志在中共长春支部负责共产党的长春通讯站工作。不久,赵尚志的活动被日本特务机关逮捕。1927年3月2日,赵尚志被奉天军阀驻长春宪兵逮捕并关进了长春第一监狱,后被押至南京。

1931年“9•18”事变后经党组织营救出狱,被任命为中共满洲省委常委、军委书记。

1932年初,中共满洲省委任命赵尚志为省委军委书记。赵尚志化名李育才的离开哈尔滨,到巴彦帮助张甲洲整顿了巴彦游击队。1932夏,到巴彦不久的赵尚志便发展起一支600人清一色的骑兵部队,远途袭击是他经常运用的战法。1932年11月,根据满洲省委指示,巴彦游击队被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六军江北独立师,张甲洲任师长,赵尚志任政治部主任。这支抗日队伍在张甲洲、赵尚志等的领导下,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曾攻占过巴彦县城,打下过康金井火车站,进行过西征,横扫过北大荒。后在一次战斗中,部队内部有人擅自缴了两个鄂伦春族牧民的猎枪,此事顿时激起数百名鄂伦春族牧民的围攻,不久,部队又遭到日本关东军的包围合击,在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之下,这支刚刚建立不久的抗日武装终于被打散了。

1933年1月,巴彦游击队在铁力遭到伪军和地主武装的袭击后,部队严重损失,赵尚志和张甲洲决定化整为零,暂时解散部队。中共满洲省委认为赵尚志持有“满洲特殊论”的观点,并将游击队的失败归罪于赵尚志,令其作“深刻检查”。赵尚志据理申辩,坚持己见,中共满洲省委于是决定开除其党籍。被任命为工会主席。

1933年10月,赵尚志领导创建了北满珠河反日游击队,任队长。游击队创立时,他与战友们发出誓言:“我珠河东北反日游击队全体战士,为收复东北失地,争回祖国自由,哪怕枪林弹雨,万死不辞,赴汤蹈火,千辛不避,誓心武装东北三千万同胞,驱逐日寇海陆空军滚出满洲,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奋斗到底 ”。

在此期间,中共满洲省委也接到了不少反映赵尚志种种毛病的报告。例如,满洲省委巡视员在1934年2月22日的《巡视报告》中写道:“老赵在承认破坏统一战线的问题上还是很勉强不彻底,一点一点地接受。他认为称义勇军为匪军没有什么破坏统一战线,因为实际上这些义勇军还都联合我们,关于我们称义勇军为匪军,他们并不怪,因为他们都是称掌柜的。在队内,老赵完全不经过党和团的同意和讨论,任意地开除队员,说是肃清不良分子。在过年时,老赵召集队员讲话,问弟兄们谁愿意请假回家过年,这是一个好机会,以后就不能请假了,当时有几个队员请假,以后来队,老赵就不要了。他说:“就是看看哪些队员有动摇……”

1934年6月,赵尚志任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司令,与李兆麟等领导创建了珠河抗日游击根据地。他率领支队英勇作战,拔除敌人据点,清算汉奸走狗,扩大了哈东支队的政治影响。在珠河中心县委和赵尚志的领导下,根据地从珠河县的铁南、铁北扩展到宾县、延寿、方正、阿城、五常、双城等县的东西200多里、南北350多里的广大地区,给了侵华日军以沉重打击。根据中共满洲省委的指示,1935年1月,以哈东支队为基础,正式成立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3军,赵尚志任军长。随后,他率领第3军主力北上松花江下游地区,扩大和巩固了汤原抗日游击根据地。

1934年秋,敌人调集驻哈日伪军2000多人对哈东游击区进行“大扫荡”。为粉碎“围剿”,赵尚志率领骑兵部队越过威虎岭北上,经过延寿向方正地区活动,从敌人后面打破敌人“围剿”。在从方正返回珠河途中,赵尚志率领的两三千人在肖田地与日军望月部队200余人和伪军邓团300余人遭遇,展开了激烈战斗。突围中,骑兵部队担负了断后的重任。此战,毙伤日伪军110余人、白俄警察伤亡20余人,我军仅伤亡3人。敌人的冬季大扫荡以失败告终。

在1934年冬天,日伪2000多日伪军对哈东支队大讨伐中,赵尚志针锋相对,确定了反讨伐、巩固抗日根据地的方针,进攻了大青川,击退了保护敌人农场的“九江”队,烧毁了日本福田公司稻谷和宋家店与黑龙宫的日伪军营房。战斗震惊了日伪当局,惊呼“此中必有名将指挥”。

1935年年初,中共满洲省委领导人发生变动,当年坚持开除赵尚志党籍的个别负责人已经调离。根据赵尚志的多次请求,新的省委于1月12日正式作出《关于恢复赵尚志同志党籍的决定》。指出:“开除赵尚志同志的党籍,是当时省委执行‘左’倾主义路线的结果,是错误的。”

1935年1月,赵尚志强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3军军长。1936年1月,任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部总司令。同年8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军长。后任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执委会主席、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副总指挥。面对日伪军的疯狂“讨伐”、“清剿”,在极其艰难困苦的险恶环境中,赵尚志率领抗联部队对日伪军进行了英勇无比的艰苦战斗,远征松嫩平原,爬冰卧雪,餐风宿露,作战百余次,打破了日伪军一次次的重兵“讨伐“和”清剿”。

1935年11月7日出版的《盛京时报》这样描述赵尚志骑兵部队的威力:“匪首赵大队长尚志督部下党羽三千余名并带机关枪,迫击炮各数十门,军装整齐,枪械精锐,骑匪一千五百名,步匪一千五百名,扯五色旗,戴红袖标,着义勇军字样,风声鹤唳,耀武扬威,由山里光汹汹而来。”该报道结尾处写道:“想赵尚志此次出山,督匪数千,果一拥而进,我拉林兵力单薄,仅有警察队、自卫团等恐难济于事。”由此可见,当年赵尚志领导的抗日部队的威风凛凛!

1936年1月,赵尚志任北满抗日联军总司令部总司令。同年8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军长。后任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执委会主席、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副总指挥。面对日伪军的疯狂“讨伐”“清剿”,在极其艰难困苦险恶的环境中,赵尚志率领抗联部队对日伪军进行了英勇无比的战斗。他们冒着零下40多度的严寒,远征松嫩平原,爬冰卧雪,风餐露宿,用歌声抵御着饥饿和寒冷,战胜了数不清的难以想象的困难。

1936年11月末,赵尚志率三军司令部直属部队,政治保卫师及一师、五师各一部,混合编成500余人的骑兵部队,组成远征部队,一路直上,声东击西,奔驰急进,冲破重重堵截,于12月间到达铁力,与前期到达的部队会合。赵尚志又带着这支骑兵部队在冰趟子与日军激战,取得了冰趟子大捷。歼敌300余人,包括7名日军指挥官,我军仅牺牲7人。这是赵尚志指挥三军远征期间进行的规模较大的一次战斗,也是东北抗联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著名的战争范例。

1938年1月,赵尚志作为北满临时省委和北满抗联的特命全权代表率领6名警卫战士和500精锐护送部队经萝北过界苏联,不料,赵尚志等人一过境便被苏军押进监狱,被关押时间长达一年半。直至1939年7月,一位苏军军官来到赵尚志关押地,声称:“关押赵尚志是一个误会,真是对不起。”并传达上级指示,任命赵尚志为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其后,赵尚志率一支由在苏联的中国人组成的100余人的队伍,带着6挺机枪,无线电台等,从黑河返回了东北。

1940年1月,中共北满省委第十次常委会在斗争复杂的情况下,对赵尚志产生了误解,做出了永久开除赵尚志党籍的决定。经周保中、冯仲云等人上书,中共北满省委只是去掉“永远”两字,仍坚持开除赵尚志的党籍。1942年2月12日清晨3时许,在袭击鹤立县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时,赵尚志被混入队伍的敌特刘德山从背后射中腹部,被俘,8小时后英勇牺牲。

据朝阳市赵尚志研究会秘书长、朝阳县争取赵尚志头骨回归故里办公室主任、朝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雷凤祥讲述,建国后,周恩来视察在哈尔滨的东北烈士纪念馆,发现没有赵尚志事迹陈列,于是讲了这样三句话:“中央不是没有开除赵尚志党籍吗?开除了还可以恢复嘛。不是党员还是民族英雄嘛。”

1940年1月中旬,当时赵尚志正在苏联境内伯力参加一次党的会议,赵尚志第二次被中共北满省委开除党籍,而且是永远开除出党。罪名是反对中央(王明)路线和怀疑北满省委主要领导是内奸。

赵尚志一贯坚持党的正确路线,两次被错误的开除出党,撤销党内军内职务,但他丝毫没有消沉,依然对党赤胆忠心,继续坚持抗日武装斗争。

1942年,赵尚志轻信了特务张玉清提供的梧桐河警力空虚的假情报。于2月12日深夜,当赵尚志率小分队在袭击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时,中了埋伏。经过激烈战斗,被打入革命队伍的日伪特务刘德山击伤腹部,昏迷中被俘。他伤势十分严重,敌人一边对他进行医治,一边对他进行突击审讯,但是赵尚志拒绝治疗,誓死不降。他痛斥敌人,并对审讯他的伪警察说:“你们不也是中国人吗!现在你们出卖了祖国,还有什么可问的呢?”

次日天明,赵尚志终因伤重不治壮烈牺牲,年仅三十四岁。敌人割下他的头颅庆功,将他的躯体扔进松花江的冰窟中。赵尚志在生命最后的时刻,面对敌人大义凛然,宁死不屈,充分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的高尚品格和崇高的民族气节。

1946年7月7日,松江省和哈尔滨各界20万人士,在纪念“七七”抗战9周年及庆祝抗战胜利大会上,由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建议,将哈尔滨的新城大街改名为尚志大街,以此纪念民族英雄赵尚志。为了表彰赵尚志的抗日功绩并永远缅怀这位抗日英雄,人民政府把珠河县改名为尚志县,把他的牺牲地改为尚志村。1982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黑龙江省委做出《关于恢复赵尚志同志党籍的决定》。该决定指出:“撤销1940年1月中共北满省委《关于开除赵尚志党籍的决定》,恢复赵尚志党籍,推倒强加给赵尚志的一切不实之词,恢复名誉。”

新中国成立之后,哈尔滨人民怀念英雄。赵尚志的爱国主义精神感天动地,烈士的英灵永垂不朽。然而,烈士的遗骸何在?令人遗憾的是被日寇抛进江中的躯体那是无从找到了。然而,被般诺寺僧人掩埋的烈士头骨究竟在何处?人们苦苦的思索,到处寻找信息,一直没有结果。可是,2004年,烈士的头颅竟然鬼使神差的找到了!

当年,将赵尚志的头颅送往新京(当时伪满洲国首都长春)的

日本飞机在飞往长春的途中落地加了一次油,飞机在长春大房身机场降落时,原兴山警务特务主任东城政雄发现赵尚志冰冻着的头颅已经开始解冻。赵尚志牺牲后,怒目圆睁,被割下头颅后,两只眼睛依然怒目而视。可是,飞临长春以后,眼睛已经闭上了。送到伪满军政部后,由于室内气温更高,所以赵尚志那颗没有被进行防腐处理的头颅,已经有血水渗出。3天后,当伪满军政大臣于芷山和一群日本军官亲自查验赵尚志头颅的时候,头颅已经散发出变质的气味,保存已不可能。经请示关东军总司令部,决定将赵的头颅焚烧灭迹。然而就在准备焚烧时,有一位僧人及时赶到了。他是长春市般若寺的主持,当年在伪满新京德高望重。由于当时的日本关东军总司令信奉佛教,多次去般若寺拜见过这位僧人,所以,此次当他听说为抗日捐躯的赵尚志的头颅将要被焚毁时,便亲自出面请求将赵尚志的这颗头颅掩埋在般若寺内。关东军最高司令官,居然对他的要求破例允许了。

解放后,党和人民怀念烈士。2004年5月31日,正在组织拍摄大型文献片《东北抗联》的姜宝才,不经意间听到一个消息,长春市般若寺在内部施工时,发现了一颗无名头骨。这会不会是赵尚志的头颅呢?姜宝才心中一动,立即与朋友赶到般若寺。6月18日,姜宝才等请来多位专家,对头颅进行科学鉴定。鉴定结果,都与史料记载基本吻合。同时根据颅骨造型分析形成的电脑复原像,其相貌也得到了赵尚志的胞妹赵尚文和赵尚志老部下陈雷(原黑龙江省省长)及其夫人李敏(原黑龙江省政协副主席)等的认可。

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不仅被全国人民爱戴,而且还被这位同情抗日志士的高僧埋在寺内供奉深藏,这深刻说明了中华民族热爱和平不惧强暴,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信念和决心。

在整个东北地区的抗日队伍,以及东北人民当中,始终流传着“南杨北赵”的说法。赵尚志领导的抗联队伍,对日本军队和伪军给于颠覆性的重创和毁灭性的打击。日本军方恨透赵尚志,高价悬赏赵尚志的头颅。但是又不得不钦佩赵尚志热爱中华民族,不畏英勇牺牲,抗击外族侵略的高风亮节。据说,当年一个目睹赵尚志壮烈牺牲情景的日本关东军军官,当时得到赵尚志壮烈牺牲的消息时,竟然惊呼:“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48] 抗联烈士赵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