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丹诺夫与圣母帡幪教堂

在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上有一座砖石结构拜占庭风格的东正教堂,它原称圣母帡幪教堂。帡幪,古代称覆盖用的帐幕之类东西,在旁边的叫帡,在上面的叫幪。后来在宗教上引申为庇护、守护的意思。每年的10月14日是东正教的守护节,也称圣母帡幪节,所以这座教堂又称圣母守护教堂。

日丹诺夫与圣母帡幪教堂

圣母帡幪教堂

哈尔滨最早的圣母守护教堂建于1922年,原址在现在的果戈里大街上的乌克兰俱乐部内,教徒以乌克兰人为主,所以也叫乌克兰教堂,是一个规模比较小的木结构东正教堂。

1927年哈尔滨市警察局规定,根据城市的快速发展,原“毛子坟”即现在东正教堂西侧的一片区域的俄国人老墓地,因处在城市的中心位置,为保证人们的健康,从通告发布之日起任何逝者都不许在“毛子坟”下葬,而一律安葬在新墓地(现文化公园内)。

这一决定在俄侨中引起了恐慌,一些人害怕已下葬的先人坟墓被迁走,所以一些教徒经过两年多的筹款,在资金落实后,向哈尔滨市政当局提出申请建一座圣母守护教堂,理由是因为墓地安葬的都是“哈尔滨城市的创始者、建设者和保卫者,正是这些人才使当年茫茫荒野变成了现代化城市,这个城市的市民有责任守护这些先驱者,用庄严雄伟的纪念性建筑来祭奠他们的丰功伟绩”。

哈尔滨市政当局很快批准了建设申请,将墓地附近一块空地划给教民作建设用地。

东正教徒立即组织了由17人组成的建筑委员会,具体负责建设事宜。

建教堂的钱有着落了,地皮也批了,但请谁来设计呢?负责筹建的教区大祭司尼古拉·特鲁法诺夫想起一件事来:1905年在建圣母安息教堂(今文化公园东头的教堂)时,曾请中东铁路著名设计师日丹诺夫设计过一个图纸,但当时并没有采用这个方案,而是用了另一个设计师的设计方案,日丹诺夫设计的图纸则始终保存在铁路局的档案室里。于是尼古拉·特鲁法诺夫找到日丹诺夫。此时,日丹诺夫已辞去中东铁路的职务,出任哈尔滨市董事会建筑科的总工程师。日丹诺夫不但慷慨地允许免费使用他设计的图纸,而且还答应免费担任教堂工程的监理。

日丹诺夫与圣母帡幪教堂

日丹诺夫

有了日丹诺夫的支持,教堂建设的异常顺利,1930年12月5日落成,仅用四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土建工程和内部装饰。这在当时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教堂是仿君士坦丁堡的索菲亚大教堂建造的,因此呈典型的拜占庭风格。该教堂的正中上方,是一个在巨大的拱状穹窿盖下的圆型围墙上等距排列成12个洞花窗口,造型精美的窗棂上镶嵌着的色泽不同、深浅各异的彩色玻璃构成十字架图案,藉以采光。穹顶的圆周坐落在建筑物中层的正方形墙体上,四角各有一座由小穹顶盖的6面体小塔,塔顶各有一个银白色小十字架,与中央大穹顶之上矗立的一具东正教所特有的用两横、一斜、一竖造型的十字架,形成群星拱月之状。

教堂正门,开在耸立钟楼的下侧。大厅内12根通天圆柱,依墙而立,平添了大厅内的深邃感。迎门左侧是一具巨型十字架,其上安放着耶稣受难苦像。诸圣像依次排列,诸般圣物依例陈设。厅内吊灯、壁灯、蜡烛灯、油灯交汇成一种教堂内特有的奇异光泽。

圣所处于堂内最高处,是为一堂之内的至圣宝地。天门两侧,各设一张坡型小桌;迎门居中处是一张方型高桌,上覆紫缎,称之为宝座,上置《福音经》及其它圣物。宝座正中处,是七星宝灯照耀圣龛,龛内供奉圣体。宝座左右两侧,耸立着高大十字架,正面墙上,绘有巨幅接受天使祝福的主复活圣像。整个圣所覆盖在穹拱式的天花板之下,天花板原由36块陶质反响材料镶嵌而成,故由此发出的声音可以折射全教堂的各个角落。这座教堂建成之日起就成了哈尔滨东正教信徒作逝者安魂弥撒仪式的重要场所。

1940年12月19日,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一大早,许多俄罗斯侨民不约而同地来到这个教堂,来为一位受人尊敬的优秀工程师送行,他就是哈尔滨著名建筑设计大师尤里·彼得洛维奇·日丹诺夫。

日丹诺夫1877年11月21日出生在俄罗斯库班州的叶卡捷琳诺达市,1903年从圣尼古拉一世民用工程学院毕业后,就被派往哈尔滨,在中东铁路局机务段技术处工作,担任哈尔滨市开发建设处第一副处长,负责哈尔滨市政建设工程的领导工作。

他在哈尔滨生活了37年,其中有35年从事工程设计与行政领导工作,哈尔滨许多著名经典建筑都出自这位设计大师之手,像日本桃山小学(现兆麟小学)、通江街上的土耳其清真寺、一曼街上的日满文化协会(现市群众艺术馆)、哈尔滨伪满警察厅(现东北烈士纪念馆)、红军街上的契斯恰科夫茶庄(现汇丰照像机商行)、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现哈尔滨铁路局对外经贸集团)、大直街上的荷花艺术学校(现哈尔滨市少年宫)、颐园街上原斯基德尔斯基住宅(现黑龙江省直老干部活动中心)等。

日丹诺夫不但是技艺高超的设计大师,而且还是一位品德高尚的绅士,他当年的同事和许多俄侨常常这样评价他:“虽然他偶尔很严厉,但他襟怀坦白,冷酷外表之下是一颗宽厚善良的心,随时帮助别人解除痛苦,深受下属的尊敬和爱戴。”

由于积劳成疾患上肾病和糖尿病,日丹诺夫不幸告别人世时才64岁。

也许出于对这位在哈尔滨城市建设中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人的回报,哈尔滨市政当局破例允许日丹诺夫的遗体安葬在他亲手设计的圣母守护教堂旁的墓地。于是日丹诺夫得以葬在他夫人的墓旁。

1958年6月5日,根据哈尔滨市人民委员会的决定,将市区的两个东正教墓地迁往东郊荒山嘴子新墓地,圣母守护教堂也随之关闭。1984年10月14日教堂修复,并重新对外开放。

2013年5月14日,俄罗斯东正教牧首基里尔访问哈尔滨并在圣母守护大教堂举行祷告礼拜,这是第一个访问中国的俄罗斯最高宗教领袖。

润古

刘延年,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专家,著有《老明信片中的黑龙江》、《老街轶事-哈尔滨建筑背后的故事》、《黑龙江邮史文存》、《老街余韵-哈尔滨建筑风情》等。今日头条专栏ID: llyn润古,联系方式:个人微信号 lyn560606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日丹诺夫与圣母帡幪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