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势磅礴的自然景观:跑冰排

开江了

每年谷雨以后,也就是四月中下旬,清风吹拂,气温骤然上升。东北大地万物复苏,冰雪消融。沉睡整整一个冬季的大小江河逐渐融化解体。春天到了,冰冻三尺的江面融化了。冰水顺流而下,浩浩荡荡,东北人称“开江了!”。开江,在东北主要是指上述河流,在春季解冻时,冰面开裂,江水混合冰块顺流而下的自然现象。

开江景象蔚为壮观,民间又有“文开江”和“武开江”之说。江面缓慢融化,少量破碎浮冰顺江而下,俗称“文开江”。某天某时,随着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咆哮的江水夹带着,一片片、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冰块,有意流动的,无意流动的,连绵不断,顺江而下,各式冰块时而轻轻地互相撞击,撞出的声响象是瓷器相碰;时而又堆积一处,慢慢蠕动形成冰山。突然间,叠加的冰块崩塌破碎,冰、水、风、泥土,混杂一起奔涌而下。

     清初东北文化启蒙才有“冰牌“词汇

冰冻融化称作“冰冸”,晋代左思《蜀都赋》:“木落南翔,冰泮北徂。”明朝徐勃《送人之燕》诗云:“燕国八千里,送君离恨增。短衣粘雪片,孤棹触冰棱。”

 冰泮、冰凌(棱)、冰牌、冰排等称呼,皆为汉语对同一类自然景观在不同环境和时空的对应音。牌,最有特点最威风的是古代官员出行高举的回避牌,一般为长方形,挺像浮冰的形状。排,民国以后,东北地区大量砍伐森林,伐下来的木头直接扎成大排子,顺流而下,漂浮的木排似开江的冰牌。“放排子”,比较具有年代感的词语,“冰排”也不过是“冰牌”一词的现代音变。

中原地区很少见到“跑冰排”的自然景观,故而明清以前的汉语语境无“跑冰排”等词汇。清朝以前的东北以渔猎民族为主,游牧民族次之,东北土著民族见多了“冰排”等奇观,但初兴时期的他们多无文字,口口相传的文化记载下来的甚少。随着清代东北边疆的开发,流人带来先进的文化以后,汉语语言环境下才有“冰牌”、“冰排”等词汇。

清代东北边疆未开发之前,东北绝大多数地区林木翁蔚,田野未 辟。塞外之水,或出山谷,或起平原,冬春之际江河皆冰,人马可行冰上;夏秋水势泛滥,行旅多为所阻。立春开始至三月,终日夜大风,如雷鸣电激,尘埃蔽天,咫尺皆迷。谷雨以后,才算开春,依次由南向北江河开化,出现“跑冰排”的奇观。

对东北“跑冰排”自然现象最早的文字描写,见于清初流徙塞外宁古塔(今黑龙江省海林市)的著名诗人方拱乾的诗集中。顺治十八年(1661)春季的一天,方拱乾携友人郊游畅饮,作了一首《同诸君子坐河边冰畔》:“冰声破屐响,又观雪河春。”这是至今为止较早描写“跑冰排”奇观的文字。

在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的春天,诗人何世澄看到了跑冰排的壮观美景,其《艾浑即景》诗云:“黑龙江畔霁云生,江水流冰无尽声。”一道彩虹映在黑龙江畔,滚滚冰排顺江奔涌。

同一时期在稍微向南的地方,另一位文人,宁古塔流人之子浙江山阴人杨宾,他1690年的春天,第二次过天河松花江遇到了跑冰排,据其书《柳边纪略》载,“流澌蔽江,锋甚利,舟不肯渡”。

黑龙江流域气候颇寒,每年八月下旬,上流冰澌如乱石浮下,舟楫断行,至明年四月初旬,冰泮下旬流澌始尽。至清中期西清所撰《黑龙江外纪》始有“冰牌”之称。清土著居民认为每年冰排由俄罗斯境内形成,固有“江欲冰前数日,先有薄冰片片顺流而下,曰冰牌。黑龙江复有所谓老羌牌者,自俄罗斯淌来,往往有人畜行迹见于上。”

清末边疆地理学者曹廷杰提出要筹边固边的建议,其中就有用树木阻断黑龙江,他说:“若各处塞至二三十里远,冰牌不能冲动,冬夏遂难通行。”清末宋小濂勘察边疆时,诗云:“北风一夜冰棱起,征人晓渡根河水。昨日尚暖今朝寒,边庭气候竟如此。”直到清末民初人们对冰排的记载也多是“冰牌”、“冰凌”。 从冰排的形态看,叫“冰牌”更符合其外观特点。

                跳冰排与炸冰排

松花江进入三月以后,在暖融融的太阳照射下,靠岸的江冰坍塌下去,融成了水,江上行人渐少,机动车停止了在江上行走。春姗姗来迟,正是“草尚未青冰不释,风多为患雨难成。”

“跑冰排”天生具有北方性格,不拖泥带水。嘎嘣嘣地。谷雨时节风吹起巨浪,冰面发出如雷鸣一样的巨响,奔涌的流冰相互撞击,滚滚而下。20世纪80年代的小说《关东大侠》,主人公遇到了多年不见的“武开江”。主人公跳冰排过江,体轻如燕,动似猿猴。跳冰排的真实场景,清英和的《卜魁集》记载:“每当冰泮时,冰随浪下,大者数丈,小亦数尺,土人渡江辄从其上跳踯以渡。”

如今,每年开江时候都有人冒险走冰面,遇到开江跑冰排,冒险者往往被困在冰排上。他们的身手当然不如小说人物,更不如前人。那是无知的冒险,狼狈不堪,还得拖累其他人援救。

当武开江发生后,江面上一片片的冰块连绵不断,互相撞击着顺江而下,冰峦叠起堵塞河道,造成凌汛。冰凌冻结江河、湖泊、港口,影响航运交通,必须采取爆破的手段阻止凌汛。1987年,我的一位同事说,他在哈尔滨看到解放军用手榴弹炸冰块,保护滨州铁路大桥。对此事,我咨询了哈尔滨铁路专家王宝滨先生。

王宝滨说:“七八十年代,谷雨前后开江了,铁路部门要炸冰排, 需要炸的冰排一般超过七十米以上,有篮球场大小,小的冰排能从大桥洞内流淌过去。炸冰排的人,要用冰镩子在冰排上撺冰眼,防水炸药放置冰水中。水下爆破炸碎大的冰排,以保护铁路桥基不受剧烈撞击。”

随着一连串锐炮之声,冰排俱裂开,冰雨飞腾,声震四野。他还说手榴弹炸冰排应该不可能,一是手榴弹危险系数高保管严格;二桥距离水面有二十多米,手榴弹投掷不准,浮冰过来难以炸到。

由于地理环境原因,东北冬季漫长寒冷,夏季短促凉爽,春季飘然而过。游黑龙江,观开江,体验黑龙江省春季难得的盛景“跑冰排”,感受那份壮观与震撼。

                            (照片和图片选自网络)

  参考文献:《宋史》、宦海伏波大事记(外五种)、黑龙江外记、何陋居集(外二十一种)。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气势磅礴的自然景观:跑冰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