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道台” 施肇基在哈尔滨

1908年2月,滨江关道走马换将。

一位身材高挑,面部清秀 ,皮肤较白 ,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儒雅而不失威严的洋派人物来哈尔滨出任道台(滨江关道元被老百姓俗称为道台)。

这位道台姓施名肇基,1877年出生在浙江余杭,早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书院, 1893年赴美国,任驻美使馆翻译生,后考入美国康奈尔大学,获文学硕士、哲学博士学位。

1902年回国曾任邮传部右参议兼京汉铁路总办。

他是哈尔滨历史上第一位毕业于世界名校的官员。

也是哈尔滨历史上第一位博士官员。

还应算是哈尔滨历史上首任道员,因前两任杜学赢、萨荫图均为“试署”顾名思义就是试用道员,而施肇基是“实授”。

为什么在这个时段,要派一个在重要职位上掌舵的“海归”博士来做道台呢?

这和哈尔滨当时面临的险峻形势有关。

1908年初,在俄国政府的授意下,中东铁路局准备在中东铁路附属地内(中东铁路呈T字型,将作为枢纽总站的哈尔滨一分为三 ,其中道里、南岗被划为中东铁路附属地)成立市公议会意图“自治”。沙俄驻华公使声称“俄国人是铁路附属地的主人”。日本政府也公然支持“俄国在中东铁路沿线行使行政权 ”。

清政府派有留学经历、外交经验的施肇基来哈尔滨,最主要就是要防止“自治”的发生。

说白了主要是来处理外交事务。

施肇基虽然是书生典政,却颇有气魄,以打虎的雄心,缠斗霍尔瓦特(中东铁路局局长)

上任伊始 ,为维护国家主权 ,他多次代表政府与中东铁路局进行交涉,抗议俄国人在中东铁路附属地沿线非法课税 。同时代表国家与中东铁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进行谈判 ,他引用国际法 明确提出了撤销俄国在哈尔滨设立的水利会,收回哈松花江航运管理权的主张 。迫使沙俄最终同意撤销在哈尔滨的水利会 收回了被俄国人控制了松花江的航运权 。随后,他又奏请获准宣布松花江对各国开放,并在哈尔滨三姓(现依兰)、拉哈苏苏(现同江)设立海关,开征关税。

施肇基在任期间 ,处理最最棘手的一件事,就是“乌泰借款案”。

乌泰是内蒙古科右前旗人,曾任哲里木盟的副盟长 ,由于在其任上遭到了贵族们的强烈反对 ,为巩固自身的地位和爵位 乌泰屡次向朝廷进行大额的“捐输”并因此欠下巨额债务 。走头无路的乌泰为偿还债务,秘密以该旗的土地矿产和畜牧做抵押 ,向华俄道胜银行和中东铁路公司先后借款 29万卢布,如果的债务到期不能按时返还,那么该旗土地矿产将落入俄国人之手。 1908年 8月,施肇基代表清政府与中东铁路局长霍尔瓦特进行谈判,最终达成由清政府代替乌泰偿还所欠债务,粉碎了沙俄企图霸占东盟的阴谋 。

老虎要打,苍蝇也不放过。

施肇基到达哈尔滨第一天,随接站的差役来到位于道里的吉林交涉局办公室,还没容他把板凳坐热,室外就传来了枪声。 他忙差人前去探求究竟,不一会差役回来报告,说是俄国红胡子在附近公园内持枪抢劫。施肇基十分震怒,青天白日之下,竟敢公开在官府附近开枪抢劫成何休统?差役告訴他,哈尔滨这一带匪患严重,绑票的、 “砸窖”的、打家劫舍的 、拦路抢劫的十分猖獗。

施肇基深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道理,尽管滨江官道辖区方圆不足十里,但愽家甸是中国人的聚集区,这里人口密集,商业繁荣,是土匪眼中的一块肥肉。为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就必须铁腕儿惩治匪患 。他根据东三省的法律,公开重申,“凡是持枪抢劫者,被官府捉获,无需审理即可就地正法 ”。此令一出,先后有一百多名土匪被抓住后,当场就把脑袋咔咔的地被砍下来了,土匪们作梦也没想到,看上去文质彬彬,书生气十足的道员会下手这么狠。

当时,在哈尔滨附近驻扎由张勋统领的两个营士兵,这些人平日里依仗着张勋与慈禧的关系,飞扬跋扈,欺压乡里 ,不时地向老百姓索要钱, 不给就私设公堂,皮鞭抽、上大挂、灌辣椒水。老百姓状告到官府,但都因畏惧张勋的权势不敢受理。

一日,有人向施肇基秉报,又有四名张勋手下的士兵,因抢劫百姓钱财被当场抓获,问如何处置。这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儿,不依法处理对不起百姓,还会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处理了就要得罪大权在握的张勋,。施肇基仔细斟酌后,决定致函张勋,称抓住四名持枪抢劫的土匪, 但四人坚称是其手下的士兵,请确认是否属实, 张勋无奈只好回复 “假冒” 。施肇基就是这样用其智慧为当地百姓铲除了一个毒瘤,此举极大地震慑了当地的土匪,使治安有了很大的好转。

外抗强敌,内除匪患,这是武。

文的一面也不含糊。

从处理伊藤博文被刺一事上,既可以看出施肇基的行政能力,也可以看出他把控舆情的现代意识。

1909年 10月26日,日本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乘火䢑达在哈尔滨,准备与俄国财政大臣B.H.科科佐夫举行会谈 。作为地方行政长官的施肇基也前往车站迎接 。就在伊藤博文下车检阅俄国仪仗队之时, 韩国义士安重根突然向其连开数枪,致伊藤博文当场死亡。事件发生后 ,他临危不乱,果断应对,他一面派人到傅家店电报局,明令当日的电报只许接收不许发。另一方面电告外务部 “在此案调查清楚全案报部之前, 请勿发表任何文件, 若有人问及此事,政府千万不可以有“保护不周”之道歉语句 ,贻人以口实”。 随后 在掌握事情真相之后, 将全案电告外务部,并亲自撰写一篇英文通迅稿交由《北京日报》在英文版发表,当这篇稿子见报后,他才下令解除傅家甸电报局的禁令,使积压的各国电迅稿才纷纷发出 。在这起突发事件中,施肇基以其丰富的外交经验和政治敏锐性,及时控制舆情,客观地报道事件真相,即防止外交上的纠纷,又维护了国家尊严。

文武双全不说,更难得的是还能知人善任。

1910年8月11日 施肇基离开任职两年半的哈尔滨改任吉林交涉史,不久,奉调进京晋升为外务部右丞。12月哈尔滨爆发震惊世界的大鼠疫,每日死亡约百人,疫情很快蔓延至东三省及关内。各国外交使团频频向清政府施压,危急关头,施肇基力排众议,力荐由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博士伍连德先生出任东三省防疫的全权总医官。他们一个在前线 一个在朝廷, 为拯救民众和国家于水火 。密切配合有责同当,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力挽狂澜成功消灭了鼠疫,创造了世界防疫史上的奇迹 。如果没有施肇基的慧眼识珠大力举荐 ,就没有伍连德的成就 ,正因如此,伍连德晚年在回忆东北防疫时,把最大的功劳归功于施肇基,而施肇基在回忆录里热情赞扬伍连德防疫功绩,也一样没有提及自己 。

时已过百年,哈尔滨人应当记住这位博士道台——施肇基。

润古

刘延年,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专家,著有《老明信片中的黑龙江》、《老街轶事-哈尔滨建筑背后的故事》、《黑龙江邮史文存》、《老街余韵-哈尔滨建筑风情》等。今日头条专栏ID: llyn润古,联系方式:个人微信号 lyn560606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博士道台” 施肇基在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