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岗博物馆逸事

前言:

现如今作为哈尔滨市南岗博物馆使用的这栋中东铁路时期建造的新艺术运动风格建筑,就其自身的价值来讲,已完全可以说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展品,这一点无可非议!然而,关于他的前世今生,时至今日也没有把它说得清楚,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笔者经过多年来的史料收集整理,并把它如实的记录了下来。愿意借《大话哈尔滨》这个平台,以下面图文内容为依据,实事求是,尊重史实,同有识之士商榷,求得共识。以防以讹传讹,为万世存正论,这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坐落在哈尔滨市南岗区联发街(原花园街)与北京街拐角处的《南岗博物馆》,是一栋平面布置灵活,形体高低错落,极富艺术表现力的砖木混合结构的二层建筑。建筑立面上形态各异的门窗及阳台、檐口、等处流畅的曲线形木构件装饰,赋予建筑以流动感。给人一种飘逸潇洒,生机勃勃的动态感。它是哈尔滨新艺术建筑的杰出代表,哈尔滨市一类历史建筑。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哈尔滨的历史文化遗产重要保护建筑之一,被永久保留。

南岗博物馆主体建筑现状

南岗博物馆主体建筑现状

究竟谁是这里的最初主人?

长期以来由于对这栋建筑的史料挖掘不够深入,关于它的最初使用功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近年来,又被国内外一些专家、学者错误的认定是原中东铁路管理局副局长,主管民政部工作的阿法纳西耶夫将军的住宅。被写入一些有影响的著述之中,且不断地被传抄引用,以讹传讹十数载,视乎已成定论。时至今日,在南岗博物馆印制的博物馆简介中还把这座建筑错误的写成中东铁路总稽核官邸(总稽核官邸另有所在,现存)。

那么最初居住在这里的究竟是谁?多年来笔者依据历史照片及文献资料考证,得出的结论是,早期居住在这里的是曾经担任中东铁路管理局车务处处长,后升任中东铁路管理局副局长的 Александр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Гинце / А•К•金茨。并不是阿法纳西耶夫将军。另有翔实资料显示,阿法纳西耶夫将军官邸至今尚在,并同样被作为哈尔滨优秀历史建筑保留下来。(连同中东铁路总稽核官邸,将另有专门文字介绍,在此不做述说)

阿法纳西耶夫将军

阿法纳西耶夫将军

另外有图片资料显示这栋小洋楼在 А•К•金茨一家1906年入住之前,确实有人在此居住过,但也不是阿法纳西耶夫将军,而是暂短居住在这里的中东铁路管理局机务处处长。

下面这两张图片足以证明这一历史事实。其中第一张明信片发行时间是在1905年,俄文标注“садовая ул. дом начал. службы тяги Харбин / 花园街机务处长住宅 .哈尔滨”,明信片发行时间段的划定,我是得到了我国著名的名信片收藏大家,辽宁省沈阳市的余泓先生的认定。据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主管民政部工作的阿法纳西耶夫将军确实从未在此居住过。

А•К•金茨居住以前建筑全貌

А•К•金茨居住以前建筑全貌

 

А•К•金茨居住以前建筑全貌

А•К•金茨居住以前建筑全貌

А•К•金茨在此居住13年

据史料记载,建造在原中东铁路附属地73号地段内的614号官房,是一栋75/1型标准独户型二层高级职员住宅建筑。原建筑使用面积为340平方米,后来经过几次增扩建,形成现南岗博物馆使用规模。按照中东铁路员工严格的住宅标准规定,当时,这一使用面积的住宅应该是为中东铁路副局长一级人员而建造的。但不知何故,最初居住在这里的却是中东铁路管理局机务处处长。另有翔实中东铁路史料记载,接下来被安排居住在这里的同样是一位处级官员(注:1915年7月7日,升任中东铁路管理局第一副局长),他就是中东铁路及哈尔滨历史上显赫一时的人物 Александр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Гинце / А•К•金茨。

А•К•金茨

А•К•金茨,以及А•К•金茨居住时建筑全貌

从历史文献资料得知,А•К•金茨的父亲是一名军官。1856年1月30日(俄历) А•К•金茨出生在芬兰一个叫做“Свеаборг”的沙俄军队城堡之中,是现在的“Суоменлинна”。那时芬兰没有独立,它还是沙俄的一部分。 А•К•金茨信仰东正教,1878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圣彼得堡交通学院,之后,一直在俄国几处铁路上工作。有着极其丰富的铁路运输生产经验。日俄战争结束后,1906年4月24日,他以50岁的年纪,被派到中东铁路,担任中东铁路管理局车务处处长职务。1915年获得弗拉基米尔三级勋章,同年5月28日,中东铁路管理局副局长希尔科夫因公离职,调任俄国黑海铁路管理局局长,7月7日,金茨正式接任了中东铁路管理局副局长(第一副局长)职务。

А•К•金茨虽然说在中东铁路管理局工作的时间并不很长,在哈尔滨也仅仅只生活了短短13年,但他也可被称为是在中东铁路及哈尔滨历史上显赫一时的人物,社会活动家。他除去在中东铁路管理局供职以外,同时还担任许多社会职务,他曾经担任哈尔滨俄罗斯东方学家协会主席,俄罗斯摄影、电影俱乐部主席等职,并当选为哈尔滨市的荣誉市民。他为人正直,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是一位极其受人尊敬的人物。

1918年4月1日,金茨因身体状况不佳辞去中东铁路管理局副局长职务,去日本治疗。1919年3月,因医治无效在哈尔滨去世,年仅63岁。埋葬在哈尔滨老墓地(注:现哈尔滨市第六十九中学校址)。

金茨在自家的客厅(右二为金茨)

金茨在自家的客厅(右二为金茨)

 

1909年,金茨(左起第二人)与外阿穆尔军区司令契恰科夫(右一)、霍尔瓦特将军(右二)、俄国驻哈总领事Поппе(右三)、希尔科夫副局长(左三)、机务处长拉琴诺夫(左一)在哈尔滨站站台。

1909年,金茨(左起第二人)与外阿穆尔军区司令契恰科夫(右一)、霍尔瓦特将军(右二)、俄国驻哈总领事Поппе(右三)、希尔科夫副局长(左三)、机务处长拉琴诺夫(左一)在哈尔滨站站台。

 

1912年金茨(右起三)在长春站与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副总裁会晤

1912年金茨(右起三)在长春站与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副总裁会晤

米•阿•金茨与“李范五花园”

А•К•金茨一生育有6个孩子,三个女儿,三个儿子。其中最小的一个儿子叫 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Гинце / 米哈伊尔•阿列克三德罗维奇•金茨,他是1900年7月12日在俄罗斯出生的,他六岁那年随父母来到哈尔滨,1912年毕业于中东铁路商务学校。1918年—1922年在远东国立大学东方系读书。

М·А·金茨在自家花园里玩耍

М·А·金茨在自家花园里玩耍

1931年到1953年期间,米•阿•金茨是建在哈尔滨市香坊区公滨路上的英国“Лиддел”木材胶合板厂厂长。该厂1924年为波兰、英国、日本、俄国侨民所经营,名为“平和洋行哈尔滨胶合板厂”,1952年3月被政府收购,改名“松江省国营哈尔滨胶合板厂”,1962年改为“松江胶合板厂”。

值得一提的是,米•阿•金茨在担任木材胶合板工厂厂长期间,居住在南岗区文昌街与文府街拐角处,被称为“李范五花园”(注:因1958年至1966年曾任黑龙江省省长的李范五曾在此居住而得名)的那栋二层小洋楼,其设计装修是由我的好朋友,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俄国人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奥莉雅•巴吉赤教授的父亲米•阿•巴吉赤完成的。巴吉赤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优秀建筑设计师,哈尔滨、长春、沈阳等地的苏联红军纪念塔和建在哈尔滨八区广场的东北抗日暨爱国自卫战争烈士纪念碑以及哈尔滨防洪纪念塔等都是由他设计完成的。米•阿•巴吉赤在哈尔滨素有“塔王”之称。现如今,米•阿•金茨曾经居住过的这栋建筑,依然健在,完好无损,因其居住条件较为优越,至今一直作为历任黑龙江省领导住宅使用。

米•阿•金茨1992年死于澳大利亚悉尼,终年92岁。

“平和洋行胶合板厂”在城市公园(现兆麟公园)举办的哈尔滨商品博览会上 (1943年8月1日—9月20日)

“平和洋行胶合板厂”在城市公园(现兆麟公园)举办的哈尔滨商品博览会上
(1943年8月1日—9月20日)

两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的官邸

张焕相与张景惠

张焕相与张景惠

曾经在这栋小洋楼居住过的知名人物,除 Александр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Гинце / А•К•金茨外,依据文献资料,可考证的还有两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

第一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焕相辽宁省抚顺市人。1910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1916年任黑龙江省督军署少将参谋长、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兼任陆军第九旅旅长。1924年11月28日,代理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1927年7月7日特任。1928年11月13日,由于“11,9”流血事件,被免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职务。

1928年11月13日,由于张焕相因“11,9”流血事件,被免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职务,11月19日,奉东北临时保安委员会之托,张景惠于今日接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之职,兼任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于是他成为在此楼居住的第二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

有关这两任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大汉奸张焕相、张景惠的罪恶历史,存世史料及著述很多,限于篇幅,恕不赘述。不过,在哈尔滨有一条路(现中山路)的名字曾经与汉奸张景惠有关。1932年日本军队占领哈尔滨,4月30日,哈尔滨特别市在特区公署特务办理处举行日军多门师团长、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长土肥原和张景惠“三公纪念路”开工典礼,在马家沟桥举行了开工仪式。如果说对于这件事知之者甚少的话,那么大汉奸张景惠的次子张梦实(原名张绍纪)曾经是共产党的优秀红色特工,为党组织在东北开展抗日活动作出了突出贡献,这一点史实恐怕就鲜为人知了吧?

张绍纪1922年6月出生在北京。1928年随父母来到哈尔滨。1935年在长春读中学。1940年去日本早稻田大学读书,加入“新知识研究会”。1943年张绍纪回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青年救亡会”。在长春地区做秘密情报工作。1945年日本投降后,张绍纪受党组织委派以个人名义出面协助苏军掌握与长春有关情况。随后同伪满大臣们一起被带到苏联。1950年从苏联回国后,被分配到抚顺战犯管理所管理日本战犯。1956年公开身份,调北京干部学校(现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任日西系主任(更名张梦实),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离休。1988年被推选为全国政协第七届政协委员。

1992年3月,张梦实(前排左一) 在第七届全国五次政协会议教育组上 (馆藏图片)

1992年3月,张梦实(前排左一)在第七届全国五次政协会议教育组上(馆藏图片)

 

2013年10月21日,张梦实先生为《南岗博物馆》题词“出身不由己,道路可自寻”。(馆藏图片)

2013年10月21日,张梦实先生为《南岗博物馆》题词“出身不由己,道路可自寻”。(馆藏图片)

东北民主联军的指挥中心

1935年3月23日,中东铁路出卖以后,这里曾是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参事住宅。解放战争时期,曾作为东北民主联军(后第四野战军)指挥部使用。据史料记载,1946年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和东北民主联军的林彪、罗荣桓、彭真等主要领导曾在此运筹建立了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并指挥了辽沈战役。这里是重大历史事件遗址。

中共中央东北局曾多次在哈尔滨铁路文化宫召开高级军事会议, 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曾在这里作出“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部署。

中共中央东北局曾多次在哈尔滨铁路文化宫召开高级军事会议, 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曾在这里作出“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部署。

中共中央东北局曾多次在哈尔滨铁路文化宫召开高级军事会议, 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曾在这里作出“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部署。

解放后,该建筑交给哈尔滨铁路局管理,改做哈尔滨铁路局花园街幼儿园。2006年,哈尔滨铁路局将其移交给南岗区政府。经修复后,用于哈尔滨市南岗区知识创新区工作办公室。2010年10月,南岗区委、区政府完全尊重历史原貌将这栋保护建筑修旧如旧,合理利用,作为集历史、文化传承、教育主导、休闲为一体的综合性区级展览馆,免费向市民开放。2013年11月,正式更名为“南岗博物馆”。2014年,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现哈尔滨市南岗博物馆馆舍建筑为黑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散落在民间的珍贵藏品,应成为“镇馆之宝”

在我见过的林林总总中东铁路文物藏品之中,还真的有几件与这栋建筑息息相关的珍贵文物,至今一直被民间收藏家珍藏。其中除去与该建筑有着密切关系的珍贵历史照片和老物件外,还有1905中东铁路公司印制的完整设计图纸和1926年中东铁路管理局第一次对该楼改造的设计蓝图,还藏有Александр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Гинце / А•К•金茨在中东铁路工作期间使用过的《1909年的中东铁路全线纵断面图》和1903年由中东铁路公司印制的《中东铁路西部线纵断面简明图》珍贵资料,有其亲笔签名并加盖了金茨本人图书收藏章。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

正立面、后立面、侧立面设计图

正立面、后立面、侧立面设计图

 

1926年建筑改扩建设计蓝图

1926年建筑改扩建设计蓝图

 

金茨批准签字的《1909年的中东铁路全线纵断面图》局部(图长5米)

金茨批准签字的《1909年的中东铁路全线纵断面图》局部(图长5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金茨在担任中东铁路管理局车务处处长、管理局副局长期间使用过的《中东铁路西部线纵断面简明图》折册,这是一本1903年,中东铁路正式通车后由中东铁路公司印制的。这本折册打开后长9.6米,宽0.18米,折合后的厚度仅有1厘米。作为工作指南,随身携带极其方便,便于查看车站的等级、数量、各站之间实际有效长度及区间内兵营、养路工区、桥梁、隧道和道口的设置等线路有关技术数据。

这本《中东铁路西部线纵断面简明图》折册,品相上乘,封面有金茨本人的亲笔签名,折册封底粘贴有金茨个人藏书登记章,内容是用俄文填写的,依次为金茨图书柜,第a藏书柜,第v架,第110号藏书。

带有 А•К•金茨亲笔签字的藏书

带有 А•К•金茨亲笔签字的藏书

查看该楼的原设计图纸,我们不难看出,金茨原住宅楼内设有图书室兼做办公室,毫无疑问,这本折册最初就应该是摆放在图书室的书架上。后来又是如何流落到民间?就不得而知了!

综上所述,毫无疑问这是金茨弥足珍贵的遗物,不容置疑!作为纸质文物它历经百年,被完好的保存下来了,实属不易,我们应该珍惜它。无可非议,作为如此珍贵文物最好的归宿应该是回归到它最初的处所南岗博物馆。它也完全有理由成为《南岗博物馆》“镇馆之宝”永久珍藏。

鸣谢:

此文在写作过程中,有关 Александр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Гинце / А•К•金茨的生平简介曾得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俄国人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奥莉雅•巴吉赤教授的帮助。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

2021年5月9日,笔者参观展馆后留影

南岗展览馆建筑掠影

南岗博物馆建筑

南岗博物馆建筑局部

 

郑琦

哈尔滨铁路局退休干部。现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哈尔滨市文物保护专家顾问组顾问。主要著述有《中东铁路与哈尔滨枢纽城市建设纪略》《中东铁路编年简史》。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霁虹桥 此桥非彼桥

这座桥,是连接道里与南岗的交通枢纽,也连接着哈尔滨人与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如今这座桥被拆除了原有的桥体结构,其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南岗博物馆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