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街上空的枪声

松花江水泛滥,哈尔滨市受灾

1932年松花江洪水泛滥成灾。据史料记载,8月12日20时,松花江哈尔滨段最高水位达119.72米。

8月3日,呼海铁路沿线河流陡涨大水,秦家桥、努敏河桥及23公里路基,均被冲毁,不能通车。8月5日,哈尔滨段水位达118.07米。江北太阳岛、十字岛被洪水完全淹没,马家船口民房倒塌,居民纷纷逃离避难。松浦一带相继被淹,水深3-5米。

江北太阳岛房屋被洪水冲毁

8月7日松花江水暴涨,哈尔滨段水位达118.43米。凌晨5时25分,航务局东侧江堤决口百余米,后又有几处堤段溃决,瞬息之间洪水漫及道外全区,数小时后漫及道里。“道外汽车马车可通之处,仅有西南一隅及桃花巷至许公路(景阳街)之一段道路而已,其余均需济之以舟船”。哈尔滨市内银行停业,商店关门,电话断绝。

8月8日洪水漫入哈尔滨市道里顾乡屯一带。至10日,道里全部被淹,到处一片汪洋。

哈尔滨正阳河江堤溃决,中东铁路哈尔滨总工厂(三十六棚)被水淹没。中东铁路路警处募集40艘船只,援救水中灾民。中东铁路管理局拨70辆车,停在极乐寺下坎,供受难灾民居住。水灾损失额共计28782卢布。

8月9日

道里区中央大街、透笼街、买卖街等各主要街道洪水漫及,道里全部被淹,一片汪洋,街道行船。至午后3时,中央大街以西一带,水深4至5尺,中央大街、新城大街水深2至3尺,地段街、买卖街水深1至2尺,日本小学(现兆麟小学)附近水深2至3尺。哈尔滨市内银行停业、商店关门、电话断绝。

由于哈尔滨市内进水被淹,受灾人口达9.2万人。中东铁路管理局在马家沟燃料厂内,赶造收容水灾难民的临时房屋,设在文庙、建设街第四小学校、尤格维奇学校、东铁印刷厂、东铁仓库、东铁70辆列车在内的22处避难收容所,共收容灾民141.6万人次。

水害发生后,避难灾民多集中在南岗、马家沟,“人口密集,生计无着,饮水奇缺,生饮污水,疾病蔓延”。8月10日,晚六时许,吕泰与刘泽荣、第二互贷银行经理索科洛夫和中东铁路理事会宗先生一行,为水害受难收容灾民购置烧开水的大水壶时,在位于果戈里街与黑山街之间的巴陵街上遭遇“红胡子”绑架未遂。其子吕慧连受枪伤,经抢救脱险,性命保全。

巴陵街上空的枪声

1932年8月10日,午后6点多钟,一辆黑色轿车在马家沟果戈里大街和黑山街之间的巴陵街上缓缓停下,乘坐汽车的是哈尔滨中国著名商人М•И•吕泰、哈尔滨第二借款公司银行经理ѕѕ索科洛夫、中东铁路公司监事会原监事长刘泽荣、中东铁路理事会的宗先生和吕泰的儿子亚历山大·吕泰一行5人,驾驶小轿车是М•И•吕泰的儿子,哈尔滨工业大学学生吕惠连,他的俄文的名字是 Шура (Александр) Лютай。

М•И•吕泰他们一行正在履行哈尔滨援助洪水灾民委员会的命令,为水害受难收容灾民购置烧开水的大水壶,为难民提供开水。他们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市,也没有寻找到在哪里能够购买到这种大型中国式烧开水壶,直到晚上,他们才被告知在马家沟的巴陵街靠近黑山街地段有几家“洋铁铺”,供应量很大。

轿车停稳之后,М•И•吕泰、ѕѕ索科洛夫、刘泽荣和宗先生先后走下车来,径直朝向“洋铁铺”走去,吕泰的儿子一个人坐在汽车的方向盘后面留了下来。不多时,有几名身穿着中国式长袍的不明身份的人向吕泰的轿车靠近。猛然间,一个“红胡子”首先跳上轿车的脚踏板,举起手中的毛瑟枪向亚历山大·吕泰头部开了一枪,顿时亚历山大·吕泰倒在血泊之中。紧接着剩下的“红胡子”也跳上汽车,他们将亚历山大·吕泰推到一旁,准备驾车逃跑。在这千钧一发时刻,一位路过这里的铁路警察毫不犹豫的跑了过来,果断地向要将轿车开走的匪徒开了枪并击中了他的头部,袭击者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他们还没有弄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仓惶地跳下车向着教堂街方向逃跑了。

紧急手术救了吕泰的儿子

事发之后亚历山大•吕泰被立即送往附近的以著名医生弗拉基米尔•阿列克谢耶维奇•卡乔姆-别克/В•А•Казем-Бек博士命名的医院。并立即组成了以医院副院长谢列布里亚科娃和劳帕赫博士为首的有茹科夫斯基博士、戈卢贝娃和女医生马斯伦妮科娃组成的救治委员会,立即进行手术。

8月11日 的《РУПОР》/ 《传闻报》亦译《喉舌报》记者布良斯基以《紧急手术救了吕泰的儿子》为标题报道了昨天发生在马家沟的“红胡子”肆无忌惮的攻击的新细节,并且介绍了亚历山大•吕泰(吕惠连)的伤情和手术的成功。

亚历山大•吕泰被送到医院时尽管伤口很可怕,但他甚至还没有失去意识。医生认识到,在枪伤的实践中,这种伤害的特别严重性非常罕见:一颗子弹通过下唇进入下巴,压碎了下颌,然后出现在左侧的颈部,损坏了血管并卡在左肩胛骨中。

在手术过程中,一个被压碎的下巴被拉直,一颗子弹被成功取出,结果医生发现,这个年轻人所有门牙几乎都被打掉了。
手术非常成功,吕惠连的性命保住了。

吕泰、吕惠连父子

吕泰-(别名吕尊五)祖籍中国山东省黄县,俄文名字М•И•Лютай。一位举足轻重的哈尔滨著名中国商人, “福庆长”号中国大柜。据《哈尔滨市志 建筑业志》记载“20世纪初,中东铁路开通和哈尔滨开埠为国际商埠后,随着工业、商业、交通的发展,建筑包工商相继而生,中国大柜有孙宝田、陈景生、何发、刘毓芝、吕泰、郭林等,白俄罗斯人有戈窝焦夫、捷尔斯诺夫等。”

吕泰属中国大柜“福庆长”号总经理,承包工程后,再分包给小把头,从中获利。吕泰的“福庆长”号总账房设在哈尔滨秦家岗靶子街40号(现南岗区建设街)吕泰自家楼房内,除此之外,还在中东铁路东部线的横道河子站设分号,承包中东铁路沿线各种建筑工程。“福庆长”号信守合同,承诺:“工程无论盖造楼房及一切铁工、木工、土工等类均能承办,工料精良,诚实可靠,信服中外远近咸知定价格外从廉”吕泰一时也发了财,成为哈尔滨乃至中东铁路屈指可数的人物。

1918年华俄道胜银行在哈尔滨付家甸开办代表处,吕泰受雇于买办。成为帮助外国与中国进行双边贸易的中国商人。吕泰外语能力强,一方面可作为外国商人与中国商人的翻译,也可作为外国商界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双向沟通。从此,吕泰开始了他的金融生涯。据史料记载,吕泰还担任过法亚银行经理数年。

1926年4月1日,哈尔滨自治临时委员会成立。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派傅润成为委员长,徐海梅、穆文焕、黄鸿墀为委员。与此同时,哈尔滨自治临时委员会成立监察委员会。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派刘泽荣、姜凤声、吕泰、王祝三、孙福荣为监察委员会委员。

吕泰出席哈尔滨公议会第32次代表大会(前排右8人)

吕泰还是一个慈善家,曾做过不少的善事,修建文庙、极乐寺等都有他的捐款,现位于哈尔滨南岗区比乐街65号的“华严寺” 是由他出资建造的。这座砖木结构,中国传统建筑风格寺庙,至今保持完好,香火不断。

吕泰哈尔滨解放后曾做过政府接收大员,南岗区区长。1957年,在哈尔滨儿子吕惠连家中病故,终年八十有余。

吕惠莲-吕泰之子, 1914年3月9日出生在哈尔滨。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建筑系,后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国际学院。与下村美惠子结为夫妻。在中长铁路时期,吕惠莲曾与我的伯父共过事,同为中长铁路管理局林业处翻译,我的父亲也非常熟悉他,称呼他:“ Шура /舒拉” (Александр• Лютай 的爱称),家父生前曾经给我讲过一些关于他的家庭和吕惠连个人生活、工作的有趣故事。很多哈尔滨俄侨认识吕泰和他的家。哈尔滨的俄侨都亲切的称呼他“ Шура (Александр) Лютай”。据说,吕惠连的父亲吕泰在1917年出差去俄国,带回一位俄罗斯妻子,与他的中国妻子离了婚。吕惠连是吕泰与中国妻子所生,自幼受到俄罗斯继母完全俄罗斯的扶育和良好的家庭教育。他的家庭教师是哈尔滨极富盛名的建筑师 Ю•П•Жданов / 尤•彼•日丹诺夫夫人的姐姐。使得吕惠连一生完全俄罗斯化。“我是一个有着俄罗斯心的中国人”,吕惠连生前经常这样向人介绍自己,毫不掩饰。

吕惠连是天生的语言天才。俄语超群,日语是他的第二语言,英语,法语也非常好。相比之下,母语中文掌握的倒是最不好的。汉语是建国后,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才真正逐步掌握。吕惠连的语言天赋给他当年生活在华俄杂处的哈尔滨这座城市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也为日后带来了灾难,在文革动乱期间,他被诬陷为“国际特务”关进班房。

吕惠连更是一个体育天才,一个非常优秀的运动员,网球、田径、排球、滑冰,冰球、花样滑冰样样在行。解放前,就几次获得哈尔滨市网球冠军,是冰雪运动的优胜者。解放后历任全国冰球锦标赛总裁判长,编写中国第一部冰球裁判法,是新中国首批国家级冰球裁判(=人)。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任黑龙江省网球代表队总教练。中国第一部《中日体育辞典》是由他编辑的。

吕惠连酷爱冰雪运动每年冬季都要到滨绥线上的滑雪场滑雪,图一左3吕惠连,身旁小孩是他的次子吕英,左边是哈工大的同事赖有才和谭学儒。吕惠连还特别注重子女的培养教育,三个儿子都是优秀的冰球运动员,长子吕青还是哈尔滨冰球一队主力队员,曾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退役后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工作。

1952年底,中长铁路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后,中长铁路管理局翻译处撤销,吕惠连转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体育教研室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冲击,子女也受到牵连。文革结束后,直至1981年吕惠连获准携日本妻子及三个儿子举家搬迁去了日本。1981年9月,他的妻子去世之后,他就去了悉尼,到处走访他的哈尔滨俄侨朋友。1983年他决定移居奥大利亚,居住在悉尼“尼斯特拉菲尔德老人之家”,在这里住着35名老龄男女,其中也有很多俄侨朋友,他们的第一语言都是俄语。在这所充满活力和自信氛围的老年公寓里,他的儿子居住在日本,定期送钱给他。他在悉尼成为了虔诚的东正教徒。

吕惠连晚年在“老人之家”

“针对特定文化的护理,使人们保持年轻”。

2010年4月8日,吕惠连在澳大利亚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在悉尼“尼斯特拉菲尔德老人之家”安祥离世,享年96岁。他与爱妻下村美惠子合葬在澳大利亚悉尼的一个公共墓地。

带尖顶的小洋楼

吕泰是哈尔滨著名的建筑承包商,也是哈尔滨小有名气的房产家。在他名下有很多房产,据史料记载,在哈尔滨南岗区的吉林街,阿什河街,河沟街、建设街都有他的房产,仅建设街就有多处。据现年81岁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张会群先生对我讲,在现儿童公园对面的河沟街与建设街拐角处的吕泰房产占地面积较大,占用两个地段,使用两个街道牌号,与他家隔街相望。解放后,这处房产曾被松江省公安执法大队占用,民主联军松江军区部队进驻哈尔滨市,这里作为军分区干部住宅使用。

在这条街上属于吕泰的房产,最出名的要算是位于建设街与健民街拐角处的那栋带有尖顶的精美小洋楼。这栋楼房最初是 Ю•П•Жданов/ 尤•彼•日丹诺夫为自己设计建造的,转卖给吕泰以后,曾对建筑做了一些扩展改动。成为博物馆地区可与犹太巨商斯基德尔斯基、木材巨商波兰人葛瓦里斯基和意大利建筑商彼得•伊万诺维奇•吉别洛-索科私人建造的豪宅比美。可惜笔者没有寻找到该建筑最初的建筑图纸和改造前后的图片。仅仅凭借笔者找到的一张拆除前已是破败不堪的建筑照片和一张由建筑技师П•С•奥莱尼奇制作的这座小楼的模型图片。笔者无知,冒昧的向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生导师,刘大平教授求教。因这个模型与图片均不够清晰,一些细节表现不出来。加上没有平面图,刘大平老师也很难在建筑学角度去描述它。在我的要求下,刘大平教授写下了如下文字:“这栋建筑造型上体量复杂多变,细部装饰精美。属折衷主义风格。高起的圆形攒尖顶塔楼,对整栋建筑形态起统领作用,同时也突出了主入口的位置。局部墙体突破檐口形成有力度的竖向构图,其上出挑的阳台和装饰线脚,造型厚重,有很好的艺术表现力。”另据我的好友,曾经居住在健民街上与此楼为邻的建筑师胡泓先生(中国独一无二最美的餐厅“露西亚”经理)当面勾画草图,向我介绍这栋精美建筑所在准确位置及其历尽沧桑最后沦为“大杂院”后,在这里所发生的有趣故事。“当年我家的电视室外天线的另一端就固定在小洋楼的尖顶旗杆上,我对这里太熟悉了!”胡泓先生如是说。

吕泰居住的这栋精美的小洋楼住宅模型,是由哈尔滨市公议会建筑总监、建筑技师- П•С•Оленич/ 彼•谢•奥莱尼奇制作完成的。为此他工作了14个月,熟练地完成占地62×54厘米,的木制豪宅模型。1924年3月7日,东省文物研究会在中东铁路莫斯科商场举办工艺美术展览会,该模型首次出现在满洲地区研究学会的展览会上,立刻引起轰动,受到好评。

深受读者喜爱的《РУБЕЖ》/《边界》杂志还以“壁炉上的房子”为题做了介绍,“该模型由木材制成,并由地板处拆卸,以便查看门和门的楼梯间,房间的确切位置,墙、地板、天花板、门和窗户飞檐涂上油画,在浴室铺设梅特拉赫瓦片,屋顶覆盖着屋顶铁,在飞行的窗户插入伯姆玻璃…它是一件特殊的精确复制品。”

“在公寓里,几乎每个壁炉上最耀眼的地方,美国房主都会炫耀他房子的小模型,尽管它的大小重复了一切,直到最小的细节,一个真正的房子,它的外部和内部来自盒子,通常还有家具。”

П•С•Оленич/ 彼•谢•奥莱尼奇是哈尔滨特别市住宅部主任Π•Π•Κрынин / 克里宁的得力助手,在他的监督和指导下建造了哈尔滨许多建筑物。

 

鸣谢:

本文的史料收集整理历经数十载,其中曾经得到巴吉赤女儿巴莉雅、М•И•Лютай/米•伊•吕泰嫡孙吕英和知情者胡泓,张会群的无私帮助,在此一并表示深深的谢意!

笔者与吕泰嫡孙吕英在一起(2019.10.4)

笔者与巴吉赤的女儿巴莉雅夫妇在一起(2015.8.29)

郑琦

哈尔滨铁路局退休干部。现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哈尔滨市文物保护专家顾问组顾问。主要著述有《中东铁路与哈尔滨枢纽城市建设纪略》《中东铁路编年简史》。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