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工人阶级第一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时间商榷

哈尔滨这座年轻的移民城市,虽然仅仅才有120年的历史。但是,它与全国各地的其它城市有一种迥然不同的鲜明特色。因为,它是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而诞生和发展起来的,在中东铁路的修建过程中,沙俄除了在中国的山东河北等地招聘了大量的民工之外,在俄国国内也招聘了一大批技术工人。在这批俄国工人当中有许多布尔什维克,他们来得到哈尔滨之后,不仅在俄国工人中间,而且也在中国工人中间宣传马列主义。1905年,哈尔滨成立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哈尔滨工人团的布尔什维克组织,一些中国工人不仅接受了马列主义的熏陶和影响,而且还加入了他们称之为“国际党”的布尔什维克组织。二十世纪初叶的哈尔滨,在三十六棚、地包一带就已经响起了国际歌声。

1908年,哈尔滨的工人阶级在道里区松花江畔,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这次活动,不仅是中国最早接受马列主义影响的哈尔滨工人阶级,参加反帝斗争的第一次,也是哈尔滨工人运动的开端。哈尔滨工人阶级的这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对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马列主义在哈尔滨的传播,起到了率先垂范的作用。

然而,这次发生在哈尔滨松花江畔的重大历史事件,其具体时间,在哈尔滨史志、党史界却一直存在不同观点。

1999年4月哈尔滨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写的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哈尔滨市志》大事记篇第27页记载:“光绪33年(1907年)5月14日 哈尔滨及中东铁路沿线中俄工人在哈尔滨松花江十字岛和道里市立公园集会,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俄历5月1日。俄警察局派警察镇压。)”

“第28页写道:“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 5月1日 哈尔滨万余名中俄工人,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2001年11月由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哈尔滨历史》(第一卷)一书中弟33页写道:1907年“5月14日这一天中午,哈尔滨铁路总工厂、机务段、面粉厂、装卸以及其他一些行业的工人,从四面八方向江边汇集。——-一些市民也闻讯赶来,当时约有3000余人。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霍尔瓦特见罢工已成事实,立即电动警察前往镇压。消息传出后,罢工领导人当机立断,决定将纪念大会改到江北举行。——–纪念大会发言后,中俄工人还在一起唱歌、跳舞举行联欢活动,整个纪念活动至晚5时许结束。”

1997年编印的《哈尔滨工会志》记载:“1907年5月(俄历5月1日)铁路总工厂工人在埠头区(道里)市立公园集会,首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中东铁路俄国警察当局拍派军警弹压,未能阻止大会召开。”

1989年黑龙江出版社出版的《黑龙江工运大事记》记载:“1907年5月14日,哈尔滨及东省铁路沿线俄国工人,在哈尔滨松花江十字岛和道里公园集会,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有少数中国工人参加。俄警察局派警镇压。”

2003年7月由中共哈尔滨组织部、中共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著,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哈尔滨历史建明读本》第3页:“1907年5月14日(俄历5月1日),中俄两国数千名铁路工人在太阳岛集会,隆重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他们高举红旗,高呼“中俄工人团结起来”“五一万岁”的口号,号召工人团结起来,改善劳动条件,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这是中国工人阶级第一次在中国举行的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活动,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早年间五一劳动节期间建筑上的装饰

2010年12月有中共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哈尔滨简史》第2页:“1907年5月14日(俄历5月14日),中俄两国数千名铁路工人在太阳岛集会。他们手举红旗,高呼着“中俄工人团结起来”“五一万岁”等口号,发表演讲,

提出改善劳动条件等要求,并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反对沙俄统治,充分显示了中俄两国工人团结战斗的力量。

2013年由哈尔滨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当时纪实文学丛书《红色之路》第一册《传播》书中55页:“1907年,三十六棚总工厂两千多名中俄工人,却在酝酿着一场大的斗争,准备在哈尔滨第一次公开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58页:“下午1时,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集会开始。”59页:“当晚,中俄工人又在道里市立公园剧场集会,继续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警察局派警鸣枪进行弹压。”

2017年夏天,道里区园林局拟在火车头广场建造一个石碑,镌刻中东铁路时期哈尔滨工人运动的光辉历史铭文,作为红色教育基地。当园林局将车辆厂党委认可的石碑铭文递送地方志办公室审阅时,地方志办公室竟然印发了一份哈尔滨市政府的红头文件,将其中1908年5月1日,哈尔滨工人阶级纪念五一节的活动,改成1907年7月14日那次哈尔滨举行的纪念五一节的活动,用三国文字镌刻在石碑上。

由此观之,哈尔滨1907年5月14日在松花江畔举行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大会的这种说法,在哈尔滨已经成为一种很普遍、很流行的说法了。

哈尔滨松北区的“五一”劳动节纪念塑像 来源:北京日报

2016年,哈尔滨出版社出版发行了一本由我编著的《哈尔滨的工人运动》一书。在收集研究哈尔滨工人运动历史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关于哈尔滨1907年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那次活动,当时的《盛京时报》曾经派记者于1907年5月14日现场采访过。

据了解,影印本的《盛京时报》据辽宁省图书馆所藏全套原报印制,该报的全套缩微版在全国各地的图书馆都可以查阅到。我几次去市图书馆和省图书馆查阅,但由于影印本既无检索,报纸上也无公元日期对照,所以只能一页一页的翻阅查找。

终于在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十一日(5月22日)礼拜三,第一百七十三号的报纸上发表了这篇报道文章。

这篇报道文章是发表在公历1908年5月22日在的《盛京日报》上,题目是:“哈尔滨纪劳动节说事”

“阳历五月初一日为劳动者纪念大会无论为商工界上中下等社会凡以劳动力得衣食住者均于是日示威运动俄历五月一日哈尔滨埠俄国劳动者亦拟举行此会然因俄长官不准故未放在铁路租界内举行而至松花江北岸聚会共计三千余人由午后一点钟至六点钟演说者皆社会民权及社会革命两党演说毕会散颇为安谧此后并拟在江沿公园内之戏园仍集会经某演说员阻止恐与警察冲突也晚间纪念会并未再次举行晚九点钟俄警长带同俄边防队到花园预备弹压兵队甫进园,不知何人匿于鼓手楼向空中开放手枪皆以此为侦探警察长当令兵丁一并向空中开枪于是戏园观戏者大惊。适总领事刘巴在此大众当向要求转嘱警察长将兵丁带回至鼓手楼后之放枪者亦不知何往并无致伤一人闻现已派裁判处顾问官查办一切云”(原文繁体无句读)

《盛京时报》是由日本人中岛真雄于1906年10月18日在沈阳创办的中文报纸,至1944年9月14日终刊,历时38年。这份报纸,是日俄战争之后,伴随日本得势于中国东北而出现的观察我国情势的大报,实际就是日本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但是,该报收罗广博,特别是对当时中国社会发生的重大事件,有详略不等的报道,是研究中国近代史极为珍贵的资料。

因为《盛京时报》的这篇报道是记者与会当天采访的即时报道,所以是比较真实可信的。

通过《盛京时报》的报道文章,我们可以看到如下这些问题。

1907年的纪念活动,是由俄国社会民权党和社会革命党两党发起组织的。参加者是在哈尔滨的俄国劳动各界人士,共有3000余人与会。为了避免麻烦,地点选择在松花江北岸,因为松花江北岸属于黑龙江省管辖地界。活动的内容就是演说,现场非常安静,报道中用“颇为安谧”来形容当时集会的气氛。演说结束后就散会了。这次活动从午后1时开始到6时结束,原计划纪念活动晚间在江沿公园内继续进行,由于怀疑密探泄露了消息,出于安全原因取消了晚间的集会。报道没有提及集会有中国人参加的蛛丝马迹,更没有报道集会上有打着横幅标语、唱国际歌、喊口号,集会结束后唱歌跳舞等现象。

那么,首先要说的是《哈尔滨市志》大事记篇第27页记载的“光绪33年(1907年)5月14日 哈尔滨及中东铁路沿线中俄工人在哈尔滨松花江十字岛和道里市立公园集会,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俄警察局派警察镇压。”的说法,显然与历史事实不符。因为当时的活动仅仅是演讲而已,整个会场非常“静谧”。根本不存在“俄警察局派警察镇压。”的事情发生。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认为哈尔滨的工人阶级是1907年在松花江畔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呢?根据何在呢?

我经过研究、对照、分辨这些历史资料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发现,原来是人们把1907年俄国的一些革命者们,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演讲活动,误认为是1908年哈尔滨工人阶级盛大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活动了。主张1907年是中国工人阶级在哈尔滨举行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的人们,把1908年的活动情况,统统写到1907年去了。

1980年9月,由哈尔滨车辆工厂和哈尔滨师范学院历史系共同编写、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哈尔滨工厂史《三十六棚》第38页却是这样记载的:“五月一日这一天,天朗气清。一清早,工人们便从四面八方向江边走去,有的工人还打着红旗。哈尔滨机车库的全体工人、面粉厂工人、码头工人、装卸工人,也陆续赶来。沿线各站、段的工人有上千人赶来参加大会。——–当护境军赶来时,几千工人早已过江了。”

第40页:“一九0八年,在反革命猖獗的哈尔滨,竟然召开了万人大会纪念五一节,这个不寻常的举动,使沙皇政府十分震惊。”

1985年11月哈尔滨铁路总工会工运史研究室编印的《哈铁工运史料》第二期,第41页:五月一日 东清铁路及哈尔滨各界工人一万余人,在哈尔滨北岸集会,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

由此观之,当年曾经组织、参加这次活动的《三十六棚》和铁路局的观点是,哈尔滨工人阶级纪念五一节国际劳动节的活动时间是1908年5月1日。

其实,“五一”国际劳动节源于美国芝加哥城的工人大罢工。1886年5月1日,芝加哥的二十多万工人为争取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而举行大罢工,经过艰苦的流血斗争,终于获得了胜利。为纪念这次伟大的工人运动,1889年7月,在恩格斯组织召开的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宣布,将每年的五月一日定为国际劳动节。所以,“五一”在世界有些国家也叫“国际示威游行日”。

资料记载,中国人民庆祝“五一”劳动节活动,可追溯到1918年,一些革命的知识分子在上海、苏州等地向群众散发介绍“五一”的传单。1920年5月1日,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工人群众走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集会。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于1949年12月将“五一”定为法定的节假日。

由哈尔滨铁路总工会工运研究室,根据中东铁路历史文献资料编写的《中东铁路及其工人运动》第一册第58——59页中是这样记述这次活动的:“1908年,哈尔滨中俄两国工人在一起纪念自己的节日五一国际劳动节。”

“1908年5月1日的这一天的早晨,地包、三十六棚以及中东铁路的其它一些部门的工人,不顾阻拦冲出单位的大门,直奔江畔而去。因为松花江以北地区属于中国的黑龙江省,不是中东铁路辖区。在沙俄军警赶到时,他们汇合了其他单位的工人之后,已经渡江去了江北。

1908年5月1日中东铁路宪兵司令部情报里说:‘还在4月30日晚,哈尔滨铁路工厂和机车库(机务段)的工人在下班后,曾举行会议讨论了如何迎接“五•一”节。“五•一”早晨铁路工厂只来了几个工人,而他们马上参加了罢工。在机车库工作的也只有铁路的士兵,显然约占四分之一的中国工人都一致参加了罢工。’

大会在江北的一片坡地上举行,浩浩荡荡的人群中有很多面红旗在飘扬,还有人打着横幅标语,上面写着:“五·一万岁!”、“劳工神圣!”、“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等汉字,也有一些写着俄文的横幅。大会是布尔什维克哈尔滨的书记雅库波夫主持的,会上,先由一些布尔什维克介绍了俄国的革命斗争形势。接着,各个单位的中国工人控诉声讨了沙俄侵略者的罪行。会场上,掌声热烈,情绪高涨。江北的很多农民也都赶来看热闹,再加上从江南赶来的工人家属等,共有一万多人参加了大会,大会进行了六个小时之久。集会人群的浩大声势,使江南的沙俄军警马队,隔江相望,一直未敢过江。”

《近代东北史》第331页也记载了哈尔滨这次重大的历史事件:“一九0八年以哈尔滨铁路总工厂的中俄工人为主举行了‘五一’万人大罢工,这是我国工人运动史上的一件大事,工人们在哈尔滨江北太阳岛上召开纪念大会,在讲台四周插着红旗,其上写着“五一万岁”、“劳工神圣”等字样。许多中俄工人在会上发言,揭露沙俄侵略者的残暴罪行。参加大会得除工人们外,还有附近的农民和工人家属及居民,总共有一万多人。最后,大会要求工人们团结起来,为改善生活待遇,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而斗争。”

«史学论丛»杂志1957年第五期到第42页,转载了苏联А•Н•赫菲茨在«二十世纪初俄中两国之间的革命联系»的文章。其中写道:“一九О八年,哈尔滨的中国工人和俄国工人一起纪念了五一节。在中东路宪兵司令部一九0八年五月十一日的情报里报告说:还在四月三十日傍晚,哈尔滨铁路工厂和机车库(机务段)的工人们在散工后曾举行会议,讨论如何迎接即将到来的五一节。五一早晨,铁路工厂里只来了少数几个工人,而他们也马上参加了罢工。在机车库里工作的也只有铁路营的士兵。显然,约占工人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工人都一致参加了罢工。罢工工人和许多市民一起渡到松花江对岸,在那里举行了群众大会。大会进行了六个钟头,参加者约一万人。这样人数众多的五一集会引起了政府的忧虑。”

据查莫斯科国史档案馆第100号案卷,1908年,保管单位118,第18张资料记载:“斯托雷平责令管辖铁路的财政部长柯卡尤采夫对这件事情做出特别说明。”柯卡尤采夫在自己的报告中说:“(1908年的)紧急集会在松花江左岸的中东路区与中国地界的分界线附近,人群里有可能包括当地土著人和外国人,我们这方面如果采取武力行动,万一伤及人群里的土著(指当地的居民)和外国人,势必会引起外交上纠纷。”

由此可见,是1908年的“紧急集会”引起了沙俄政府的忧虑,而1907年哈埠俄国劳动各界举行的演讲活动,并未引起沙俄官方的特别关注。

另外,原车辆厂党委宣传部干部刘洪涛,于1957年工厂首次编写厂史工作中曾经接触过不少知情人,了解到一些工人运动斗争情况和鲜为人知的史料。他在《东北史研究》2015年第二期发表的“哈尔滨最早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忆述”文章中说:“总观1908年哈尔滨纪念五一劳动节,这(指哈尔滨)不仅是中国最早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城市,比1918年上海、杭州、汉口等城市早10年;比1920年北京、广州、唐山等地早12年,更是近代中国工人运动中一件值得庆贺的大喜事!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激励作用。”

刘洪涛同志是哈尔滨市党史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作协会员,他坚持甄别哈尔滨的工人阶级是1908年第一次举行纪念五一节活动,而不是1907年俄国人举行的那次的活动已辩争多年。刘洪涛同志为捍卫哈尔滨党史的纯洁性所做出的贡献,一直为人们缅怀称道,尽管他已经去世三年有余了。

另外,1907年5月14日,哈埠的俄国各界人士,在哈尔滨举行的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是对照俄国的新历选定的时间。

1699年彼得一世下令采用儒略历,称做旧历,1582年,教皇格列高利十三世实行历法改革,叫做新历,历法改革造成了旧历和新历在日期上的差距。18世纪旧历日期比新历日期早11天,19世纪早12天,20世纪早13天。所以,公元1907年的5月1日换算成俄历就是1907年5月14日。

如果1907年的那次活动,是中国的工人阶级在哈尔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话,那么,他们绝不会去选择俄历的。

总而言之,1907年5月14日纪念“五·一” ,在哈尔滨的俄国劳动各界为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举行的演讲活动,不能算作是哈尔滨工人阶级第一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活动,更不能算作是中共哈尔滨党史的一部分。

1908年5月1日,中俄工人纪念五一劳动节的活动,才是中国工人阶级第一次在哈尔滨举行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革命活动。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霁虹桥 此桥非彼桥

这座桥,是连接道里与南岗的交通枢纽,也连接着哈尔滨人与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如今这座桥被拆除了原有的桥体结构,其 …

南岗博物馆逸事

前言: 现如今作为哈尔滨市南岗博物馆使用的这栋中东铁路时期建造的新艺术运动风格建筑,就其自身的价值来讲,已完全可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工人阶级第一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时间商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