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11] 中东铁路工人参与义和团和清兵的抗俄战斗

编者按:1921-2021,中国共产党从南湖的一叶小舟起航。百年来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如今已成长为旷世巨舰,带领中国人民乘风破浪!百年大党,青春不减,风华正茂,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屹立东方!百年前的哈尔滨,群雄汇聚,风云际会。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史上最牛创业团队”艰苦创业,为中国未来前仆后继,艰难求索的过程。百年跋涉,百年凝思。在迎来建党百年之际,大话哈尔滨(imharbin.com)开设专栏,连载李忠义老师的长篇作品《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是为党献礼,也是回顾初心,不忘使命。祝福中国共产党百岁生日快乐,我辈共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继续奋斗!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

哈尔滨的早期工人运动

中东铁路工人参与义和团和清兵的抗俄战斗

义和团运动在哈尔滨

义和团运动在哈尔滨    图片来源:哈尔滨日报

1900年,中国近代史上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爆发了!黑龙江省的义和团也义愤填膺,哈尔滨的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轰轰烈烈。他们纷纷竖起扶清灭洋的大旗,向沙俄殖民主义者宣战了。

广大的铁路工人和一部分爱国清兵配合义和团扒铁路、拆桥梁、砸机车、砍电线杆、烧教堂,把侵入中国的洋人统统示若寇仇,他们把沙俄已经修好的铁路,及一些设施拆得一塌糊涂,筑路工程被迫暂停,吓得沙俄殖民者屁滚尿流带着家属向北鼠窜。

1900年7月9日,宾县、吉林、呼兰、阿城的义和团拆毁了哈尔滨四郊的铁路、桥梁、电话线后,汇集在一起,包围了哈尔滨,切断了哈尔滨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因为哈尔滨是中东铁路的中心,也是沙俄侵略中国的大本营。所以,7月14日,宾县、吉林、呼兰、阿城、绥化、双城的义和团与部分清兵就从三方面向哈尔滨集中,形成了包围形势。

东面由阿什河、西面由齐齐哈尔、南面由双城来的义和团民和部分清兵将哈尔滨围住,并割断了电话线、拆毁了铁路和桥梁,切断了和外地的一切联系。《东北义和团档案史料》记载:“俄以该处(哈尔滨)为三省总车站、素屯俄兵2 500人在彼保护,而俄商俄眷男妇子女亦不下三四千人,军火资粮尽储于此。”当时的哈尔滨,成了这些殖民主义者的避难所和堡垒,义和团决定联合起来进攻哈尔滨。

俄方在总监工尤格维奇和护路军司令葛罗格罗斯指挥下,以3500人分守道里、背江子、南岗和香坊等处。

7月22日,部分清军与义和团向哈尔滨集中。东路决定分三路总攻,即齐齐哈尔方面从西南渡过松花江,呼兰方面从北面渡过松花江,双城和阿勒楚喀方面从南、东南方向沿铁路前进,进而切断哈尔滨与外界联系。下午,东面由阿什河方面来的清军将领王忠泰率2 500名清军和吉林、阿城的义和团经过与中东铁路护路队激烈战斗后,占据了田家烧锅镇的永盛德烧锅。

1900年的7月24日,东北义和团、以及爱国清兵约5500多人,在中东铁路工人的配合下,由黑龙江将军寿山的部署,从三面包围并打响了总攻哈尔滨的战斗。

据《呼兰县志》记载:在呼兰统领定禄的率领下,2000多名齐齐哈尔和呼兰的义和团和爱国清兵,从松花江北岸涝州船口攻占了顾乡屯。与义和团西南大军配合,并在在1000多中东铁路工人的配合下,攻占了中东铁路砖厂(现二砖厂)和沙俄第七骑兵连的哨所元聚烧锅(原顾乡屯煤五商店)。但是,遭遇沙俄哥萨克骑兵连疯狂反扑,义和团战士、筑路工人和爱国清兵视死如归,800多名抗俄勇士壮烈牺牲,元聚烧锅被俄军烧成一片废墟。

铁路工人、呼兰义和团和统领定禄率步兵三营、炮队一营,由涝州船口渡松花江攻入哈尔滨,从双城、阿城过来的义和团与清兵由呼兰统领定禄率步兵三营、炮队一营,共5 500余人,由涝州船口渡松花江攻入哈尔滨顾乡屯,首先攻占了沙俄第七骑兵连的哨所——元聚烧锅(原顾乡屯煤五商店址)。然后,在元聚烧锅和中东铁路制砖厂1000多名工人的配合下,攻占了砖厂。然后兵分两路,一路进攻道里江边策应江北义和团,但因沙俄炮火猛烈,被阻隔在外国五道街(今道里区东风街)。另一路,顺着中东铁路线越过三孔桥,在铁路工人的配合下攻进哈尔滨地包(机务段),将地包的厂房和机车库,以及停留在线路上的机车、车辆全部烧毁。

另一路声援进攻埠头(今道里)区,当时已经攻到了马街(今东风街),另一路,则沿铁路线向火车站(现香坊站)发起攻击。在抵达铁路桥(通达街的三孔桥)时,遭到沙俄炮火拦击。但是,他们在机务段的一些建筑工人和修车工人的帮助下,抄近路迂回前进。沙俄士兵开枪开炮拼命阻拦。但是,义和团毫不畏惧,念着咒语向前冲锋。最后,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英勇奋战,终于攻进了机务段。义和团战士追杀沙俄士兵,放火烧毁了所有停放在机务段的机车、货车和客车。已经建好的四眼机车库和诸多建筑,也都毁于战火之中。随后继续向哈尔滨火车站(今香坊站)发起进攻,然而,从香坊火车站赶来的大批沙俄援军,向机务段的义和团发起反攻,大炮和步枪的火力非常凶猛,一些义和团战士倒在沙俄士兵的炮火和枪弹下。最后,义和团和清军在沙俄猛烈的炮火袭击下,没有攻克车站,不得不退回了顾乡屯。

由右翼长庆祺率统领春山四营,首先发起了进攻背江子(与道里区隔江相对的船坞)的战斗。《瑷珲县志》记载:“中国马队擎着两面红旗,在离船坞二千米处出现。同时,一对步兵从电报站出发,沿着坡地向铁路路基处进发。晚八时起,中国人开始了第一次炮击。经过一昼夜的战斗,连续攻破沙俄的五道防线,于25日凌晨击溃了沙俄守军第五连,攻占了背江子,其指挥官阿波斯道罗夫率部逃撤至松花江南岸,毙俄人数名,获枪数杆。至二十五日晨接着,由背江子向江南船坞又发起攻击。最后,进入道里,猛攻俄军在松花江北岸的前沿阵地船坞,控制了江南码头。”

7月25日,义和团和清军与沙俄军队在哈尔滨市区不断发生激战,战斗异常激烈,沙俄分子节节败退,沙俄铁路警备队的头子卡扎尔琴身中数弹,右臂被打掉。被围在哈尔滨的沙俄侵略分子,虽然仍在顽抗,但已缺乏坚持力量,只是在“焦灼地等待援军”。 中东铁路建设局局长尤格维奇等眼看不支,下令逃往伯力,路途中又遭袭击。监工沃芬别尔格率领的一批人逃经雅鲁车站时,受到义和团与士兵阻击,被歼灭29人。

驻扎在田家烧锅的义和团和清军,开始进攻中东铁路建设局驻地的沙俄护路队,由于沙俄哥萨克援军的到来炮火猛烈,双方经过激列的战斗,义和团和清军退回田家烧锅,随即,田家烧锅的房屋也被俄兵炮火摧毁。王忠泰率队突围,清军和义和团伤亡800多人,仅田家烧锅院内就有尸体400具。田家烧锅在激烈的炮火中被夷为平地,田家烧锅镇的许多村屯也毁于战火之中,街市遭到破坏,此后,因为田家烧锅镇不复存在,该地更名香坊。

当时,上海的《中外时报》报道说:“义和团总攻哈尔滨的战斗,打得凶猛异常。哈尔滨市区硝烟弥漫,天日为之失光。有一个沙俄的电报员竟然吓得在站台上开枪自杀了。”

由此可见,中东铁路工人在1900年不仅支援过义和团,而且还曾经与义和团一起,参加了打击沙俄侵略者的激烈战斗。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11] 中东铁路工人参与义和团和清兵的抗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