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的历史纪元二三事

纪元,是历史上纪年的起算年代。不过,一个地方的纪元与一个城市的纪元那是两个不同的时间概念。哈尔滨的历史纪元,是指哈尔滨这个地方开始有人类生活的称谓之初;而哈尔滨的城史纪元,则是指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形成开端。

1923年和1948年,都曾以1898年6月9日作为城市起点日,分别在哈尔滨举行过两次大型活动。1948年的纪念中东铁路五十周年大会活动,还曾经是由李兆麟烈士主持的呢!2005年9月7日,哈尔滨市政府也在道外区道台府门前,召开了纪念哈尔滨建城100周年的万人大会。

哈尔滨这座城市纵然不过百年沧桑,但是其历史纪元却一直众说纷纭争论多年,在经历了一番剧烈的争议过程之后,如今终有定论。

哈尔滨的历史纪元曾经有许多提法,但主要的提法有三个:

一、道台府设治说

图片来源  马蜂窝 http://www.mafengwo.cn/photo/poi/29007_384556576.html

图片来源  马蜂窝 http://www.mafengwo.cn/photo/poi/29007_384556576.html

据2004年12月7日生活报记者于鸿斌报道:“原省社科院历史所国家级专家、现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的李兴盛教授6日致电本报记者,市委市政府已经把哈尔滨设治的日子定在2005年10月31日了。”

生活报还报道,2002年1月,黑龙江日报记者实地采写了《保护哈尔滨关道衙门行动》一文。文中首次向哈尔滨的读者传递了这样的信息:“哈尔滨关道,亦称滨江关道衙门,是哈尔滨的第一个高级别的行政机构,其文物价值不言而喻。首先站出来为它而奔走得得是一个市民(张树波),为它大声疾呼的是一位史学界的学者(李兴盛)。”

据李兴盛教授介绍,在清光绪三十一年九月间,吉林将军达贵、黑龙江将军程德全奏请清廷听添设道台一员专办两省交涉事宜,稽征关税。十月初四日,即1905年10月31日奏请添设哈尔滨道台一缺,设立关道衙门,标志哈尔滨有了最早的行政机构,且经过中央政府,也就是当时的光绪皇帝批准,到明年10月31日,恰好100年。

接着新晚报又刊登了一则“新闻链接”:“日前,省文史研究馆李兴盛就哈尔滨“设治日”和关道衙门保护的问题,给市委领导写信。11月24日,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杜宇新,市委常委、副市长方纯忠都给予批示。”

于是,2005年9月27日,政府部门在道台府门前隆重举行了哈尔滨设治100周年纪念活动。很显然,这是把清政府在哈尔滨道外区添设的道台府,作为哈尔滨的历史纪元了。

在此之后,我曾经连续发表了“哈尔滨道台府今昔”“道台府并非哈尔滨设治标志”“哈尔滨城市纪元应该定为1898年10月”等文章,企图说明情况以正视听。

其实,哈尔滨道台府并不是哈尔滨的行政管理机构,它是负责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铁路交涉和海关收税的交涉部门

据黑龙江省档案馆的档案中记载:“1905年9月7日,吉林将军达贵,黑龙江将军程德全为统一两省对俄交涉口径,改变铁路交涉经费依赖俄人情,奏请添设道员,专办吉黑两省铁路交涉并督征关税。”当时清政府设置的道台(也称道员)是协助按察使、布政使工作的属官,相当于现在的厅级干部。按察使(正三品)、布政使(从二品)是省长一级干部巡抚(正二品)的助手,相当于副省级,分别分工负责管理诸如军队、行政、钱粮等等具体工作。至于省的负责人由将军(正一品)担任,属于现在正部级干部。

清朝的道台这一官职有两种性质。一是管行政的道台,有分守道和分巡道两种叫法,负责管理知府(从四品、相当于市级),知府管理知州(正五品、相当于地区)。而知州的下边才是厅,当时的哈尔滨分三部分,道里、南岗、香坊的一部分属于中东铁路特区;道外一开始归双城厅管辖,后来归属滨江厅;松花江以北地区属于黑龙江省范围。负责管理哈尔滨(付家甸今道外区)的双城厅或滨江厅,距道台差好几个层次呢!道台府不可能是哈尔滨道外区的最高行政管理机构。这就像黑龙江省政府地址在南岗区,但是它不是南岗区的最高行政管理机构一样的道理。二是哈尔滨的道台府属于专职道台,如管理粮食的粮道、管理江河的河道和管理海关的关道等等。从哈尔滨道台府的遗存文物“滨江关道”的牌匾来看,就一目了然,关道者,海关是也。当时清政府调补萨荫图为道台,但萨荫图不知何故没有到任,所以,一直由杜学瀛兼任。在一封杜学瀛致黑龙江将军程德全的呈文中,他的署名是:“会办吉林交涉总局试署哈尔滨关道杜学瀛”,试署就是临时代理之意。甚至,当时的清政府都没有给道台府的道台颁授大印,只给刻了一个木制的印章,上面写着:“哈尔滨关道兼吉江交涉事宜关防”(关防,印章之意)。但这也足以说明,哈尔滨道台府负责吉、黑两省的铁路和海关事宜的工作性质了。

据史料记载,当初的道台府人员的构成,也是由吉林和黑龙江各出5人,加上道台共11个人组成的。而且是管辖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的涉俄和关税事宜的,因为哈尔滨乃为新形成的区域,所以,那个道台府,也只不过是花了30万吊中钱,建造了一座占地500平方米左右,有三、四间当办公室的房子而已。并且是于1907年竣工验收进驻的。

1910年7月27日,满清政府将滨江关道改为吉林省分巡兵备道。分巡兵备道,是清末设置的既管驻军,兼管民政的地方官员。此时的滨江关道,才真正成为行政管理衙门。但也不过就维持了一年多时间,辛亥革命爆发,清政府就寿终正寝了。

显而易见,把哈尔滨道台府当成是设治标志是对的,但它不是哈尔滨的最高权力机构、更不是哈尔滨的历史纪元。

二、阿城金史说

自从阿城成为哈尔滨的一个区划之后,要把哈尔滨的历史上延到金史的人就大有人在。众所周知,阿城与哈尔滨这两座城市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首先,它们的文化是不能融汇贯通的。哈尔滨,是多元文化的移民城市,阿城金源文化的定位非常鲜明。如果把“东方莫斯科”和“东方小巴黎”的风格,再掺进金元文化,那哈尔滨岂不是不伦不类了吗?而阿城的金源文化的深厚积淀,更可以让阿城自身发展的灿烂辉煌。所以说,阿城是阿城,哈尔滨是哈尔滨。风马牛不相及也!对于把哈尔滨的纪元上延到金史的主张,在哈尔滨方志馆的一次由石恒林馆长主持的,“哈尔滨地方志学会地情研究分会”的座谈会上,原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的薛连举老先生,一言以蔽之曰:“金史与哈尔滨沾不上边儿!”薛老的这一判断让与会者非常钦佩。

2015年5月,市里领导安排市委宣传部长张丽欣同志去阿城召集了一个有诸多专家学者参加的三天的会议,其目的就是以大会讨论之成果,然后通过人大上会通过,哈尔滨的历史就与阿城融为一体了。哈尔滨新晚报2015年5月18日刊载了一篇“哈尔滨城史或提至900年前”的文章,文章中说:“5月10日,哈尔滨城市纪元研讨会在阿城区举行。与会者有北京考古学会会长、全国辽金学会会长齐心及多位国家级城史纪元古都学会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对哈尔滨城史从新进行研究和探讨提出五点论据。最终通过大会全体与会专家讨论通过正式宣布,哈尔滨将与金史接轨将成为具有千年历史的城市。”

但是,这个重大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事件,却因为黑龙江广播电视报记者田青春,发表在电视报上的一篇“哈尔滨城史要沾阿城的光?荒唐!”的采访文章,在哈尔滨引起了轩然大波。

原来,该报记者田青春喜欢哈尔滨历史,并有志于研究哈尔滨历史,因为我曾经发表过几篇关于哈尔滨城史纪元的文章,所以他特地通过哈尔滨的集报名人,党史研究会的朱俊峰老人要求采访我,我对朱老说,不必面谈,电话里说说吧。于是,电话接通过后,我们就直接从阿城会议说起,不知不觉的在电话里交谈了一个小时有余。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田青春根本没有征求我的同意,第二天就将我们的谈话记录搬上了2015年5月25日——5月31日广播电视报的“焦点透视”专栏。

第三天,时任哈尔滨市委宣传部的常务副部长孙永文同志找到我,他说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向我讨要一些有关资料给领导,并且说宋市长昨天一天就接到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电话,云云。

随既,其他事情也都没有下文了。

“田青春事件”出现之初,我给哈尔滨历史研究会李述笑会长打了一个电话,李会长很高兴,他说,我们正在开会讨论怎么应对呢!同时他又给我发来一份信函及资料。信中说:

“忠义先生:有幸接到你的电话。关于900年的荒唐事,需大家齐力抵制。现将我在我们研究会讨论上的发言提纲发给您,请批评指正。

李述笑

2015年5月29日”

正如李会长所言,对于城市历史的误判,“需大家齐力抵制”。

哈尔滨是我们的母亲城,对于一个生我们、养我们的哈尔滨这个母亲城而言,确定它的历史纪元,无疑对它发展的风格和未来的前途都将会起到决定性的重大作用。

真理愈辩愈明,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主办的《哈尔滨史志》2018年第4期第5页刊载了这么一则报道:

“2018年7月27日下午,市政府理论学习会在市政府十楼会议室召开,市委副书记、市长孙喆主持会议,市领导康汉卿、张万平、刘洋、赵革、黄伟出席会议,市政府正副秘书长,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及部分媒体同志列席会议。会上,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赵竹帛“作建城120年后”——专题讲座。”

由此观之,在这个哈尔滨市政府的会议上,几乎市政府所有领导都在场的情况下,由哈尔滨负责全市史志的最高权力机构——哈尔滨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赵竹帛同志正式“宣布”了哈尔滨“建城120年”的信息。

从哈尔滨开始争议历史纪元至今,总算有了一个被官方认可的说法,哈尔滨这座城市特殊的历史开端,终于为哈尔滨的城市纪元画上一个句号。

三、中东铁路说

哈尔滨这座被誉为“东方莫斯科”和“东方小巴黎”而闻名遐迩的国际名城,虽然是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开始巍然崛起在东北的大地上,但是,它从来都不是有些人误解的那样,曾经是沙俄的的殖民地。当十九世纪末叶,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阴云笼罩在神州大地上的时候,沙俄政府通过《中俄密约》,攫取了在中国东北与满清政府共建铁路的特权。由于清政府的腐败和沙俄觊觎中国东北的狼子野心,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慈禧太后杀死了中东铁路中方总经理许景澄之后,就没有再派人参与筑路事宜。但是,清政府并没有放弃中东铁路所用的土地属于中国领土,并且设置各种机构管理,其中设治哈尔滨道台府就是其中举措之一。

当哈尔滨这个女真人曾经捕鱼狩猎的蛮荒之地,还星星点点散布着些许农耕村落。由于一艘中东铁路勘测队的汽船寻找中东铁路的修建中心的偶然航程,让历史选择了哈尔滨,使之成为中东铁路工程的修建中心。公元1898年6月9日,中东铁路建设局全体官员逆松花江而上登上哈尔滨九站码头。

随着1898年10月中东铁路滨绥线向东铺轨,中东铁路临时机械总工厂、哈尔滨地包、铁路制材厂、发电厂、印刷厂等一大批现代化的工厂企业开始动工兴建。随之银行、教堂、洋行、邮政局、电报局、气象台、兵营、俱乐部和学校等大批建筑物也都纷纷落成。除了浩浩荡荡的筑路工人,沙俄及欧洲一些国家移民的大量涌入,哈尔滨的人口突飞猛涨。很多国家的投机商、冒险家、和工厂主都蜂拥而来,到哈尔滨淘金。各种机关、工厂、商店、货站、银行等行业,在哈尔滨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设立。随着中东铁路的不断发展和壮大,哈尔滨百业俱兴。史料记载,哈尔滨到1922年时,已经有四十多万居民,光外国侨民就有十九万之多。当时,世界上被承认的国家只有50多个,而在哈尔滨设立领事馆的国家就有20多个。由于不同文化的渗入,特别是西方建筑文化,在哈尔滨的多元化的发展。全世界几个世纪的文化积淀,就这样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汇集到哈尔滨。一个被世界誉为“东方莫斯科”和“东方小巴黎”的美丽城市,就这样在中国东北化外的广袤原野上应远而生,开始了它繁荣的崛起。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哈尔滨就已经成为东北的水陆交通码头和与上海、香港齐名的世界贸易中心。

实际上,哈尔滨的城史纪元,源自中东铁路开工修建的观点,早已被诸多学者和专家所接受。2013年年末,在市政府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对于这个观点,我发现来自省市社科部门的一些专家们的口径是比较一致的。

但是,中东铁路的修建成为哈尔滨的城市纪元,尚有三个切入点:

  1. 1898年6月9日,中东铁路建设局全体官员踏上哈尔滨九站码头。
  2. 1903年7月14日,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大连市定为城史纪元)
  3. 1898年10月,中东铁路滨绥线从哈尔滨向东铺轨建设。

我认为,以中东铁路开工建设的1898年10月,作为哈滨的城史纪元较为合适。理由是,第一种说法有美化殖民主义之嫌。第二种说法不太确切,因为早在通车之前城市已在建设之中了。唯有1898年10月,是哈尔滨这座城市城建开工之际,把哈尔滨城市纪元确定在这个时间较为合适。

至于有人说中东铁路是沙俄修的,承认这样的历史是美化殖民者。可是修建铁路的俄国人毕竟寥寥无几,几十万筑路大军来自于中国的山东河北。况且,都什么年代了还附会阶级斗争的调子,岂不令人汗颜?历史不是文学,也不是经济,历史是人类社会所经历的客观事实,历史是不以人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哈尔滨这座年轻的移民城市,中东铁路修建期间形成的埠头区(道里)、香坊、道外等城市中心部分现在依然存在,仍然是哈尔滨的城市中心。

哈尔滨的纪元的争议由来已久,这并不奇怪,历史研究的过程总是以新的史料的出现和人们新的认之的变化而不断更新的。但是,作为一个哈尔滨人,如果至今还搞不清楚自己城市的历史纪元,岂不遗憾之至!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的历史纪元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