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里风雪路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的一次“长征”

“溯二十年九月十八日,东海岛夷,奋其长虵封豕之心,肆行吞噬,遂使我东北陆沉,民为刀俎。我军激于义愤,不甘屈降,誓死抗战,义旗一举,山林豪侠,良家子弟,莫不蜂起而响应,赢粮而景从”。

上述文字出自东北抗日义勇军冯占海将军所立《忠魂公墓》》的一段铭文。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的东北军不战而退,撤往关内,将东北的大好河山拱手相让。但是,东北军中还有很多血性男儿,比如马占山、冯占海、李壮、丁超、苏炳文等人,为了抗日都毁家纾难。

冯占海将军举兵抗日之后,兵锋所至当时的吉、黑、哈、辽、热等11个省区,战斗百余次,累计歼敌逾万人,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斗志。冯占海被称为“吉林抗日第一人”。

    1933年12月3日民国《生活画报》刊登的冯占海将军

1935年春,冯占海追忆吉林义勇军在东北抗日的历史,怀念为国捐躯的英烈,在河北高邑城南花园村着手筹建一座阵亡将士公墓,亲自命名为《忠魂公墓》。

通电抗日  义师初起

吉林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张作相因乃父殁回锦州治丧,一切军务由参谋长熙洽代理。事变后的9月19日,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以副司令长官公署名义转下电文,略谓:“未喻:日军侵占东北,我军应万分容忍,幸勿端自我开,中日事件由外交解决”等语,但此一电报并未写明来历。由于驻吉林城中主要军事武装是长官公署卫队团。当日下午,熙洽来电话约东北边防军驻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卫队团团长冯占海面谈,熙洽要求冯占海率部队整装待命。

9月20日下午,熙洽以副司令长官名义发出命令,略谓为了避免冲突,保存实力,中日事件由外交解决,各部队长应严约所部不得擅自抗击,致使事件扩大,着驻省城各部队即时一律开出城外待命。当时各部队因不明真相,卫队团全部遵令向永吉县官马山地区,退走待命。

    九一八事变时日军在吉林火车站

熙洽于二十四日派员持其亲笔信函来到永吉县官马山找冯占海,一面利诱其投诚,给以高官,允诺出国留洋;一 面又威胁说,如不顺从,日本要血洗吉林,责任有冯负责。1931年9月末,冯占海三次拒绝敌伪的威逼诱降,并将原有部队正式改编为抗日武装,通电吉林全省声讨熙洽,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队伍迅速扩大到二万余人。

驰骋黑吉  浴血抗敌

1931年11月20日,冯占海拥护在宾县的吉林省临时省政府,并就任警备司令。吉林与黑龙江、辽宁有所不同,九一八前东北军在对石友三的战争中,吉林驻军无一征调入关,从军事角度上说吉林省最具抵抗日本军队的基础。由于张作相不愿回吉主持,又有意分权。吉林诸军中,全力支持宾县省政府的有副司令长宫公署卫队团冯占海部、依兰镇守使李杜部,其他部队有的附逆;有的陷入内部混乱;有的心存观望。吉林省临时省政府领导组织的哈尔滨保卫战以失败而告终。1932年2月5日哈尔滨失守,吉林自卫军各部向宾县、依兰等地退却。

1932年4月中旬,吉林自卫军在依兰召集将领会议,决定分三路进兵,扫荡沿途敌伪据点,向哈尔滨推进,相机夺取哈尔滨。

冯占海带领全军于1932年5月10日前后到达勃利县,并打算以此处为抗日根据地。5月下旬,冯占海亲率一万人渡过牡丹江,游击于吉林市以东以北地区。等吉林自卫军主力糜集哈东地区以后,日军乘机袭击李杜的根据地依兰。于1932年5月17日占领依兰。李杜退驻梨树镇,给向哈尔滨推进的各路部队复电,“前方军事,请兄等权益处理”。中、右路纵队的杨耀钧、冯占海两军深入敌区,后方补给断绝,粮秣服装困难。

      上海时代1933新年增刋封面为东北义勇军专号

5月21日蒋介石和张学良两人在汉口会见后,彼此达成东北失地收复计划,其中有计划以齐齐哈尔、哈市、长春和吉林为主要作战区,其目的在夺回主要都市及街道。基于这个作战意图,在6月中旬,冯占海吉林抗日救国军又分两路进攻哈尔滨。正面由王锡山、宫长海任左右路指挥率部向哈尔滨挺进,侧面由姚秉乾旅佯攻阿城,以牵制敌军兵力并防止敌军的袭击。

当时国联调查团正在东北进行调查,吉林抗日救国军再次反攻哈尔滨,虽未达到预期目的,但他们大的英雄壮举,向全世界宣告日本所谓“东北民众自愿独立成立满洲国”的谎言。

各自为政  迂回千里

7月后,杨部败退下江,冯占海更为孤立,部队向何处去?冯经过考虑,张学良、张作相都在北平,莫如退到关里与东北军主力汇合,待机打回东北。

在处境日益困难的情况下,冯占海决定将吉林抗日义勇军分为两部分:部分主力(吉林、长春附近各部)由其率领向热河省(今分属河北、辽宁和内蒙古)方向转移,寻求补充弹药给养,一俟补充完毕,即东归抗敌。基本旅部队仍留在勃利县伺机骚扰日寇,等待时机与主力会合。

9月中旬,冯占海率部进逼吉林、长春。宫长海等旅围攻吉林,一度攻至吉林西郊温德河、小白山附近,日伪不得不宣布吉林全城戒严。与此同时,赵维斌等旅也进攻至长春北的布海、米沙子等地。以吉林抗日救国军为主的各路义勇军,冒着日军飞机重炮的猛烈轰炸,浴血杀敌,予日伪军以重创。使正在伪满洲国的首都“新京” (长春)签订所谓“日满议定书” 的日伪头目们惊恐万状。

又经《申报》、《生活画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冯占海将军率领10万大军攻打吉林和长春的事迹一时传遍中国关内外,民众欢欣鼓舞。冯占海部的进攻最终因弹药给养耗尽和牺牲惨重而失败,却搅得日伪军不得安宁,展现了东北军民“不畏强暴、奋勇拼搏、视死如归”的精神。

    上海时代1933新年增刋封面为东北义勇军专号(吉林救国军在东北)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冯占海将军率部转战于哈尔滨、阿城、双城、宾县、珠河、延寿、方正、依兰、榆树、五常、舒兰、蛟河、吉林、长春、九台、德惠等地,杀敌卫国,屡挫敌锋,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的信心,所到之处受到广大民众的热烈欢迎和支持。

乔装改扮  飞跃封锁

冯占海领导的吉林抗日救国军是东北义勇军中较为活跃的一支部队。冯占海救国军汹涌的攻势,顽强的斗志,在长春的日伪军政要员为之震惊,发出了“冯部是强有力的反满军”地惊呼。至1948年4月出版的《抗战建国大画史》,在表述这段历史也说:“义勇军艰苦作战:冯占海为游击力最强的吉林救国军司令。

在吉林、长春附近,日伪军急忙调集部队反扑。冯部后援不足,难以抵挡,返回勃利县之路被切断,被迫向长春西北方向转移,接近四洮(四平到洮安)铁路,救国军在铁路以东同四面八方的日伪军展开剧烈战斗。只要越过四洮铁路,经过辽宁,即可进入热河省北部。部队发现东南北三个方向都被日伪军封锁了,铁路西面尚未有敌人,可以由此通过。

1932年10月中旬的一个夜晚,吉林救国军在黄昏后开始穿越四洮铁路。当夜,部队从几条道路上穿过,至午夜,有半数人员越过铁路。突然,从辽源方向驶来一列铁甲车,在部队所要通过的一段几公里长得铁路上来回巡查。前有铁甲车,后有日军,激烈的战斗自午夜打到拂晓,铁路东面的救国军部队散走了。

冯占海将军也被隔绝在铁路以东,陷入敌人的包围圈。天破晓时,冯将军在老百姓家换了破旧的便衣,扮成木匠模样,光着两只脚,手持五尺杆,独自一人在铁甲车来回行驶的间隙中,过了铁路线,收拢了散兵,集合部队两万余人。

冯占海带领部队边走边打,沿途受到日伪军的围追堵截和袭击,遭到很大损失,有时日机轰炸,因无处隐蔽,不少官兵被炸死炸伤。当时部队处于饥寒交迫的境地,行军途中部队时常断粮,只得靠打野物和挖野菜充饥,将士衣衫单薄破旧,寒夜露天露营,靠拥挤在一起御寒。冯占海率领部队经过长岭、瞻榆、科尔沁大草原,于1932年12月到达了热河北的开鲁县。

跋涉荒漠  艰苦转战

东北义勇军第三路总指挥部,由邓乃柏和张纯玺率领的基本旅留驻在勃利县四个月。勃利县靠近深山,地势险要,又加上基本旅战斗力强,日军未敢进犯。

1932年9月上旬,副指挥邓乃柏接到了冯占海从四洮铁路以东派便衣送来的命令。命令部队即速出发西进,通过吉林、辽宁省地区,过四洮铁路,进入热河省边境,与冯占海将军所率领的部队会合。

1932年9月16日,邓乃柏和张纯玺带领基本旅一万余人,自勃利县出发向西转移。日军加强了戒备和围剿,途径的大小城镇都有日伪军盘踞,天天有战斗,向西行军更加艰苦。至1932年10月中旬,才到达吉林省西北部的扶余县。攻克扶余后,部队渡过松花江。通过乾安地区以后,基本旅在未遇到敌人劫击,也安全地越过四洮铁路,进入草原。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人烟稀疏,村落之间的距离甚远。冰天雪地,寒风刺骨。一日行军至日暮前才到了一个有十余户人家的蒙古村庄。这时的部队也顾不得什么纪律了,把一只只的羊从羊圈拉出,用刺刀割开,放火上烤羊,不等羊肉熟,用刺刀割成碎块而生吞。饥吞生肉,渴咽积雪,就地露营,堆雪成壁,以冻土为铺,臂挽马缰,怀抱步枪,卷缩而眠。虽穿着皮大衣和皮裤,但连续数日腹内正饥,亦不免唇齿相击。

1937年 单色木板画 在冰天雪地中的东北义勇军

在草原上,经过十多天行军才到达热河省开鲁县境内。在这里补充了给养,从此不在挨饿,行军也不再有敌情顾虑了。

12月上旬,该部经过近两个半月时间,沿途作战,行程三千多华里,进抵热河省建平县,与总指挥冯占海将军所带领的部队会师了。这也算是一次了不起的长征,通过长途行军转移,冯占海保全了一支勇敢而坚定的抗日队伍,这值得人们去敬仰和怀念!

短暂休整 激战热河

1932年12月上旬,东北义勇军第三路冯占海部,已先后全部到达热河省东部。总指挥部设在热河建平县下洼镇,部队分布在绥东、建平、乌丹城、赤峰等几个县。

在向西转移途中,冯占海各部为了轻装前进,只好抛弃了大行李。到了热河省以后,各种物资极度匮乏,冯占海泣血陈情,望各方贤明急予援助。他们在报刊上发表“入热宣言”,“……我全军现求于国内者无他,唯服装弹药耳。我军尚有战马四万余匹,当求救国会代为变卖,得价定购高射炮十余架,分配全军。一俟补充完备,即行东进,攻取吉长……”。

冯占海部困难重重之时,终于得到朱庆澜组织的辽吉黑热民众抗日后援会的大力支援,部队士气大受鼓舞。此时,冯占海的抗日队伍仍有4万人。1933年元月初,冯部改编为中央陆军第九集团军,冯占海为集团军总司令,部队发誓要重振军威,痛击日寇,以报国人。

吉林抗日救国军总司令冯占海(中), 1933 年1 月中旬率部两万人到达热河

热河省地处辽宁、察哈尔两省之间,南与河北相邻,长城横贯其南境。日本欲通过占有热河省以切断东三省与关内地区的联系,同时也可实现其把热河省并入伪满洲国的计划。

1933年2月8日,下洼镇遭到数架日机轰炸,司令部院内多处起火。下洼镇房屋多数倒塌,瓦砾满街,死伤者举目可见。2月21日,日本关东军6万余人及伪军3万余人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以通辽、绥中为基地兵分三路向热河省进犯。

东北军也分三路应战,北路开鲁至赤峰一线,由冯占海、李海青等部协助孙殿英部和热河省军崔兴五部防守。22日凌晨,冯占海军长从容镇定,电令驻天山、大沁他拉的部队各派精锐骑兵500人驰援开鲁;命令驻乌丹的张纯玺部沿西拉木伦河东进阻敌,命令在库伦县城与敌激战的冯占武团突围南下并命令赵维斌旅北上接应。一时间,冯占海第63军各部在热河各地与敌激战,伤亡惨重。

1933年3月底的一天清晨,在暗中勾结日军的崔兴五骑兵第17旅的引导下,日军以骑兵自开鲁偷袭驻下洼镇的63军司令部,冯占海将军措手不及,被迫撤离了下洼镇。此次战斗,是自下洼镇转战建平、赤峰、乌丹城,经锥子山、森吉图、半截塔等地,到达察哈尔省的多伦县,继续抗击日军。

1933年4月,热河省被日军全部侵占。与此同时,陆军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冯占海将军奉南京政府之命,入关整编。1934年四月初,冯占海的部队又开赴河北等地,军部及军直属部队驻高邑县。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三千里风雪路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的一次“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