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水田而生,凭环保而兴: 扎郎格泡

扎兰,是满语,汉语“佐领、参领”之意,清朝正三品武官名。清光绪年间,在大兴安岭东麓雅鲁河畔建立扎兰章京衙门,后随汉族不断增多,逐渐被称为满汉混合语“扎兰屯”,这一地区一直称为”扎兰屯”。

因历史悠久,杜尔伯特县地名的形成了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地域特点。在杜尔伯特县克尔台乡有一个村子叫“扎郎格”,“扎郎”是“扎兰”一词音变的另一写法。1907年杜尔伯特旗绘制的蒙文地图,明确地记载了扎郎格、官尔屯、谙达屯等地名已经存在,它们都和官职有关,此区域应该是一个蒙古族参领或者佐领以下的官员辗转办公所在,故称“扎兰屯”,现今称“扎郎格村”。

杜尔伯特旗当年能有三品这么大的官员吗?别看杜尔伯特,现今是一个县级行政区域,但在清朝却不是这样。清朝将蒙古视为盟友,自努尔哈赤起,就与附近的蒙古诸部会盟、联姻,并在大部分蒙古地区实行盟旗制度。1648年,清廷封色楞为杜尔伯特部札萨克固山贝子,领一旗,隶属哲里木盟科尔沁右翼。管辖范围包括今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大庆市区、林甸县、安达县、青岗县全部或大部,以及明水县南部、肇源县北部、泰来县江东部份。当时清廷规定,杜尔伯特旗设札萨克1人,协理、章京、参领、佐领、骁骑校数人。他们在清帝国中政治地位尊崇,礼遇优厚,有的不但有名誉上的爵位,还拥有官职,正三品以上的官员数量远远多于中原地区。

谷雨时节,我们驱车前往扎郎格村,在村子路口有一栋建筑,门楣上有水泥字体“扎郎格供销社  1982”,步入店内,这是一家小超市,里面的食品,肉类、酒和茶叶较多,非常符合杜蒙人重口味的饮食习惯。

使我感叹,一般乡村食杂店即便出售茶叶,也是简易包装的大众茶,品种两三样。而这家乡村小超市经营的茶叶以散茶和包装茶为主,品种以滇红、绿茶为胚,加入茉莉花,当地人叫“红花茶”。

女店主说:“杜尔伯特茶叶消耗量在全国县级行政区排名第一。”

全国各地喝茶习俗不同,有喜龙井,有喝碧螺春,有品毛峰,有追铁观音。黑龙江乃至大庆地区喝的是“风茶”什么是风茶呢? 既是没有广泛的茶文化底蕴 喝什么全凭市场流行,痴迷于商家想抬高什么茶的风向标。茶叶营销须把茶当作日常生活消费品,终端价格降到老百姓都消费得起,才是茶叶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根基。杜尔伯特红花茶可持续发展的根基是有坚固的喝茶群众基础和茶商薄利的亲民。

1904年,清廷批准出放杜尔伯特旗荒地。1905年初,黑龙江将军达桂派道员同中东铁路公司交涉,收回铁路以北的土地,并且与旗札萨克达成协议,正式勘察出放旗铁路两侧荒地和旗、省边界荒地 。1906年,在铁路两侧以及旗、省边界出放荒地完毕。

从1905至1926年,杜尔伯特旗共四次放荒开垦,在出放荒地的同时,为蒙古族人保留一定的荒地做为 “生计地”。20世纪初,农业兴起,蒙古族在自己的“生计地”内选择逐水草而定居,随着生计的需要,多选定在平坦肥沃和易耕易牧的草甸子定居生活。

中东铁路修筑后,嫩江两岸荒地也大面积开垦,垦民剧增,农牧民们急需购买或交换生活必需品和农用物品。因此,去当时的省城齐齐哈尔或者烟筒屯和小蒿子站(今杜尔伯特站)的人数增多,克尔台区域也是连通驿道、卜奎大道和中东铁路的位置点之一,一时间车马人流不断,十分繁忙。于是在今克尔台地区逐渐聚为村落,草原民族不再以游牧为主业。

杜尔伯特县算是一个多民族影响的区域,历史上受北面达斡尔族、巴尔虎蒙古和满族以及杜尔伯特蒙古、垦荒汉族的影响都有。而且越是和齐齐哈尔地区接壤的乡镇越明显,从克尔台乡的扎朗格村和官尔屯遗留的十几幢高大的“介”字形草房建筑来看,此地兼融了满族和达斡尔族的传统建筑文化形式。

我首先来到扎郎格村一户人家的大草房前,小院落的矮院墙、房屋和大烟筒都是用用垡子块垒成,以松木栋梁为房架,外墙用黄泥土抹上,整体外观尚结实厚重。房盖上铺有厚密的芦苇,已经凌乱不堪,房主人用粗麻绳穿着圆木杆按压住破损的苇子。距房屋西山墙外1.5米垒成一座高出房脊大烟筒,烟筒和室内的厨房、火炕通过水平烟道连接,过去在水平烟道上面盖有鸡窝,而东山墙已经用铁管改建了一座简易烟筒。

杜尔伯特蒙古的近邻兄弟巴尔虎蒙古于1689年开始,先后约有五千多人被安置在齐齐哈尔近郊,耕种田地,饲养马匹。现在的扎龙,蒙古语,放马圈的意思,即是巴尔虎蒙古人夏季放马的地方。克尔台乡辖区属黑龙江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苇地面积仅次于烟筒屯镇。哈塔河、老母猪河及中部引嫩 七、八、九输水干渠交织纵横,桥梁飞架,驱车行驶,犹如如江南水乡。而扎郎格村就坐落自然保护区实验区的西南角,南与连环湖镇相连。从2010年开始, 以种植旱田为主的扎郎格村农民修建引水渠、建设拦水坝,在村子南面原来湿地的基础上蓄水成泡,开发水田,耕种至今。

从科学种植角度来说,克尔台乡扎郎格村地势低洼,种植的水稻如遇到洪水易被淹没。近年以来又因为保护扎龙湿地,水田退耕还湿。扎郎格村积极搞多种经营,继续种植玉米,奶牛肉牛养殖,食用菌栽培。还依靠天然水域,村民开始养鱼蟹,岸边散养鸡鸭鹅,捕捞龙虱、老头鱼和泥鳅等野生鱼类,经济效益未衰反增。

由于扎郎格村南面的水泡近些年才形成,无论有关部门还是当地人们都没有给这个泡子起个名字。依据此处水泡地处扎郎格村南面,暂且就叫“扎郎格泡”吧。

站在扎郎格湖畔,举目望去,泛黄的苇塘,成群的回归鸟儿迎风飞翔,一群丹顶鹤 脚踏冰水,舞动着翅膀,时而啄食水中鱼儿,时而张开双翅翱翔。狂风劲荡,即将“炸湖”了!杜尔伯特的春天不见小桥流水,沉睡一个冬季的江湖,始苏醒,汹涌激情,以骚动、猛烈的方式唤醒草原春天。降临不久的扎朗格湖正以一副生机勃勃的姿态,拥抱美丽富饶的杜尔伯特草原新时代。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因水田而生,凭环保而兴: 扎郎格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