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童年春节的故事

一年一度的春节就要来临了, 看到人们忙忙碌碌地在商场、早市购置年货,特别是看到一些孩子,跟着父母上街,欢天喜地的样子,总会勾起我对童年春节的回忆……

我出生于1966年,在童年时,记得要过年了,父母整天忙里忙外的,父亲每天张罗着往家里买冻梨、冻柿子、蜡烛、挂钱、鞭炮、年画、糖块、调味品等。母亲张罗着给我们做新衣服、做新鞋,求邻居阿姨帮助裁剪、设计新款式,每天都在灯下,飞针走线,直到深夜,累得腰酸背疼。

欻嘎拉哈

欻嘎拉哈

过了“小年”母亲又开始忙着家里洗衣物,拆洗完后还得用捞饭的米汤浆揉一遍,晾干后父母二人,一人扯一头抻拉,抻拉完了还要在手掌上啪啪!摔上几下把褶子摔开,最后是喷上水叠好摞成一摞,用棒槌捶打。忙完了这些,母亲又开始蒸馒头、蒸包子等。父亲把养了一年的小鸡杀了、烀肉等。
这段时间,我们姐妹几个天天坐在炕上歘噶拉哈,还一边数落起那套过年嗑儿:“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写大字;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守一宿;大年初一满街走。”

当闻到满屋飘香的烀肉味时,无论邻居的小朋友来找多少次,我们就是不愿意出去玩,当看到父亲开锅查看肉是否烀熟时,我们总是到跟前转一转,看是否能获得一次尝肉的机会。

记得我7岁那年,父母在忙着包冻饺子,把已包好的饺子送到了小棚子里冷冻,过了一段时间,父亲说:“二姑娘去小棚子看看饺子冻了没。”我拿着钥匙连蹦带跳地来到小棚子,打开锁后,随手将锁头放在嘴上叼着,待我摸完饺子时,锁头却粘在嘴上拿不下来了,急得我哇哇直哭!还不敢张嘴。父母闻声跑了出来,母亲一看赶紧安慰我说:“别怕,别怕!”说着迅速将我抱进屋内,母亲拿来凉水往我嘴里倒,很快锁头就掉了下来,随后母亲拿来一块糖放在我嘴里。

放鞭炮

放鞭炮

“三十”吃完晚饭,母亲就会把做好的新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给我们穿上。我们姐几个穿得漂漂亮亮的,母亲还给我们梳小辫子、扎 髽鬏、系上粉红色的绫子,然后提着父亲用罐头瓶制作的小灯笼,为了让小灯笼好看,父亲特意用红油在灯笼上画了几个小花,我们跟着邻居的小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儿,蹦呀、跳呀、唱呀!一直玩到很晚。

过年包饺子都要包一分钱在里面,谁吃到就意味着这一年有福气,一旦吃到带钱的饺子,不仅有福气,还能得到一份钱。为了吃到包钱的饺子,在吃饺子时,我一口一个的吃,由于着急不慎把钱咽到肚子里。母亲知道后心里十分忐忑,一直注意我的表情和动态,晚上睡觉也不安稳,一会起来看一看,见我睡得一如既往,才放心睡去。不过,第二天一大早,还是跑到一位距离我家很远在医院做护士的阿姨家询问是否有什么隐患,那位阿姨说不会有任何事,母亲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记得有一年的腊月,父母已把过年的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把准备包冻饺子的馅和好后放到桌子上,因为是酸菜和的油梭子(提炼猪油后的肥肉干),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而后他们就到邻居家串门了。

在节日里欢跳的孩子们

在节日里欢跳的孩子们

父母出去后,我们姐几个再也经不起这香味的诱惑了。当年,家家户户每天吃的不是苞米碴子就是苞米面大饼子,吃一顿饺子不是件容易的事。特别是我大姐一会先开盖帘闻一闻,还趁我们不备偷偷地吃一口,后来被我小妹看到了。她说:“大姐吃馅呢!我也想吃。”我问大姐:“姐,好吃吗?”大姐赶紧说:“不好吃。”我说:“不信!我也尝尝。”我这一尝小妹也跟着吃了一口,哎呀太香了!我们姐几个搬来板凳,跪在凳子上,围在桌子旁,拿着饺持子,你一口我一口,不一会少半盆馅被我们吃尽了。最后,我大姐说:“别吃多了,等爸妈回来该生气了。”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可能要若祸了,我们大眼对小眼你瞅我我看你对视了一会,立即收场,脱衣睡觉了,我为了看父母回来是否发火,一直眯着眼装睡。

父母回来准备包饺子,母亲掀开馅盆一看,饺子馅让我们给吃了那么多,笑着对我父亲说:“你看这几个‘小馋猫’把馅给偷吃了这么多!”父亲哈哈一笑说:“吃啥都是吃,吃了馅把饺子省下了。”
时光荏苒,一晃时间过去了近五十年,父母如今已成耄耋老人,我也年过五旬,但对童年春节的故事至今难忘。

本文是通过友人讲述,作者整理成稿。

文中用图均来自百度搜索资料图片

图1为欻嘎拉哈

图2为放鞭炮

图3为在节日里欢跳的孩子们

电话:136 4457 6047
2020年1月21日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相关推荐

记忆中童年的游戏

每个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童年,特别是童年那些幼稚可笑的,充满着纯真、欢乐有趣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时常在我的脑 …

哈尔滨名媛韩明禧

真没想到,我给韩明禧老师拍的一张照片,竟成了她生命中最后的绝照。 那天是2005年11月6日星期日,是我们哈尔滨乡 …

我的俄罗斯情结

图1、1992年9月,我在莫斯科红场留影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次日,前苏联第一个承认我国政府,并与 …

驶向记忆深处的“绿皮车”

“绿皮车”,昔日旅客列车的俗称,草原绿色的车厢被喷云吐雾的蒸汽机车牵引着,寒来暑往,昼夜奔驰在广袤的原野上。每每想起来,我耳边总会响起美妙的前苏联爱情歌曲《山楂树》的旋律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难忘童年春节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