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的修鞋铺

打我记事起,看见他修鞋的地方,是在安国街的安国商店旁,一个矮小的偏厦子里面。屋子里面有三个几乎和姥爷同样岁数的爷爷们一起修鞋。想来那也是公私合营后和我姥爷一样的小业主们,组织的一个街道服务组吧。大人们每次进修鞋铺子,都得哈腰弓背的才能进去,我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门真的是太矮了。夏天里面又热的要命,冬天,烧着一个铁炉子,还算暖和吧。就这样,三、四个老爷爷在里面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地为人民服务着。

也不记得是哪一年?应该是文革结束后。姥爷在自家住的房子,一个人开始给人修鞋了。门头在安国街上,也就是安丰商店肉食部的旁边。那是一间只有7平方米左右的小屋,由于姥爷的修鞋技术好,价格又便宜,所以,来修鞋的还是很多的。修鞋铺有两个窗户,一个在安国街上,一个在安丰街上。

每天,明媚的阳光洒进小屋,把小屋照的亮亮堂堂。姥爷吃过早饭,就会从后面的住屋,走到前面的小屋里修鞋。他那粗大、厚实又长满老茧的双手,每天不停地辛勤地劳作着。累了的时候,他会拿出一只烟斗,装上些碎烟叶,划上一根火柴点着烟斗里的烟叶,用力地吸着。烟斗里的烟叶在他的吸食间,忽闪着明亮的烟火。吸入口腔中的烟,从他的嘴中和鼻中又缓慢地吐出,它们摇曳着各种姿态向上徐徐漂浮着,直到慢慢消失。

看得出,姥爷很享受这美妙的一刻。他微闭着双眼,把头靠在背后墙上上抽着烟斗,丝丝的吸食声中,夹杂烟叶烧灼的火焰,在他脸上一闪一闪的,仿佛是在追忆着那些已然逝去的往事。抽着抽着,有时,他还会打起瞌睡来,鼻中发出均匀的鼾声,又好像是在诉说着自己对现有生活的满足。究竟,他在想些什么?恐怕作为后辈们,我们永远无法知道有着坎坷人生经历的姥爷,在怎样的品味人生。

这时,能唤醒他,也许只有来修鞋人进门的门铃声了。瞌睡中的他,会抖落掉身上的烟灰,又忙活起手中的活计了。

记得那时修鞋的费用,钉个鞋后跟钉,也就是几分钱。换个鞋的前后掌,不超过一元钱。

小时候的我,也是老崇拜他了。一双破烂不堪的皮鞋,经过姥爷的修补,竟然,跟新的一样。我可不是在这里替我姥爷吹哈。你就以换个皮鞋前掌为例吧;在修鞋的前掌前,除了用胶粘牢换好的前掌同时,还要在鞋掌边往里约一厘米的地方,用锋利的刀子画出浅浅的线槽来,这是为了在线缝前掌时,能把线藏到里面。因为这样的工艺,在前掌磨损时,不易损伤到前掌的缝线。这样,不仅好看,还耐穿。线绳可也都经过人工石蜡打过的,非常结实耐用的。这还没完呢,修鞋最后一道工序是,给刚修完鞋的边缘,也要染上和鞋一样颜色染料,最后是整体打油上蜡。哈哈,这样的工艺,也许你连想都想不到吧。现在的鞋,哪怕是上千元的,恐怕也没有这个工艺了吧。并且,过去鞋子镗底都是纯牛皮做的,现在都是纸壳的了。

呵呵,看姥爷修鞋,有时也能捞着点好处的。他有时看我赖着不走,就会从他装硬币的铁盒里,拿出几分钱给我,让我买上一根冰棍吃。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屁颠屁颠地跑向街头卖冰棍小摊前,买上一根甜甜的冰棍吃。这个时候,我才不会告诉哥哥、姐姐们呢,如果那样,我可就吃不到整根冰棍了(呵呵,够毒的吧)。那时,对我这样外甥,还有句顺口溜呢;外甥狗,外甥狗,吃完饭,就往外走。想来,同龄人都知道它的含义吧,呵呵。

……

这几天,也不知道搭错了那根筋,总想着姥爷的修鞋铺。于是把自己写了有一段时间,关于姥爷、姥姥家族闯关东、跑崴子、上朝鲜,最后落脚哈尔滨的传奇经历的一段,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为了有个直观感受,昨晚又搜肠刮肚地根据记忆,画了一幅我姥爷修鞋铺门脸的画。

2020年12月10日

王仲

水彩画家(主要画哈尔滨教堂、老建筑系列),资深平面设计师。一位深爱着自己的家乡,对家乡的一草一木有着独特情怀的人。个人公众号“举蜡独白”。联系方式:微信号 ZG-wangzhong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沟畔风景

我曾在何家沟畔的居住了十余个春秋,前几年亲历目睹了顾乡屯何家沟综合整治工程完成后沿岸发生的巨大变化。这是一场针 …

难忘童年春节的故事

一年一度的春节就要来临了, 看到人们忙忙碌碌地在商场、早市购置年货,特别是看到一些孩子,跟着父母上街,欢天喜地的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姥爷的修鞋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