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命丧哈尔滨之谜

1909年10月26日上午,哈尔滨火车站一站台上热闹非凡,人们挥舞着太阳旗,高喊着欢迎的口号,准备迎接一位重要人物的到来。

1909年10月26日哈尔滨站欢迎伊藤博文的仪仗队

1909年10月26日哈尔滨站欢迎伊藤博文的仪仗队

不多时,一列由南向北驶来的火车徐徐开进车站,列车刚刚停稳,早已等候在站台上的俄国财政大臣戈果甫佐夫立即登上豪华列车。不多时,他陪同一位身形矮小留着一副长髯的老者在众人簇拥下从容地走下车厢,他们二人检阅完俄军仪仗队后,又来到欢迎的队伍前,一些日本侨民欣喜若狂地挥舞着太阳旗,拼命高喊着“奉迎”(日语欢迎)的口号。就在长髯老者面带微笑频频向欢迎的人群招手示意,这时,一个身着黑色西装头戴鸭舌帽的青年男子,闪电般从长髯者右后侧欢呼的人群中冲出,只见他飞一般地跑到这位老者的近前,举起手枪,扣动扳机……“砰!砰!!砰!!!”连开三枪,随之又向其随行者打了4枪。长髯者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一头扑倒在地。

时任日本首相伊藤博文

时任日本首相伊藤博文

站台上顿时一片混乱,有人在惊叫哭喊,有的慌忙逃命…….!

这几声枪响震撼了世界。他可能埋下隐患成为全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被刺杀者权高位重,在他任首相长达7年时间里,策划发动了中日甲午战争。他的死却牵扯出三个国家的利益。

长髯者中枪后,很快被抬到车站贵宾室进行抢救,门口由日俄卫兵荷枪实弹层层把守,除医护人员之外,任何人不允许进入。由于在刺客打出的7发子弹中,有3颗射中了长髯者的要害。经过十几分钟的抢救,这位长髯者最终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安重根在哈尔滨站台击毙伊藤博文的为指标,圆点为伊藤博文所站地。

安重根在哈尔滨站台击毙伊藤博文的为指标,圆点为伊藤博文所站地。

第二天,行刺事件,见诸哈尔滨各大报纸的头条,并被迅速地转载,国内为舆论哗然一片。甚至有媒体称,它将埋下隐患,并可能成为世界大战的导火索,那么这位中枪的长髯者是谁?他来哈尔滨有何贵干?刺客又是何人??目的何在???

被刺杀的人就是日本近代政治家,伊藤博文。是日本第一个内阁首相,第一个枢密院议长,第一个贵族院院长,第一任朝鲜统监。此外,他还是明治九元老之一。后来又以元老身份指导日俄战争,使日本登上东亚号强国的地位。那么是谁敢来行刺这样一位称霸东亚影响世界的政治巨头呢?日俄战争才结束四年,俄国财政总长和朝鲜统监伊藤博文,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奔赴哈尔滨会晤呢?

此前不久,美国铁路大王哈里曼来中国东北考察后,美国国务院随即就提出了,东三省铁路中立计划。

哈里曼早在1905年7月,在日俄战争后,就企图染指日本占有的东清铁路南部支线,可惜被日本政府暗算而流产。此时美国和清廷遥相呼应,提出这个铁路计划。同时,也针对俄国的东清铁路,俄日忧心忡忡,这才决定各自派出大臣在哈尔滨会晤。

东清铁路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大连,恰如一个T字形的交汇枢纽,其特殊意义不言而喻,密谋联手对抗美国提出的东三省铁路中立计划,此行一定万分隐秘,高度警戒,其专列停驻地点后,既派卫队一排往迎,东清铁路派卫队两排,由俄领事率领到站迎候,故中国仪仗队所在地点,较俄队为接近。携带枪支孤军作战的刺客怎么能躲过检查,冲破防线连续枪击数人呢?

哈尔滨火车站属于俄国势力范围,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照会俄方,只对欧洲人、中国人查看通行证。日本人一律放行,俄国官兵不仅忙于加强警戒,还要准备欢迎工作。在他们眼里,刺客外貌装束与日本人无异,无暇细细盘问,仓促放行, 刺客便跟随日本欢迎队伍进入候车室再到站台。

伊藤博文下车后,是按顺序进行检阅的,俄国军乐队、仪仗队、各国领事团、中国仪仗队、日本欢迎队伍在最后,完毕在折返时遇刺。而刺客就是混在比较偏远的日本欢迎队伍里,这智勇双全的杀手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与伊藤博文不共戴天呢??

刺客叫安重根,1879年出生于朝鲜海州。早年参加反日义兵运动,反对帝国主义对朝鲜半岛的侵略扩张。

被捕后的安重根

被捕后的安重根

1863年,年仅12岁的朝鲜高宗李熙即位,先是生父悍然摄政,并包办婚姻,接着妻子闵妃坐镇王宫,独揽大权。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朝鲜内忧外患,高宗李熙伺机翻身,紧锣密鼓地称帝建制,终于摆脱了傀儡的地位,建立了大韩帝国,成为高丽初年以后,朝鲜半岛第一个自称皇帝的君主。

可惜好景不长,刚刚建立的大韩帝国又被卷入日俄战争,高宗李熙再次沦为日本人的傀儡。

1905年11月,日本特使伊藤博文,威逼利诱朝鲜内阁大臣签订《乙巳保护条约》将朝鲜变成日本殖民地,高宗李熙不甘心日本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写密信寻求国际援助,电文却被伊藤博文截获,并以此为借口强行打压,高宗被逼退位。高宗李熙含恨忍辱几十年,好不容易建立帝国,却被日本人撵下了皇帝宝座。

伊藤博文觊觎朝鲜半岛多年,在日中、日俄战争期间,为壮大队伍鼓舞士气,扩充补给,朝鲜男人被拉去充军,女人抢去慰安,百姓财产惨遭掠夺。生灵涂炭,满目疮痍。并且,逼迫高宗皇帝下达“断发令”,强迫朝鲜人改变习俗,易服断发,导致民怨沸腾。

日俄战争一结束,身为日本枢密院长的伊藤博文迅即赶到朝鲜,收买奸佞,屠杀忠烈,各个击破朝鲜王公大臣。1906年2月1日,伊藤博文成为首任韩国统监。次年,伊藤博文不仅废黜了朝鲜高宗皇帝,解散了朝鲜军队,还发放高利贷给朝鲜政府,自此朝鲜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在那屈辱的年月里,忍辱负重的安重根,眼睁睁地看着国土被践踏,同胞被蹂躏,满怀爱国热情的他,岂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悲愤伤痛早已填满整个心胸,耳畔凄厉的哀嚎声,仿佛要撕碎他全部的神经。安重根先到中国山东后到上海,他先后找到官员和商人,前者拒不接见,后者麻木不仁。他失望回国,父亲又病逝了,安重根倾尽所有的家产,创办学校以图教育救国,唤醒青年的民族自强意识。然而,一介儒生,妄图救国难于水火之中又谈何容易!

此时的安重根受各地义兵举义的鼓舞,于是投笔从戎,居然是一呼百应,成了众人的首领。安重根第一次出征,便打了一个漂亮仗,缴获了不少武器和给养,还抓了几个俘虏,问他们为什么侵略朝鲜,日军俘虏流着眼泪说:他们不愿打仗,是伊藤博文发动的战争。安重根把武器还给他们,让他们回去借机铲除伊藤博文,义军中不少人对安重根的做法持反对意见,安重根解释说:“当今的国际法是囚禁俘虏不是杀掉,把四千万日本人杀绝是做不到的,应当以德报怨的态度。”被安重根释放的日本俘虏不但没有受到感化,反而被出卖、被偷袭,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日本人的真面目,决定与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下山后,安重根碰到了两名义兵,被强力阻拦,劝他先返回俄国,等待时机,重新图谋大事。安重根回到俄国海参崴,朝鲜人要召开欢迎仪式,却被他以败军之将,无颜面对为由婉拒,安重根重整旗鼓,游走黑龙江上游,在朝鲜人中宣传爱国思想,寻访有志之士,组织社团,并联合12位志同道合的革命者组成“断指盟会”,截断左手无名指,用带血的手指写下“大韩独立”,四个大字。他们团结同胞,关心时事,本想再入朝鲜举事,无奈武器经费不足,只好焦灼搁浅。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一个天赐良机来到了,1909年初秋,郁郁不得志的安重根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海参崴的街头,寡淡的人群突然热闹起来,经打听,原来伊藤博文要来中国哈尔滨。安重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卖了好几种报纸,来证实这个消息。没错,头版头条都刊登着相同的内容,日本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将于10月份在哈尔滨会晤俄国财政大臣戈果甫佐夫,安重根一直苦于经费不足,时机欠佳,而此时伊藤博文却自己送上门来,安重根并没有被这意外惊喜而冲昏头脑,他知道,伊藤博文是日本首相、朝鲜统监,诡计多端,要想一招制敌,必须周密部署。

安重根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人员和费用的问题,事不宜迟,他筹得款项后,找到好友禹德淳各配手枪一支,登上了前往哈尔滨的邮政列车。在经停绥芬河时,安重根找来懂俄语的刘东夏一同前往,在抵达哈尔滨后,住在拥有俄国国籍的建筑承包商金成白家。金成白乃是哈尔滨朝鲜民族会的会长,马不停蹄一路赶来,当天晚上就拿到了振奋人心的消息。

1909年10月22日,金成白带来了《远东报》头版头条上的消息,前韩国统监伊藤博文,将乘东清铁路总局之专列,于25日中午11时从宽城子站(长春)出发前往哈尔滨,会见俄罗斯财政大臣戈果甫佐夫。整个旅程需要10小时40分钟,伊藤博文应该在26日上午9时以后抵达哈尔滨。宽城子,日俄战争后,俄日两国以此为界占据中国东北,分而治之,宽城子以南是日本的势力范围,根本无机可乘,只能从宽城子至哈尔滨这段路程下手,期间有一个叫蔡家沟的小站,南北两端的列车在此相会停靠。

蔡家沟站

蔡家沟站

于是,安重根就决定在蔡家沟动手,邀请来自海参崴会俄语的曹道先前往,让刘东夏留在哈尔滨,打听伊藤博文达到的确切日期、时间,往蔡家沟拍电报。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于24日上午9时,登上了开往宽城子的列车,12时左右到达蔡家沟。

这是一个小站,候车室、运转室共用一个房间,房子的半地下室是俄国人开的小卖店,安重根三人便在小卖店里吃住,安顿完毕,安重根让曹道先用俄文写下了电文:“到达蔡家沟,有事请通知”,让车站的俄国电报员发往哈尔滨金成白家。然后曹道先又问车站俄国值班员车次情况,回答说:“列车每天往返三次,今天晚上接伊藤博文的专列从哈尔滨出发,经过这里去宽城子,将于26日上午6时,经过此地,回到哈尔滨。”

傍晚,哈尔滨金成白家的刘东夏回电了:“明日客至”。再晚些时候接伊藤博文的专列,经过蔡家沟驶向了宽城子,安重根发现,刘东夏的消息有误。26日早6时,专列在此经过,即使有人下车,当时天还不太亮,很难辨别哪个是伊藤博文,此外这里的巡警和宪兵,比他想象的还要多。10月25日一早,安重根和禹德淳商量,研究对策,在蔡家沟、哈尔滨两地行刺,禹德淳留在原地见机行事,安重根则于中午12时,乘火车返回哈尔滨,再次住进金成白家。当晚,蔡家沟车站,来了不少俄国宪兵、巡警,重点监视小卖店,店门被上了锁,禹德淳和曹道先被困在半地下室内。10月26日早上6时,在伊藤博文的专列,鸣笛驶过蔡家沟车站,禹德淳、曹道先只能听着列车呼啸而过,直至被捕。

10月26日凌晨,安重根检查了勃朗宁手枪,将8发被锉成尖端做成凹凸十字状的子弹装进弹夹,他从报纸上剪下了伊藤博文的新闻照片,仔细端详了许久,然后换上了西服外套。将照片放进左边的口袋。手枪放在右边的口袋。戴上鸭舌帽,决然而去。

为什么将子弹头锉成十字形呢?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安重根信仰天主教,希望上帝保佑他行刺成功,解救朝鲜苍生;第二种说法是,子弹经过这样的处理后,其对人体的杀伤力会增大数倍,因为这样处理过的子弹,虽然降低了贯穿力,但是却具有极高的浅层杀伤力,也就是说,子弹一旦进入人体就会翻滚、爆裂,从而给被射击者造成更大的创伤,所以有人将这种子弹叫作“开花弹”,安重根射向伊藤博文的3发子弹,分别命中左肺、右腰和腹部,俄日医生全力抢救,可惜内脏出血太多,回天乏术。26日中午11时40分,俄国专列载着伊藤博文的尸体驶向大连,然后乘船回国。

胸怀勃勃野心的伊藤博文做梦也没想到,他的这次旅行竟然是一次绝命之旅。不解的是,安重根明知行刺成功,可是为什么自愿落入敌手?不是还有一发子弹吗??难道没有考虑自杀???

当年的《盛京时报》

当年的《盛京时报》

10月30日,关东都督府地方法院对安重根进行了第一次正式审讯。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仇恨伊藤博文,安重根立即列出了伊藤博文杀害朝鲜明成皇后,废黜朝鲜皇帝,解散朝鲜军队等15条罪状。

1910年2月9日,第三次公判,借法官给他的陈述机会,安重根说道:“刺杀伊藤博文并非我个人行为,日本天皇宣称进驻朝鲜是为了维持东洋和平,可伊藤担任统监期间,违背皇旨,欺上瞒下,缔结不平等条约,废黜韩帝,此次义举是朝鲜独立的一部分,我是以义兵参谋中将的身份与敌人战斗,并非普通刺客,是俘虏……”安重根还要讲下去,法官却大惊失色,宣布休庭。

2月14日,日本关东府地方法院判决安重根死刑。判禹德淳3年徒刑,曹道先、刘东夏个1年6个月的徒刑。虽给了5日的上诉权,但安重根只说,对死刑判决不服的理由,并没有上诉,他说:“我是战俘,应按国际公法处理,我是为东洋和平杀死伊藤博文的,我不怕死,所以不上诉。假如我有罪,就罪在我是一个善良而弱小的朝鲜国民。”

3月10日,安重根在旅顺监狱的会客室,当着日本检察官、看守长等人的面,与定根、恭根两个弟弟和洪神父说了最后的遗言:“我死后把遗骨先埋在哈尔滨公园旁,等恢复国家主权之后返葬到故国。我到了天国仍为恢复我国主权而尽力。你们回国后,转告同胞们,人人都要为国承担责任,尽国民的义务,同心协力,立功成业。当大韩独立的消息传到天国的时候,我会欢呼万岁的”。

3月26日上午10时15分,安重根穿着母亲给他缝制的白色朝鲜服装,在旅顺监狱刑场壮烈殉国,时年32岁。

可是,安重根英勇就义后,他的两个弟弟要求引渡遗体,日本人强行将二人送回朝鲜,安重根的遗体被秘密地埋在旅顺某地,后来竟不翼而飞。

安重根就义前穿着母亲给他的朝鲜服装

安重根就义前穿着母亲给他的朝鲜服装

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意义十分重大,后来能有许许多多的朝鲜抗日志士,不能不说与安重根无关,至少在1932年4月,在上海炸死白川大将的行动是受安重根的影响,伊藤博文可以说是日本的智慧和大脑,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是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级,真叫人拍手称快。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相关推荐

安重根与安重根遗墨

走进哈尔滨站安重根义士纪念馆内,数幅悬挂于墙上的安重根遗墨条幅引人注目。遗墨运笔娴熟,刚劲有力;内容哲理深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日本首相命丧哈尔滨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