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路工人配合赵尚志颠覆日军列车

1932年2月5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滨后,利用中东铁路作为战略通道,不断向哈尔滨东部地区进犯。此间,中共满洲省委不仅领导东北人民开展武装抗日斗争,还在各大城市进行反日宣传和组织地下党团、反日会,在敌人后方进行破坏和袭扰活动。

前排左三为赵尚志

前排左三为赵尚志

3月9日中午,中共北满特委宣传部长贺昌炽(又名何常芝),在哈尔滨机务段中共地下党员靳麟处得知,当日下午14时左右,有一日本军列将由哈尔滨站开往一面坡方向。由于时间紧迫,组织他人已经来不及了。贺昌炽就和妻子刘桂清一同,携带雷管、炸药迅速乘人力车,来到哈尔滨近郊成高子车站,距车站200处线路旁隐蔽。在列车开来约十五分钟时,有一架日军飞机在上空盘旋,他们紧张地把炸药埋在钢轨下,接好雷管导火索,迅速撤离到路基下树林中隐藏。可是,日军列车通过时,由于雷管失效没有爆炸。

养路工人配合赵尚志颠覆日军列车

王和、尹承才、李良予三名养路工人被捕后手端撬棍、扳子

4月10日,党组织又获得一份情报,12日夜,将有一列满载日军多门师团的客货混编列车由东向西通过成高子车站,为保证完成这次破袭任务,满洲省委决定派毕业于黄埔军校,时任全满反日会党团书记赵尚志和商船学校学生党员范廷桂去完成。

12日中午,赵尚志与范廷桂化装成春耕的农民,来到成高子车站附近,在党组织安排下由成高子养路工区工人王和、尹承才、李良予配合,选定了距成高子车站500米远的线路区段,这里路基高于地面六七米,下面是涵洞。在夜幕降临后,赵尚志在王和的指导下将一节钢轨的道钉起出,范廷桂用尹承才拿来的扳子卸掉钢轨接头夹板螺栓。然后隐蔽到离线路较远的小树林里观察。此时,距日军列车经过还有十几分钟,他们心绪十分紧张,一分一秒的等着。

养路工人配合赵尚志颠覆日军列车

刊登在《盛京时报》上被颠覆的日军列车图片(一)

零时45分,线路东侧远处闪出一道白光,只听“哞——!”一声汽笛,划破夜空,日军列车急速通过成高子站。当行驶到钢轨破坏处,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列车冲出线路翻下路基。车内装载的弹药爆炸引燃汽油,机车后5节客车厢顿时燃起熊熊大火,车内的日军无一生还。第6节至16节装载的辎重被撞破损,破乱不堪,散落于线路旁。在寂静的市郊突然出现的爆炸声与日寇嚎叫声,惊动了附近沉睡的居民,他们跑出家门,目睹了日军“火葬”的场面。

驻扎在哈尔滨的日军,接到军列颠覆的消息后,当即派部队急驶现场救援,经过14小时勉强修复线路。

4月14日《盛京时报》以《日军由方正向哈凯旋中,列车颠覆死伤者多》为题做了报道。这个消息传出,市民无不暗自拍手称快,奔走相告。

事件发生后,哈尔滨日本宪兵逮捕了王和、尹承才、李良予等四十多名铁路工人,在狱中敌人对他们天天审讯用刑,让他们跪砖头,将他们剥光衣服吊起来,用皮鞭子抽打,把他们打得遍体鳞伤,第二天刽子手又把他们捆绑在长条凳上,灌凉水、火烧脚心(将棉花球绑在脚上点燃)等,但王和、尹承才、李良予三人一直守口如瓶,宁死不屈。但终因多次受酷刑,致使他们三人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先后在狱中就义。据《哈尔滨铁路局志》记载,铁路工人被捕后,全路工人举行罢工抗议日军逮捕工人。

养路工人配合赵尚志颠覆日军列车

刊登在《盛京时报》上被颠覆的日军列车图片(二)

在养路工人配合下的这次破袭战,不仅打击了日军骄横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鼓舞了广大民众和铁路工人的抗日斗志。

此后,日伪当局在该地树起一块“亡灵牌”,以“超度”丧命于侵略战场的亡魂。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养路工人配合赵尚志颠覆日军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