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秘哈尔滨(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

一个暮春的午后,阿什河街两旁的大树初成荫凉,屏蔽了东大直街上的喧嚣。我来寻找一个传奇的院落。与秋林公司隔街相望的三栋老楼并肩而立,一栋浅绿、一栋深棕、一栋暖灰,门牌号从阿什河街59号排到63号。然而它们拥有一样的建筑结构、一样的比例尺度、一样的阳台、一样的装饰线条、一样的女儿墙、一样的窗型和窗楣装饰…这被三段颜色分了家的二层老楼,分明就是一栋建筑!除去色彩,这就是一栋左右对称,前后略有主次进退,体量可观又含蓄优雅的老建筑。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59号到63号其实是一栋建筑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59号建筑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61号建筑

 这栋建筑与下面风格相近的阿什河街65号之间是一扇铁艺院门。走进院门可以看到围合在一起的其他几栋建筑,它们兴建于不同的时代,参差而残破,明显缺乏维护。而在那个暮春的午后,动人心魄的却是院子里馥郁的花香。满院深紫浅紫丁香的花影,团团簇簇,将周围颓败的建筑点染上虚幻的色彩。除了沁人心脾的香气,这里还萦绕着音乐。院子内唯一粉刷整齐的蓝灰色建筑里,飘散出悠扬的钢琴曲。循声而去,半开的窗子里是一个舞蹈教室,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正立起足尖翩翩起舞,那略显生涩的舞姿就像她初初绽放的芳华。浅紫色的芭蕾舞裙随着音乐起起落落,纤细的芭蕾舞鞋上有柔和的光泽。这孤单聘婷的身影像极了一朵小小的丁香花,融着这音乐和院子里丁香的芬芳铸成了我对这个院落最初的印象。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65号大院

盛开的丁香旁是一座建在高台上造型奇特的欧式凉亭。凉亭起起伏伏的屋檐也好像旋转起伏的裙裾,屋檐上长满荒草,屋檐下欧式柱托间是连绵的长方形浮雕纹饰。凉亭的高台下锁着一扇低矮的铁栅栏门。栅栏门里,幽长的台阶一直深入到一个地下的窖藏空间。黑漆漆的洞口为这座凉亭增添了神秘的气质。庭院中的丁香根茎粗壮、树冠高大、枝叶相连,把花园中的小路都遮掩住了,正是“幽僻处少有人行”。从繁茂的枝叶下钻过,在花园的中心,在丁香树环绕之下,荒芜着一座双层花坛。高耸的形状像重瓣盛开的花朵,这本应该是一座典型的欧式叠水喷泉,现在里面裸露着泥土,还被放了一座并不协调的假山。喷泉,花树,凉亭,在气势连绵的临街建筑背后是一座曾被精心打造过的庭院,这里又埋藏着怎样的故事?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在秋林历史文化研究专家汪小飞女士的笔下,我们找到了答案。根据《原秋林俱乐部(官邸)的前世今生》一文中所述,阿什河街63号是原秋林洋行董事长阿·沃·卡西雅诺家族和几位股东家属居住之地,65号则是原秋林俱乐部。大院内的几栋建筑主要都是为秋林的高管们提供学习、娱乐和居住的地方。文中提供的一张1947年苏联经营秋林公司时期绘制的阿什河街65号大院(曾经是37号)的全部房产平面蓝图。它可以带我们去探寻这个院落的秘密。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蓝图来自汪小飞女士《原秋林俱乐部(官邸)的前世今生》一文

译文说明:

  1. 带地下室的砖结构两层楼 高管和员工住宅
  2. 带地下室砖结构三层楼、员工食堂、厨房、俱乐部、影院
  3. 带地下室砖结构两层楼、俱乐部、带阳台大厅
  4. 带地下室砖结构四层楼、俱乐部、舞台、图书馆
  5. 带地下室砖结构两层楼、员工住宅、图书馆
  6. 带阁楼的砖结构两层楼、员工住宅、地窖
  7. 带地窖和冰屋的砖结构一层楼
  8. 带水泥搁板的地下冰屋
  9. 喷泉

阿什河街63号就是蓝图中标注1号的建筑,这里是原秋林洋行董事长和几位股东家属的宅邸,这栋建筑大概是这个建筑群中最早建立的,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是一座仿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伊尔库斯克人伊·雅·秋林在1867年邀请尼古拉·彼得罗维奇·巴宾采夫和瓦西里·彼得罗维奇·巴宾采夫两兄弟加盟,创建了伊·雅·秋林公司。两年后又邀请另一个伊尔库斯克人阿·沃·卡西雅诺夫为公司合伙人。精明能干的阿·沃·卡西雅诺夫很快成为秋林公司的主要股东并被选为合伙人兼管理者。正是他将秋林的商业帝国拓展到新兴的哈尔滨和中国东北,使股东们在十月革命后不至于完全失去秋林公司。1918年起持有中国秋林洋行股份的股东,陆续逃离俄国向哈尔滨集中。但秋林公司的董事长阿·沃·卡西雅诺夫,直到1922年初才和他的家属以及其他几个股东获准离开莫斯科,辗转来到哈尔滨。卡西雅诺夫一家人和彼得罗维奇·巴宾采夫两兄弟家的继承人们就居住在南岗阿什河街这栋建筑里。现在,他们最重要的商业总部南岗秋林公司及其食品厂就在哈尔滨这栋显赫的宅邸对面。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宅邸后面的花园、喷泉和凉亭大约也是同时建造的。那座凉亭底层由花岗岩砌筑的部分其实是秋林洋行时期的地下老冰窖。汪小飞老师的文章里说:“…冰窖在每年的3月初开始储满冰,到春夏两季把牛奶和生活供应车送来的生活物资存放到里面,以备生活之用…冰窖是随着铁路建设和车站建设诞生的,时间虽然过去百年,但当年的建筑依然尚存,它留给后人的不仅是古老的建筑,更多的是历史文化。”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65号大院内蓝图标注的6号建筑,从建筑细节推断与63号秋林宅邸是同一时期建筑。

 阿·沃·卡西雅诺夫来到哈尔滨后,秋林公司的事业得以顺利发展并繁荣起来。但是短短三年后,74岁的阿·沃·卡西雅诺夫就病逝于哈尔滨。他的长子尼·亚·卡西雅诺夫继任为企业合伙人和管理者。尼·亚·卡西雅诺夫在工作岗位上紧张的工作了六年。1931年,过度的疲劳使他决定离职让位,仅保留秋林洋行股东代表的法人身份。尽管换了新的经理人,秋林公司仍然蓬勃向上的发展着,无论是前店后厂的商业模式还是传承已久的企业文化都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秋林洋行很早就成立了秋林俱乐部,是哈埠较早出现的俄侨文化娱乐活动基地。后来又发展出自己的管弦乐队,所用的铜管乐器都是在德国专门定制的。秋林至今仍收藏着那时的圆号、小号、钢琴和供俱乐部贵宾使用的俄式台球桌(包括球杆挂架及象牙台球)。1935年兴建的俱乐部就是现在的阿什河街65号建筑。这是一栋折衷主义风格建筑,临阿什河街一侧的建筑外立面和窗型延续了63号的一些装饰语言。院内俱乐部主入口大门上方的浮雕,就是秋林洋行时期的徽标。秋林店徽由麦穗图案环绕的俄文缩写“чк”两个字头组成。在秋林公司的店旗、店员佩戴的胸章上、公司用信纸和产品标识上都曾使用过这个店徽。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65号建筑,蓝图标注2号建筑,为1935年建立的秋林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秋林俱乐部门头上的秋林徽标浮雕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秋林俱乐部门内的接待窗口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秋林俱乐部楼梯间的天花,呈现波浪形状的斜拱结构

 气派的俱乐部建成了,却并没有给秋林公司带来更多的好运气。也是在1935年,苏联将中苏共管的中东铁路北段单方面出售给了日本。大批曾在中东铁路工作的苏联员返回苏联,其中还包括很多20年代后加入苏联国籍的原中东铁路老员工、家属和后来受雇的俄侨流亡人士。秋林公司失去了它的主要顾客群。加上日本占领哈尔滨后大量倾销日货,经济紧缩,秋林公司举步维艰。1937年,因秋林洋行无力偿还贷款,英国汇丰银行接收了它的经营权。接收时的六名股东都是秋林创业时期股东的后代继承者,然而这些人自此就再无消息了。他们的父辈一起创建了秋林的品牌,他们一起来到哈尔滨,他们一起住在这栋建筑里再一起离去,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他们回到贝加尔湖畔的故乡了吗?他们经历了什么?他们的后人为何再也找不到了?这些都是个迷。历史研究学家们倾向认为他们回到了苏联,回到了故乡伊尔库斯克。然而关于他们的搜索是徒劳的。虽然史学家们不能对他们的遭遇枉下结论,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是在1937年前后回到苏联,那么他们的厄运已经昭然若揭了。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在《哈尔滨档案》一书中,作者玛拉•穆斯塔芬追寻了从哈尔滨和中国东北回到苏联的人们在斯大林大清洗运动时遭遇的悲惨命运。1937年9月,斯大林大清洗计划的主要执行者之一,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首脑叶若夫签发了00593号行动命令。其中特别涉及了所谓的“哈尔滨人”。这一称谓专指所有中东铁路雇员和从中国东北地区回来的人。指控他们绝大多数是日本间谍,所有的“哈尔滨人”都成为逮捕对象。被罗列的逮捕范围里也包含哈尔滨各种企业的业主和合伙人,其中被点名的重点就是秋林公司。那个时期,“从中国东北回到苏联的人中有48133人被逮捕,其中30992被枪决,未被枪决的无一例外被监禁在劳改营和监狱里。”(详见《哈尔滨档案》一书第183至190页)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1939年,阿什河街65号大院以67.1万元的价格卖给满洲拓殖株式会社,被日本人使用。院子里正对院门一侧的二层楼和旁边的四层楼(蓝图标注4、5号建筑)应该是在这以后建造的。这两栋建筑无论从建筑风格、气度和建筑质量都和其他几栋建筑有着明显的差别。5号楼后来又被向上接了一层,形成现在的模样。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蓝图标注的4号建筑,虽为四层结构却挤在3号和5号建筑的夹角内,难以发现。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蓝图标注的5号建筑,风格和质量与其他建筑相去甚远

二战结束后,秋林公司和秋林俱乐部都被苏联接管,并在65号院内修建了俱乐部剧场。秋林公司自己的合唱团和乐队经常在这里举办音乐会和文艺活动、演出戏剧或放映电影。这剧场就是现在院子里被粉刷成蓝灰色的这栋建筑(蓝图标注3号建筑)。这栋建筑接在老俱乐部的外侧,二层有小小的露台,露台下的柱托和65号大门以及63号侧门的柱托是同一样式的,外墙装饰着方形爱奥尼柱。这栋建筑现在是一所芭蕾舞学校,而其内部仍能看到剧场结构的痕迹。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1953年,苏联将秋林公司的管理权转交给中国政府。两年后,国营秋林公司将位于南岗区阿什河街65号大院包括住宅、俱乐部在内的全部房产移交省委房产部门;省委将南岗区大直街118号、海拉尔街8号、11号住宅等几处房产交换给秋林公司。就这样,这里又成为了省委机关领导的住宅。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阿什河街63号建筑背面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秋林高管宅邸和俱乐部内精美的楼梯

 历史的大潮跌宕起伏,院子里的主人换了又换,留下的总是物是人非。现如今,这里看起来只是寻常院落。年久失修的一圈老楼上总有破碎的玻璃窗;临街建筑的一层都做了各种商服,楼上不是空置就是做了仓库,居住者寥寥无几;积满灰尘杂物的楼梯间,只能从高挑而气派的尺度想象往日的辉煌;百年冰窖旁放着社区垃圾桶,也曾见有老人在里面翻捡着;院子里停满了私家车,而道边和楼门口还藏着几辆油腻的早餐车…这里曾挥霍过富豪权贵的风雅,也算见过了城市底层讨生活的艰辛。这院落里的故事,无论是踌躇满志还是血泪悲欢,都埋藏在百年冰窖的阴影下,飘散在满院暮春时节的芬芳中了…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特别感谢汪小飞女士对本文的支持 。

公交路线:

公交:6路;7路;8路;10路;13路;14路;18路;31路;33路;44路;46路;55路;63路;74路;89路;92路;104路;105路;109路;386路;夜2路到秋林公司站下车步行110米即到。

地铁1号线到医大一院站下车,3号出口步行400米即到。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寻秘哈尔滨 微信公众号

 

 

高虹

哈尔滨天翼数字艺术有限公司艺术总监;拥有自媒体平台:《寻秘哈尔滨》公众号,致力于寻找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保护这些珍贵的历史遗产。联系方式:50296531@qq.com。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寻秘哈尔滨(081)阿什河街59-65号原秋林公司俱乐部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