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糖老大”:中国第一家机制糖厂阿城糖厂 ——能否以另一种形式获得重生 ?

一、  甜蜜的事业 

中国人历来开门“柴米油盐酱醋茶” ,百姓过日子,每天面对即是这七大事情,俗话说就是为了这张嘴。而王力宏2010新专辑「十八般武艺」 首波主打歌《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事都没有糖的出现。

黑龙江省地方国营阿城水果糖糖标、酒标

我们中国人不喜爱糖吗?糖其实在中国人生活中也是极其重要的。只是中国历史上,土地主要种植粮食,以养活更多的人口。而过去制糖业技术又相对落后,造就糖非常缺乏。有限的糖给予长身体的孩子们吃了,成年人也把吃糖看成是孩子或者是女性的专利。过去的时代,孩子们最大的乐趣是“攒糖纸”,有点如今收藏的味道

制作糖的主原料是:甘蔗、甜菜。甘蔗产于温暖的南方;甜菜则喜温凉气候,其有耐寒、耐旱、耐碱等特性。我国甜菜主要分布在北纬40°以北各省区。黑龙江、内蒙古、新疆、吉林为主要产地,黑龙江为中国甜菜的最大产区。

二、第一家机制甜菜糖

19世纪初至19世纪60年代是机械化制糖工业的主要形成时期,许多制糖新工艺新设备在欧洲不断涌现。黑龙江是中国种植甜菜最早的省份,1897年俄人即开始在哈尔滨香坊中东铁路试验场进行过小区试种甜菜。

阿城糖厂办公楼旧影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后,帝俄军官波兰人格拉吐斯在阿什河养伤期间,发现阿什河附近的土壤、气候适宜种植甜菜,遂建议其父波兰留布林制糖公司董事长在黑龙江阿什河畔建设糖厂。1905年,俄籍波兰人柴瓦德夫开始创办“阿什河精制糖股份公司” ,属于总部设在华沙的股份联盟,创业资本为一百万卢布,设计能力日加工甜菜350 吨,设备购自德国、俄国和波兰。

糖厂使用的土地归中东铁路所有,糖厂每年需付给铁路租金。所有产品主要销往满洲以及中东铁路沿线。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多是波兰人,少部分是中国人,20世纪20年代慢慢开始招收俄国人和犹太人。

日伪时期的阿城糖厂

甜菜是由中国人种植,阿城生长的甜菜含糖量与乌克兰的甜菜相同。沙俄在中国东北开始种植糖用甜菜,发展制糖业。中国的甜菜糖业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风雨雨。七十年代初期,随着我国制糖业的发展,工厂对甜菜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当时国家在适合种植的地方广泛种植甜菜。弥补粮食的缺乏,提高人民身体健康。这一时期种植技术不断改进和提高,全国兴起了种植甜菜热潮。

三.踏访老糖厂

而1998年11月,我国第一家机制糖厂,已有近百年历史的黑龙江阿城糖厂正式破产,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糖老大”黯然退场。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们无法了解内在的原因。

秋季的一天,我从火车站徒步出发,穿过狭小的街道,很快来到了阿什河畔。由于降雨量稀少,植被毁坏严重,阿什河河道变得非常狭小。糖厂位于阿什河西岸,厂内一片萧条,遍地的垃圾和杂草。火车专线轨道锈迹斑斑,看样子很久没有列车通过了。而从高大的建筑群,以及一处长长的宣传橱窗里面丰富的内容,可以窥见糖厂昔日的辉煌。而如今偌大的厂区,除了几栋职工住宅有人的迹象,到处是一片死寂。顺着破败的水泥路继续前行,偶尔大货车驶过,卷起的尘土呛得呼吸苦难。

阿城糖厂主体厂房

阿城糖厂厂房及内部

阿城糖厂的欧式住房有西维尼亚尔斯基建造,住房模仿波兰卢布林省的加尔波夫糖厂的建筑。三座住宅楼房南北并列,均为二层建筑,墙体为红砖规则砌厚度达半米,楼顶部有柱状等装饰,有点北欧城堡的风格。

阿城糖厂家属楼

阿城糖厂家属楼及内部木质楼梯

我钻进百年的木门,内部昏暗,楼内台阶、楼道及房间内仍保留为松木地板。厚重高大的门窗,厚实的墙体,表现了寒冷气候条件下房屋建筑的理念——御寒、保温、防风和坚固。东北曾经流行过一句口头禅:“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说的就是阿城糖厂这样二层格局的小洋楼,那可是引领一个时代的住宅潮流。而对于习惯田园生活的波兰人,确不太喜欢居住这样的小楼。阿城糖厂初期的波兰人希望工人们每家都能有独立的、带小院子的住房,能够保障一家人舒适、独立的家庭生活。糖厂确为他们各家修建了一个庞大的“军营”。工人们在狭窄和简陋的条件下与妻子、儿女度过了许多年半集体宿舍半大车店的生活,他们甚至觉得在外面都比在家舒服。

住宅楼二十世纪初只是波兰人、俄罗斯人居住,后随时局变迁几易其主。如今楼房也成为糖厂普通职工的家属楼。残破不堪百年木质楼梯还能使用,一个单元门是四户人家。正当我想敲开一户木门的时候,房檐下惊起几只麻雀,飞扬的尘土,使我不得不退了出来。

四、以另一种形式获得重生

阿城糖厂现存的欧式建筑,属于折中主义,又融入了古典主义元素的建筑风格。它记录了中国东北近代制糖工业的发展历程,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亦为阿城地区注入了历史文化的内涵。

老糖厂遗存的建筑虽破败不堪,但铁路专用线、原料场和部分制糖设备还存在。如何有效开发利用它们,一直是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2016年有消息说,将利用阿城老糖厂旧址建造超过横店的影视基地,外加三所新大学。2018年有关部门又提出将在阿城区建设哈尔滨时尚艺术文化产业园,主要是利用原阿城糖厂老建筑设施进行改造。20194月,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二批)发布会在京举行,黑龙江省阿城糖厂榜上有名。令人振奋的消息不断传来,路漫漫兮!阿城糖厂能否以另一种形式获得重生 ?

 

参考资料:

1.黑龙江省阿城糖厂编辑《黑龙江省阿城糖厂厂志》(1905-1989)第一卷,1990年出版。

2.(波)塔德乌什.舒凯维奇等著  黑龙江省求真经济研究基金会译:《波兰人在远东》,哈尔滨出版社 2018年出版。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相关推荐

1 条评论

  1.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支持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昔日“糖老大”:中国第一家机制糖厂阿城糖厂 ——能否以另一种形式获得重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