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史与哈尔滨沾不上边儿?

文/李忠义

据2015年5月18日《新晚报》报道:“5月10日,哈尔滨城史纪元研讨会在阿城区举行。”除北京考古学会、全国辽金史学会会长齐心外,另不知还有哪些专家学者“对哈尔滨城史进行重新研究和探讨 ,提出五点论据。最终,史学家达成共识——哈尔滨地区文明的源头可追溯到公元1115年金朝建都之时——,城区历史已有整整900年。”

20120519144707275002

看到这则新闻,作为哈尔滨人感到无比的震惊和诧异。哈尔滨有那么多社会科学研究部门,怎么竟然连哈尔滨“城区历史”已有900年的历史都不知道呢?

经过仔细研究了一番诸专家学者“提出的五点论据”才恍然大悟。前三点论据不过是公元1115年,生女真人领袖完颜阿骨打在今阿城建立金国的史实。但是,这些只是阿城是金上京的论据,岂能成为哈尔滨这座城市“文明形成的历史见证”呢?公元1115年的哈尔滨这个地方还是一片人烟罕至的茫茫荒原,恐怕连哈尔滨这个名字还没有呢!连人都还没有的地方谈什么“城区历史”?谈什么“文化区域”?谈什么“文明的源头”?其实,明明说的是阿城的事偏偏要连上哈尔滨,那就让人莫名其糊涂了。而阿城金上京的历史也不过才38年,1153年,金朝的第四个皇帝海陵王完颜亮就迁都燕京(今北京),并“削金上京会宁府上京之号,只称会宁府”了。所以,五点论据的头三点与哈尔滨这座城市本身没有关系。后两点因为谈到哈尔滨,或许与哈尔滨有点关系。但是,当时的东北女真人等少数民族,大都乘坐皮筏子或小木船在松花江主航道一带活动。哈尔滨的称谓起源应该在道里区九站一带,譬如,“扁岛说”“哈拉巴说”“天鹅说”“晒网场说”等等都源自道里区江边是一片沼泽,仅在九站一带是一狭长的高岗,人们经常登岸休息打尖。如果“阿勒锦”考证确定就是巨源镇城子村的话,那么哈尔滨的称谓“阿勒锦说”就没有多大的可能性了。至于阿城的区划问题与哈尔滨市的性质就更没有连带关系了,哈尔滨市没有阿城区的历史那么悠久,它是清政府新设的行政地区之一,清朝末年,哈尔滨付家店(今道外区)还只不过是归属吉林省双城厅管辖的一个县。

纪元,是历史纪年的起算年代。不过,一个地方的纪元,与一座城市的纪元,那是两个不同的时间概念。哈尔滨的历史纪元,是指哈尔滨这个地方的称谓之初,而哈尔滨城史纪元,则是指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形成开端。

2005年10月31日,哈尔滨市政府曾经在道外哈尔滨道台府隆重的举行了哈尔滨设治100周年纪念活动。这个活动的意义,显然是把公元2005年10月31日,清政府在道外区设立滨江关道衙门,也就是有一些专家所说的“设治”,当做了哈尔滨这座城市的开端。然而,曾几何时,短短不到10年的时间,哈尔滨的城史纪元又要“提至900年前”改成金朝建国的1115年了。

自从阿城成为哈尔滨的一个区之后,就一直有人惦记着要把哈尔滨的历史上延到金朝。众所周知,阿城与哈尔滨这两座城市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哈尔滨是随着中东铁路的修建而诞生的移民城市,而阿城的历史与哈尔滨毫无关联。如果单纯就由于区划的关系,就把哈尔滨的历史提至900年前,那么,就会像把阿城的绿地覆盖率平均到哈尔滨一样荒唐。而且照此理论,黑龙江省宁安的渤海国是唐朝时候的事,牡丹江市就应该是千年古城了?其实,阿城是阿城,哈尔滨是哈尔滨,风马牛不相及也!阿城与哈尔滨的文化是不能融汇贯通的。哈尔滨,是典型的多元文化的移民城市,而阿城金源文化的定位很是鲜明。如果把哈尔滨“东方莫斯科”和“东方小巴黎”的风格,再掺进金元文化,那岂不是不伦不类了吗?要知道,一座城市与一个地方的纪元,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阿城成为哈尔滨的一个区之后,等于给哈尔滨增添了一个美丽的边城,两种文化应该各自取其长,这样才有利于两个不同文化区域更好、更快、更科学、更具特色的发展。

历史不是政治,历史不是经济,历史也不是文学艺术,历史是人类社会所经历的客观事实,它是不以人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

对于把哈尔滨的纪元上延到金的主张,在哈尔滨方志馆的一次学术会上,原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的薛连举院长一言以蔽之曰:“金史与哈尔滨沾不上边儿!”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相关推荐

有个老厂叫“哈毛”

宽阔而壮观的松浦大桥,从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二十道街的江畔,飞架松花江之上,直达江北。当我从南引桥走向主桥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想起在这引桥下,有一家我曾经工作过多年的大型国有企业,以生产“卧虎”毛毯而驰名中外的哈尔滨毛织厂。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金史与哈尔滨沾不上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