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诗人范成大到过哈尔滨阿城

文/李忠义

四十年前,在苏州还被人们称作江南小城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多次浏览这座历史名城了,但因工作关系,每次都不过走马观花而已。自从前几年女儿在苏州定居,我才开始仔细品味起天堂苏州的滋味来。

苏州除了江南园林,恐怕就是它悠久的历史了。走在苏州的大街小巷,不断引起我的陈思遐想,不经意间踢到一块砖瓦都觉得可能是古物,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肯定有多少古人曾经在此漫步逗留。

女儿家居苏州南部的上方山麓石湖之滨,去年探亲下榻于此,与以往出差的感觉大相径庭。闲庭信步之际,不仅发现了唐伯虎的墓地和他题字的牌楼,而且还参观了春秋时期,吴王夫差和美女西施居住的姑苏台。并且该地还是越王勾践攻伐吴国的屯兵之处,当年越王勾践就是通过该地的大运河,乘船攻进吴宫灭亡吴国的。更重要的是在参观范文穆公祠后才得知,此地竟然是南宋著名诗人范成大的故居。我平素一直喜欢范成大的田园诗,没想到如今竟成了他故居的邻居。在我拜访他的故居,研究了他的文献记载之后,意外发现,范成大在担任南宋官员时,还曾经出使金国到过哈尔滨的阿城呢!

范成大,字致能,号石湖居士,苏州吴中人,绍兴进士。曾任徽州司户参军,得洪适帮助入京任秘书省正字、吏部员外郎、崇政殿说书、资政殿大学士等职。

范成大在南宋朝廷任职的期间,正是南宋兵败与金屈辱媾和的时代金朝大定年间,金世宗大败宋军,据«金史记事本末»卷三十一记载:“一万五千骑兵,三万多步兵死在金兵刀剑之下,南宋兵败,统治集团内部主和派得势,派人赴金求和,宋金达成和议。屈辱条约规定:改宋金的君臣关系为叔侄关系;疆界仍然维持海陵王南侵前的旧界;改“岁贡”为“岁币”,每年宋给金朝白银二十万两,绢二十万批。”当时,正是中国历史上的汉奸文化,维持了宋金之间三十年的和平。这个宋孝宗隆兴三年签订的屈辱条约,史称“隆兴和议”。当时的部分南宋朝臣认为,当时的南宋要想打败金国,收复中原那是不可能的,投降是比较现实的政策。所以,只能息事宁人,只能乖乖地给金国当侄子(原来两国是君臣关系后来又签订协议改为叔侄关系)。其结果必然是引狼入室,给金国以和平发展的机会,使金国致力于国内改革,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发展生产,使金国在短时期进入了强盛时期,最后灭了南宋王朝。

南宋的屈膝投降,靠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虽然保住了大臣们荒淫无耻的生活,但是,皇上给金人当侄子的滋味并不好受。连金国送信的使臣,皇上都得到门口去接,都得拿出侄子孝敬长辈的态度奴颜婢膝。当时金国占据了汴梁,南宋皇室每年去皇陵祭祀都要得到金国的审批,其复杂程度可能比现在办护照还难。“孝宗百般受辱,渐有悔意,遂派范成大使金。”

当时,范成大从临安(现杭州)乘船,通过京杭大运河到达燕京(北京),但金世宗完颜雍时往上京会宁府,住在光兴宫。于是,范成大又从北京陆路来金上京(现哈尔滨阿城区)。

二十五史•宋史·«范成大列传»记载:成大密藏章牍,怀诸袖中,当入谒金主时,先进国书,词意慷慨。金君臣方倾听间,成大忽奏道:“两国既为叔侄,受书礼尚未合式,外臣有章疏具陈。”言至此,即从袖中出疏,搢笏以进。金主雍愕然道:“这岂是献疏处吗?”掷疏不受。成大拾疏再进,毫不动容。金太子允恭侍金主侧,禀金主道:“宋使无理,应加死罪!”金主雍不从,令退居馆所。越宿,发交复书,遣令南归。

南宋战败称侄,偏安南隅,而范成大不辱使命的高昂气节,令后人感动。范成大出使归国后,擢中书舍人,任处州、静江知府,四川制置使、参知政事等职。晚年退居故乡石湖。素有文名,尤工诗。

范成大是南宋杰出的诗人,他与陆游、杨万里、尤袤齐名,被称为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他的诗清新质朴,题材广泛, 他的«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尤为有名,大有陶潜遗风。并有《石湖集》136卷传世。范成大使金途中,还作了72首绝句,充满了爱国主义的热情,感事伤时,无愧史笔。

然而,范成大不远五千多里来哈尔滨阿城,出使金国不辱使命的事,以及他的爱国主义情怀,却被埋没了900多年,一直不被世人所知。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南宋诗人范成大到过哈尔滨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