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繁司与新哈尔滨旅馆

1937年位于哈尔滨市中心的新哈尔滨旅馆(现国际饭店)开张了。这座五层高,外形酷似一架手风琴的建筑,赚足了哈尔滨市民的眼球。它不但造型新颖独特,室内设施也十分奢华。每间客房配备高档欧式家具,室内设有卫生间,每间房还安装了电话,中餐厅、西餐厅、日本料理可满足不同国籍客人的需求。同时酒店还设有结婚礼堂、台球厅、理发室,并为客人提供出租车服务。每间夜的最高房价达44元伪满洲国币,当年,这相当于一名普通邮差3个月的工资,是哈尔滨高档的商务饭店之一。服务对象主要是富贾名绅、达官显贵。它的投资者就是上世纪30年代在哈尔滨颇具实力的日本近藤林业公司。

新哈尔滨旅馆

新哈尔滨旅馆

日本近藤林业公司1932年5月在哈尔滨成立,1937年就投资100万日元,在哈尔滨黄金地点建造这座豪华饭店。一个企业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积累这么多财富呢?

近藤林业公司旧址

近藤林业公司旧址

上世纪初中东铁路开始修建,俄国人乘机攫取了在我国东北的森林采伐权。在近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满洲里至绥芬河长达1000多公里的铁路沿线两侧50至100公里的森林被俄国人大量砍伐。这些木材除了用于建造铁路所需的枕木、车站和员工宿舍以及火车通车后所需的燃料(早期火车曾以烧木材为主)之外,还加工成胶合板、地板块、家具,远销到欧美等国。一些俄国林业资本家靠掠夺中国的林业资源而一夜暴富。当年哈尔滨两名最大的林业资本家葛瓦里斯基、斯基德尔斯基分别在南岗区颐园街1号和3号盖起了豪华别墅,就是一个佐证。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日本把掠夺东北林业资源作为重点,他们不能容忍在其占领区内的俄国人控制林业资源,立即颁布了《产业控制声明》,将林业、采伐业划归“国有”,不允许民间自由经营。在关东军的刺刀威迫下,俄国人不得不拱手让出经营30年的林业采伐市场,一些日本企业乘机以联营的名义低价收购了俄国人的林场和木材加工厂。参与收购俄国人林业企业的日本公司就有近藤林业公司。

近藤林业公司的创始人叫近藤繁司,他1883年生于日本大分县,1902年刚满19岁就到了俄国的远东城市海参崴,进入一家名叫杉浦的商店经商,历经16年的打拼和历练,他淘到了第一桶金,于1918年在海参崴创办了商船公司,专门从事海上运输。1932年,当他得知中国东北被关东军占领,他的同乡南次郎出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兼日本驻伪满洲国特命全权大使,成为伪满洲国的太上皇,立即登上火车星夜兼程地赶到哈尔滨。凭借他多年从事航运的经验,他深知黑龙江林业资源丰富,不但日本需求量大,而且欧美市场销路也很好。于是他决定成立一家集木材采伐与木材加工的公司。1932年5月,一家名叫近藤林业的公司,在哈尔滨道里区地段街106号(现金太阳商城址)成立了。他以满洲国一等公民的身份,又有关东军做后盾,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哈尔滨最大的林业资本家葛瓦里斯基名下的牙不洛尼(亚布力)林场和位于南岗区协和街(现人和街)北侧的马家沟火锯厂据为己有。几年后又在滨绥线的横道河子、穆陵等地开办了木材采伐和木材加工企业,一跃成为哈尔滨最大的木材商。

近藤繁司(左五)与公司员工合影

近藤繁司(左五)与公司员工合影

1941年近藤繁司出任哈尔滨商工公会参事,哈尔滨薪炭配给统制组合的理事长。这个所谓的组合不是一般的行业协会,而是掌管行业准入生杀大权的机构,也就是说近藤繁司垄断着哈尔滨薪炭市场的供给。在日伪统治时期,各个组合的理事长全部由日本人担任,控制着哈尔滨的经济命脉。这也是近藤繁司在中国大发其财的原因。

1945年8月,苏联红军攻占哈尔滨,近藤繁司的新哈尔滨旅馆及马家沟的木材厂等企业均被苏联红军没收。近藤繁司本人被苏联红军逮捕关押,释放后又神秘失踪。前些年近藤繁司的亲属在日本发表相关回忆,把近藤繁司描绘成战争的无辜受害者,对失去在华的资产深表痛惜。其实,稍对当时那段历史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导致近藤繁司失踪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他旗下林场的白俄森警队引发的祸端。

1936年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将横道河子林场的白俄森林警察队进行改编,作为哈尔滨特务机关直属的浅野部队的一个支队加以训练,成为进攻苏联的特别行动队。而这支队伍的人员经费是由近藤繁司提供的。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后,将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长秋草俊等人逮捕后押往苏联。日本在哈尔滨等地针对苏联的情报工作被苏联所侦知,苏联下达命令追捕参与或资助反苏活动的人。近藤繁司的命运由此发生逆转。他与另一位哈尔滨著名木材商斯基德尔斯基的命运十分相似,都因资助白俄反苏势力而遭苏联逮捕关押,只不过斯基德尔斯基兄弟俩死在了苏联集中营。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这家饭店改为哈尔滨国际旅行社,是当时哈尔滨唯一一家能够接待外宾和港澳同胞的宾馆。

1950年2月27日,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回国路经哈尔滨,在哈尔滨作了短暂的停留,这也是毛泽东一生中唯一一次到哈尔滨。北方的二月,正值隆冬季节,寒气逼人,毛泽东主席不顾旅途的疲劳,在视察完哈尔滨车辆厂后,又兴致勃勃地登上了这座楼的楼顶平台,俯瞰哈尔滨市容。陪同的周恩来总理在20年代前曾到过哈尔滨,于是,便不时地指点讲解,向毛主席作介绍。担任毛主席视察哈尔滨警卫工作的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后任哈尔滨市长)王化成在回忆录中说,在哈尔滨旅社的平台上,饶斌(时任哈尔滨市市长)向毛主席介绍了哈尔滨市行政区的划分和工厂分布情况。毛主席问饶斌:“哈尔滨市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外国人?”饶斌一一做了汇报。毛主席指示:“要多搞些工厂,把消费型城市改造成为生产型城市。要多栽些树,要学会建设城市和管理城市。”他老人家在建国初期,在我们党的工作中心由农村转到城市的重要历史关头,及时地为我们的城市工作指明了方向。

在楼顶平台上,毛主席还和陪同的原东北抗日联军将领李延禄(时任松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谈起了东北抗日联军的问题。1938年,李延禄在延安曾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过东北抗联的情况。后来,李延禄留在延安,参加东北工作委员会工作。毛主席问李延禄:“你是抗联出来的,参加过东北抗联的人还有多少?”李延禄回答:“不多了。”毛主席说:“要告诉他们,东北抗日联军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开展游击战争,同日寇进行殊死斗争,牵制了敌人的部分力量,这对于整个中国革命的胜利是有历史成绩的。但也有缺点,主要是政治思想教育不够,有些脱离群众。”毛主席说到此处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语音缓缓地论述下去,大意是:这支军队,除我们党派出的干部外,不少是被压迫的穷人,由于不甘心为地主、富农、资本家当牛做马而上山。抗联和他们联合起来,一块儿打日本,抗日反满,这是好的。但由于缺乏政治思想教育,群众基础薄弱,因而很难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以致我们的损失很大……李延禄在一旁不住地点头,对毛主席的精辟论断和透彻的分析很佩服。最后,毛主席嘱咐李延禄,下工夫写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抗日联军的成绩不要抹煞,缺点也要写,写出来对党对人民有好处。

润古

刘延年,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专家,著有《老明信片中的黑龙江》、《老街轶事-哈尔滨建筑背后的故事》、《黑龙江邮史文存》、《老街余韵-哈尔滨建筑风情》等。今日头条专栏ID: llyn润古,联系方式:个人微信号 lyn560606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近藤繁司与新哈尔滨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