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工大老台胞的故事(九)

九、不世出的语言天才

1980年,尤宽仁晋升为工大副研究员。1986年,尤宽仁便以工大图书馆副研究员的身份退休。此前他先后担任黑龙江省世界语研究会副会长(1981年)和哈尔滨世界语协会副会长(1985年)。也曾担任黑龙江省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会第四、第五届委员。

究其一生在大陆的经历,名声很大,成就却不高。他在学术方面未有著作,仅仅审核校对过《俄文文法读本》第一到三册,翻译过《斯大林全集》第一到三卷与《智力训练》第一到四册,主编《现代日语语法手册》一书。在新中国的建设上也未有贡献,只是在民间留有佳话。

其实,尤宽仁的专长在于语言,外语能力极为优秀,他的同事、友人、其它公费生都一致称赞他是不折不扣的语言天才。他精通日语、英语、德语、俄语和世界语,另外还能够使用日耳曼语族的荷兰语、瑞典语、挪威语、丹麦语,拉丁语族的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斯拉夫语族的波兰语、捷克语以及印度尼西亚语等等。加上国语和闽南语,他总共会使用十八种语言,完完全全是个不世出的语言天才。1978年他还曾担任黑龙江省出国进修生和研究生日语口试的主考和评卷工作。光明日报、工大校讯都曾采访报导这位掌握近二十种外语的传奇台湾人。

他曾经对他的姊姊说,同一语系的语言都有相似的规律,只要他学会其中一种语言,就能够很轻松的学习同一种语系的其它语言。

由于背景知识渊博和语言能力出众,尤宽仁可以翻译各式各样的外语文件,许多单位纷纷拜托他为其翻译文件。他翻译过五十余部外语科技影片,例如日文版的《海底电缆》、《通信卫星》、《神经的构造》、《世界的交通》,英文版《人和电子计算器的对话》,德文版《最新的印刷技术》等。工大的教师们也经常请他协助查找和翻译外语科技情报资料,例如荷兰语、捷克语写成的电子学等。

最右邊那個人有點像曾志偉

改革開放後尤寬仁又找回跳舞的興趣

工大活历史马宁教授做为尤宽仁的上司和同事,对尤宽仁有非常透澈的认识和评价。他非常钦佩尤宽仁的语言天赋,不只是一般的听说读写,更重要的是他的语感。中国人学外语,由于表意文字和拼音文字根本性的不同,总是免不了会落入中式文法的陷阱。但尤宽仁完全没这个问题,他说起日语就是用日语逻辑去思考,说起俄语就是用俄语逻辑去思考,一点违和感都没有。马宁教授经历过满洲国时期,日语能力也是顶尖,但他自言日语还没有尤宽仁地道,连日本人都会为尤宽仁的日语竖起大拇指。

然而对于尤宽仁在工作上的评价,马宁教授说他根本是大才小用,没什么贡献。工大是国家重点大学,收藏了许多东欧、北欧等少数语种的理工书籍。尤宽仁在图书馆负责外文书籍的编目工作,这其实是最基础的工作,出不了什么大学问。但这些工作一般人又做不来,偏偏只有尤宽仁能做。应该说一般人也能做,但不能像他那么全面,一个人把十几个人的工作全包揽了。

马宁教授以为尤宽仁的才能绝对不止于此。他凭着自学就能掌握十多语言,要是让尤宽仁留在中央编译局那个充满语言专家的地方,透过和同事切磋交流,恐怕他能精通的就不是五国语言而是十国语言了,而且他肯定能在编译局专职从事翻译工作。中央编译局是国家如此重要的单位,尤宽仁能为国家做的事情肯定更多。很可惜,一位当年选择留在大陆的台湾知识分子,却没有办法为祖国贡献所学,实在是莫大损失。

马宁教授用十个字为尤宽仁的一生盖棺论定:「是个人才,但不是个人物。」这是非常中肯的评价。

我去工大家屬樓拜訪馬老

我去工大家屬樓拜訪馬老


PS:马宁教授如今高龄九十岁,却仍在工大兼课,堪称工大活历史,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经历过民国、满州国、共和国,见证哈尔滨几十年来的发展,是工大不可多得的老教授。

(待續)

布拉瑞

我對於怎樣天崩地裂的災難,與人世的割恩斷愛,要我流一滴眼淚,總也不能了。我是幼年時的啼哭,都已經還給了母親;成年的號泣,都已還給了玉鳳,此心已回到與天地之不仁。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位工大老台胞的故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