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工大老台胞的故事(二)

二、对北京大学心神向往

抗战胜利,尤宽仁和许多在日本求学的台湾人一样中断学业返回宝岛恒春。他的姊姊尤惠慈已经嫁人,在台南定居。一日,尤宽仁去台南找他姊姊,跟她说他要去北大念书。原来是尤宽仁看到公费生的考试公告,决定要报考。

尤惠慈说:「你要念书为什么不在日本念完?爸爸会让你去北大念书吗?」尤宽仁答:「爸爸说先考上再说,那我就考上给他看!」尤惠慈又问:「那你为什么要去北大?北平很远耶!」尤宽仁用非常兴奋的语气说:「因为胡适在北大!胡适是闻名全世界的中国学者,他现在是北大校长,我要去北大追随胡适!」基于如此单纯的原因,尤宽仁选择报考公费生。

榜单揭晓,尤宽仁是文科榜首,这下他父亲不让去也不行了。可是尤进来心里还有犹豫,这不是钱的问题,反正是公费生;也不是继承家业的问题,如果儿子真的不想学医逼也没用。尤进来考虑的主要是国共内战,万一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战祸波及怎么办?做父亲的不可能不为孩子做最坏的打算。

但是尤宽仁非常坚持非到北大求学不可。北京大学几十年下来累积的名声,让一介台湾青年不远千里不顾一切慕名而去。因此,尤进来最终还是让儿子去到北平。尤宽仁,踏上了载运公费生的这艘轮船,走入他自己的命运。

尤宽仁选择的是北京大学西方语学系,主修的外语是德语,副修英语。在日本学习世界语的时候启发了他的语言天赋,导致他放弃少年时期的理想,放弃在青山学院所学的专业,一头钻入了语言的领域。从此他确立了自己的志向,在外语的世界一展长才。

尤宽仁到了北大就专注于课业,从不过问政治和学生运动。1946年底北平发生沈崇事件,引发全国反美帝国主义运动;在内战期间,陆续又发生数次学生运动。但从沈崇事件开始的每一次学潮,尤宽仁都有没有参与。在当时的如火如荼投身反对国民党游行的北大学生眼中,他几乎就等于是个书呆子。可以说他是个给他一本外文书就不会造反的人,政治性格柔弱的像只兔子。

1948年暑假尤宽仁返乡渡假,这次尤进来可强力反对他再回去北平了。48年和46年可不同,战火全面蔓延开,远在台湾都能感受到这种气氛。虽然三大战役还没开打,国民政府还没有遭受决定性的败北,但谁都看得出来共产党已经和国民党有了抗衡的本钱,内战不可能控制了。

然而尤宽仁还是非常坚持的要返回北大去。他的父亲跟他说:「北方已经在打仗了,你为什么还要回去?万一打到北平怎么办?你已经在北大念了两年,已经够了。」

尤宽仁回答:「不会啦,只要在学校里待着就没事情,不管国民党或是共产党都不会把枪火打到学校里面来。我在东京的时候,美军也没有轰炸日本的大学啊。」

「那是别人美军啊!国军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尤进来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阻止他的儿子了。尤宽仁说:「不会啦,胡适在北大,他是北大校长,又是全世界知名的学者,谁敢对北大乱来?反正我就是要再去,因为胡适在北大!」暑假结束,尤宽仁果然回到北大,迎接新的学期,也迎接了从此只属于他这位台湾知识分子的命运。尤宽仁,还是走了进来。

(待續)

布拉瑞

我對於怎樣天崩地裂的災難,與人世的割恩斷愛,要我流一滴眼淚,總也不能了。我是幼年時的啼哭,都已經還給了母親;成年的號泣,都已還給了玉鳳,此心已回到與天地之不仁。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位工大老台胞的故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