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工大老台胞的故事(七)

七、改革开放后获得平反

那间宿舍已经无法住人了。此后差不多半年多的时间,尤宽仁一直住在图书馆的收发室,这下他真的成为名副其实的图书馆管理员。幸好,改革开放了,尤宽仁在文革中的罪名被平反。工大在今木兰街一带盖了新宿舍,做为资深教员,尤宽仁分配到一间非常舒适的新居,和他的新婚妻子一起搬进去。

他的新婚妻子是朝鲜族。朝鲜人亡国后大举逃亡到中国东北,日后形成中国境内的一支少数民族。当时的鲜族一般不跟外人通婚,民族性特强。也许是出于同被日本侵略的民族心理吧,妻子的哥哥特别欣赏尤宽仁。在那件惨案发生后,哥哥做为媒人,他的妹妹就嫁给了尤宽仁。那个年代鲜族和汉族通婚的事情非常稀有,于是他们的婚姻一下又传遍了整个工大校园。

工大木兰街家属楼

工大木兰街家属楼

事实上,在1970年代初,尤宽仁就是工大非常有名的人物了。本来他并没有在工大教课,中日友好之后,中国人对日语的需求大增。尤宽仁应工大日语系主任马宁教授的邀请在工大教授日语。接着,他在哈尔滨讲授的外语课程愈来愈多。在工大校内,他为图书馆工作人员和医院医生讲授日、英、德、俄等外语课程;利用业余时间在广播大学开办外语课程;还为哈尔滨市立儿童公园的儿童铁路培养一批接待外宾的小翻译。

兒童公園內的中日友好紀念碑

兒童公園內的中日友好紀念碑

于是尤宽仁的名气愈来愈大,想要向他学习外语的人愈来愈多。最后尤宽仁干脆在工大提供的宿舍开班授课,免费教授外语,让一些没有能力上大学、没有闲钱的普通市民也能学习外语。这下子尤宽仁的名声澈底出去了,就连在工大附近的工厂作业员也会到他家学习外语。当然其中也有政府为了监视尤宽仁而派去的特务。和尤宽仁比邻而住的邻居,更有人直接把小孩送到他家让他调教。

尤寬仁於家中授課

尤寬仁於家中授課

名气大了事情就找上门。日本政府在中日友好后开始寻找当年被遗弃在满洲的日本国民,尤宽仁因精通日语,是哈尔滨的一位联络人。这件牵动中日两国民族历史的大事件,须要先说明一下背景。

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人开始侵略中国东北,其手段之一就是透过移民手段,发动日本人移民到中国东北农耕定居,达成其殖民目的。这些日本移民被称作「开拓团」,截至日本战败为止,约有三十万日人移居满洲。

1945年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苏联根据雅尔塔密约的协议进军中国东北。苏联红军在东北并不是那么有纪律的,不分中国人、日本人,一律成为他们劫掠的目标。杜聿明率国军出关接收东北的时候,一路上也剿灭了部份趁火打劫的苏联红军。日本人抵挡不住红军来袭,纷纷逃亡,一出出不忍卒睹的惨案在松花江畔上演。日本妇女不愿被苏联红军奸污,前仆后继抱着孩子投江自尽;有的父母带不走孩子,仓皇间把骨肉托付给中国家庭;甚至父母被杀害了,留下不知所措的孤儿。

于是在战后东北,滞留了一批被中国家庭领养的日本孤儿,他们从小就以中国人的身份生活着。几十年后,日本政府和他们的亲生父母才来寻找他们。后来有许多孤儿回到日本定居。回到日本定居的「日本人」不习惯日本的生活,又回到他们的「祖国」东北。其中也谱出不少动人的故事。

当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涌起无限伤感与怅惘,伤感的是这么多无辜的幼儿被战火波及,怅惘的是日本政府居然没有忘记这些弃儿。又听说美国政府即使在和平的年代,也没有放弃寻找当年韩战与越战牺牲在异国土地上的美国大兵。再看看我们自己的政府,强征了这么多台湾人到大陆打内战后屁股拍拍无事一身轻,好像这件事根本不存在一样。

尤宽仁在寻访开拓团弃儿一事扮演中间人的角色,为中日两国搭上桥梁。日本政府出于对这位台湾人的感激,1983年十月尤宽仁受邀出访日本,接受日方表扬,在日本巡回演讲、上课,期间还受到安部外相的款待。尤宽仁和妻子在日本停留半年,1984年五月才回到哈尔滨。

尤寬仁訪日接受表揚

尤寬仁訪日接受表揚

尤寬仁接受安部外相款待

尤寬仁接受安部外相款待

尤寬仁在日本講述中國歷史

尤寬仁在日本講述中國歷史

尤寬仁參加日本櫻花祭

尤寬仁參加日本櫻花祭

(待續)

布拉瑞

我對於怎樣天崩地裂的災難,與人世的割恩斷愛,要我流一滴眼淚,總也不能了。我是幼年時的啼哭,都已經還給了母親;成年的號泣,都已還給了玉鳳,此心已回到與天地之不仁。

相关推荐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位工大老台胞的故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