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最早的图书馆

写在前面:

今年的4月23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第27个“世界读书日”,又称“世界图书日”。在这个充满书香的日子,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希望广大党员、干部带头读书学习,修身养志,增长才干;希望孩子们养成阅读习惯,快乐阅读,健康成长;希望全社会都参与到阅读中来,形成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的浓厚氛围”。

作为哈尔滨第一个文化教育中心的《哈尔滨铁路图书馆》历尽沧桑已经度过了整整一百二十个春秋。笔者认为,回顾它的创建、发展的过程,这对于到如今已经闭馆长达6年之久的哈铁图书馆的尽快恢复和今后的发展,还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

仅以此文纪念《哈尔滨铁路图书馆》建馆120周年!

哈尔滨最早的图书馆

文图/郑 琦

说起哈尔滨历史上最早出现的图书馆, 当属《哈尔滨铁路图书馆》,它历史悠久, 至今已有120年的历史,堪称哈尔滨图书馆之最。

图书馆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八年,最初是由当时中东铁路工程局负责哈尔滨城市建设的第九工程段段长 Князь С•Н•Хилковъ / 公爵斯•恩•希尔科夫和哈尔滨城市建设总监工И•И•Обломиевский / 依•依•奥布罗米耶夫斯基等8位有识之士发起创立的。

1898年6月,先期到来的中东铁路的建设者们多数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工程技术人员,他们中间有的还是世袭的贵族出身,他们视图书为精神食粮。读书对于他们来讲是至关重要的,在紧张艰苦的施工环境下,并未忘记人们对文化的需求。最初,在依•依•奥布罗米耶夫斯基的倡导下,将中东铁路工程局人员随身携带而来的部分书籍集中起来管理,供大家借阅。这个设在老哈尔滨(今香坊区)中东铁路工程局驻地的图书阅览室,就是后来哈尔滨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图书馆的雏形。

几易馆名

随着中东铁路哈尔滨枢纽城市建设的不断深入,在1902年中东铁路施工旺季,由依•依•奥布罗米耶夫斯基建议,并且得到了哈尔滨枢纽城市建设总负责人公爵斯•恩•希尔科夫的大力支持,在哈尔滨新市街开办了第一所铁路员工图书馆,由铁路出资700卢布作设备费,每月按10卢布开支,初次购置书刊300册。最初的馆舍是使用原本为中东铁路管理局首任局长霍尔瓦特将军设计建造的高级住宅。地址是秦家岗要紧街(今南岗区耀景街22号)。这在当时员工缺少住宅的情况下,能够为图书馆建立拨出这样一栋房舍是难能可贵的。

这座图书馆是哈尔滨的第一个文化教育中心,优美的俄罗斯风格建筑,设计独特,环境优雅,舒适宜人,阅览大厅宽敞明亮。它使得那些精神上空虚、渴望祖国文化的建设者们感到由衷的高兴。因哈尔滨建城之初被称作“松花江市”,故图书馆最初的名称是 библьатека читальня города сунгари / 《松花江市图书阅览室》 。后来,在中东铁路俱乐部成立时,这个图书阅览室被并入而成为《中东铁路铁路俱乐部图书馆》,图书馆又有了一笔经费可利用,图书馆的藏书也日益丰富起来。

最初的图书馆馆舍立面图(1902年)

《松花江市图书阅览室》并入中东铁路俱乐部后,改称为《中东铁路俱乐部图书馆》。以后又几易其名。1925年改称《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1929年夏,“中东路事件”爆发后中央图书馆被东省特别区教育厅接管后,开始衰落。1930年3月,中东铁路公司理事会会议通过华方提案:原“中央图书馆”名义不符,又改称《中东铁路职员图书馆》。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图书馆从此备受日伪限制,1933年10月至1934年9月间被伪哈尔滨警察厅查封,大批图书被没收。1935年3月23日,中东铁路出卖之后,满铁接收了图书馆,图书馆先定名为《哈尔滨铁路中央图书馆》同年5月10日改为《哈尔滨铁路图书馆》。图书馆还曾有过《北满铁路中央图书馆》、《铁道总局图书馆》等称谓。1946年东北解放后,图书馆又从日本侵略者手中回到人民的怀抱,重新焕发了青春。

1950年4月至1952年12月,中苏共管中国长春铁路期间,图书馆的名称是《中长铁路中央图书馆》。中长铁路管理局撤消后,1953年改馆名为《哈尔滨铁路图书馆》,使用至今。

图书馆的门牌变迁

馆址几经变迁

图书馆创立之初是艰辛的,据中东铁路有关文献资料记载,在日俄战争期间,馆址被迫辗转迁移数次,1905年末至1907年3月间,图书馆和俱乐部一起被沙俄军方封闭。1917年,图书馆曾一度搬迁到海关街办馆。

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于1925年恢复了中苏合办的纯商业性铁路,这时中东铁路已拥有员工两万多人,还资助“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哈尔滨法政大学”两所大学。如此大的企业,需要各种专业及普通书刊的程度是不难想象的。中东铁路管理局决定,把局内及沿线各单位的图书集中起来,重新组成图书管理机构,担起新使命,扩大原来的俱乐部图书馆,设立一所近代科学的图书馆,充分发挥图书的作用,以满足广大员工和铁路业务的需要。

1925年10月3日,《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成立并正式开馆,首任馆长恩•恩•特里福诺夫 / Н•Н•Трифонов。

《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的发展,不仅满足了广大员工的文化科技方面的需求,还为铁路内部各处领导、业务专家,大学教授们写作及学术研究提供了参考资料,取得了成果。

恩•恩•特里福诺夫馆长和图书馆工作人员

《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馆舍(1925年)

《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新馆开馆不久,馆址就被苏联总领事馆占用,改作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使用。1931年秋,图书馆又迁址到大直街、耀景街交口处的原中东铁路督办官邸办馆(该建筑历史沿革,请参阅大话哈尔滨2021年11月18日,历史文化-“哈尔滨故事”《湮灭在楼群之中的“黄房子”)。从此这座占地面积很大的中东铁路官房就成为中东铁路、北满铁路、中长铁路、人民铁路几个历史时期的图书馆馆舍,长达42年之久。

被安置到新馆舍的图书馆,不但使用面积较大,而且馆藏图书也更加丰富起来,成为东方一大图书馆。馆舍环境非常幽美,庭院内除有榆树、白桦树、胡桃树以外,还植有多种果树和名贵的白杨。建筑物爬满葡萄藤。春夏庭院内花坛鲜花争先斗艳,丁香、果树花盛开,香味宜人,树木苍翠,假山、八角凉亭以及曲线型马蹄腿长坐椅,为读者看书休息提供舒适方便。整个庭院犹如一座小公园。

庭院内的假山和八角凉亭

图书馆馆舍及庭院大门

1973年,由于铁路改造建设需要,哈尔滨铁路图书馆迁至大直街哈铁文化宫右楼(现哈尔滨铁路博物馆右侧房间),将原文化宫舞厅改为藏书库,二楼报告厅改为职工阅览室,并设借书部和儿童阅览室。图书馆极其重视儿童工作,每年的学生寒暑假和重大节假纪念日,都主动配合学校搞一些活动,培养少年儿童爱国主义精神。

2016年夏,《哈铁图书馆》因《哈尔滨铁路博物馆》建馆需要而闭馆,至今尚未开馆。这对于有着120年历史的哈尔滨最早的图书馆来说,不能说不是一种遗憾!

馆藏图书丰富,毁书事件令人震惊

早年的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馆藏图书甚富,种类齐全。除中文图书外,还藏有数量可观的俄、日、美、英、法、德、等外文书籍,其中以俄文书籍为多。仅各种报刊、杂志就有二百多种,时为东方一大图书馆。

有资料记载,中央图书馆曾与前苏联国内66家研究机关及外国44处研究机构保持联系。互相交换出版物,其数目达500种以上。1927年11月东省特别区当局以“宣传赤化”为名,没收销毁大量图书,使得馆藏图书显著减少。1929年7月,“中东路事件”发生,中东铁路图书馆和铁路其他所有图书馆被东省特别区教育厅和警察总管理处接收。又一次使图书管理受到了冲击。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图书馆是“红卫兵”扫“四旧”的重点单位,8月下旬和11月,哈铁图书馆受到来自哈尔滨铁路中学“红卫兵”先后两次严重冲击。毁书二万余册。它们将这些中外古典文学和国外画册及文献资料等,一部分就地焚烧,其余用两辆卡车装运到造纸厂化作纸浆。封存剩余图书,勒令闭馆,直至1972年图书馆才重新开馆。此为哈铁图书馆历史上一次最为严重的毁书。十年浩劫,疏于管理,又有一部分图书散失到社会上。笔者曾在省、市图书馆,大专院校资料室及古旧市场、地摊和个人手中见到相当数量的带有中东铁路图书馆藏书印记的资料性图书、画册等。笔者也曾在我市古玩市场及地摊购得过馆藏的极具史料价值的馆藏图书资料。

笔者在街头地摊购买的馆藏图书(1904年版)

图书馆馆长

据中东铁路历史资料记载,图书馆第一位负责人是哈尔滨的建设者 Γ• Шадрин / 沙德林先生 。有文献记载,沙德林直到1923年还在管理这座已是哈尔滨铁路俱乐部的藏书丰富的图书馆。

图书馆自建立之日起,归学务处领导。馆长一职一直是由俄国人担任。直到1925年后,才有中国人乌泽声任图书馆副馆长职。(注:乌泽声吉林永吉人,字谪生,1884年生人,蒙古八旗。1930年任中东铁路督办公署秘书,随新任中东铁路督办莫德惠参加“中东路事件”后的中苏谈判,1935年还曾参加中东铁路出卖谈判。)这是中国人进入图书馆担任领导职务的开端。图书馆最初只是为俄国人服务,1926年增加中国人副馆长后才增设了中国阅览室。中央图书馆阅览室分为成人部、儿童部、中国部。

中东铁路出卖前的最后一任《中东铁路图书馆》馆长是俄罗斯著名的法学家、国家布尔什维主义(国民布尔斯维克主义思想)的创始人,博学多才的 Н•В•Устрялов / 尼•瓦•乌斯特梁洛夫。是他完成了图书馆的整个交接仪式。

乌斯特里亚洛夫1890年11月25日,出生在彼得堡。1913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后来留学到法国和德国,1915年获得莫斯科大学法律硕士学位。开始在莫斯科大学教授法律。俄国十月革命以后他搬到 Пермь,在 Пермь 大学。那时候他是一名 кадет (Конституционно-демокра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党员。在俄国内战时他搬到鄂木斯克,他支持高尔察克的政府。1920年初,乌斯特里亚洛夫移民到哈尔滨,1920年3月,成为哈尔滨商学院创办的高等经济和法律课程的教授、第一任院长。于1922年夏天转变为哈尔滨法政学院,任法政学院院长。在这里他教授洲法律,领导哲学界编辑依兹维西亚大学的一些著作。

乌斯特拉洛夫在中东铁路工作期间,曾任中东铁路管理局学务处处长,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馆长。1935年3月23日,中东铁路出卖之后,乌斯特里亚洛夫在主持完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的移交工作后,作为中东铁路一员,毫不情愿地随着撤退回国的苏联员工一起被迫返回苏联。回国后他在莫斯科任教。1937年6月6日,乌斯特拉洛夫被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会逮捕。同年9月14日,他被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判处死刑,罪名是“间谍、反革命和反苏煽动罪”,并于当天在莫斯科立即执行。终年47岁。

时隔半个世纪之久,乌斯特里亚洛夫于1989年10月17日,得以平反,恢复了名誉。

接替乌斯特梁洛夫职务的是徐成琮。满铁时期,第一任日本人图书馆馆长是梅田满洲雄。

中长铁路时期,《中长铁路中央图书馆》馆长是由苏联专家茹果娃担任,副馆长姜学民、黎明。归文教处领导。

接收人员与馆员合影(前排座中间日方接收委员田口稔,右起第三人乌斯特梁洛夫,左起第三人徐成琮)

馆长茹果娃在馆长室办公

1953年中长铁路结束后,馆长是刘卓仁。图书馆划归哈尔滨铁路局工会领导。历届馆长分别由马云起、赵长林、潘润洪、韩延春、王家驹等担任,其中潘润洪担任馆长时间最长,文革前后共计14年之久。

图书馆现归哈尔滨铁路局工会文体委领导,负责人郑小波。

2016年,哈尔滨铁路博物馆建设,图书馆馆舍被占用,图书馆闭馆至今。

馆内掠影

《中东铁路中央图书馆》阅览室(1925年)

图书馆藏书库

图书馆阅览室

图书馆阅览室

图书馆儿童部

图书馆借阅部

埠头区分馆

《哈尔滨铁路图书馆》还曾经有一个埠头区分馆,建于1923年5月,位于哈尔滨市埠头区的石头道街日本侨民会院内。当时是与日本侨民会签订免费借用15年的合同,这是当年满铁在关东州以外地方建立的唯一图书馆,原名为《满铁哈尔滨图书馆》。埠头区分馆几经变化,最终合并到《哈尔滨铁路图书馆》。

埠头区分馆馆舍

馆藏图书印章

1922年4月,中东铁路管理局学务处为使铁路沿线铁路员工、家属借阅图书方便,开办了列车流动图书馆,开展图书借阅工作,极大的丰富了沿线职工、家属的文化生活,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列车流动图书馆藏书印

以上照片及图书馆不同历史时期藏书印章样式,均为笔者个人收藏。

郑琦

哈尔滨铁路局退休干部。现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哈尔滨市文物保护专家顾问组顾问。主要著述有《中东铁路与哈尔滨枢纽城市建设纪略》《中东铁路编年简史》。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