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政街漫步

邮政街,是中东铁路枢纽城市哈尔滨建城之初在新市街规划建设的街道之一,它因1899年10月,俄国政府在哈尔滨设立的第一所普通邮局而得名 / почтовая улица,至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了 。

哈尔滨的俄国邮政局

邮政街东北端以一曼街为起点,西南端到西大直街为终点,全长3403米,宽度11-16-9米不等。从西南端大直街数起,它与砖街、瓦街(旅部街)、铁工街、木工街、教化街、(教堂街)、利群街(杜马街、慈善街、斗争街、)、货栈街、工程师街、上方街(账房街)、公司街、海城街(技术街、建造街、校尉街)、北京街、海关街、中学胡同、红军街(车站街、霍尔瓦特大街、)、颐园街(医院街)建设街(箭射街)、果戈里大街(新买卖街、奋斗路)、阿什河街、吉林街、龙江街(齐齐哈尔街)、鞍山街(奉天街)、铁岭街、辽阳街、大成街(海拉尔街)、三姓街、辽源街(辽远街、大连街)、宽城街(宽城子街)相连通,止于东北端一曼街(山街)。

邮政街是一条与主干道大直街平行的次干道。但是在教化街开始又以半圆曲线变成弯道一直通向干道大直街。
据中东铁路历史资料记载,哈尔滨是中东铁路的总枢纽,城市建设规划一切以铁路为主体进行布局。将南岗区作为未来城市的行政中心,规划者在一定程度上受到1898年出现的霍华德“花园城市”理论的影响,应用了当时欧洲时兴的城市建设思想和规划手法。对南岗“铁路城”进行了全面科学规划,达到了当时世界较先进的水平。我们通过邮政街在这里的变化,不难看出哈尔滨早年城市规划受这一理念影响的痕迹。

邮政街位置图(图中红实线所示)

邮政街是哈尔滨最早形成的一条街道。下面这个由笔者精心收藏的老物件,就是最初邮政街的俄文街道名牌“почтовая улица”。该牌长44厘米、宽13厘米,做工精细,文字落压凸显成型,双层铁皮包裹而成。幸运的很,在城市街道名牌多次更换中,历经百年,它被完好的保存了下来,现为存世孤品,极具史料及文物价值。

邮政街最初的俄文街道名牌

这张历史照片是邮政街上世纪30年代街景,远处带穹顶的优美三层建筑是1929年建造在邮政街、阿什河街拐角处的 Ф.И.Слинкина大楼

邮政街在哈尔滨占据重要的地理位置,它在中东铁路督办公署、中东铁路管理局和外阿穆尔军区司令部等重要机关身后,又与主干道大直街平行,这里一开始就规划建设了许多较为高级的住宅、宿舍、学校、医院、办公场所及宗教建筑等。

老街上的几处高级住宅

(1)早年建在邮政街两侧的中东铁路住宅建筑多为独户型,占地和住宅使用面积都很大。原中东铁路管理局办公室主任罗棉斯基/ М•А•Романский ;东省铁路路警处长刘德权;中东铁路电台台长、中东铁路管理局电务处总技术员电务处代理处长古巴列夫;以及居住在邮政街115号的原东省铁路督办公署秘书长、接任郭崇熙局长职的中东铁路管理局副局长张明哲住宅和哈尔滨城防司令住宅都在这条街上。

位于邮政街、海关街拐角处的50/1型高级独户型住宅,占地面积较大,房屋有效使用面积227.5平方米。它最初是Васил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Скворцов / 瓦西里•亚历山大洛维奇•斯克沃尔佐夫的住宅。

瓦•亚•斯克沃尔佐夫1900年到旅顺地方法院工作,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后,旅顺地方法院迁来哈尔滨在中东铁路管理局大楼内办公。1906年6月24日,旅顺地方法院改称哈尔滨边境地方法院,瓦•亚•斯克沃尔佐夫一直担任哈尔滨边境地方法院院长。1920年东省特别区将边境地方法院收回,改称东省特别区高级法院,瓦•亚•斯克沃尔佐夫任顾问。

1938年,斯克沃尔佐夫逝世,埋葬在哈尔滨外侨新墓地(现哈尔滨游乐园址)。

瓦•亚•斯克沃尔佐夫

有资料记载,这栋建筑还曾作为苏联领事馆副领事住宅。解放后改为铁路邮政街(地区)幼儿园使用。

(2)在邮政街与工程师街交角处的原中东铁路管理局工务处哈尔滨城市段事务所大楼(现存)斜对过,早年建有一栋建筑特色独特的二层楼房,属哈尔滨新艺术运动风格。建筑式样优美,只可惜现已拆除无存。虽说至今我还没有找到它的历史图片,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留在我心中的那份美好记忆。

该建筑占地面积较大,我们从中东铁路早年的建筑规划用地图中可以得知,其占地总面积达4,382.105平方米。

尼.维.博尔佐夫

尼古拉•维克托罗维奇•博尔佐夫住宅位置图

这栋建筑最初是为中东铁路商务学校创始人兼第一任校长,知名教育家Николай Викторович Борзов / 尼古拉•维克托罗维奇•博尔佐夫建造的。尼•维•博尔佐夫1871年4月26日出生。毕业于圣彼得堡大学历史和语言学系,1906年,中东铁路管理局学务处成立。Н•В•博尔佐夫任处长 。1917年,俄国革命时曾一度取消,1919年11月15日重新开办。1925年前,中东铁路管理局学务处处长职务,一直由博尔佐夫担任。1926年8月,东省特别区收回中东铁路沿线的教育权。至1927年12月1日始由东省特别区教育厅长傅润成与中东铁路管理局订立条件,中东铁路支出教育经费中俄各半,中东铁路学校亦受特区教育厅管理。另在教育厅内设立一科(第四科),直接管理路立俄侨职弟学校,科长由中东铁路管理局长推荐。东省特别区教育厅当年也是设在邮政街这条街上。

博尔佐夫曾担任满洲地区研究协会文化发展委员会主席,年度杂志《俄罗斯儿童日》编辑。后来移居美国旧金山,居住在伯克利。在那里他教授俄语文学。他是许多文章的作者。他还是“库拉耶夫”基金会董事会主席。1955年11月25日,在旧金山伯克利市逝世,享年84岁。

博尔佐夫(前左2)在满洲地区研究协会

依据1922年的《哈尔滨指南》记载,中东铁路学务处长吉米特立义•安德列耶维赤•纪雅阔夫也曾在邮政街15号居住。

(3)在邮政街、北京街拐角处至今还保留两处铁路住宅建筑,但最初它不属于中东铁路官房,它是海关住宅。其中北京街、邮政街拐角处的独户型一层建筑曾经是1907年7月28日正式成立的哈尔滨海关的首任海关税务司 Никола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Коновалов / 尼古拉•阿列克三得罗维奇•科诺瓦洛夫的住宅。1920年11月6日科诺瓦洛夫任东省铁路公司监察局监察员期间也是居住在这里。哈尔滨铁路局接收后,哈尔滨铁路局副局长忠珉也曾在此居住过。

滨江关税务司住宅原貌与现状

与滨江关税务司住宅为近邻的另一栋二层建筑,当年是为滨江关年长已婚帮办建造的高级宿舍。据史料记载,中国海关副税务司、八站江关总办和哈尔滨关秘书都曾在此居住。

这两栋建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曾被邮政管理局做为住宅使用,邮政管理局局长就居住在这里。后来这两栋建筑被划归哈尔滨铁路局管理,作为铁路住宅使用。因这里地理位置优越,建筑居住条件好,一直被路局房产处优先安排局处级干部居住。

哈尔滨铁路局副局长臧杰以及分局长王超等都曾先后在这里居住。

滨江关年长已婚帮办高级宿舍原貌与现状

因当年这条街的中东铁路官房居住面积较大的独户型建筑较多,哈尔滨铁路局成立后,这里一直是局领导居住的首选之地,哈尔滨铁路局党委副书记、代书记、政治部主任王廷汉,和牡丹江铁路局党委副书记傅近民都曾在这条街上居住。

(4)在这条街上居住的哈尔滨铁路局领导干部还有原中国铁路工会哈尔滨地区工会主席穆凤阁、哈尔滨铁路局总工程师李均平、哈尔滨铁路局副局长朱孜竟、局工务处处长柳阴常等。这里值得特别提出的是,位于邮政街、松花江街、货栈街交角处的一栋25/1型住宅建筑,它是哈尔滨铁路局科研所高级工程师高成儒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高成儒,1906年出生,山东省栖霞县人。八十年代加入民革。1987年去世。他1925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念书时就已经是中共党员。当时国共合作,中共中央要求党、团员帮助国民党建立地方组织,当时的中共第一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吴丽石帮助国民党建立了国民党哈尔滨党部,于是,高成儒等党、团员变成了跨党党员。此时,孙运璇也在哈工大读书,与高成儒虽说不是同班,但同气相求,是经常接触的好友。

高成儒还有一段“欠孙运璇三百元”的故事鲜为人知。

抗战期间,高成儒被捕入狱。他从监狱出来后,一时失掉了与组织的联系,流亡关内,到了贵阳时身上已是没有了一文钱,正在饥肠辘辘,走投无路之时,在街上遇到了路过此地去重庆的孙运璇同学。孙运璇得知老同学高成儒的处境,二话没说,慷慨解囊,将自己随身带的300元钱全部都给了他,以解燃眉之急。从此二人天各一方。后来,孙运璇去了台湾,还当选了台湾当局的行政院院长。高成儒这才知道了孙运璇仍然健在,但此时海天相隔,阻于樊篱,不能相见。从此高成儒多了一重心事,至死不断念叨:“我还欠他300元呢!”

高成儒

 

老街上的几所知名学校

邮政街是哈尔滨市形成较早的一条街道。1903年,中东铁路哈尔滨第二新哈尔滨小学/ 2-Я НОВОХАРБИНСКАЯ ШКОЛА 就开设在这条街与公司街的交角处。上世纪20年代这里曾改做东省特别区苏联路员子弟第二中学校。解放后,这里是哈尔滨铁路职工子弟第四小学,
2005年划归地方,改名“团结小学校”。

第二新哈尔滨小学

现团结小学校

相继开办的还有建在邮政街与北京街拐角处的中东铁路为外阿穆尔军区边境守备队建立的孤儿院学校 ,这里是 Приют для детских офицеров погр. стр ./外阿穆尔军区边境守备队军官子女收养所(庇护所)。

1924年9月1日,由傅润成、李绍庚、刘鳌先、朱雅志创办的从德女子中学在这里开办。1926年8月,改称东省特别区第一学区区立第一女子中学校。解放后,这里是哈尔滨市第七中学校,1992年9月,改称“萧红中学”至今。

哈尔滨市第七中学校(常怀生拍照)

现萧红中学

在这条街上开办的另一所学校,位于现邮政街、上方街交角处,它是1924年12月,中东铁路公司为纪念中东铁路首任督办—许景澄在哈尔滨创办的“许公纪念实业中学”,校长熊知白。翌年10月1日,改称“许公纪念储材学校”。

1926年11月1日,中东铁路许公纪念储材学校收归东省特别区教育管理局管理,改称“东省特别区许公职业学校”。1925年2月——9月,民族英雄赵尚志曾在此读书,开展革命活动。1946年5月29日,北满铁路管理局在此成立。中长铁路管理时期,这里曾经是中长铁路管理局高级职员公寓。据时任中长铁路管理局统计处办事员,曾参加中长铁路移交仪式庆祝活动的刘淑岩回忆,周恩来一行曾下榻在这里。解放后,先后作为哈尔滨铁路局科学研究所,《前进列车报》报社,局教育处,局物资管理处办公楼使用。现为哈尔滨铁路集团公司信访办公室。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许景琛和许公纪念学校

许公学校现貌

老街上的宗教建筑

早年,邮政街街上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宗教建筑是俄国东正教弗拉基米尔女子修道院/Богородице-Βладимирская женская обитель。这个修道院原来设在避暑街(现人和街)一栋租用的民宅里。它是1923年逃亡来到哈尔滨的女修道长鲁菲娜创立的。建院时有修女40-50人之多,院长为 Ариадна / 阿里阿德娜。1924年,圣母弗拉基米尔女子修道院在邮政街40号,阿什河街与吉林街之间建造自己的院址。面积为398.94平方米,首任主持教务负责人阿恩德列衣·次娜米恩奇。1965年关闭,停止一切教务活动。

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期间,这里曾一度被用做哈尔滨市“群众专政指挥部”的学习班使用。时光荏苒,记忆是永恒的。1969年4月初,在举国上下满怀激情喜迎“九大”胜利召开的日子里,阴差阳错,笔者曾一度在此处小住数日。算起来,至今已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了,但在我生命中却留下了永恒的记忆,难以忘怀!
依据史料记载,邮政街上与宗教有关的建筑,还有设在邮政街、中学胡同东北角的基督教青年联盟。

圣母弗拉基米尔女子修道院

“摩天大楼”-雅古诺夫

1924年,“雅古诺夫”/ Ягунов 大楼在中东铁路长期出租之地,地段号76#的地段内(现南岗区邮政街与建设街拐角处)建成。

这栋六层(地上5层、地下一层)高度的大型商住楼房建筑,当年在哈尔滨实属罕见,在哈尔滨素有“摩天大楼”之称。

雅古诺夫大楼

1911年俄人开办的“哈尔滨第一齿科学校”及附属牙科医院1924年搬迁到新建成的雅古诺夫商住大楼,在此租用房间办学。1938年停办。

哈尔滨第一齿科医师学校校长 Е• Н• Фон-Арнольд / 冯•阿尔诺利德。齿科医师学校是一所师资、设备都非常好的牙科学校,附设牙科医院,有当时世界先进的新器械和最新设备,注重口腔治疗最新技术的学习,为中东铁路及哈尔滨培养了数以百计的优秀牙科医生。

校长冯•阿尔诺利德(前排左一)和第一齿科学校校旗

1938年后改做哈尔滨铁道学院寄宿宿舍。1946年7月25日东北铁路总局在哈尔滨成立,陈云任总局长,政委李富春、陈正人,副总局长吕正操,还有郭洪涛(东满),马钧(西满),陈大凡(北满)。总局直接领导除中长铁路以外,在东北组建的各铁路局,加强对东北铁路各线的统一指挥。1947年2月15日,奉东北行政委员会令,东北铁路总局成立公安处,各铁路管理局、分局成立公安分处,各铁路办事处设公安特派员,以加强铁路公安工作。东北铁路局公安处于本日正式在此办公。

以后“雅古诺夫”大楼又分别作为哈尔滨铁路局员工单身宿舍、哈尔滨铁路分局运输检察院使用。现改为商业用房。

东北铁路公安处时期的“雅古诺夫”大楼

值得一提的是:这栋建筑体量高大,造型庄重大方,雄伟有力的仿文艺复兴折衷主义建筑风格大楼,1998年5月7日,近邻建筑新建时基础深挖作业,未做好有效防护,造成大楼在建设街一侧楼体部分倒塌事件。

大楼倒塌事件现场(上图左上角和右下角黑白照片为刘泰滨拍照)

“雅古诺夫”大楼现貌

哈尔滨日本宪兵队本部大楼

早年,在邮政街“雅古诺夫”/ Ягунов 大楼的对面,邮政街83号与建设街交角处的建筑是 дом Левитской 哈尔滨专科医生的新的医院,1918年日本出兵西伯利亚曾做哈尔滨派遣队司令部及野战邮便局。

哈尔滨派遣队司令部及野战邮便局

1932年2月5日,日本军队占领哈尔滨。3月3日中东铁路护路军司令部大楼被日军多门师团司令部占用,随后日军第二师团野炮第2联队开进哈尔滨,驻南岗司令街2号(米利斯兵营,现哈工大校区),原中东铁路护路军哈长绥司令部。同年6月,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长土肥原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设立哈尔滨宪兵队,本部就设在南岗区邮政街。下设傅家甸(道外区)、新市街(南岗区)、绥芬河、宁安、依兰、海林6个宪兵分队。哈尔滨新市街宪兵分队也设在这里。宪兵队统辖伪满洲国三江省、滨江省和牡丹江省军、警部门,镇压东北人民的抗日运动,侦察搜集外侨和外国领事馆情报。1934年至1935年,东北人民抗日斗争范围不断扩大,哈尔滨日本宪兵队根据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又先后在埠头区(道里区)和五常、穆棱、珠河(今尚志)等地设立宪兵分遣队,在一面坡设宪兵分队。

据史料记载,日伪统治期间,哈尔滨日本宪兵队抓捕“反满抗日分子”或“思想嫌疑犯”,“特殊输送”给七三一部队做杀人细菌实验。它们还把从承德、奉天(沈阳)、锦州、新京(长春)等地日本宪兵队转运送来的战俘,供七三一部队做杀人细菌实验。七三一部队用于细菌实验杀害3000多人。1940年,哈尔滨日本宪兵队还参与镇压伪满第三飞行队的武装起义,搜捕、刑讯被俘起义士兵,并将起义士兵领导人移交伪第四军管区审判杀害。日本宪兵队的狼狗,骇人听闻。

哈尔滨日本宪兵队本部

中东铁路管理局职员寄宿舍和气象站

另外,早在1907年中东铁路管理局在邮政街、公司街拐角处还建造了一座大型的中东铁路管理局职员寄宿舍大楼 / Общежитие для железнодорожн служащих в г. Харбин ,现哈铁中级人民法院址。

中东铁路管理局职员寄宿舍

邮政街历史悠久,它的东北端还有两处医院,一个是1913年9月,由哈尔滨市董事会接收原中东铁路俄国妓女疗养院成立的市立第一医院/Городская бальница(设置65张病床)。与它毗邻的是有50张床位的外阿穆尔军区边境守备队医院/Бальница погран.Стр.На 50Кр。即现在的哈医大住院处址。

在这条街的西南端于西大直街交口处,米利斯兵营对面则是中东铁路1912年新建的气象观测站。

气象站

在邮政街上瓦街与铁工街之间,至今还保留一处二层楼房建筑,它是中东铁路管理局为职员建造的公寓住宅。现在保持基本完好,被哈尔滨市政府列入哈尔滨历史建筑保护。

早期公寓式住宅现貌

早年,哈尔滨铁路局哈尔滨铁路分局俱乐部也设在这条街与红军街交角处,它的前身是中长铁路时期,中长铁路管理局设立的铁路职工娱乐中心,时称“二分局俱乐部”。时至今天,老铁路和老哈尔滨人还是这样亲切的称呼它。

郑琦

哈尔滨铁路局退休干部。现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哈尔滨市文物保护专家顾问组顾问。主要著述有《中东铁路与哈尔滨枢纽城市建设纪略》《中东铁路编年简史》。

相关推荐

松花江街逸事

松花江街,是一条以哈尔滨的母亲河“松花江”命名的街道。它是哈尔滨建城初期就规划形成的街道,始于上世纪初。它是以哈 …

“书记楼”背后的故事

南岗区吉林街54号院里有一栋二层住宅楼,被哈尔滨人习惯地称为“书记楼”。以前有多任省委书记住过这里,如欧阳钦、杨易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