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探秘

哈尔滨市南岗区颐园街3号,有一栋地上二层地下一层的欧式建筑,现在是黑龙江省直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这栋房子最初是哈尔滨很有实力的俄籍犹太商人列昂季·沙耶维奇·斯基德尔斯基的公馆。1903年斯基德尔斯基在中东铁路开工后不久,就来到哈尔滨,取得了中东铁路沿线五处林场的经营权,随后他和他的儿子在哈尔滨又先后开办进出口公司和煤炭公司,一跃成为当年哈尔滨的巨商。

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探秘

1914年落成的斯基德尔斯基公馆

1914年他在市中心这块风水宝地建起了这座豪宅。一百年过去了,这栋楼仍保护得十分完好,仅从其一楼客厅里的木质拼花地板与棚顶的石膏花图案相同这一点看,就足以说明当年的奢侈成度。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栋房子正门上的山花上有一个外国老人头像浮雕。起初,我以为这个头像是房主人斯基德尔斯基的,我在编缉《老明信片中的黑龙江》一书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张1918年前后由日本军队发行的老明信片,正面图案用的就是这栋小楼的照片,在小楼正门上山花的位置,并不是浮雕头像,而是一个五角星,明信片上还注有“哈尔滨新市街野战交通部”字样,这说明现在的浮雕头像不是原来就有的,起码是在1918年左右日本人买下这栋房子后才安上去的。那么现在的浮雕头像究竟是谁呢? 2007年9月22日,我去农垦大厦参加一位朋友孩子的婚礼,同桌的一位朋友是省直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副主任李积增,我向他请教头像浮雕的来历,他对我说:“现在的头像浮雕是1996年装修时把原来日本人安的五角星凿掉了,将墙面抹平后,又感觉那地方挺空,我们几个人便站在大门口商量弄一个什么浮雕好。这时收发室打更的老头胡子拉碴地从跟前过,大家顿时来了灵感,对呀!这栋老房子是外国人盖的,就弄一个外国老人头像浮雕安上去吧。于是,大家就找来一些素描画册,按照外国人的形象弄了这么一个浮雕。”

老斯基德尔斯基在这栋楼里住了不到两年就去逝了。1918年,他的儿子就把这栋房子卖给了日本人。

此前,许多资料上说,这栋房子卖给了日本特务机关。但从明信片上提供的信息看,这栋楼曾在1918年左右作过日本野战交通部。曾任日本陆军大将牛满岛在1918年曾任野战交通部参谋,这就说明这个野战交通部是存在的。根据时间推断,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日本参加协约国武装干涉前苏联,曾一度占领了苏联远东地区,日本军队在哈尔滨便设立了这个担负战时机要通信的专门机构。

1918年设立的关东军哈尔滨特务机关

1918年设立的关东军哈尔滨特务机关

但这个野战交通部是否就是日军情报部对外的称谓,就缺乏史料支持了。但不管怎么说,后来这栋楼成为了日本驻哈尔滨的特务机关是无疑的。

从此,这座漂亮的花园别墅变得阴森诡秘。沦陷时期,哈尔滨人一提起这栋小二楼,无不心惊胆颤。

那么,日本人为什么要在哈尔滨设立这个情报机关,他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呢?历任特务机关长的结局又如何呢?

日本早就对苏联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的富饶资源垂涎三尺了,在1885年就已经开始注意收集沙俄远东的情报。1904年爆发日俄战争,日本这个弹丸小国竟打败了庞大的沙俄帝国。战争一结束,日本更是不断地派遣情报人员潜入俄国境内,变本加厉地开展对俄情报工作。但令日本没想到的是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日本情报机构却事先毫无察觉。特别是过去收集的情报多集中在地理、交通、社情上,不但杂乱而且很不系统。在这种情况下,日本陆军部总结前期的教训,派遣参谋本部第二部(负责情报)的俄国班进驻哈尔滨,组建以对苏情报为主的特务机关。这个情报机关内设总务班、资料班、白俄班、教育班、情报班、防谍班,还管辖两个特设机构,一个是兵要地志班和哈尔滨保护院。特务机关长基本上都由日本陆军大学毕业,懂俄语、了解俄国情况的人担任。这个情报机关于1918年8月采用日军高柳少将的提议,正式取名为哈尔滨特务机关。

这个谍报组织除担负对苏情报任务外,也插手各种外交及军事任务。如出兵西伯利亚、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以伪满洲国名义从苏联手中收购中东铁路等重大事件,并以哈尔滨为大本营组建跨国的情报网,情报人员达3000多人。这个组织在哈尔滨存续了26年之久。随着时局的变化,其工作重点虽有不同,但在侵华战争中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一支重要力量,干尽了不可告人的勾当。

最早于1916年来到哈尔滨主持收集俄国情报并设立“武藤机关”的是武藤信义少将。他出生于1868年,1892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895年参加中日甲午战争,1904年又参加日俄战争,1926年晋升为大将并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后调回日本国内任陆军教育总监,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再次被命为关东军司令官,兼任日本驻伪满洲国全权大使,1933年获日军元帅军衔,不久病死于中国。

武藤信义

武藤信义

早期辅佐武藤信义的是荒木贞夫。他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曾任驻俄使馆武官,伯力特务机关长,宪兵司令官,陆军大学校长,第六师团长,陆军大臣,获大将军衔,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代表性人物之一、日本皇道派的精神领袖、北进派的倡导者。由于侵占东三省有功,被封为男爵。日本投降后,他是远东国际法庭起诉的28名日本甲级战犯之一。在定罪量刑时,以一票之差侥幸逃过被绞首,判了个无期徒刑,他在巢鸭监狱关了8年后,被提前释放。重见天日后,鼓吹反共成为他的新好。

荒木贞夫

荒木贞夫

1918年后,中岛正武少将接替武藤信义,并设立了哈尔滨“中岛机关”,以加强对苏联和中国东北的谍报工作。其后的哈尔滨特务机关负责人,有中将石坂善次郎,机关员为大尉濑能兴一,中佐四天王延孝(此人后晋升为中将,1950年阴谋策划炮击北京天安门的主犯山口隆一就是他的女婿)。其后又有浜面又助、松井石根、土肥原贤二、高桥舍四郎、泽田茂等。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百武晴吉出任哈尔滨特务机关机关长。

松井石根

松井石根

1932年初,又将老牌特务土肥原贤二派到哈尔滨担任特务机关长。

土肥原贤二从1913年起就来到中国,从事间谍特务活动,为日本搜集秘密情报,被称为中国通、谍王。他在中国近三十年中,几乎插手每一次中国的重大事件,从军阀混战到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挟持溥仪从天津出逃,到成立伪满洲国,无不留下他罪恶的记录,被中国老百姓称之为“土匪源”,是侵略中国的日本战犯中最凶猛、最阴险的罪犯。1945年在远东国际法庭上被处以绞刑。

接替土肥原贤二的是小松原道太郎,此人1906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精通俄语,是当时日本陆军中为数不多的苏联问题专家。1919年至1921年任日本驻苏联使馆副武官,1927年至1930年任武官。1932年4月至1933年8月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据说他对苏联当时的战备、兵器、战术、战法了如指掌。没想到的是这位所谓的苏联情报专家在1939年5月诺门坎战役中担任第二十三师团长、前线总指挥,却被苏军朱可夫元帅打得落花流水,结果,无地自容的他跑到阵亡的士兵墓前剖腹自杀了。

1933年8月安藤麟三少将出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这是被称之对苏情报工作有突破性进展的时期。他的主要“功绩”有三:一是成立白俄事务局。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大批的白俄贵族流亡到哈尔滨,这些人仇视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日本人认为这是一支可以利用的力量,但如何使用这些人,却让日本人非常头疼,因为这些人出现小党分设、自立山头、相互攻讦的状态。为了把这些白俄有效的组织起来,日本人发起成立白俄事务管理局,用俄国人管理俄国人,日本人在背后提供费用,并在一面坡山里秘密组建白俄部队训练营,由日本人提供最新式装备和间谍器材,如打火机式照相机,以纽扣为镜头的超小型照相设备等。此外,还进行射击、跳伞等专业训练。同时,也向苏联境内派遣谍报人员收集情报。二是成立文书谍报班。主要是收集苏联的报刊书籍,像《真理报》《消息报》《劳动报》《红星报》《陆军报》《海军报》《共产党人》《经济生活》等,从中获取有价值的情报。三是成立哈特谍班。主要担负对苏联的无线电谍报截听破译等业务,包括民用无线电通信。诺门罕、张鼓峰事件爆发后,哈尔滨特务机关从陆军情报部分离出来,建立关东军情报部,哈尔滨特务机关成为情报本部,同时管辖大连、延吉、牡丹江、东安、佳木斯、黑河、海拉尔、三江、王爷庙等分支机关。

安藤麟三

安藤麟三

1936年3月,关东军参谋部二课课长富永恭次临时兼任了哈尔滨特务机关长;1938年3月至1940年3月间,樋口季一郎、秦彦三郎又先后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

1940年4月起柳田元三少将出任对外改名为日本关东军情报部的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即关东军情报部长)。他1893年1月3日出生,1922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1943年转任第33师团中将师团长,1944年任旅顺警备司令,1945年8月9日在大连被苏军逮捕,随即被押往苏联,1952年死于苏联战俘营。

接柳田元三的是土居明夫。他1896年出生,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历任驻波兰武官、驻苏联武官、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俄国课课长,1941年晋升少将,1943年3月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即关东军情报部长)。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时,是苏联红军要逮捕的重要案犯。罪孽深重的他,预感前景不妙,便化名“杜明远”秘密投靠了蒋介石,任蒋介石的军事顾问。1949年蒋介石败逃到台湾后,土居明夫又投靠了美军谍报部属下的“加农机关”,奉美国情报机关的命令组成针对中苏两国的特务情报机构“日高机关”。1951年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组织对华的特务情报机构“大陆问题研究所”,并任所长。该所还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专门收集中国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情报,除派人混进大陆套取情报进行策反活动外,1956年9月土居明夫还随“日本旧军人访华代表团”来到中国,他到处拍照,并多次到书店购买相关的政治军事类书刊,利用一切机会搜集有关中国的情报。1974年土居明夫病死。

最后一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即关东军情报部长)是秋草俊。他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精通俄语,是日本高级情报官,曾任日本中央间谍学校后方勤务要员养成所所长、陆军中野学校校长、日本关东军满洲独立混成旅旅长等。他上任没多长时间日本就投降了,他被俘后被苏联红军关押在海参崴战俘营,后病死在那里。

据日本方面统计,侵华期间,哈尔滨特务机关先后共有情报人员3206人,其中死亡493人,战后返回日本的有2591人,下落不明、失踪人员有122人。

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进入哈尔滨,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这栋楼曾作为罗荣恒的住宅,他的夫人林月琴在此开办过第四野战军的随军小学。

润古

刘延年,哈尔滨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专家,著有《老明信片中的黑龙江》、《老街轶事-哈尔滨建筑背后的故事》、《黑龙江邮史文存》、《老街余韵-哈尔滨建筑风情》等。今日头条专栏ID: llyn润古,联系方式:个人微信号 lyn560606

相关推荐

哈尔滨时报社秘闻

哈尔滨时报曾是日本人在哈尔滨市创办的—份发行量最大的俄文报纸;是克里姆林宫每天给斯大林送阅的两家哈埠俄文报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