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时报社秘闻

哈尔滨时报曾是日本人在哈尔滨市创办的—份发行量最大的俄文报纸;是克里姆林宫每天给斯大林送阅的两家哈埠俄文报纸之一。而哈尔滨时报社所在的这栋小黄楼,从外观上看似平常,确是俄奸日特深度参与满铁觊觎我疆土与特务机关共建的秘密据点……最近,俄罗斯解密档案为读者首度揭开哈尔滨时报的神秘面纱。

地段街一家神秘报馆 为日军侵占摇唇鼓舌

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73-77号,矗立着一栋折衷主义风格的三层小黄楼,外墙体上赫然悬挂着一块长方形的黑色牌匾,上边刻着:哈尔滨市不可移动文物 哈尔滨新闻时报报社旧址 建于民国时期,原为哈尔滨新闻时报报社,砖木结构,折衷主义建筑风格

哈尔滨市人民政府
二零—六年九月六日立

稍了解一些哈尔滨城史的人或许会知道,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道里区地段街、田地街、石头道街、买卖街、透笼街这一带,曾是日本侨民的聚集区,日本人的社团、各种株式会社、商店随处可见。据1928年哈尔滨出版的地图显示,曾有山口宠物店、森岗洋服店、加藤伊商店、日光写真社、国际运输支店在这里经营。可令人奇怪的是,到了1931年9月初,这十几家店铺—夜之间纷纷关门闭店,就像人间蒸发般消失了。几天之后,几个人高马大的俄国年轻人,抬着一块牌匾来到门前挂上一个牌匾,牌匾上的俄文字写着“哈尔滨时报社”。路经此地的行人好奇地驻足观看,不乏有人感叹道:“不知道谁如此财大气粗,开了一家俄文报馆,就租了这么大一栋楼,这也太奢侈了吧?我看早晚得赔黄了! ”

1931年9月27日,《哈尔滨时报》试刊,在头版刊发了“四平街华人惨杀日本人”的假消息。中国外交部驻哈尔滨特派员立即向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提出照会,要求日方制止该报馆发表不实消息并停止出刊。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大桥忠一对中国政府的抗议置若罔闻。

11月3日《哈尔滨时报》正式出刊,第一期就为关东军侵占北满摇唇鼓舌,说关东军的侵略是“均因受中国军队和胡匪的袭击,日方不能断然处置之”的结果。鼓吹“满洲应归满洲人掌握”的谬论。并造谣说“苏联见中国己不反对共产,拟派中东铁路新局长在华进行共产工作”。《哈尔滨时报》发布的消息,给本来就风声鹤唳的哈尔滨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许多市民 “抱有不安心理,各弃其业,终日惶惶。 ”

哈尔滨时报社旧影

哈尔滨时报社旧影

采编人员都是白俄人 投资人和社长是日本谍报人员

《哈尔滨时报》的报道取向自然引起了承担治安之责的东省特别行政区滨江警察厅的注意。一家私人俄文报馆在这节骨眼上竟敢造谣惑众,罪莫大焉!派出的警员赶到报馆方知,报社的采编人员全是流亡的白俄,这家报馆根本就没有任何手续,所发行的报纸纯属非法出版物。总编辑奥沙瓦就是个打工仔,表面上每天撰写稿件,谩骂斯大林,歌颂日本人。问到敏感之处,他三缄其口,讳莫如深。警员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得知报社的实际投资人叫佐美宽尔,社长叫大泽隼。

警察一听到这俩个人的名字,顿时傻了眼,这俩个人没一个是能惹得起的主儿。先说这个佐美宽尔吧,他原满洲铁道株式会社铁道部部长,现任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哈尔滨事务所主任。在满铁这么大的企业里,能官至中层干部,又被派到哈尔滨这个要害位置上任职,不是能力强就是后台硬。1926年,他曾参加了关东军组织的所谓“参谋旅行”,与河本大作、后宫淳、尾崎义春等少壮派青年军官对张作霖的地盘进行了持续三年的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调查,搜集到了大量情报,直至张作霖命丧皇姑屯才算消停。“九一八”事变之前,满铁将佐美宽尔派到哈尔滨,这其中的隐情只有他知道。

大泽隼供职于哈尔滨特务机关,是日本军界秘密团体—夕会的成员。这个团体创办于1921年,主创及正式成员都是陆军中狂妄的军国主义分子,如永田铁山、冈村宁次、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他们都主张以武力解决中国东北和内蒙问题,最终取得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权益。此时大泽隼刚刚参与策划完九一八事变,便摇身一变,穿上西装,扎上领带,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成为文化人,煞有介事地办起了报纸,还当上了社长。他俩凑到一起能干什么好事呢?

满洲警察明知办报意图 最后还是明哲保身草草结案

办案警察关键时侯能看出门道。眼下的时局动荡不安,关东军相继占领了吉林、长春。黑龙江洮南镇守史张海鹏投降了日军,省会齐齐哈尔被控制在日军的硝烟炮火之下,只剩下哈尔滨这座危城孤悬敌后。日军之所以没有马上大举重兵北上,主要是顾忌苏联的态度。因为哈尔滨有苏联在远东的核心利益中东铁路。两年前,小六子张学良就因想用武力收回中东铁路,被苏军打败。结果呢,不但铁路没有收回来,还搭上了一个黑瞎子岛。九一八事变开始这十几天的时间里,苏联政府的态度令人琢磨不透。事变刚爆发时发声,谴责日军的行为,愿意对中国做一些必要的帮助。但中国人的心还没等被捂热乎,苏联老大哥就变脸了。苏联副外交人民委员加拉罕代表苏联政府发表声明,明确否认苏联支持中国抗日,并重申“苏联政府尊重与中国缔结的条约,尊重他国主权,所以采取严正不干涉政策”,话外音就是想告诉日本人:中东路事件最后结果啥样,你不是不知道,你日本人只要不侵犯我中东铁路的权益,你爱咋整就咋整,不关我的事。苏联人不管,中国政府管不了,只能乞求国联出面干预,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眼下的时局,是一点火星子就能燃爆。没事可别给自己找事。于是出警的警员写了封报告递交给上司,就算完事交差。面对警察总管理处呈报的《哈尔滨时报》“其破坏我国政局,挑拨国际恶感,宣传侵略政策,实无所不用其极”的报告,己宣布投降日军的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景惠就更别指望了。

哈尔滨时报社旧址

哈尔滨时报社旧址

俄罗斯解密档案揭秘 编辑部是特务机关一个秘密据点

第二天早晨,报童依旧夹着一沓一沓的《哈尔滨时报》沿街叫卖。可《哈尔滨时报》仅仅就是“贴标语造谣言”那么看似简单吗?佐美宽尔和大泽隼躲进密室黑屋究竟策划了哪些阴谋呢?

最近,俄罗斯解密档案为我们揭开了冰山一角。

1946年4月11日,曾任全俄法西斯党总书记、哈尔滨白俄事务局文化部长康斯坦丁.弗拉季米罗维奇.罗扎耶夫斯基供述:

“1931年我在哈尔滨市通过发行俄文报纸《哈尔滨时报》与日本谍报人员大泽隼联系上了。1932年初,我和大泽隼在他家里见面时,他说,他是日本法西斯团体—夕会的成员。由于该团体的主导,关东军发动了满洲事变。另外,关于这一入侵计划,日本陆军大臣南次郎将军是知道的。

紧接着大泽隼对我说,他也参与了该团体领导人桥本大佐在奉天煽动起的日军与中国军人的冲突。
哈尔滨市在1932年2月以前一直由中国军队掌控,而从中国军队手中占领哈尔滨也同样是日本军煽动的。

当时,在哈尔滨有很多外国领事馆及外国侨民,对于日军来说,找到一个合理占领该市的理由很重要。为了达到这一不可告人之目的,大泽隼与当时作为俄国法西斯联盟的领导人的我,及反苏恐怖团体俄国真理兄弟会的领导人白卫军将军弗拉基米尔·科斯明建立起了关系,并给我们分别下达了任务。据科斯明对我说,他按照大泽隼的要求,1931年10月通过俄国真理兄弟会的会员,在哈尔滨的日本特务机关、日本领事馆、日本人居留会及日本公共设施的建筑物下放置爆炸物。同年12月科斯明告诉我,大泽隼让他安排手下趁夜晚在哈尔滨的中央大街上开枪射击制造混乱,为关东军出兵哈尔滨制造借口。

大泽隼也亲自找到我,说他人手下足,让我借他两个人当帮手。我按照他的要求,派哈尔滨俄国法西斯联盟成员泰莱合夫和马卡连科任他差遣。

1932年1月上旬,在哈尔滨的一个中国人商店里,俄国客人与中国商贩之间发生了争吵。为了让此次事件不断扩大,科斯明根据大泽隼的要求,向那家店派遣了几个俄国真理兄弟会的成员。他们趁机打砸店铺、抢掠财物,冲突中数人丧命。为了让事件进一步恶化,大泽隼让我和日本记者中村,开着插有日本国旗的车赶赴现场,当时他警告我说,我们的车可能会被射击。在冲突现场的附近,我们确实受到了不明原因的射击。之后,支那警察向插有日本国旗的车射击,尤其是想要暗杀我和中村。在制造了一系列恐怖活动后,日本的各大报纸纷纷报道称:哈尔滨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中国警察无组织无纪律,在街上随意向市民开枪,甚至有暴徒袭击日本外交机构、商社和侨民。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抗议,并呼吁关东军立即出兵哈尔滨,以确保日本侨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结果1932年2月5日,关东军第二师团就出兵占领了哈尔滨,紧接着占领了北满。在占领了全满后,日本军就马上着手攻击苏联。”

伪满洲国成立后,哈尔滨自然成了日本人的天下,《哈尔滨时报》也越发变得肆无忌惮。日本人和白俄分子利用该报进行“反共和复兴俄罗斯祖国”等反动宣传。1933年,其时发行量已达一万多份,自诩是“对苏联政策的前卫”,频频将哈尔滨白俄团体的动向与思潮披露报端。可能正是出于此因,在克里姆林宫每天给斯大林送阅两家俄文报纸中,该报便在其中。

沦陷时期,不了解内情的报业人士都会质疑这样一个问题,在新闻管制十分严格的哈尔滨,从没听说《哈尔滨时报》被处罚过,在几次报业“整顿”中,就连一些日人开的报馆都被合并或关停了,可《哈尔滨时报》不但亳发无损,还于1936年加入伪满弘报协会,成为日伪的官办报纸。

1935年8月31日至9月1日,苏联邦最高军事法院巡回法庭在伊尔库茨克市科尔俱乐部公开审理了金克布倚鲁・因诺肯齐・瓦西里埃比、佩雷拉多夫・埃乌拉姆皮・卢卡诺维奇、奥雷尼科夫・维克多・瓦西里艾乌其非法侵入苏联进行恐怖活动及叛国案。案情如下 :

1.被告人金克布倚鲁・因诺肯齐・瓦西里埃比,1888年生于赤塔市,是谢苗诺夫统领的白卫军原大校,1922年至1935年逃亡,是逃亡至哈尔滨的反革命团体白俄军事联盟及俄国正义反爱会的会员。

2、 被告人佩雷拉多夫・埃乌拉姆皮・卢卡诺维奇,1905年生于库尔干市,白卫军原少尉,1922年至1935年逃亡,是反革命团体白俄军事联盟成员和俄国正义反爱会及新人民族同盟的会员。

3、 被告人奥雷尼科夫奥雷尼科夫・维克多・瓦西里艾乌其,于1914年出生在赤塔市,1931年以后一直是阿巴轧一茨胡斯基矿山的矿工。

在庭审时金克布倚鲁・因诺肯齐・瓦西里埃比供述:

“我于1935年3月5日夜晚,接受日本陆军特务机关的任务,潜入苏联境内。该特务机关给我下达的任务是与外贝加尔地区的反革命团体取得联系,并把我从该机关拿到的3把手枪、2个燃烧弹和其它爆炸品及反革命宣传品及金钱交给反革命团体。我拿到的现金是280美元及1800卢布。燃烧弹是从《哈尔滨时报》主编大泽隼处拿到,手枪是从警察厅督察提莫费埃夫・多西多・伊万诺维奇的家里拿到。

提莫费埃夫曾经是白卫军炮兵大尉,现在是警察厅的督察,同时也是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的密探,这些事是我与提莫费埃夫的交谈中了解到的。

《哈尔滨时报》主编大泽隼与特务机关联系密切,跟机关情报人员进行业务的谈话时,特务机关的秘书总是在编辑部的—间办公室里进行,另外大泽隼在编辑部有自己的住宅,关于向苏联运送人员及武器这样的谈话,我们通常都是在《哈尔滨时》报编辑部的建筑物内部进行,因此我得出一个结论,编辑部就是特务机关秘书的一个秘密据点。武器和金钱都是我在这间密室从提莫费埃夫处领的,此人按照陆军特务机关的密令和大泽隼的指示行动,除此之外,我按照陆军特务机关的命令,为了进行侦察和骚乱,也向苏联派遣情报人员。”

奥雷尼科夫在法庭上供述:

“在克布倚鲁金出发去苏联前,《哈尔滨时报》编辑部召开了会议,提莫非・艾夫・迪伊、克布倚鲁金和我列席参加。我在编辑部接待室等候期间,他们进到了特务机关秘书所在的房间,约30分钟后,我接到特务机关秘书的传唤,问了我一些问题,赤塔市有机场吗?其所在地在何处?飞机的升空及着陆位置是何处等。又问了设堡工事及其种类,设堡地点的武装及军队配置。他检查他所持有的情报。我把我自己亲眼所见的及从密探处听到的所有都告诉给了特务机关秘书。”

克布倚鲁金继续供述:

“我及其他所有被告所说的某国就是日本,我从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秘书须田及满洲里日本特务机关长樱井、还有《哈尔滨时报》编辑部主任大泽隼处接受任务。

除了上述情况外,我还从须田及樱井处接受了招募人员的任务,目的是为了把他们送往外贝加尔实施纵火、暗杀等恐怖活动及间谍行动。

我通过大泽隼拿到的武器都是按照哈尔滨特务机关秘书须田的指令送到我手上的,日本特务机关对远东地区空军及机场的配置特别感兴趣,对于这些机场跟满洲边境距离有多远、奥罗布扬娜雅及基洛沃站是否有军队也很关心。其次他们很关心的就是飞机,特别是战斗机和侦察机的机型。”

经苏联邦最高法院军事巡回法庭对上述三名被告人的审理,对与日本特务机关合作从事反苏活动的克布倚鲁金.因诺肯齐.瓦西里埃比、佩雷拉多夫.埃乌拉姆皮.卢卡诺维奇、奥雷尼科夫.维克多.瓦西里艾乌其进行公审判,依法判外三被告人死刑,并没收本人全部财产。”

通过这两份供词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哈尔滨时报》是披着报业外衣,由满铁调查部与哈尔滨日本特务机关共建,由俄奸俄特深度参与,专门对苏维埃联邦政府进行情报搜集和恐怖活动的秘密据点。
1945年8月19日,苏联红军空降至哈尔滨,早在苏军总参情报部挂号的《哈尔滨时报》社,自然是红军定点清除目标,其结果如何我们只能史海钩沉提交两个答案。

据《亚美尼亚人在哈尔滨》―书披露:亚历山大.普拉夫科夫是俄藉亚美尼亚人,曾任俄文报纸《哈尔滨时报》编辑,1945年苏联红军进入哈尔滨后将其他逮捕,并流放至西伯利亚,最终死在了那里。这也可能是哈尔滨时报其它采编人员的最终结局的—个缩影吧。

据《哈尔滨特务机关》—书披露:1946年8月,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对与日本特务机关合作的白俄进行了公开审判。判处谢苗诺夫、罗扎耶夫斯基死刑。

哈尔滨时报社旧址

哈尔滨时报社旧址

润古

刘延年,黑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专家,著有《老明信片中的黑龙江》、《老街轶事-哈尔滨建筑背后的故事》、《黑龙江邮史文存》、《老街余韵-哈尔滨建筑风情》等。今日头条专栏ID: llyn润古,联系方式:个人微信号 lyn560606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时报社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