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秘哈尔滨(083)兆麟公园(上)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

兆麟公园是哈尔滨最早的公园,它位于兆麟街北端,若没有建筑物的阻隔,隔着友谊路就可以眺望不远处的松花江了。公园精致的围墙立柱上,雕刻着永远含苞待放的花,一个世纪以来的风风雨雨,为这座公园谱写了百转千回的乐章。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很早以前,这片地方就是江边的一片凸地,松花江上的渔民在此晾晒鱼网,清末建起的元聚烧锅(也有记载为源聚烧锅,烧锅就是制酒作坊)将江上运来的粮食和物料就近堆放在这凸地上,这里成为了元聚烧锅的原料场。1898年,当沙俄的筑路船只停靠在松花江岸时,大约这里的伙计们也曾好奇的张望过,远远地看这些装束奇怪的洋人们怎样忙忙碌碌的将大批的物资装卸搬运。他们大约不会想到一座新兴的城市正在身后孕育,他们更不会想到,两年后一场风暴会将这里的一切席卷一空。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清末时哈尔滨地区散布着一些手工作坊和自然村屯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哈尔滨早期的建设物资
多是通过松花江上的船只运送的

1900年,庚子事变也就是义和团运动爆发。7月26日呼兰统领定禄率军攻入哈尔滨,在义和团的配合下于清晨时分攻占了位于顾乡的元聚烧锅和旁边的沙俄第七骑兵连的哨所暨中东铁路制砖厂。中午时分,沙俄增援的第十六骑兵连赶到。在激烈交战后,据守元聚烧锅的三百多清军官兵战死,元聚烧锅也被付之一炬。此后不久,俄军萨哈罗夫“救援哈尔滨兵团”抵哈,驻扎在道里江沿附近。炮兵的驻地后称“炮队街”(现通江街),哥萨克军的驻地后称“哥萨克街”(现高谊街)。江边的元聚烧锅材料场亦俄军被强占,改作军医院。这座俄国红十字医院就是现儿童医院的前身,而兆麟公园所在的那部分一开始只是医院的后花园。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1898年驻扎在香坊的俄国护路军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俄国红十字医院后更名为董事会医院
1926年为哈尔滨特别市立医院

俄军撤走后这里由中东铁路工程局接管,1906年这里成为“董事会花园”,自此哈尔滨有了第一座公园。那时的花园南边只到现在的西二道街街口,总面积虽不如现在的规模大,却也陆续修建了露天剧场、乐台、凉亭、花窖等设施。从现存的地图上,花园的布置相当中规中矩,是典型的西方规则式园林,均以直线道路围合出几何形状的布局。其时流连其中的也多是外籍人士。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1924年哈尔滨地图上的董事会花园

1926年中国政权接管后,这片公园被命名为“特别市公园”。1927年9月“特别市公园”以四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毗邻的商务俱乐部房院,扩大了公园面积。这样公园的南边就扩展至森林街,东边直抵地段街,规模比现在还大。此后又分三年在园内兴建了很多公共设施,如特别市公园阅报社、茶社,照像馆、电影院、奏乐台、跳舞场…甚至连熊山、鹿苑、鸟林也一应具备。一时间开渠引水、挖湖堆山、架桥造亭、栽花铺路…欧式建筑小品和中式的园林理念相融合,使这里成为一座中西合璧、开放包容的新式园林。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1931年哈尔滨地图上的特别市公园

俄国著名的工程师符·阿·拉苏申,在人工湖上设计建造了三座别致的木结构小桥:跨虹桥、云舟桥和渡涧桥。跨虹桥宛若一道彩虹高高隆起、引人瞩目;云舟桥以欧式凉棚遮蔽,幽然闲雅;平架水上的渡涧桥,藤蔓爬满花架,恬静安宁。这三座小桥造型各异却都别具魅力,即充满欧陆风情又与中式园林完美融合,成为公园中引人瞩目的风景线。开放的特别市公园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很多文人墨客的笔下也不吝对它的描绘。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云舟桥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跨虹桥

1931年10月,途径哈尔滨的朱自清就写下了他对这座公园的印象“……一个广大的公园,在哈尔滨是决少不了的。这个现在叫做特市公园。大小仿佛北平的中山公园,但布置自然两样。里面有许多花坛,用各色的花拼成种种对称的图案;最有意思的是一处入口的两个草狮子。是蹲伏着的,满身碧油油的嫩草,比常见的狮子大些,神气自然极了。园内有小山,有曲水,有亭有桥;桥是外国式,以玲珑胜。水中可以划船,也还有些弯可转。这样便耐人寻味。又有茶座,电影场,电气马(上海大世界等处有)等。这里电影不分场,从某时至某时老是演着;当时颇以为奇,后来才知是外国办法。我们去的那天,正演《西游记》;不知别处会演些好片子否。这公园里也是晚上人多;据说俄国女人常爱成排地在园中走,排的长约等于路的阔,同时总有好两排走着,想来倒也很好看。特市公园外,警察告诉我们还有些小园子,不知性质如何。”(朱自清《西行通讯》)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寻秘——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083)兆麟公园(上)

女作家萧红也曾在这座公园里流连忘返。在哈尔滨的岁月中,似乎只有这座公园和不远处滔滔流去的松花江能让她暂时忘记现实生活中的饥饿、寒冷和痛苦。这里留下了她和萧军的情丝,也留下了她和友人们的笑意。萧红在哈尔滨为数不多的照片中几乎有一半是在这座公园里拍摄的。

萧红从东兴顺旅馆出逃后与萧军在道里公园

萧红从东兴顺旅馆出逃后与萧军在道里公园

萧红、萧军、金人、舒群、黄田、裴馨园、樵夫

萧红、萧军、金人、舒群、黄田、裴馨园、樵夫合影于道里公园

萧红灵动的文字留下了这座公园的吉光片羽:“当蓓力同芹登上细碎的月影在水池边绕着的时候,那已是当日的夜,公园里只有蚊虫嗡嗡的飞。他们相依着,前路似乎给蚊虫遮断了,冲穿蚊虫的阵,冲穿大树的林,经过两道桥梁,他们在亭子里坐下,影子相依在栏杆上。高高的大树,树梢相结,像一个用纱制成的大伞,在遮着月亮。风吹来大伞摇摆,下面洒着细碎的月光,春天出游少女一般地疯狂呵!……”(萧红《弃儿》)

萧红萧军合影于道里公园

萧红萧军合影于道里公园

萧红、萧军在公园里留影

当然,这座公园里也不止有风花雪月。园内树木荫蔽下的幽静和园外便捷的街路交通又使它成为地下工作者们接头见面的首选。“1931年杨靖宇担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时,为了进行秘密活动,摆脱敌人的破坏,何成湘和杨靖宇同志是采取单线联系。常在公园里碰头交谈情报和研究开展革命斗争事宜……”(何成湘《和杨靖宇同志的三次会见》)

道里公园

1932年9月哈尔滨《国际协报》社副刊编辑的方未艾,在金伯阳的带领下来到这座公园。在假山坡下的一把长椅上,他第一次见到了一位名叫李洁的青年女子。当时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位笑容亲切,穿着古铜色毛织的上衣、裙子、足蹬绛色高跟皮鞋的优雅女子就是日后威震四方的巾帼英雄——赵一曼。

方未艾、金伯阳、赵一曼

方未艾、金伯阳、赵一曼

在伪满统治下的十四年里,这座公园被改称为“哈尔滨第一公园”和“道里公园”,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它成为另一位抗联将军、民族英雄的长眠之地。

“哈尔滨第一公园”和“道里公园”

“哈尔滨第一公园”和“道里公园”

1946年3月9日,时任中苏友好协会会长也是中共北满省委主要领导人之一的抗日英雄李兆麟,在公园南门正对着的水道街(今兆麟街)遇害。24日北满各地230余个团体和哈市10万余群众,在公园内举行了李兆麟将军遗体安葬仪式暨追悼大会。8月15日,李兆麟将军墓碑在园内落成,立碑文 “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之墓”。

李兆麟将军是中共北满省委主要领导人之一

李兆麟将军是中共北满省委主要领导人之一

李兆麟将军遗体安葬仪式暨追悼大会

李兆麟将军遗体安葬仪式暨追悼大会

从此,这座公园以英雄的名字命名为“兆麟公园”。这一年,距离元聚烧锅的伙计们眺望沙俄筑路队登上松花江岸的日子,仅仅过去四十八年。然而风起云涌,天地的颜色已换了又换,这块松花江边最早洒下中国人汗水的土地,终于以民族英雄的名字让世人铭记。兆麟公园迎着曙光等待着更瑰丽的绽放。在它怀中诞生的那一个个剔透晶莹的琉璃世界成为哈尔滨最独特的美,那奇幻的光彩也深深地刻进每一个哈尔滨人的心中,不能忘怀。

兆麟公园

公交路线:

公交:4路;8路;12路;16路;23路;29路;95路;101路;102路;103路;118路到防洪纪念塔(友谊路) 站下车步行320米即到。

4路;8路;12路;16路;23路;29路;95路;101路;102路;103路;118路到儿童医院站下车,步行150米即到。

3路;12路;19路;24路;64路;76路;79路;94路;95路;98路;107路;108路;109路;206路;郊6路到道里三道街站下车,步行100米即到。

兆麟公园

微信公众号
本文作者的微信公众号

高虹

哈尔滨天翼数字艺术有限公司艺术总监;拥有自媒体平台:《寻秘哈尔滨》公众号,致力于寻找哈尔滨老建筑背后的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保护这些珍贵的历史遗产。联系方式:50296531@qq.com。

相关推荐

重游一曼街

自从上大学以后,这大概是我第三次来到一曼街,若不是为漫步哈尔滨准备一篇文章,我想还会像前两次一样“路过”吧。这是一条以英雄的名字命名的街道,这是一条南岗、道里、道外三区分界的街道,这是一条浸染过烈士鲜血的街道;这也是我非常熟悉、别具意义的街道。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寻秘哈尔滨(083)兆麟公园(上) 老建筑背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