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的魂。

我,一个仅有19岁的孩子。家住在一个小岛上,位于中国地图的最南。2009年的夏天,我撇开高考的缠绕后,孤身一人来到了哈尔滨。来之前,家人及亲戚们千叮万嘱,哈尔滨那地冷啊,你要格外小心,不要冻着啊诸如此之类的。这些叮嘱在我的小脑袋中构造了哈尔滨的初步影象:一个大冰箱里面,成堆的人群如蚂蚁般四处乱爬,它们爬的目的只为一个:驱逐寒冷。来哈尔滨之前,印象只有一个:冷。

来哈尔滨后,首个月是在购置过冬衣物中度过的,整天忙着添置衣物,只有这样才有那么点信心面对即将到来的冬天。后面几个月开始锁住脚步,站在一个自认为很好的角度,安静地去看这座城市,以及它背影里的些许。哈尔滨的建筑,虽然只是粗略过眼,但在心里留下很深的印痕。抹不去,只待用时间的流去慢慢深入它的底子。哈尔滨的人,我手里相机的镜头是一直在对准的,没课的时候就在街道上边走边拍,周末定期下乡去摄影练习。拍到了很多画面,也见到了更多行行色色的哈尔滨人,我发现他们无论外貌或职业多么不同,但给我的感觉却是相同的。这种感觉我说不出来是什么,但如果把他们随便抓起扔到首都的长安街上,在人群中我肯定能一眼认出来:呢,这是哈尔滨人。

请谅解我暂且把他们统一称为“哈者”,哈尔滨光听名字就很温暖,而住在其中的哈者是可爱的。俩者的关系是,哈城是他们一点一点建造起来的,而他们也在里面一天一天地活着。

我一直试图把那种熟悉的感觉用字眼说出来,我翻着相册,从哈者的影像寻找蛛丝马迹,他们的脸,他们的眼神,他们的内心房间………

最后我发现他们身上共同拥有的东西:哈尔滨的魂。那魂,是小Bell放学回来的兴奋;那魂,是老人推着空空的轮椅坚持着老伴曾在的气息;那魂,是大雪过后的晴日;那魂,是依着门面的渴望;那魂,是赶着老驴卖豆腐的老者那合着的双手……

那魂,是在冰天雪地里,搓搓手,继续前进。

哈尔滨的魂,是守得云开……

哈尔滨的天很冷,但不怕,至少太阳时常出来。

提一提希望。

埋下头,拼搏。

骑着驴,前进。

共同配合,持家。

推着轮椅,咱走吧。

生活就得这么过。

虽费力,咱也要推。

老年的战场,就该这样。

相依,也相伴。

哈尔滨的笑,灿烂。

来,孩子,自己走。

从小,笑对寒冷。

家的方向,暖心。

趁着年轻,干吧。

劳斯

不是大陆人,误入哈尔滨。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生,大话哈尔滨专栏《瞳孔记录》创建人,2011年度黑龙江省大学生年度人物。

4 条评论

  1. 我09年初去过哈尔滨,感觉很好。

    你用wordpress做的这个站很不错!有杂志感。

  2. 写的不错,学习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瑞雪兆丰年

图1、瑞雪兆丰年 这是一个发生在13年前的真实故事。 2007年腊月三十那天早上,租我家房子的老杨给我打来电话,非让我回 …

雾霾之冬——哈尔滨

摄影:Macrooz “我们的生活,是在接受某种谛视。” 卡夫卡与舒尔茨书写过这样的绝望——我们在活得兴味盎然的时候,不知道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哈尔滨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