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丰年

图1、瑞雪兆丰年

这是一个发生在13年前的真实故事。

2007年腊月三十那天早上,租我家房子的老杨给我打来电话,非让我回去一趟不可,我问他啥事,他说等见面就知道了。

三年前我家搬进楼房时,把闲置的平房组给了由巴彦来哈卖菜的老杨,他家4口人,除了他和老伴,还有两个闺女。他家生活很困难,搬家时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拉着他的全部家当,连睡觉的床和做饭的煤气罐都是我借给他的。

房租每月150元,上打房租,半年一交齐,水电费自理。可是三年来他的房租总是拖欠着。每次去收房租,老杨不是躲着我就是哭穷,说买卖不好做,卖啥赔啥,赔得都快尿血啦!头年秋天,他媳妇在家加工酸菜血肠时,由于太乏睡着液化气泄漏,差点被熏死,抬了8000元钱住医院才把性命保住。看着他可怜吧唧的模样,我也没办法。时间一长,我也不把房租放在心上,有就给,没有就欠着。

我真不知道他赶大年三十让我去,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顺着熟悉的小胡同走近家门,远远看见门上贴着红对联,还有挂在小院上空的红灯笼。走近细看对联,上联是:“人勤春早勤劳致富”,下联是:“全家和睦四季生财”,横批是:“想发就发”。目睹这过于直白的横批,我差点没笑出声来。这时,我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是老杨,他拎着沉甸甸的塑料编织袋子快步走来。

图2、有猪有鱼

老杨开锁把我让进屋里,进门我就发现屋里变样了,里里外外拾掇得干干净净,地板擦得露出了木纹,还新置办了一台24寸彩电和一台双缸洗衣机。没等我问,老杨忙解释说:“这两样家电是刚从旧物市场买的,没毛病。”说着话老杨递给给我一支烟,他凑近我点烟时,我发现他手和脸比过去干净多了,人也蛮精神的。我逗乐子问:“大过年的不去抓钱闲着干啥?”老杨说:“菜床子由我媳妇照看着,我特意回来跟你见面,顺便把年货捎回来。”说着,他倒拎起编织袋子,“哗啦”一声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板上,有猪蹄、心、肝、肺,还有大肠和猪舌头。我问“怎么都是猪下水?”老杨说:“你不懂,最香莫过猪水,俺们农村人过年就爱吃这口!”

图3、五谷丰登

老杨显得很兴奋,没等我说话又说:“今年生意城里顺了,摸到了挣钱的门路,在市场兑了处菜床子,又抬钱买了台二手汽车,除了自家起早上菜,还能给别人拉脚挣双份钱。大闺女定亲了,小闺女在一家超市收款,加上我们老两口卖菜,吃穿已经不愁了!家乡给闺女提亲的人排成队,撵都撵不走。”老杨兴奋的情绪感染了我,我发自内心的替他高兴。

老杨停顿了一下,很认真地说:“大哥,这次找你回来有两事,一是把以前欠你的房租补上,二是把明年上半年的房租提前给你!你数数。”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打钱塞进我手里。

这事简直太突然了,让我毫无思想准备。我情不由衷地说:“不着急,过了年还也不晚。”谁料,老杨瞪起大眼睛珠子,一本正经的说:“那可不行,咱农村有讲,欠帐不能过大年!我大年三十把你找来图的就是这吉利!”

老杨说这话时口气很硬,简直不容置否,仿佛他成了房东。我心里一阵发热,一时竟激动得不知说啥好,老杨令我刮目相看。

我揣好钱便告辞,推开房门发现外面雪下得正猛,雪花纷纷扬扬扑面而来。好一场瑞雪,小巷边上墙头、房顶和树干已被雪花覆盖。陡然,我心底冒出一句话:瑞雪年年下,岁岁兆丰年!

图4、鼠年行大运

本文原载2007年3月6日《新晚报》副刊“聊天”版,原题目《还房租》,责任编辑庄莉老师。

于2020年1月17日(小年)

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相关推荐

铁路边打黄鼠狼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哈尔滨市江北铁路一个小站上工作。经常住宿单位,单位后侧是一个叫张家吉的屯子。屯中有一 …

记忆中童年的游戏

每个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童年,特别是童年那些幼稚可笑的,充满着纯真、欢乐有趣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时常在我的脑 …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瑞雪兆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