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龙沟”军火列车遭劫始末 | 齐齐哈尔护路军的故事

1945年12月14日,齐齐哈尔火车站,寒风中驶来6辆汽车停在站前广场上,身背长枪,腰上扎着子弹袋的战士,纷纷跳下车。他们是刚刚组建不久的铁路护路军,是一支保卫铁路运输的革命武装。

3个连的战士,很快进站登上了待发的列车。这是一列由2辆装甲车、4节棚车、2节客车和1节守车组成的军列。车上乘有齐齐哈尔铁路局长、护路军司令员郭维城,副司令员尹诗炎,团长饶民孚,嫩江军区作战科长姚玉亭等指挥员。此次他们是去北安领取黑龙江省调拨给嫩江军区和齐齐哈尔铁路局的2000支枪、200箱子弹。由郭维城亲自带队领取押运。天刚擦黑,列车没有鸣笛,缓缓地驶离了齐齐哈尔车站。

640.webp

经过一夜半天的奔驰,15日中午军列驶进了北安车站。这里有日军的一个军火库,苏军占领北安后,将很多武器弹药转交给我党。领取的枪支弹药,很快装进篷车。这次运送军火省委领导十分重视。省委书记王鹤寿、主席陈大风、省军区司令员叶长庚,早已在此等候,接见了郭维成等押运领导。王鹤寿拉着郭维城的手说:“老郭,怎么样,有把握吗?”“王书记,我们有2辆装甲车,6挺重机枪和三个连的战士,没问题”,郭维城汇报着。几位押车负责人也向省领导表示“人在枪在”,坚决完成任务。晚上18时列车开出北安站,奔向齐齐哈尔。

此次押运军火,尽管行动十分保密,还是被潜入铁路内部,时任工务处长的国民党特务林凤生知道了,他立即把情报传送给泰安县(依安)国民党土匪头子孙藻庆。孙匪很快纠集了大批土匪,埋伏在泰安以东鳌龙沟(齐北线150公里处)。这里地处偏僻,几十公里没有村落,十分空旷。距泰安县城较近,便于运兵,匪徒们连夜将铁路拆毁。1000多匪徒,将鳌龙沟的两侧铁路线围得密密麻麻,准备夺取军火。

夜晚21时许,军列驶进鳌龙沟的上坡,拐过一道曲线时,一阵剧烈的轰响,列车冲下路基。两辆装甲车也从车板上翻下,炮塔斜向空中,失去了射击角度,里面的人员受到碰撞,客车倒在铁轨边。匪首孙藻庆看到列车被颠覆后一阵狂喜,指挥土匪们向列车射击,打了一阵枪却不见还击,众匪们便嚎叫着,“八路们,快投降吧,你们被包围了!”好似一群炸窝的马蜂向军列扑来。

就在军列被颠覆的一刹那,司令员郭维城迅速从装甲车一角爬起来,他下令不许开枪。当匪徒们走近时,一声令下“打!”瞬间子弹和手榴弹,一齐飞向土匪。重机枪喷着长长的火舌,向敌群猛烈扫射,顿时,冲上来的匪徒被打到一片,剩余的连滚带爬地跑了回去。在匪徒逃跑的同时,战士们跳下车厢,占据有利地形,借着月光,狙击群匪,敌人死伤惨重。

16日拂晓前,敌人又开始新一轮进攻,一部分匪徒拥向后面的棚车,企图摘钩劫取军火。靠近棚车的三连战士对准棚车周围的敌群一阵猛打,装甲车上的机枪也开了火。天逐渐地亮了,我九二重机枪也开始怒吼,再一次致敌重创,敌人的进攻被粉碎了。

群匪退了,远处却上来三四个偷拖尸体的土匪。嫩江军区科长姚玉亭,和这伙土匪的二号头目刘汉有远亲,趁此机会让他们传话:“告诉刘汉,我们车上都是老八路,你们赶快投降吧!”姚玉亭还向郭维城提出,要只身入虎穴,了解情况,劝降敌人。获得同意后,姚科长深入敌巢,刘汉见姚玉亭前来,摆酒招待。席间,姚玉亭劝刘汉弃暗投明,两人话不投机,越谈越远,气氛越来越紧张。姚玉亭指责刘汉杀害百姓,扒路劫车,刘汉恼羞成怒,当场令手下人枪杀了姚玉亭同志。匪徒们又不断地正面向列车发动进攻,又一次次地被击退。

押运官兵已拼命坚守了15个小时,还不见援军,送信人员也不见回来。领导研究决定,一连和二连就地坚守,团长饶民孚和翻译姜桐带领三连战士在火力掩护下突围。三连战士一口气冲出四五里路,又遇上土匪的马队拦截,战斗中,曾任伪满军排长的三连军事教导员顾天恩临阵叛变。在背后枪杀了饶民孚和姜桐,胁迫部队哗变。反对叛变的战士,被顾天恩当场枪杀了6人。

傍晚时分,敌人见装甲列车无法攻下,又遭到来自北安骑兵旅的抄袭,慌忙向泰安城逃窜……。

天黑时分,十七辆大板马车来到被颠覆的军列旁,将枪支弹药一并转移到马车上,由500多名指战员押送,天亮前,最后一批战士撤离了装甲车。

这次在保卫军火的战斗中,我军姚玉亭科长等36名官兵壮烈牺牲,32人负伤。他们击毙土匪53人,击伤61人,彻底粉碎了敌人扒路颠覆列车劫取军火的阴谋,胜利完成了保卫武器的光荣任务。这就是史称的“泰东事件”。

后来,西满护路军对“泰东事件”有功干部战士及机车乘务人员给予了奖励;抓住了国民党特务林风生和叛徒顾天恩,使其得到应有的惩处。为缅怀在战斗中牺牲的同志们,西满护路军司令部在齐齐哈尔铁路南局宅小花园里树碑,以志纪念。

王树元

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曾在《人民铁道报》、《黑龙江日报》、《哈尔滨铁道报》 、《哈尔滨党史》等刊物发表多篇文章。联系方式:307174705@qq.com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纪录片《中东铁路》5

在哈尔滨郊外一片寂静的山坡上,一些来自异国的灵魂长眠地下,曾经的荣辱、善恶与尊卑皆归入一方敦厚的沃土,默默陪伴着身 …

双城马拉铁路车

1901年,中东铁路南支线临时通车,并在双城县城北12华里处修建了火车站。铁路通车,极大方便了双城百姓的出行,但由于县城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鳌龙沟”军火列车遭劫始末 | 齐齐哈尔护路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