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看“老道口”飞彩虹

飞奔的高铁列车掠过立交桥

图1、飞奔的高铁列车掠过立交桥(网络片)

在我的眼里,一列列飞驰的高铁列车,恰似穿云的银燕;一座座美轮美奂的立交桥,恰似挂在空中的彩虹,银燕展翅穿过彩虹构成一幅最美的画卷。祖国七十华诞,抚今忆昔感慨万千,我作为一名曾经的铁路职工,感触最深的是一处处“老道口”,变成了一座座气势恢宏的立交桥,其华丽转身折射出祖国七十年的巨变!

哈尔滨是我国较早出现铁路道口的城市之一,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通车时,铁路道口便应运而生了。1905年莫斯科出版的《中东铁路大画册》上,就有两张铁路道口照片,一张是有人看守道口,另一张是无人看守道口。有人看守道口只有护栏、护桩和挂照明灯(油灯)的灯柱,而无人看守道口没有灯柱。当时铁路沿线地广人稀,火车按时间运行,道口看守员按点上岗即可。

哈尔滨最早的道口房在傅家甸(现老道外)北马路附近。据《杂话哈尔滨》介绍,当时北马路一带商贾云集,在铁路横穿马路的地方,有俄式“木刻楞”道口房,火车开来时,留着大胡子的俄国“看道工”(道口员)走出“木刻楞”房,放下两边的栏杆,呜呜地吹起小喇叭,警告行人躲避火车。

五六十年代公滨路道口

图2、五六十年代公滨路道口(笔者提供)

新中国成立前哈尔滨城市面积并不大,现在的王兆屯、和兴路和太平桥一带都都是菜园子,很多道路没有形成,铁路道口车辆、行人稀少无需派人看守。建国后繁忙道口由工务段派人看守,道口房是用旧帐篷、废枕木搭成的,木制栏杆靠人工起落。道口无电、无报警设备,晚间道口员提着“油灯”接火车。五十年代中期,道口房改成砖房,并安上了电灯和报警电铃。火车接近电铃响起,提醒道口员出场接车。道口员中老养路工居多,看道口是铁路部门养老的活儿。

进入六十年代,随着哈尔滨城乡建设飞速发展,繁忙铁路道口出现堵车现象,交通事故屡屡发生,唯一的解决办法是修建立交桥,但国家建设资金匮乏,修建计划难以实施。此间有一座铁路立交桥却拔地而起,即三棵树站外铁路跨线桥,它是由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特批的,这段故事流传至今。

昔日三棵树铁路跨线桥(哈尔滨工务段关明月拍摄)

图3、昔日三棵树铁路跨线桥(哈尔滨工务段关明月拍摄)

1965年春天,哈尔滨市副市长胡传经陪同李先念副总理视察“哈一机”,汽车开到三棵树铁路道口时被火车拦住。道口很宽,火车络绎不绝,栏杆迟迟不能开启。胡传经十分焦急,不停地向李先念副总理解释,说这处繁忙道口经常堵车,但因没有资金修不起立交桥。李先念副总理听得很认真,他听后让胡传经给国家计委写一个建桥报告。不久,哈尔滨市收到国家计委的批文和建设资金。同年4月6日立交桥建设工程开工,8月31日建成通车,结束了该道口堵车问题(见《哈尔滨城市建设史话》)。

进入七十年代,随着哈尔滨城市建设迅猛发展和火车不断提速、车流密度增大,繁忙道口车辆、行人昼夜川流不息,道口堵车现象日益严重,道口佳通肇事屡屡发生。以当时的和平路道口为例,该道口每昼夜通过火车152列,10分钟过一趟火车,每昼间交通堵塞达7小时,高峰时憋车长达1公里,道口交通肇事逐年增加。1993年12月24日晚,滨绥七公里道口(现香坊电塔街立交桥址),522次旅客列车将一台钻杆进入道口的马车撞翻,马车夫身亡构成行车事故,经常发生交通肇事的道口被人们称为“鬼门关”和“老虎口”。道口成为制约城市发展的“瓶颈”和干扰铁路运输的“拦路虎”。

建于1984年的滨绥铁路和平路立交桥(笔者拍摄)

图4、建于1984年的滨绥铁路和平路立交桥(笔者拍摄)

此间,铁路部门在省、市政府帮助下,建造了一批造型新颖、便于瞭望的道口房,改善道口设备,。如在和平路、新阳路等主要道口安设了轨道小车式栏杆,实现道口全封闭;为避开无轨电车空架线,采用铝合金管轻型可折栏杆,液压传动,开放角达90度。然而,尽管付出巨大努力,但仍无法解决道口交通堵塞问题,道口事故给国家和人民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伴随着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哈尔滨迎来道口改造的新机遇。自八十年初代开始,在省、市政府大力支持下,立交桥建设方兴未艾。1984年5月和平路道口退役,道口立交桥工程破土动工,当年11月竣工通车。该桥建设规模宏大,结构优美,横穿两条铁路,连接一条公路。桥两侧砌有石头阶梯,可步入和平路。引道两旁覆绿色草坪,春夏之际与白色栏杆相映,整齐醒目。1990年再传喜报,公滨路等立交桥相继建成。

三棵树站内彩虹桥 (哈尔滨工务段关明月拍摄)

图6、三棵树站内彩虹桥 (哈尔滨工务段关明月拍摄)

中国铁路自1997年大面积提速,哈尔滨立交桥建设日新月异。2000年,哈长线乡政街立交桥建成;2002年,滨绥线文昌立交桥建成。随之,连接南岗道里安发桥、海城桥建成;连通南岗道外的二十道街的立交桥建成。“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南岗与道里、道外交通闭塞现象成为历史!一座座立交桥如雨后彩虹,哈尔滨的人们,将这些桥称之“彩虹桥”、“平安桥”和“幸福桥”!

特别是随着哈大、哈齐、哈佳、哈牡高速铁路建成通车,哈尔滨立交桥建设再创辉煌。从一环、二环、三环,环环都有铁路立交桥,这些桥促进城乡经济发展,确保铁路、公路交通畅通无阻!还在道外一机路、香坊文景街建起人行过道天桥。夜晚华灯初上,一座座风姿绰约的立交桥在装饰灯衬映下,宛如瑰丽的玉带,似五彩缤纷的彩虹,在星夜的苍穹下艳俏多姿,彰显出哈尔滨大都市的雄伟气魄!

建于2002年的滨绥铁路文昌立交桥(笔者拍摄)

图6、建于2002年的滨绥铁路文昌立交桥(笔者拍摄)

2016年8月23日,是哈尔滨城市交通史上一个重要日子,主城区最后一处百年道口——南岗汉广街铁路道口被拆除,在原址修建立交桥。在现场我遇见了休班老道口员唐绍德师傅,他和我一样也是赶来与老道口告别的。道口两侧人头攒动,记者举起手中的“长枪短炮”、看热闹的人们掏出手机,要记录下这一历史时刻。10时50分拆除开始,当挖掘机巨铲砸向道口房的瞬间,我发现老道口员唐绍德流下了眼泪,怕我发现把脸扭向了一边。我的心里不由滚过一道热浪!

那是惜别的泪水,也喜悦的泪水!汉广街铁路道口是哈尔滨最早的道口,也是主城区最后的一处被拆除的道口,这一巧合意味深长且耐人寻味,它浓缩了哈尔滨城市交通百年嬗变,折射出新中国铁路的巨变!一座座立交桥如同雨后彩虹挂在城市的上空,也挂在了我的心头……

现香坊文景街铁路人行天桥(笔者拍摄)

图7、现香坊文景街铁路人行天桥(笔者拍摄)


此文获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省委宣传部、省教委、团省委、省作协、省广播电视台联合举办的“我和我的祖国”主题征文活动二等奖。本稿略有改动。

王宝滨

前哈尔滨铁路工务段主任,哈尔滨文史馆馆员,著有《中东铁路旧事散记》一书。联系方式:2665164376@qq.com

相关推荐

铁路老道口史话

哈尓滨是中国最先出现铁路道口的城市之一,1903年7月14日中东铁路全线通车时,铁路道口应运而生。由于当时通过道 …

中东铁路“老水塔”

百年前的中东铁路时期,蒸汽机车是惟一的牵引动力,为给机车加水,铁路建设伊始,每隔25—30公里便设置一个给水站 …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喜看“老道口”飞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