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街、红军街三座经典老建筑被毁容

一类保护建筑外立面已被违法贴上瓷砖

一类保护建筑外立面已被违法贴上瓷砖

坐落在文昌街的一类保护建筑原貌

坐落在文昌街的一类保护建筑原貌

坐落在文昌街的二类保护建筑原貌

坐落在文昌街的二类保护建筑原貌

二类保护建筑也贴完瓷砖,中间还极不协调地建了一座新楼

二类保护建筑也贴完瓷砖,中间还极不协调地建了一座新楼

原英国驻哈领事馆一楼所有隔断都被打通

原英国驻哈领事馆一楼所有隔断都被打通

文/曾一智   原文发表于《黑龙江日报》2006年4月19日

2006年4月18日是国际古迹遗址日,今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确定的主题是保护工业遗产。然而,恰在这全球性的庆祝活动的当天,记者接到哈尔滨发电厂工程师蔡剑锋举报,坐落在哈尔滨市文昌街的两座保护建筑被擅自篡改。

记者立即赶赴现场。这两座老楼均为哈尔滨市1997年公布的保护建筑,一为一类,一为二类。原为白色墙面,绿色的铁皮屋顶,木质装饰为红色。蓝天白云下,比肩而立的两座老楼曾是一道极美的城市风景。一类保护建筑是新艺术运动风格,与博物馆广场那幢著名的红军街38号中东铁路高级官员住宅几无二致,被建筑专家们定位为极为珍贵的精品建筑;二类保护建筑曾为东省特别行政区市政管理局局长马忠骏的朋友丁质初(戊通公司总办)住宅。上个世纪30年代初,马忠骏卖掉了大青楼(现为和平邨宾馆贵宾楼)后,在迁入遁园之前,曾在丁质初家暂住(据马忠骏之子马维权介绍)。记者在哈尔滨市档案馆也查到丁质初的家庭地址为营部街1号,就是这个位置。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两座建筑的外立面已全部贴上灰黄色的瓷砖,工人们正在清洗瓷砖上残留的水泥,并正在用水泥抹窗口。根据《哈尔滨市保护建筑和保护街区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对保护建筑按照下列规定实施保护:一类保护建筑,不改变建筑原有的立面造型、表面材质、色调、结构体系、平面布局和室内装饰;二类保护建筑,不改变建筑原有的立面造型、表面材质、色调、主要平面布局和部分有特色的室内装饰。

目前的做法显然严重违背上述法规,记者随即向哈尔滨市城市规划局名城保护处举报。据名城保护处处长赵阳介绍,在该单位动工之初,规划局就已发现,并由规划执法监察大队、名城处、局领导等先后多次前往现场制止,并下了停工单。没想到该单位竟拒不服从。

又讯就在17日,记者接到另一读者举报,坐落在红军街上的二类保护建筑原英国驻哈领事馆正在进行毁灭性的改造。这座老楼的一楼的西南角曾于2004年失火,但与整体无碍,此后一直封闭。

记者去现场调查后,发现从一楼到三楼的隔断都被打通,整个内部结构均被破坏,破缺的墙体到处是伤痕累累的创口,室内原本保存完好的独具特色的装饰更是荡然无存。惟有一层入口处天花板还残留着一些往日遗痕。记者端起相机没拍几下就被一个工头模样的人制止,他让记者找公司的头儿去。问他是什么公司,他却说不知,并让记者立即离开现场。记者在了解到这里被本市一家著名婚纱影楼买了使用权以后,便向哈尔滨市规划局名城保护处举报,他们立即派规划执法监察大队去现场制止,并下了停工单。处长赵阳非常气愤地介绍,这座老楼的施工单位在报批时,规划局批的是照原样修缮,并且还没有下发施工许可证。这种破坏保护建筑的违法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大平说,这些老楼是哈尔滨为数不多的老建筑中的经典精品,非常难得,必须严格照原样保护。如果遭遇违法的篡改,则应严格执行现行法律法规,责令其恢复原貌。否则,今后哈尔滨的保护建筑的保护工作将愈加艰难。

授权发布

本文为经原作者授权发布的文章或文化活动信息。其中文章的版权与最终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媒体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推荐

南岗博物馆逸事

前言: 现如今作为哈尔滨市南岗博物馆使用的这栋中东铁路时期建造的新艺术运动风格建筑,就其自身的价值来讲,已完全可以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