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25] 中共六大接待站

编者按:1921-2021,中国共产党从南湖的一叶小舟起航。百年来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如今已成长为旷世巨舰,带领中国人民乘风破浪!百年大党,青春不减,风华正茂,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屹立东方!百年前的哈尔滨,群雄汇聚,风云际会。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史上最牛创业团队”艰苦创业,为中国未来前仆后继,艰难求索的过程。百年跋涉,百年凝思。在迎来建党百年之际,大话哈尔滨(imharbin.com)开设专栏,连载李忠义老师的长篇作品《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是为党献礼,也是回顾初心,不忘使命。祝福中国共产党百岁生日快乐,我辈共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继续奋斗!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

中共六大接待站

哈尔滨红色丝绸之路,还完成了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安全掩护中共中央第六次代表大会的代表赴莫斯科开会。

1928年6月,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召开。在国内的“六大”代表,大都经哈尔滨乘中东铁路的火车去满洲里或绥芬河,然后设法出境。为了保证代表们的安全,党中央在哈尔滨道里区外国四道街(今红专街画院位置)设立护送六大代表秘密接待站,并派在中央妇委会工作的杨之华(瞿秋白的夫人)来哈,与哈尔滨特委派的李纪渊、阮节庵等共同负责接待任务。从4月初开始先后护送40余名代表安全出国,其中党的主要领导人有瞿秋白、张国焘、罗章龙、周恩来、李立三、夏曦等,保证了中共“六大”于1928年6月18日至7月10日在莫斯科顺利召开。

有资料统计,从1928年4月至1934年5月,先后有70多人通过这条国际交通线去苏联。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制造了“四一二”反革命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对中国共产党进行“清党”活动,残杀中共党员。在汉口召开的八七会议上,中共结束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同时“确定了党在农村领导武装暴动、开展土地革命的斗争方针”的革命暴动与苏联如出一辙,以“杀尽一切土豪劣绅、大中地主、工贼、农贼、国民党右派、贪官污吏”为口号,同时还要破坏政府、银行、工厂、店铺和房屋等一切“反革命工具”。虽然各地的100多次暴动都失败了,但中共中央依然相信,革命形势继续高涨。但是就在此时,共产国际却改变了让他们坚持暴动的方针,布哈林电报指示说,要中共组织暴动时务必“谨慎”。中国共产党因此必须召开一次代表大会,确立新的指导思想。

在八七会议上,中共中央就计划在6个月内召开六大,由于1927年11月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确定六大在1928年3月上中旬召开。当时国内正处于反共高潮,中共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安全的开会地点。1928年1月,红色工会国际驻中国代表米特凯维奇建议共产国际,允许中共在苏联境内召开六大;2月,瞿秋白也向共产国际提出了相同的请求,同时希望斯大林或者布哈林中的一人能出席指导。这个要求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全国有84名正式代表参加会议,六大代表们自行从各地出发,赶赴苏联开会。

瞿秋白先由上海乘船到大连,再坐火车经哈尔滨到满洲里出境。他在经过哈尔滨的时候,与哈尔滨县委的同志共同设立了“六大”秘密接待处,中央抽调瞿秋白夫人杨之华负责接待工作。杨之华带女儿由上海赴哈尔滨,随行护送四川、湖北两位代表。尽管一路小心,仍屡遭盘查。上了火车,车厢里到处有奉系军阀的军警晃来晃去,露出南方口音必引怀疑,大家不敢说话,甚至不敢买东西吃,一路上饿的她女儿瞿独伊一直哭。

据杨之华写的回忆录中说:“同我一起走的有三位代表,有李文宜(罗亦农的爱人),还有两位男同志,一个是四川人,另一个是湖北人。我们到达大连也受到盘查。敌人扣押了我们一天,反复追问我们的来历。当时我们很紧张,怕人知道我们的真实情况。最后,敌人问我们是不是贩卖人口的(因为我当时带着七岁的女儿),我才放了心。我说:‘她是我女儿,你们不信可以验血型。’敌人信以为真放了我们。这一天我们都没吃到饭。我们上了火车,火车上也戒备森严,奉系军阀的士兵走来走去。我们怕说话出问题(四个人的口音不同,又都是南方人),所以也不敢在车上买东西吃,把我的女儿饿得哇哇直哭。一直等火车到了长春,天黑下来了,我们才在车站买了几盒‘旅行饭’吃。”

到哈尔滨接头后,杨之华就与李纪渊一同开始工作。接待处就设在哈尔滨临近中央大街的道里区外国四道街14号,共青团员阮节庵、沈光慈夫妇家中。

中共六大代表秘密接待站遗址(今哈尔滨画院) 图片来源:生活报

当时的哈尔滨正处于东北军阀的白色恐怖中,哈尔滨的形势黑暗而恐怖。

周恩来在此之前曾经两次来过哈尔滨,都是专程来看望他的同学邓洁民。来去都有邓洁民的接待,并且住在他的家里,非常安全。但是,这次借道哈尔滨去莫斯科开会第三次来哈时,却是故人已逝,徒留伤悲。因为1922年时,哈尔滨发生了党的早期领导人马骏领导的反对国际共管中东铁路运动,邓洁民随同代表团赴京请愿。在北京演讲时,邓洁民抨击东北时政遭到张作霖的通缉,在流亡期间忧郁患病而死。

这次周恩来来哈尔滨,不仅带着对故友的怀念,而且还遇到意想不到的遭遇。1928年5月,周恩来赴莫斯科出席党的六次代表大会是由邓颖超作为列席代表陪同与周恩来一起经大连来哈尔滨。在大连码头,他们就遭遇了日本警察的盘问:“你是做什么的?到哪里去?”周恩来泰然自若的答道:“我是做古玩生意的,到吉林去。” 警察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周恩来说:“你不是做古玩生意的,你是当兵的。”周恩来不慌不忙地伸出手问道:“你看我的手像当兵的吗?” 警察才悻悻而去。

可是当周恩来回到旅馆后,注意到有特务暗中跟踪,为防止意外,他轻声叮嘱邓颖超把去哈尔滨的证件销毁,乘上去长春的火车。周恩来发现坐在对面的乘客是日本人,他们却用中国话同周恩来攀谈,周恩来知道是日本特务在跟踪自己。在长春下车后,二人转道吉林,在吉林的伯父家停留后,然后再乘车到哈尔滨。到哈尔滨之后,由于接头的证件已销毁,无法同接待站取得联系,他们只好等下一批的代表到达。邓颖超接连几天到车站等候,等到了李立三,经李立三联系,他们才与杨之华接上关系。随后,经该秘密接待站安排护送,周恩来、邓颖超他们才顺利到达满洲里,并从满洲里过境去莫斯科。

1928年四月初起,六大代表陆续抵哈,代表下了火车后,来到中央大街一家服装店用暗号与李纪渊、杨之华接头。单身的男代表到了哈尔滨后,通常由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带着女儿出面联络,对外就假称夫妻,说是一家三口。杨之华告诉6岁的女儿瞿独伊,要管男代表叫爸爸。时间一久,也就不再叫了,瞿独伊后来回忆说“为什么?那么多爸爸谁相信?我就不再叫他们爸爸了。”

接待站接待和护送党的六大会议代表赴苏联,主要是分三批进行的,40多位代表安全地由哈尔滨接待站接送过境。瞿秋白、周恩来、李立三、邓颖超、罗章龙、夏曦、张国焘等领导人都安全地由哈接待站送来和送走。杨之华在完成接待任务后,也随最后一批代表赴莫斯科参加六次代表大会,秘密接待站圆满地完成任务。

东北地区参加党的六大会议的代表有5人:中共满洲临时省委员会职工运动书记唐宏经、共青团满洲省委书记张任光和于冶勋、朱秀春、王福全。他们由沈阳抵哈尔滨后,被安排到各小组中,在路上协助护送其他代表。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0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苏联首都莫斯科召开。党的六次代表大会上,周恩来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大会闭幕后,周恩来又留下参加了7月17日召开的共产国际第六次代表大会。10月份周恩来回国。途经哈尔滨时,周恩来与同行的罗章龙、汪德三等人商定在哈尔滨暂住几天。周恩来住到家在南岗区中山路上的南开学校同学吴玉如家中。周恩来在哈尔滨停留三天,向哈尔滨地下党的同志们传达了党的六次代表大会精神。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25] 中共六大接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