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抗战时期的画册再添日本侵华史证

                                                       恶之

近日,我委托沈阳友人购买了几份从日本回流的珍贵史料,其中有二战期间由日本内阁情报部编撰的画册《写真周报》,这些文献史料多是二战时期日军随军记者所拍摄的记实照片和部队战役报道,资料为研究日本侵华史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此份《写真周报》为1942年九月二日发行, 第二百三十六号,经在日本北海道大学留学的张泽夫同学翻译与解读,日文报道有“滨江省萨尔图特设农场”的记载 。首次公开的此周报,透过伪满洲国通信社记者的镜头,真实记录了日本在萨尔图开拓团的建立和发展过程。

非常珍贵的是周报涉及到的文章配发了多幅当年萨尔图满洲开拓团的照片。虽然是侵略、殖民,但据事直书,不需曲讳。这也可能是大庆萨尔图地区目前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图像资料。

大庆,别称油城、百湖之城,其实她还应该叫草原之城。很多人都以为,在大庆油田未开发前,石油人未踏入草原时,萨尔图是千里蛮荒大草原,大庆油田是第一个进入草原的国家大企业。其实不然,早在1947年初冬,从延安来的一些干部,在萨尔图开创种畜牧场,以后又整合了我党各级政权接管或自建的一些农牧场,组建了“国营红色草原牧场”,其中就包含1948年2月成立的安达县农牧场,而此农牧场既是安达地方政府接收的“滨江省萨尔图特设农场”。

日本向中国东北移民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国策。日本关东军特务部于1933年4月制定了《满洲拓殖会社设立要纲案》。“满铁”出资与伪满洲国、三井、三菱株式会社合资,于1935年12月设立“满洲拓殖会社”,经营日本移民的各项事务。1937年8月伪满州国成立“满洲拓殖公社”。同年9月“满洲拓殖公社”正式接收“满洲拓殖会社”的业务。到1945年,日本通过“满拓公社”掠夺东北土地3.9亿亩,日本开拓移民总数约达27万人。

由于20世纪80代初期,历史的局限性,资料的不完整,一些相关史料记载日本移民萨尔图地区并不准确,使用“日本关东军某部开拓团、日本关东军马场和日本拓植公社”等词汇,也不符合历史情况,更因为移民东北由日伪当局多个部门管理,他们按各自的习惯,当年在安达地区存在过的三个开拓移民组织正规名称并不统一。

1939年满洲拓殖公社出版《满洲开拓农民入植图》中:有萨尔图甲种小训练所、安达特设训练所、铁道自警村。1942年满洲帝国政府出版的《日满大国策 二十年百万户入植计划》满洲开拓农民入植图,安达地区的开拓移民组织名称:满铁训练所、满铁自警村、青年义勇队训练所。1938年以后满铁训练所,也就是“滨江省萨尔图特设农场”应该由“满铁”移交给伪满洲国了,但满洲国管理机构还是沿用“满铁”的名称。

1938年夏天,满洲拓植公社在安达兴仁村萨尔图车站东修建“满洲开拓青年义勇队甲种小训练所”,准备接纳由日本内地迁来的青年义勇队移民。《写真周报》记载,1939年3至7月,萨尔图青年义勇队甲种训练所先后接收由日本迁来的青年移民。1942年夏季,日本从东京、千叶、神奈川和其他一府十一县中选拔出三百名农业学校学生开赴滨江省萨尔图特设农场,计划在农场里劳动三个月时间。

这个特设农场具体地址和机构情况等信息,以前的各种资料均未记载,而《写真周报》中准确地说:“坐满洲线,从哈尔滨出发到萨尔图大概四个小时的车程,向东出发大概九公里,萨尔图特设农场就坐落在一望千里、一望无际的旷野中。”史料的来源要有史有根,在历史材料的基础上,广为印证,才能判别是非。2021年1月上旬,连续数天,我们在原红色草原牧场管理的五星羊场、萨尔图老铁西、城市森林和东风新村等地区实地田野踏查、访问知情人。

                                                   罪之余烬

一九○三年中东铁路建成通车后,由于沙皇俄国沿中东铁路线占据大片土地作为“附属地”。最早在萨尔图居住的是俄国人,他们经营牧副业,养奶牛。黑龙江将军达桂鉴于境内俄人势力越来越大的情形,为“防予侵占”,向朝庭请求放荒开垦。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首先在安达至林甸一段毛荒(包括萨尔图在内)按放荒章程规定,令人开垦。此后中国人开始在此定居。

20世纪20、30年代只占中国总人口百分之九的东北地区,虽然夏季炎热、冬日酷寒,但它拥有丰富的煤炭和其它矿藏资源,东北土壤最适宜于种植大豆、小麦,为中国最有潜力的富饶地区。松花江与嫩江之间的分水岭平原的南端地区为碱性草原,该地区是否适合种植农作物?从1924年开始,就有农学家在此地区做过自然综合考查,并留下了土壤、植物方面的原始资料。1935年日本“收买”中东铁路后,伪满滨江省实业厅开始对省内召垦适用地展开调查。1939年出版的《滨江省西部土壤地带植物调查概报》中详细记录了安达县萨尔图、肇东宋站等地区的土壤资料。

坐落在大庆电视塔与东风湖之间的城市森林公园,夏季繁茂蓊郁,碧荫送爽。而我却在一场雪花飘过后,来到城市森林公园,沿着果成寺红墙外的小路,远离喧闹的街市,避开嘈杂和嬉笑,穿过白雪覆盖着的葱茏树木,仰望宁静的果成寺,这里更是静谧安宁的所在。在两旁大榆树的小道上,遇到一位油田退休女工,事也凑巧她小时候在附近生活过,难得的是她非常熟悉此地,又喜爱历史文化,且极健谈。

她讲述了一些情况,虽不完整,但里面包含的内容,经过严谨的串联,就成了很详实的史料。从哈尔滨至齐齐哈尔铁路沿线树木遗存看,榆树和榶槭树是最适合在松嫩平原地区生长的树种。俄罗斯人喜爱种植榆树,日本喜欢种植唐槭树。红色草原牧场最早的开拓者们也记载萨尔图区大部分土地长着碱草,低洼和高岗地带长着蒙古柳和苇子,树木极少。

1957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T.N.高尔捷也夫等著《黑龙江省滨州铁路沿线碱性草原的地植物学概论》中,1924年“农学家康士坦丁诺夫是碱性草原土壤的第一位研究者,他观察了安达试验田的土地”。零散的资料和城市森林公园拥有蔚然成林的野生榆树林,并有百年以上的大榆树,显示滨江省萨尔图特殊农场,也就是中东铁路安达试验田所在地。各个历史阶段又补种一些树木,经过岁月的滋润,城市森林郁郁葱葱。

我们遇到的女工继续说,她小时候现在果成寺那里是粮店,有几个大粮囤,大人说是日本炮楼。我问她“炮楼”的直径和高度?她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但怎么也说不清,急的她自己在湿滑雪地上转了一圈,看着这位憨态可掬的女子转完圈,我断定她说的是粮囤。

其实同当地人了解情况,得善于启发他们,我等哪位女子转完圈,问道:“你居住地东面有一个叫东风牛场或者农牧场的地方吗?”

她说:“森林公园叫大院,北面东风村,南面是东风新村”。说完东风新村,她又急忙解释不是现在的东风新村。“东面的耕地 ,种植蔬菜;还有草原,放牧牛羊马啥的”。

“再往东有个叫东站的地方,哪里比大院的炮楼多”。她并不知道为什么叫东站,但我查阅过资料得知,1955年10月至1958年3月,国营红色草原牧场第一牛场三站(滨洲),以后又改名“东风牛场总站”,她说的“东站”,既是后来的油田职工延续这一时期历史地名的简称。其实森林公园至东风湖区域在1955——1962年也分别是红色草原牧场第一牛场、东风牛场的一站和二站。

我又询问她:“听老人说过附近有叫“火犁地”的吗?”这个她并不知道。

萨尔图特设农场的地理条件比较特殊。千百年里,它是蒙古族游牧的地方。萨尔图是蒙古语,那个民族或者群体在一个地区活动的早且广泛,谁的名字就喊的响。萨尔图处于泡泽地带,蒙古族放牧只是偶尔过来,他们主要在今天的杜尔伯特放牧,铁路北侧是林甸垦荒区。大庆牧工商志有一牧场在”三义村火犁地“之说,而红色草原牧场在国、省两场时期的1953年才有拖拉机,20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期间,满铁选择萨尔图站东部一片碱性草原垦荒耕种,从《写真地理》上看,特设农场已经使用拖拉机,而那时候的东北人俗称拖拉机为“火犁“,故而留下一个地名“火犁地”。

邪不压正,冥冥之中自有定数!1988年大庆人并不知道森林公园是日本开拓团一个地点,为缅怀革命先烈,大庆英烈纪念碑选址在森林公园,革命先烈的英魂永远震慑侵略者。

夜幕降临,繁星初显,在广播电视塔绚丽的灯光下,我们驱车向东,奔向东风新村,寻找“火犁地”,滨江特殊农场,开拓团总部所在地。

                                                               草原篝火

许多文艺作品描述大庆油田开发早期,有很多住牛棚、马厩的场景。其实萨尔图红色草原的职工群众把最好的房子腾给了油田职工居住,但来的人太多,部分油田职工干部还是住进牛棚。牛棚何以这么多呢?当地农村不会有那么多牛棚和马厩?

1946年来从延安来到东北大后方 的青年干部陈重,先到佳木斯接收了一个日伪马场,随后受中共东北局经济委员会主任陈云的指示,为发展毛皮动物,解决军需物资,于1947年11月1日,在以碱性草原闻名的安达县建立国营萨尔图种畜场,成为黑龙江省的第一个国营畜牧场。1953年9月24日《人民日报》第2版对萨尔图牧场有如下报道:“从哈尔滨市往西,松花江北岸,是一片纵横数百里的天然牧场。国营萨尔图畜牧农场就在这一片天然牧场的中央。有一千一百五十头牛,其中成年乳牛五百八十五头,除了养育幼犊外,每天产乳将近五吨。”1955年我党、政、军、财贸各部门在萨尔图地区先后创办的几个农牧场,合并为红色草原牧场。这样,居民生产也就逐步转化为以牧为主,以农为副。1960年,红色草原牧场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纵横百余里,总面积2500平方公里,拥有耕地20万公顷,奶牛7006头,马6467匹,羊11122只。会战初期。红色草原共腾出房屋2800间,供石油职工使用;直属牛场一万平方米牛棚改建为石油职工宿舍。

随着石油的开采,需占用草原20多万公顷。为了大庆油田的开发,地上给地下让路,一切服从石油开发的需要,红色草原农垦局让地、合并和搬迁、部分干部职工分流。1963年5月,经黑龙江省人委批准,红色草原农垦局将230744公顷土地移交大庆,逐年迁出14180人,其中大部分调往黑龙江省其它农牧场,其余部分调离油区分散到局内各场。1963年8月20日《人民日报》第2版标题《黑龙江西部大牲畜发展快》:“红星牌奶粉,就是这个草原上的产品。这个地区的‘红色草原’、‘绿色草原’和‘青色草原’等三十多处大、中型国营农牧场,还繁殖了大批优良牲畜支援各地。”这是红色草原牧场在国家媒体报道中最后的辉煌。1965年以后,黑龙江省农垦厅红色草原农垦局由原有9个牧场减少到5个牧场:东风、春雷、红骥、星火、银浪。以后又经历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独立第三团”、“大庆市牧工商联合公司”、“大庆市三环企业总公司”等阶段,2000年按划归属地管理的原则,大庆市三环企业总公司第一牧场更名为“大庆高新区东风农场”。

而今这个农场总部坐落在高新区一座三层楼内,若不是大楼房顶耸立的单位条牌赫然写着“大庆高新区东风农场,多数人怎么也想不到与高新产业关联的区域还有座农场?

                                                              斗转星移

日伪当局经过多年调查,认为安达碱性草原的土地是完全不适合农业种植的盐碱地,1939年在此处设立农场的目的,被美化是为了探索如何征服盐碱地,使其成为肥沃的耕地。到1942年,农场开垦耕地22.5万亩。

农场生活执行严酷的军队式管理,早上五点起床点名,洗脸之后,全体做广播操;七点半开始种田作业;晚上六点半开始吃饭、洗澡、自习,九点熄灯就寝。在日本法西斯教育下,睡觉之前做三十分钟礼仪,每个人相互对坐,互相敬礼,然后静坐,念天皇的话语,向日本方向的皇宫祭拜,以此手段向天皇效忠。

我查高德地图,那位油田女职工说的东站距离森林公园三公里左右,森林公园距离大庆火车站六公里,加起来东站距离火车站九公里,正好和1942年《写真地理》记载的滨江省萨尔图特殊农场在萨尔图火车站东九公里吻合。《大庆市牧工商联合公司志》记载,1980年11月公布的公司标准地名,其中滨洲村,曾用名一营、东风,地理坐标北纬46°37’,东经125°度09’,此地如今是大庆五湖新区“滨洲华府小区 ”。综合分析,日本开拓团耕地位置大致从今城市森林公园至五湖新区附近。

八十多年过去了,被侵略者开垦的土地,如今已是高楼林立,灯火阑珊,车水马龙,流光溢彩,一座现代化不夜之城。大庆这片沃土,地下,滚滚石油;地上,水草肥美。滨洲华府被黎明湖、滨洲湖、兰德湖、北湖、萨北湖五大水域环抱其中。

大庆,有过辉煌的石油工业,也有过世界级肥美的大牧场。1964年5月,黑龙江省委书记欧阳钦指出:“红色草原农垦局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型牧场之一,一定要保护好这里的草原,破坏了,就是给子孙后代造孽。“今天原红色草原牧场的星火牧场、银浪牧场、红骥牧场、春雷农场、东风农场以各自的方式依然存续在大庆土地上。

2010年大庆提出关于建设生态自然现代宜居城市的意见。据统计大庆市现有草原529.5万亩、湿地747万亩。如今的大庆,助农牧业的资源优势,城市疏朗通透、恬静清新,湖泽水系相通、森林草原相拥。

雪狼刀风

陈文龙,1967年出生,黑龙江省大庆市人。高级经济师、摄影师、户外旅行者。从事教育管理工作近三十年,研究主要方向为远东近代史、中俄关系史和中东铁路历史。黑龙江省级领军人才梯队-中俄关系史学科的骨干成员,黑龙江省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哈尔滨市地方志学会会员,一点资讯签约作者。近年来自费考察中东铁路,并在《中国文化遗产》、《中国国家地理》、《铁道知识》、《看历史》、《环球人文地理》、《中国地名》、《华夏地理》、《黑龙江史志》、《北国旅游》、《哈尔滨史志》、《黑龙江日报》、《吉林日报》、《大庆日报》、俄罗斯赤塔日报、俄罗斯效果报(周刊)等杂志报刊以及网易、新浪、搜狐、凤凰网和中国国家地理等国家主流网站,发表了大量有关中东铁路历史建筑现状调查的文字和图片。联系方式:jinsedao@126.com 13845995750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一份抗战时期的画册再添日本侵华史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