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15] 哈尔滨铁路工人第二次全线大罢工

编者按:1921-2021,中国共产党从南湖的一叶小舟起航。百年来峥嵘岁月,沧桑巨变,如今已成长为旷世巨舰,带领中国人民乘风破浪!百年大党,青春不减,风华正茂,中华民族扬眉吐气,屹立东方!百年前的哈尔滨,群雄汇聚,风云际会。在建党之初,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几乎全都到过哈尔滨。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史上最牛创业团队”艰苦创业,为中国未来前仆后继,艰难求索的过程。百年跋涉,百年凝思。在迎来建党百年之际,大话哈尔滨(imharbin.com)开设专栏,连载李忠义老师的长篇作品《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是为党献礼,也是回顾初心,不忘使命。祝福中国共产党百岁生日快乐,我辈共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继续奋斗!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

中东铁路工人的早期工人运动

哈尔滨铁路工人第二次全线大罢工

 

中东铁路第二次全线大罢工从表面看起来是反对中东铁路管理局新的工资制度,争取工人权益的斗争,而实际上是整个中东铁路各个部门的工人,用自己力所能及的罢工行动,反对国际帝国主义干涉军和沙俄白匪军进攻苏维埃政权,支援俄国十月革命的又一次伟大的工人运动。

俄国十月革命以后,前沙俄贵族地主、高级军官及资产阶级分子纷纷逃往哈尔滨。第二年,哈尔滨的前沙俄分子在霍尔瓦特的策划下组织了一个所谓的“远东拥护祖国和宪法会议委员会”,当时,在哈尔滨的前沙俄逃亡者视霍尔瓦特统治下的中东铁路附属地为“避难所”。

1918年4月,霍尔瓦特去北京参加中东铁路股东会议。此间,为取得协约国的支持,他与协约国驻北京代表频繁接触。回到哈尔滨后,他以“护路”为名招募军队,成立了所谓的“远东义勇团”(又名“救国会”)。1918年7月,霍尔瓦特在英日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将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的职务交给拉琴诺夫代理,在格罗杰罗夫成立了“全俄临时政府”,自任“最高执政”,对抗苏维埃政权。同时,从苏俄各地逃亡到哈尔滨的白俄越来越多,仅七月份就有一万多人。他们不断闹事,变本加厉的迫害中国工人。而物价飞涨,羌币贬值,工人生活非常艰难。俄国铁路当局为了往西伯利亚运送各帝国主义的干涉军,强迫工人加班加点,并实行全市戒严。同时向全路发出了戒严令,对工人采取了高压政策,禁止工人一切集会、结社、罢工,封闭了左派的报纸,驱逐工人领袖等,剥夺了工人的一切权利。这时候,担任中东铁路公司理事的高尔察克是中铁路沿线俄军总司令。这个高尔察克是原沙俄的海军上将,是个顽固的帝制派,极端的顽固分子。

1917年年底,克伦斯基派他去美国,请求帝国主义者们联合镇压红色的苏维埃政权。后来他就来到了哈尔滨,与霍尔瓦特勾结,组织远东反苏战线,双双成为帝国主义的走狗。1918年4月,在北京召开的中东铁路股东大会上,高尔察克当上了理事,同时兼任中东铁路沿线俄军总司令。高尔察克上台后,更加纵容白匪军警迫害哈尔滨市民,结果造成当时哈尔滨恶性案件不断,民不聊生。

1918年5月18日,傍晚五点多钟,在马家沟发电厂门前,人力车工人鲁万有被俄警必阿诺科无理殴打,发电厂工人刘宗德上前与俄警讲理,结果被俄警当场开枪打死。5月19日,一名中国士兵因与一名俄国士兵争吵,就被俄国士兵开枪打死。白俄军警的暴行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慨。这时候,在苏联国内,由于捷克军团的叛乱,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的苏维埃政权全部被推翻,革命形势非常危急。高尔察克和霍尔瓦特大肆进行反革命活动,纠结了而在哈尔滨的反革命分子成立了所谓的“护法团”,开大会发通电要求协约国出兵西伯利亚,并且大造反革命舆论。俄国的社会革命党人杰尔贝尔在美国的支持下,在海参崴成立了西伯利亚政府。霍尔瓦特在英国和日本的支持下,跑到哥罗德可成立了全俄临时政府。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pixabay

1918年8月初,各帝国主义国家的干涉军决定出兵西伯利亚。8月17日,日本兵首先开进了哈尔滨。为了阻止帝国主义干涉军进入苏联干涉苏维埃政权,哈尔滨地包的中俄工人联合举行了职工大会,决定串联中东铁路各部门的工人,进行一次全线大罢工。他们首先派出了工人代表,以争取工人权益,反对路局新工资章程,要求增加工资为由,向中东铁路当局提出交涉,同时要求取消戒严令。结果铁路当局对工人提出的要求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1918年9月2日,所有的火车头一齐拉响了汽笛,中东铁路的中俄工人全部离开了工作岗位,中东铁路第二次全线大罢工开始了。到9月3日早晨,罢工迅速扩展到中东铁路全线。三十六棚工厂、火车站、电报局、货场、材料厂、印刷厂,甚至连发电厂、线路工人、铁路医院、监狱看守等也都参加了罢工。“造成了当天八列客车,三十二列火车全部停运。”中东铁路全线瘫痪,达十天之久,开往乌苏里前线的干涉军“因罢工之故未得出发。”《黑龙江地方史资料》记载:“1918年9月13日,铁路瘫痪造成军需积压,仅宽城子站积压物资即需运一星期。”

当时的罢工委员会也很讲究对敌斗争策略,为了避免罢工工人受到更大伤害,孤立中东铁路当局,得到各界的支持,他们在罢工之初就向各国领事发出了一份声明,声明中说:工人是“因长官等固持过分减少工人之劳动报酬,竟将濒于饥寒不免之地位,除宣布经济的罢工外,实无他法之可图。”希望各界不要干涉罢工。同时,也向驻哈尔滨的协约国军参谋部发出了同样的声明。当时,这些帝国主义干涉军明知中东铁路是“运兵孔道”,而且“军情万急”,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向铁路当局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迅速恢复旧章,以平息风潮”,迅速解决罢工问题。中东铁路当局被迫宣布新工资规则延期执行,仍按过去的规定发放工资。这次为期10天的中东铁路第二次全线大罢工,取得了基本的胜利。这次罢工,不仅使中东铁路当局损失150万卢布,而且更重要的是罢工让帝国主义的干涉军不能开赴前线同苏联红军作战,这对当时正在西伯利亚浴血奋战的苏联红军和苏联人民是巨大的支持。

李忠义

哈尔滨文学历史研究馆馆员,哈尔滨党史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杂文创作专业委员会理事,哈尔滨讲坛客座教授。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党在哈尔滨的早期活动15] 哈尔滨铁路工人第二次全线大罢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