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铁路的美丽遗珠—昂昂溪

作者导语:前几天逛知乎,刷到一个 “国内有让你难以忘记的火车站吗”的提问。看到这个问题,想起2019年夏天在昂昂溪游玩的经历,便一时兴起,写了个关于昂昂溪站的回答。自此至今,昂昂溪的美丽倩影,便不断涌现在脑海,无数关于她的美好回忆,使处于单调生活之中的我多了些许快乐。

这个并不知名的小地方,到底有何种魅力,让我如此魂牵梦萦呢,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就让我慢慢道来,给各位朋友分享我心中的昂昂溪吧。

昂昂溪印象

昂昂溪的前世今生

提起昂昂溪,想必很多朋友还是很陌生,昂昂溪位于齐齐哈尔市区以南二十公里,昂昂溪是达斡尔语中“狩猎场,雉兔多”之意[1] 。从地名中不难看出,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水草丰茂的富饶之地 ,早在石器时代,渔猎文化便在这里诞生,到清朝初年,已有汉、满、回、达斡尔等十余个民族聚居于此。

到了近代,铁路改变了昂昂溪的历史,这还得从俄国人在东北修建中东铁路说起。

1891年,俄国开始修建从莫斯科到海参崴的西伯利亚铁路。修建至远东地区时,为了舍远求近,更为了实现对中国东北的殖民掠夺,俄国计划将西伯利亚铁路横穿中国东北直达海参崴。1897年,俄国在东北地区以哈尔滨为中心,分东、西、南三线开始修建中东铁路。1903年,东至绥芬河,西至满洲里,南至大连,贯穿东北全境,全长2500公里的中东铁路宣告完工[2]。

中东铁路线路图[3]

1900年夏,从哈尔滨到满洲里的中东铁路西线铺轨至昂昂溪,1903年昂昂溪站建成。昂昂溪站时称齐齐哈尔站,是当时中东铁路上的二等车站。出于铁路运营与驻军的需要,大量俄国铁路工程技术人员及家属、俄国士兵聚居于此。为满足生产生活需求,俄国人在昂昂溪站附近地区,建设了技术人员办公大楼、铁路俱乐部、职工宿舍、兵营等一系列设施,形成了独特的俄式街区[3-4]。

1910年的昂昂溪站[3]

时过境迁,东北屈辱的近代史早已成为过去,路权早已回归于人民手中。如今的昂昂溪站是滨洲线上哈局管内的三等站。今天的昂昂溪,作为齐齐哈尔市辖区约有十万人口,俄人早已不在,只有中东铁路建筑群讲述着当年的故事。

与露西亚“小镇”昂昂溪的初见

第一次与昂昂溪相遇,是2019年夏天的一次独自游历。中午从齐齐哈尔站出发,乘坐纯绿皮小票列车,十多分钟便到达了昂昂溪站。干净精致的站台,极具历史感的人行天桥,淡黄的车站围墙,下车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眼球。

昂昂溪站的木质天桥,是目前滨洲线上唯一留存的中东铁路时期木质天桥,已有一百余年的历史

昂昂溪站的中东铁路时期站房,始建于1903年,砖木结构,折衷主义风格[5],现在为国际旅客候车厅,供K19/20次列车国际旅客乘降使用

出站后,映入眼帘的是漂亮精致的俄式站房,绿树成荫的站前广场,还有一朵朵的大片白云,奔腾于蔚蓝的天空上。站房的淡黄,古树的翠绿,天空的湛蓝,云朵的纯白,缤纷的色彩涌入眼中应接不暇。这完全不同于繁华都市的站前景象,让人眼花缭乱,也让人倍感愉悦。

昂昂溪站主站房,虽不是历史建筑,黄白相间的俄式建筑配色,也使其颜值大增

站房上的“昂昂溪”站名也十分漂亮

与人潮涌动的大站截然不同,每天只有几趟列车停靠的昂昂溪站,绝大部分时间看不到乘降的旅客。午后的站前广场人迹寥寥,只有几位当地的老人,悠闲地在树荫下乘凉休息。没有一般火车站的嘈杂,耳边听到的,只有树叶沙沙声,还有夏日午后的虫鸣。

放眼望去,侧耳倾听,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一切如此安静而美丽。我也不忍打扰这份美好,欣赏片刻后便向车站附近的街区走去。

站前广场

走在铁路北侧的街道,没有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树木掩映之下,只有中东铁路时期的各类建筑,如繁星点点装饰着这片街区。传说中的中东铁路建筑群,便浮现在眼前了。

建筑上的文保标志,昂昂溪现存有111栋中东铁路时期建筑,其中有105栋民宅,6栋公用建筑。2013年5月,昂昂溪中东铁路建筑群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昂昂溪的中东铁路时期民宅,大多为砖混、砖木和木制结构的田园式风格建筑。花园式的独立庭院,丰富精致的立面和门窗装饰,清新欢快的黄白相间配色,使这些民宅具有浓郁的俄罗斯民族特色[6]。中东铁路昂昂溪俱乐部、工程师办公大楼等公用建筑虽为二层砖木建筑,其民族风情也毫不逊色。

游走于昂昂溪的街区之中,不时拿起手中的相机,记录这些中东铁路时期建筑的身影。欣赏着这些建筑,仿佛穿越回了一座一百年前的俄罗斯小镇,感觉格外美好。

中东铁路时期民宅

昂昂溪铁道北侧的街道上,中东铁路时期建筑随处可见

中东铁路技术人员办公大楼

中东铁路昂昂溪俱乐部,笔者去昂昂溪时,该建筑正在修缮之中

罗西亚大街是昂昂溪中东铁路时期建筑最为集中的街道,2015年被评为中国首批历史文化街区

罗西亚大街两侧的中东铁路时期建筑,皆已修缮一新

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车站附近。在站前广场的对面,成群的参天大树的掩映之下,有一座不大的苏军烈士陵园。园中绿草丛生美丽静寂,苏军墓碑井然而立,苏军纪念碑旁鲜花不息。

苏军烈士陵园

苏军纪念碑

苏军烈士陵园入口处街景

坐在园中的长椅上小憩,在遮天蔽日的树荫下,感受着这里的凉意与宁静,心情倍感愉悦。休息片刻后,便再度起身,继续探索这座露西亚风格的“小镇”。

时值下午,逛完铁路北侧的中东铁路建筑群后,又想去铁路南侧,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去站前广场问休息的老人们,站外的人行天桥怎么走,老人们纷纷给我指路。拿着相机在铁路南侧游览,路过一位大叔告诉我,你要是想拍建筑,去铁道北边更有韵味。我并没有跟他说我刚从铁路北侧过来,而是装作恍然大悟,真诚地向他道谢告别。

回到铁路北侧后,一位路过的老大爷看见我,走过来跟我说;“小伙子摄影啊,这条街是罗西亚大街,全是俄罗斯建筑,往西走还有日本房呢”。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找到老大爷说的日本房,由于担心赶不上回程的火车,也没有深入探寻。

居住在昂昂溪的人们热情善良纯朴。宁静美丽祥和的昂昂溪,有可爱的中东铁路历史建筑,也有如此可爱的父老乡亲,漫步于昂昂溪,好像身处世外桃源一般。

原本孤独的旅行,却因这座秒杀菲林的可爱“小镇”变得异常开心美好。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到了下午三点,回程的火车快要到了。在昂昂溪游览了几个小时后,才恋恋不舍地步入站房踏上归程。

依旧是昂昂溪站,太喜欢这个小站了,就多放几张图给大家分享吧

结语

距上次去昂昂溪游历,已过了一年半有余的光景。纵然留存很多珍贵的照片,勾起了不少的回忆,但很多细节,记忆已经模糊了。上次游历时间有限,想必昂昂溪的更多美好,还没有被我发现。
昂昂溪,这颗中东铁路的美丽遗珠,这座露西亚风格的可爱“小镇”,有机会的话还想再去看看,再去探寻她的更多美好。最后祝昂昂溪美丽永驻,昂昂溪的父老乡亲们,日子越过越好。
图片
参考文献
[1]崔鑫悦. 城市设计视角下的昂昂溪历史街区保护与更新[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7.
[2]张洪阁. 中东铁路与哈尔滨轻工业发展研究(1898-1931)[D].黑龙江大学,2018.
[3]许晓婷. 昂昂溪中东铁路建筑群冻害反应末端管理机制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6.
[4] 许晓婷, 刘松茯. 昂昂溪中东铁路建筑群保护与管理解析[C], 2016.
[5]付雨千,刘松茯. 昂昂溪中东铁路保护建筑群研究[A].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浙江省文物局、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宁波保国寺大殿建成100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建筑史学分会2013年会论文集[C].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浙江省文物局、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2013:8.
[6]许晓婷. 昂昂溪中东铁路建筑群保护与利用研究[A].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建筑史学术委员会.2015年中国建筑史学会年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C].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建筑史学术委员会: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2015:5.
(注:文中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为笔者亲自拍摄)
图片

李福稼

历史建筑爱好者,火车迷,摄影爱好者。邮箱:lfjgmj@163.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

相关推荐

拾光.博克图

博克图,蒙语译为“有鹿的地方”,亦或有路的地方。因为有了铁路,才带来这座小镇的兴衰。如今,有鹿的地方再也没有鹿, …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中东铁路的美丽遗珠—昂昂溪